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从球童开始 > 0121 第一战 2

0121 第一战 2

    听到黄教练的语气,王一男好像看见了黄教练两眼眼放光,脸上那种兴奋而又充满战意的表情。
  
      王一男最喜欢看到这种状态下的黄教练。
  
      而黄教练的这种状态,王一男只在打东京那场希望赛时,才看到过唯一的一次。
  
      最让黄教练激动的那场比赛,王一男还在原本可以取胜的半决赛时,因为自己的盲目自大和缺乏临场经验而输掉了……
  
      听到黄教练开口就非常肯定滴提到了横滨,王一男心里立刻就是一暖。
  
      老人家这是早就开始替王一男做准备了。
  
      一年当中那么多场赛事,他连想都不想开口就来,这该是用了时间,花费了多少心思。
  
      “黄教练,横滨那场比赛是什么级别?”
  
      “当然是挑战赛。是总奖金五万的那种。如果你能拿到冠军,奖金即使不到一万美金,也在七八千以上,而且是提供免费住宿和早餐的……”
  
      王一男略一沉思,“黄教练,想不想看看我的新家?”
  
      黄教练……咦?这小子怎么回事?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给我整那些弯弯绕!”
  
      黄教练也是吃透王一男了。
  
      王一男在电话里当然不能实话实说。
  
      他只能讪笑了两声,“那啥,黄教练,这不是杨咪也在我这嘛,而且我的转职业以及柰克中国新一年度的赞助合同,都已经下来,就等我签字了……”
  
      “再说了,你过来玩几天,是不是也省的您老一日三餐还要自己忙活了?家里可还专门给你留着两瓶好酒呢。”
  
      黄教练自然知道王一男一定是有事情要商量。看来不去一趟,这货还真不能实话实说。
  
      也是,他现在面临的这些事,可都是一生中的大事。
  
      “你就跟我油嘴滑舌吧。不过,好酒好菜先预备着。我稍稍准备一下,三两天内就能到。”
  
      放下电话,杨咪看着王一男的眼神就有点迷惑。
  
      王一男明白杨咪的心思。
  
      “堇织龟和特松加在一月的布里斯班系列赛上打进了第三轮;托米奇也打进了正赛;在圣何塞的系列赛,堇织龟打进了第二轮;就连李亨泽(韩国)和添田豪(日本)都打进了清奈公开赛的正赛……”
  
      “你是想……直接去参加atp的系列赛?”
  
      “是的。只要有一线希望,都尽量要往系列赛上争取。这些挑战赛,虽然拿积分更容易一些,但我们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不说,那点奖金都不够咱们日常开销的。这样一年半载下来,我们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
  
      “我是想,等黄教练来了之后,以他在圈子内积累的人脉关系,以及我有三站大满贯青少年冠军的资历,看看能不能直接获得一些参加系列赛资格赛的机会。”
  
      “挑战赛也不是不打。只是在赛程和比赛地点上,能尽量选择选择集中一点,可能更好……”
  
      杨咪终于都明白了。
  
      王一男主要考虑的还是参赛的费用。
  
      赛程和比赛地点安排得紧凑一些,就能以最少的支出,换取更多的积分和更多的比赛奖金。
  
      虽然在转职业的第一年,就去参加更高级别的赛事有较大的风险,但王一男的这个第一年,几乎没有什么退路。
  
      如果这个第一年把时间和资金都消耗在挑战赛上,最后虽然可能获得较高的积分排名,但接下来再去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资金就可能已经捉襟见肘了。
  
      把系列赛和挑战赛放在一起来安排,无疑是最佳的方案。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由王一男的战绩来决定。
  
      “这些事,原本应该是由我这个经纪人考虑在前的……等黄教练来了就好了。有他在,我想我和黄教练就能把这事提前都搞定了。”
  
      “如果以后这些事还要你操心,我们这个团队就太没用了。至少,我这个经纪人就没有尽到本分,是失职了……”
  
      “没事。我们的一切毕竟才是刚刚开始。这也就是磨合的开始……”
  
      “我们三个,把自己的最大长出发挥出来,再逐渐地取长补短,我想我们这个三人团队,并不差啥。”
  
      “等黄教练到了,我们再听听他的意见。黄教练毕竟对我们现在各方面的细节情况还不够了解。等他完全了解了我们现在所拥有和具备的条件后,或许他还会有更好的方案。”
  
      两人经过这么一番对话,杨咪除了更加佩服王一男外,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前面,她还为自己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而暗自欣慰呢。转眼间,事情转移到具体的赛事和工作上面后,她就意识到,自己仍然还要学习,还要继续更多案头的工作来适应或者推动这个小团队的快速发展。
  
      任重道远。
  
      既然要等黄教练,杨咪就在黄教练到来之前,立刻把王一男已经签完字的那三份文件,分别去履行完最后的法律程序。等第三天黄教练到的时候,杨咪已经把自己这方面的事情都做完了。只等省网管中心、柰克中国的正式文本了。
  
      至于王一男聘用杨咪为经纪人的那份文件,虽然更为简单,但杨咪还是建议王一男请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为他把把关。
  
      这份聘用杨咪为经纪人文件的起草和条款的拟定,毕竟是由杨咪单方面来实施的。虽然杨咪也请了律师做法律顾问,但那个律师显然是应该站在杨咪的立场上。
  
      所以当杨咪把应该走的正常法律程序跟王一男解释清楚后,王一男也就立刻照办。
  
      于是,除了黄教练的聘用事宜因为还要取决于一段时期的磨合,而没有立刻步入法律程序外,王一男这个三人组的团队,就基本上就位了。
  
      第四天头上,黄教练终于抵达王家府邸。
  
      没等王一男和杨咪寒暄,黄教练就对王一男直截了当,有屁赶紧放,时间不等人!
  
      其实当黄教练清楚了王一男这一年中可支配的资金额度,以及他们这个三人组合后,心里就已经有了算盘。
  
      “从五月初到六月初结束的法网公开赛,期间一个多月的时间,基本上所有的赛事都集中在欧洲,而且大部分都是红土赛事。”
  
      “所以,我们就暂定计划,从五月四日开打的贝尔格莱德公开赛的红土赛事打起!”
  
      “一男的排名,现在虽然还在两百开外。但此次公开赛的签位有六十四个,加上资格赛的名额那也是一百左右。何况同期还有其他级别相近的赛事。以及一些高排名的选手,还看不上这些250级别的比赛。更何况,一男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背景和三个大满贯青少年冠军的本钱,我去为一男争取一个资格赛名额,应该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