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夙夜谣 > 129.玉虚太清阁 下

129.玉虚太清阁 下

    (盗版,未修文。)
  
      七间藏书室,最小的便是天玑室与玉衡室,最大的一间是天璇室,足有千余个书架,光书卷总目便有七本。看来魔族、人族流传下来的禁书并不多,倒是神族尤其爱钻研这些“歪门邪道”。
  
      一间一间找过去,一本有一本总目看的眼花缭乱,夜瑶觉得自己已被浩如烟海的卷册吞没。
  
      好不容易爬上岸来,早不知是什么时辰。
  
      “找到了!原来分在神族,收藏在‘天璇室’!”
  
      从书架上抽出一道陈旧的书卷,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照总目一个字一个字地确认,正是《六界异闻考·下卷》无差!
  
      匆匆翻开第一页,竟然是“鲛珠”的品级划分?!再往后翻,辟谷厌食治愈术、天火煮海阵、随身灵兽召唤术……各种匪夷所思的术法、阵法,简直包罗万象,而且十分切题,都是六界中的“异闻”。
  
      下卷分在神族禁书里,大概因为其中大多内容都跟神族相关。卷册时间久远难考,不仅有现今的八大神族,甚至包括一些早已消失的小族群的记载。
  
      这套书卷的编者也是神奇,上天入地搜罗了这么多的“异术”,怪异荒诞看起来大多都像是胡扯的。
  
      仔细看了半卷书,她甚至怀疑温溪上师是不是早就疯了,竟然相信如此怪诞的猎奇术法!还为此疯狂地杀人,甚至残害自己的弟子!
  
      猛然合上书卷,迅速将它摆回架上。
  
      夜瑶一边飞快收拾着被自己翻乱的书架,一边嘀咕道:“千万不能让靳羽知道。要是知道是这种书害死了初棠,他还不得把‘七星密室’给烧了!”
  
      *******
  
      从午后一直找到深夜,靳羽终于从贯通三层、环绕整座库房,密密麻麻摆满卷宗的书架上找出一卷。
  
      翻开卷宗找了半天,《六界异闻考·上卷》名下,仅有一页记录,最新的一条记录的是:一个月前,太白上师借出此书。
  
      没错,夜瑶看到的就是它了!
  
      继续往上看,百余年前,读过它的人还真不少,足有……七个!但似乎都是编修六界全书的仙长。
  
      再往前,就是千年前了……
  
      那时这本书卷还未被禁,应该是按类目放在普通的藏经室中的。
  
      温溪!
  
      果然有她!
  
      再往前,已是万年开外了。
  
      只有零星几人翻过几次,应该是负责洒扫、整理卷宗的弟子。没有熟悉的,也没什么可疑,兴许早已应劫。
  
      “可恶!”
  
      靳羽猛地合上卷宗,“怎么只是上卷?难道还有中卷、下卷?!”
  
      他沉了口气,起身再去找其他卷的记录。
  
      “嗯?”
  
      雪离微微一惊,从瞌睡中醒来。
  
      见靳羽似乎有收获,立刻跳起来,开心地跑了过去。
  
      这一跳一跑不要紧,走路带风扬起的纱幕,一触到烛台上的明火,“呼——”一下便着了。
  
      “靳羽,你找到什么了,给我看看!”雪离连蹦带跳来到靳羽面前,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可爱”的紧。
  
      靳羽看着她,目光发直仿佛见鬼一般。
  
      “你……你……”
  
      “怎么了?我不是按你吩咐,乖乖在一边呆到现在吗?”雪离嘟着嘴道。
  
      靳羽将卷宗一丢,大吼道:“你把帘幕点着了!”
  
      “嗯……嗯?!”
  
      雪离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再偏回头,靳羽已经不见了。
  
      “怎么这么没义气?说好了的,出了问题你收拾嘛,怎么跑这么快?!”
  
      翻了个白眼,她双手结印,手腕一个翻转,喃喃念起了“清霖咒”。
  
      清霖……清霖……润物无声,是水族最常用的灭火术。
  
      转瞬间,火已经烧到上层,噼噼啪啪将帘幕吞噬干净,又向书架蔓延过去,一时间库房内浓烟弥漫。
  
      常理来说,这么点大的小火苗,“清霖咒”早就将其熄灭了,怎么还越烧越旺了?!
  
      雪离慌了神,一边喊着“夜瑶——靳羽——”,一边四下找趁手的东西,想要将火拍灭。
  
      忽然,一个力道将她拉到一边。
  
      “躲开!”
  
      是靳羽的声音,他没落跑,又回来了。
  
      雪离还没回过神,一面硕大的镜子忽然出现在她身前。
  
      以镜面对准火团,靳羽反身结了一道“般岚印”,落在雪离身上。
  
      “躲远点,它是看守藏书阁的神火!你刚才做什么梦了?身上的兽灵外泄啦!”他急着道。
  
      雪离大惊,立刻盘坐下来,以“般岚印”凝成的结界为掩护,迅速将自身仙灵收纳起来。
  
      太可怕了!
  
      这座藏书阁……竟然是活的!
  
      等她稍稍喘过气,那边靳羽演练了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术法,终于将火焰引入镜中,再以仙灵封印起来。
  
      “师兄,高!实在是高!”她不禁竖起拇指。
  
      “还说!差点被你害死!”
  
      虽然制服火焰,靳羽仍然心有余悸。
  
      他竟然忘了,玉虚太清阁里随处可见的灯台、烛火,都是从道德天尊炼丹炉里分出的“三昧真火”,能够分辨出妖灵、魔灵和兽灵,算是阁中半个守卫。
  
      若非上次被“琉璃净火”烧怕了,特意去研究了一下“辟火术”,今天可就惨了!
  
      幸亏这还只是“三昧真火”,并非“玉虚琉璃灯”中的“洗业金火”,尚且能拿摆在外头让大家正衣冠用的“乾坤宝鉴”暂时收纳一下。
  
      他反身捡起卷宗,拍了拍上面的烟尘,“还好没被烧坏!”
  
      找《六界异闻考》其他卷册的记录要紧,转身又忙碌起来。
  
      “师兄,这里怎么办?”雪离诚惶诚恐地跟在他身后。
  
      满室黑烟,纱幕残破,漆柱也被熏黑了……
  
      “你惹得麻烦,当然由你的主人来收拾。”靳羽没好气地说。
  
      “师兄——”
  
      雪离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别那么小气嘛!你待我家主人如亲妹妹一般真心,我都是知道的。最多……我以后称你为公子!就当主人的哥哥们一般尊敬!”
  
      靳羽顿时失笑,“你……怎么跟你主人一样难缠?你们……”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笑容一僵。
  
      一阵毫不掩饰的脚步声自外传来,绝对不是夜瑶。
  
      “叫一声男主人,我替你收拾如何?”
  
      一道修长的暗影投入,黑暗的甬道中走来一个人。
  
      “阿泽——”
  
      雪离呼吸一滞,顿时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