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17.圈套?! 下

117.圈套?! 下

    “陆箕”灵散的瞬间,化回温溪上师的模样。歪倒在逐越上师身边,袖中掉落了两朵幻容花,是识破雪离擒住她之后夺去的。
  
      将近晌午,大家都需要尽快续上变幻。
  
      进山之前,他们共有十八朵魔花,当下便用去三朵;第二日,在大殿外用去三朵;第三日,松林雪地里,她用了一朵阿泽的花……所以,现在阿泽身上还余有两朵,他和雪离两个在一处,暂时不会有被识破的麻烦。
  
      夜瑶赶忙收起魔花,跟自己所余四朵放在一处。
  
      “神尊,我们一起回峰顶,再从长计议!”她扬声道。
  
      见她提着染血的天霖剑,昆仑弟子纷纷让开,一向温吞的“毕蒙”师兄,忽然如此杀伐果断,简直让人刮目相看。
  
      天吴神尊睁开双眼,扫了一眼死去的温溪和逐越,而后望着夜瑶,郑重地说“去峰顶也于事无补,只会把兽潮引过去。不如趁此地灵兽聚集,血气旺盛,提早设下封印。”
  
      父亲说的句句在理,总不能将他打晕了扛上山,夜瑶一时没了话。
  
      昆仑弟子们面面相觑,既不能任由神尊牺牲,更没有资格决断此事。
  
      沉默中,一道白光闪过。
  
      靳羽从天而降,落在结界中央。
  
      “师兄,你来了!”夜瑶露出一丝惊喜。
  
      靳羽师兄熟悉昆仑虚,一定有办法带大家安全离开。他是玉虚峰派来的人,或许能够开启三清天尊设下的镇山大阵也不一定。
  
      “我有办法。不需要封印玉珠峰,不需要牺牲任何人!”靳羽急切地说。
  
      天吴神尊抬眼看他,眼中透出一丝惊诧。
  
      并非他瞧不起后辈,而是面对源源不绝地兽群,一人之力实在是太渺小了。这个优秀的天阶弟子,怕是求仙之路太过顺遂,是有些过于理想了。
  
      “什么办法?”夜瑶赶忙问。
  
      “使用琉璃净火,烧了他们,永绝后患!”靳羽扬声道。
  
      乍听“琉璃净火”四字,夜瑶脸色大变。
  
      修炼了几百年水系术法,她最怕火了……尤其是那差点要了她小命的妖火!
  
      天吴神尊也露出异样的神色。
  
      三百多年了,昊天被诛,后继无人,六界中早无妖火。如果真有人能施放妖火,摧毁兽潮显然不难。可是,几百年来,并未听说凤凰一族中有人真正练成此术。
  
      靳羽望着夜瑶,眼中闪动着希冀,“危难当头,为难也要一试。”
  
      夜瑶一颗心怦怦乱跳。
  
      上一次,靳羽师兄和她联手,将电火与妖灵炼化成的妖火,的确威力无穷,甚至直接烧掉了虚无的梦境……有了上次的经验,用它烧掉兽潮不无可能。
  
      转念一想,却觉得不对。
  
      这里是昆仑虚,九门上师和神尊都在场,靳羽师兄怎么可能提出这样的建议?难道不怕让人把他和电族跟妖界联系起来吗?他和初棠、和妖族的关系……可都经不起细查!
  
      “师兄你在说什么?什么妖火?!”她“诧异”道。
  
      她没听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靳羽眉睫一闪,指着兽潮说“琉璃净火威力无穷,可焚万物,何况是这些畜生!只要施放出它来,神尊和大家都会没事的。”
  
      “琉璃净火是妖火,昆仑虚仙家之地哪里会有?”夜瑶凝视着他,慢慢退到父亲身边,“师兄——,你难道练成妖火了?”
  
      “我……我怎么会妖术,你不是……”靳羽欲言又止。
  
      心中更觉得不妥,夜瑶面色尴尬地说“师兄是电族,擅长驭火。我一个雨族,下雨尚且不利索,怎么可能会放火?”
  
      见她不接招,靳羽不再暗示,而是对天吴神尊说“三位天尊被请到九重天,是因为凡间出现了妖火。而那妖火,正是我等外出历练时,毕蒙师弟在机缘巧合之下施放出的。不如请他再施展一次,救了大家再上天界向尊长们请罪。”
  
      夜瑶一惊,这个“靳羽”果然是假的……
  
      他竟然不记得妖火是两个人一起放的!
  
      “你炼出了妖火?!”天吴神尊一脸惊诧看着她。
  
      夜瑶顿时陷入两难,若是说会放火,便无法解释妖火的来源,还会把靳羽师兄拖下水;若说不会,父亲就要封印玉珠峰,不仅十分凶险,自身甚至难以保全。
  
      思索片刻,她终下定决心道。
  
      “哪能啊!碰巧遇上而已。但我觉得师兄的建议不错,这里离玉虚峰很近,不如去借玉虚琉璃灯中的‘冼业金火’来,焚了这片雪原,烧光这些发了疯的灵兽!”
  
      上师们都被那把粪土限制了行动,当下“靳羽”、敖辰却不见了,伪装成他模样的人,甚至可能不是神族。
  
      她忽然想起敖沐浅身边的虾兵、蟹将,他们是唯一被带进昆仑虚的妖类,作为家臣跟随主人来到山中,平时都是小虾小蟹干的模样,但只要一泡水就立刻活过来,尽职尽责完成主人安排的差事。从前,靠着那两只任劳任怨的小妖,她和敖沐浅没少偷懒躲避洒扫、搬抬、盘点等等各种琐事。
  
      阿泽是神龙一族,拥有“神龙之目”,所以能够看到需要“镜花水月”才能看到的牵机术“牵引”,自然也能够看穿“幻容花”的伪装。
  
      “靳羽”是假的,他早就知道了。
  
      他为什么不说?!
  
      天英门下弟子一共二十来个,除去新入门的几个,派去玉虚峰、思过崖请三清天尊和神尊的,在禅房外接引的都是他们。怎么那么巧,事发当时一门弟子都在天芮门,除非有人事先领他们过去的。
  
      看样子逐越上师并不知情,他耽误的时间或许就是在药瓮上设封印。
  
      先安排自己人上玉虚峰,让人假冒玉虚峰的靳羽、敖辰到天芮门,现在还在父亲面前逼自己承认会放妖火……非敖沐浅不能。
  
      她想要知道妖火的来源吗?真正的靳羽师兄,此时说不准也在被他们试探……
  
      阿泽不应允,敖沐浅一个人做不了此事,
  
      说什么要留自己在身边,由他来保护自己,统统都是假的!
  
      九重天上的神龙一族支系很少,这个年岁的少年,无外乎御极帝继位前后所生的龙子。
  
      此前天族、神族多次会盟,她却未见过阿泽,可见他并不是受宠的皇子。
  
      一个鲛人族天妃的孩子,需要立下怎样的大功,才能奠定自己在天帝心中的地位?有什么能比诛灭小魔君,杀死新妖王更好的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