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14.死地后生 中

114.死地后生 中

    (未修文)
  
      灵兽们长居雪域,在与风雪、严寒的对抗中,积淀了深厚的灵力,并不低于普通的昆仑弟子,而它们强大的力量和耐力,更是神族所不能及的。
  
      对于昆仑弟子们来说,此时能够救命的,唯有长年修习的符咒、法阵、丹术、剑术、化形、道藏经义“六御道法”。
  
      空旷的雪原上,奔腾的兽潮中,侥幸从山下逃生而来的九门弟子,一路且战且退,用尽毕生所学,边拼杀着边向峰顶奔走。
  
      一大片火红的灵鸟低飞着,似一窝蜂般灵活地聚散,不断攻击着腾云而起的人。
  
      九门弟子无法御风,只能依靠脚力奔逃。
  
      此时,修为灵力都不如自己的体力!
  
      然而,学到用时方恨少,需逃命时体力虚!
  
      雪地里,他们接连倒下。每倒下一人,灵兽们便围攻上去,疯狂地将其撕扯成碎片,片刻便将整个人吞噬殆尽。
  
      血肉飞溅的惨状,仿佛地府的十八层炼狱中的酷刑。
  
      ……
  
      站在云端,俯视山下,天吴神尊犹豫不决。
  
      他是神族的统领,有责任保护那些神族子弟,但“雷霆昇”和清澜都受了重伤,“毕蒙”“陆箕”也都年纪尚小,若不尽快送他们离开,或许就没机会了……
  
      “神尊,您去吧!我们会护送洞庭君到峰顶的。”夜瑶站在一旁,忽然开口道。
  
      天吴神尊回头望她,神色有一丝疑虑,“毕蒙,你——”
  
      他欲言又止,心中有无数疑问。
  
      眼前这个少年,让他觉得十分熟悉……
  
      全然是因为故去的女儿,每年得缘见上一次。一瞬间,他忽然有些错觉,仿佛他是自己的孩子。
  
      “父亲,我没事。”
  
      清澜强撑着站起来,将夜瑶拉到自己身后。
  
      天吴神尊的目光却没离开。灵兽疯狂原因不明,太白上师的死因成谜,温溪、逐越却不知为何背叛……眼前这个孩子,似乎可以给他一个答案。
  
      “神尊——”
  
      夜瑶低下头,拱手揖礼道:“如果侥幸逃生,晚辈一定会给您一个解释。若是不幸……,请神尊告诉我的父母,我因何而死,死时……心中无所畏惧。让他们不要岁岁年年惦念我,白白为我神伤,让我更加不孝!”
  
      她说这话时,喉头有一丝哽咽。
  
      这是她想安慰毕蒙父母的,更是想说给父亲、母亲听的。一方面希望他们当自己死了,另一方面实在不忍他们伤心难过。更不希望他们年复一年来昆仑虚,在思过崖上放灯来惦念她。
  
      天吴神君一愣,“毕蒙”这话破有深意,似乎是代女儿说给他听的。
  
      “好——”
  
      他冲“毕蒙”点点头,拱手回礼道:“一切,拜托了!”
  
      接着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下,御着清气飞落到神族子弟集中的位置。
  
      他凝力双掌一推,气势排山倒海,瞬间震开数只袭来的灵兽,接着撑开一道气障,阻断了它们后续的攻击,将身边几个神族子弟护在其中。
  
      泽氏水族的仙灵,带着氤氲的水汽,浸润熨帖,有独特的疗伤作用。被气障护住的九门弟子,身上细小的伤口很快便愈合。他们相扶着站起来,感激地看着忽然伸出援手的前辈。
  
      “神尊!”
  
      “神尊——”
  
      ……
  
      许多弟子认出了他,瞬间哭成一片。
  
      昨日入夜时,山顶传来太白上师应劫的消息。各门上师都传下话来,让他们待在房中哪里都不许去。
  
      幸亏性情敏锐,他们才没有没和死在门中的同门一般睡去,侥幸在不知何故发疯的灵兽大军中逃生。更幸运的是一路逃到了半山腰,终于遇上了神尊大人。
  
      他们嘶喊,他们拼杀,绝望之时,神尊并没有抛弃他们!
  
      气障发出青色的水波光,在乌压压的兽潮中很是显眼。
  
      受了伤的九门弟子,尚能移动的,立刻打起了精神。一边劈开袭击自己的灵兽,一边向气障艰难地移过去。每进入一人,气障并扩大一分,很快周围的弟子都聚集到了其中。
  
      起初,灵兽们望见他们,不断地向气障发起攻击。尤其带角的灵兽,牟足了劲以犄角撞击着气障。
  
      “轰隆隆——轰隆隆——”巨响如惊雷一般,虽不至于将神尊以万年修为凝成的气障撞碎,却让中间的弟子们瑟瑟发抖。
  
      很快,风吹散了周围的仙灵,雪掩盖了他们遗留的气息,厚厚的气障也将气息藏在里面。
  
      不少灵兽忽略他们,开始继续往前奔走。只是偶有几只不长眼的,还是会撞在上面。
  
      带着这么多孩子,硬拼显然不是办法,腾云则更是没戏。唯有像这样,先隐藏一时,待这阵疯狂的灵兽们过去,再把孩子们带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神尊大人,求您救救我师尊!”一名天心门弟子哭喊道。
  
      天吴神尊随着她所指望去,只见数丈之外,一大堆猛兽此起彼伏,一波接着一波向中间奔袭,似乎正在攻击着什么。
  
      忽然间,一道气灵震开几只庞大的灵兽,透过缝隙望见温溪已经化回人形,正拼命驱散不断围上来的灵兽,护着身边失去意识的逐越。
  
      她受了很重的伤,既无法腾云,也无法撑开气泽结界保护自己……灵兽虽一时不能将他怎样,但是此起彼伏的攻击早晚会拖垮她。
  
      他们两个人死去,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温溪、逐越,一个是混入泽氏的青蛟,一个是包庇她的华氏……他们都和洛栩,甚至夜瑶有着莫大的关系。
  
      天吴神尊犹豫片刻,便推着气障移了过去。
  
      气障一动,仙灵散逸,立刻惊动了周围的灵兽。它们纷纷往上扑杀,却被气障弹开。
  
      弟子们瑟瑟发抖,相拥着跟随神尊的步伐,向温溪上师那里移过去。
  
      “温溪——”
  
      离他们还有几尺远,天吴神尊忽然驻足。
  
      温溪浑身是伤,蓝色的衣裙染成了紫色,看见他和他身边的九门弟子,满是血污的脸顿时僵了。
  
      她忽然跪下,开口道:“求你救救他。”
  
      “为什么对清澜下毒?这些灵兽为什么发疯?当年咯吱发疯……杀死夜瑶,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天吴神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