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09.连环凶案 六

109.连环凶案 六

    (未修文)
  
      “你是温……温溪上师!”夜瑶惊声道。
  
      “哦?你又是谁?能看穿魔花的伪装,莫非是……神龙一族?!”温溪双眼放光,贪婪地上下打量着她。
  
      既然要化骨成龙,不如化成神龙一族。
  
      不过,昆仑弟子中并没有天族,眼前这个人到底谁?他若非有“神龙之目”,又怎能一眼看穿自己?!
  
      “我不是——”
  
      夜瑶退了退,暗暗收敛灵力。
  
      温溪慢慢勾起嘴角,“不管你是谁,都给我老实待着。苦心人,天不负……酝酿了千年,筹备了上百年,终于走到了今天!”
  
      一千四百年前,她打败九门数百同窗,得以进入玉虚太清阁读书七日,并且幸运的读到了那本《六界异闻考》。从此,晦暗的生命里,犹如照进了一束光。
  
      她重新燃起了希望,终于从自我厌弃中走出来。从此更加勤奋苦学,成为地阶弟子、天阶弟子,最后回到玉珠峰,成为一门上师。一直蛰伏在昆仑虚,等待着“有缘人”,等待着逆天改命的机会,等待成为母亲最期待的、她最渴望成为的龙族。
  
      “那些灯盏并非真正的月光。除非赶上雪停的日子,否则对昆仑虚来说,今夜根本不是什么月圆之夜!”夜瑶的话切中要害。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温溪诧异地看着她,低声嘀咕着,“雪停之夜……雪停……”忽然抬起头,咬牙切齿道:“上一个雪停之日,本来已准备妥当。就因为逐越的于心不忍,又让我又白白等了十几年。”
  
      她忽然咧开嘴,露出诡异的微笑,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上个月,我从灵宝天尊那借了面镜子。就等着今日,贵客登门……”
  
      “‘开天镜’?!”夜瑶惊呼出声。
  
      “诶呦——,见识不错啊!如果是饿哦昆仑弟子,可以从九门三甲中考虑了。你是……敖沐浅?嗯……雷霆昇……嗯……算了,算了,不猜了!”温溪夸张地笑着。
  
      “逆天改命,必遭天谴!你可知道,魔祖做了一世凡人,百年之后,亡灵被投入畜生道,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夜瑶嘶吼道。
  
      “闭嘴——”
  
      温溪手一抬,她的声音立刻被封,身子也僵在雪地里无法动弹。
  
      ……
  
      “师尊,师尊……您在哪儿?弟子拿绒毯来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夜瑶一听,认出是天心门负责洒扫的师妹。
  
      眼前的“陆箕”忽然发出一丝狞笑,扬声道:“溏潞,来这边——”
  
      那个叫溏潞的师妹,听到“师姐”的声音,立刻放松了不少。
  
      “我过来了!师姐,师尊好些了吗?我还找了几味补气的药。”她一边走来,一边说着。
  
      走到近处,她差点惊呆。
  
      眼前景象很诡异,天辅门的毕蒙和师姐陆箕,正对立在竹林中,一个僵在那里满脸惊恐,一个笑得邪气森森。
  
      “毕蒙师兄,陆箕师姐,你们在做什么?师尊人呢?”溏潞诧异地问。
  
      师尊今日午后闭关,师姐在房外护法。忽然,天英门的敖沐浅师姐来传信,说天芮门的太白上师被刺身亡,请师尊前去商易。她以师尊已经五感已封,进了‘三昧化境’为由,让他们三日后再来。
  
      没想到,来人走了没一会儿,师尊便自己从房中走了出来,还强行要上峰顶,去天芮门。她和陆箕师姐怎么拦也拦不住。
  
      师尊也因为提前出关,受了不轻地内伤,连腾云都困难,却坚持要步行上山去。
  
      走到天辅门、天冲门之间的无妄竹林,师尊终于撑不住要在竹林小憩,还让她回去哪一个能够遮风的毯子。
  
      谁知道走了没一会儿,师尊便不见了,只见陆箕师姐和毕蒙师兄在这里。
  
      “师尊上山去了,让我在这等你!”温柔的“陆箕”似笑非笑道。
  
      溏潞点点头,将怀中的毯子抱得更紧了,急着说:“师姐,我们快去追师尊吧。夜风大,她老人家已经伤了身体,可别再弄的更严重了。”
  
      “你真是有孝心……”
  
      “陆箕”向她走过去,站在一旁的“毕蒙”挣扎着想要上前,却一下也动不了,竭尽全力嘶喊着,也没发出一丝声音。
  
      “我来拿吧。”“陆箕”轻声说。
  
      溏潞笑了笑,凑到师姐身边,压低了声音问:“毕蒙师兄是在跟你表白心迹吗?他的脸怎么这么红?”
  
      “陆箕”笑了笑,点着她的额头道:“小丫头,又耍贫嘴。”
  
      溏潞呵呵笑了两声,一向严苛的师姐,怎么忽然这么温柔,倒让她不习惯了。
  
      忽然,脖间一凉,听到咯噔一声脆响。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夜瑶惊呆了,温溪竟然对自己的弟子下手。
  
      只见温溪俯下身子,掌心贴上溏潞的天灵,淡紫色的气泽被吸入她的体内。
  
      妖灵……
  
      小仙子体内竟然是妖灵?!
  
      跟她当年一样,练了温溪上师传授的功法,仙灵尽数化为妖灵了。
  
      溏潞是神族,如此肆无忌惮吸走她的灵力,她会死的!
  
      夜瑶挣扎着,却只发出“呜呜——”的声响。
  
      眼见溏潞年轻的身体渐渐干瘪下去,最后变成一个辨不清面目的干尸,夜瑶爱莫能助,眼泪簌簌地往下流。
  
      “别着急,有你的份。”
  
      温溪走到她身边,抬起手对上她的天灵。
  
      片刻之后,终于放下手。
  
      “什么都没有?!你的灵力是被人封印了,还是仙灵尽散?!”
  
      夜瑶屏气凝神,龙珠和她的妖灵在一处,相互躲避、退让,竟然达到了某个奇妙的平衡,似乎什么都没有。
  
      “还好已经有了备用的。不过,多谢你,替我找到这两颗丹药,否则我还得上山顶去找逐越,又不知要费多少工夫。”温溪淡漠地说道。
  
      不再看这个无用的“毕蒙”,她捧着药瓮,回身向竹林中央走去。
  
      走出一个范围,施加在夜瑶身上的灵力减少了大半。
  
      “来人啊,救命啊——”她高声喊道。
  
      温溪一回头,使了一个‘搬山术’,瞬间将她挪到自己眼前。
  
      夜瑶骤然失声,她的灵力何止徘徊在上神的门槛前,显然已经超出了上神境界,一直没有飞升,大约是因为可以隐藏。
  
      竹林中,雪地里,摆着一张石桌,一左一右两个石椅子。石桌上方,悬着硕大一面铜镜,左边石椅上摆着一个硕大的木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