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婚久成殇 > 第一六七章:落入圈套

第一六七章:落入圈套


  “可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肖凤琼不乐意的瞪了洁芸一眼,这才悻悻地走回陈少南的身边,在他床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但是那像刀子一样的眼光不时的向洁芸这边插过来。
  天啊!如果眼光能够杀死人,洁芸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拍拍有点扑通扑通乱跳的胸膛,拼命的在心里给自己鼓劲,这才鼓起勇气往前走去。
  “董事长,这黑橄榄可合你的胃口?”
  壮着胆子用带着笑容的脸向陈少南关心的询问。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抓住这个机会跟陈少南热拢一下,要不然真的就全功尽废了,特别是旁边还坐着一个虎视眈眈的肖女人。
  等等!这个女人也姓肖,怎么所有姓肖的女人都是坏女人?
  洁芸不由不着痕迹地皱起了眉头。这是啥?姓肖的坏女人都聚在一起了,然后还让自己给碰上了,唉!真是够倒霉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她正想得入神,陈少南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面。
  “啊……”
  胡乱地应了一下,心头的思路还没有整理好呢,这位陈董事长大人就主动地询问起自己来了。
  抬头望去,陈少南那笑眯眯的脸就撞入了眼眸。
  “天啊,这人怎么能够这样?双重人格是不是?”
  望着陈少南那张和蔼可亲的脸,还有那双还算温和的眼睛。洁芸不由在心里打了一个冷战。
  凝神,镇定!洁芸你千万不要受宠若惊,眼前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
  “哎,你发呆发够了吗?”
  陈少南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而奇妙的是洁芸这一次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出了笑意。
  天啊!难道他如别人所说的是一个奇怪的老头?
  洁芸好像被吓住了,瞪大眼睛望着陈少南又一次忘记了回答。
  而这一切落在陈少南的眼里,却被理解成了憨厚诚实被吓到了。
  陈少南眼里的笑容凝聚得越来越多,这让坐在旁边观察着两人互动的肖凤琼脸黑了一次又一次。
  忍不住发声了:“诶,我说你是不是傻?董事长已经问了这么多次话了,你连个屁都不回一声。”
  肖凤琼不屑的的话又一次骂了出来,这个女人真是大煞风景。
  “没人让你开口,你闭嘴。”
  陈少南的话又一次让洁芸差点把下巴给丢了。摸摸自己的下巴,天啊!下巴还在!
  “我……我叫小云,是新来的义工。”
  这呆呆的答话真是牛头不对马嘴,洁芸真想抬手狠狠的摔自己一个大嘴巴。这傻瓜式的答案,不知道陈少南会是怎样的反应。
  “哼!你真是义工吗?”
  陈少南还没有对洁芸的话进行回答,肖凤琼倒是勤快地做出了回应。
  “你不开口,也有人知道你是活的!”
  天啊!陈少南又一次给了洁芸惊讶的反应。这个人居然还懂得维护别人的尊严,而把他身边这个看起来极重要的女人狠狠地批了。
  看着那个吃憋的女人,洁芸真想哈哈大笑三声,真爽!太爽了!没想到强出头的女人也有今天。
  “你的模样看起来也挺老实的,小云这个名字也容易叫,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义工,我每天的生活起居都由你来照顾。”
  说完往病床上一靠,挥挥手。
  “你可以出去了!”
  “啊……”
  本来忧心忡忡,怕任务失败的洁芸,忽然间就这样被陈少南钦点为贴身义工了。
  天啊!这也太容易了吧!刚才她还在心里准备的千万种应付他的方法都统统派不上用场了。
  “可是……”
  好奇心大起,本来想借陈少南心情好的机会再询问他几句,但是看到他靠在病床上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了,马上把话又收了回来。
  算了,能够接近他一小步,那就一小步吧!欲速则不达,后面这仗得慢慢的打,反正还有十来天的时间,希望能够成功。
  “谢谢董事长,我不胜荣幸!”
  走上前去把小餐桌上的东西收拾进了小推车,又把小餐桌放好,在肖凤琼这个女人视线的逼视下。条条有理的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整齐,这才推着小推车轻轻地离开了房间。
  “天啊!没想到几颗黑橄榄就把这位董事长给收服了,耶…耶…!”
  欢快的推着小推车,跑到护士站那里找她亲爱的清清汇报去了。
  ——
  “少南哥,你就这么轻易的让这个女人靠近你的身边,就不怕……?”
  肖凤琼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病房里面隐隐约约传了出来。
  “你懂什么?我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你们这样的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病房里的陈少南,本来是靠着病床休息的。听到病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马上睁开了双眼,满眼都是算计的精光,那双鹰鸠般的眼睛里面有着老谋深算。
  “呵呵!以为在我这里能够讨到便宜,拯救公司的危机,哈哈!女人啊!就是容易上当。”
  那老狐狸般的声音里充满着令人作呕的奸诈。
  “少南哥,你的手段就是高!”
  肖凤琼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刚才她老是针对着洁芸,其实也是她的私心在作祟,谁能够知道她跟洁芸两个人可是仇深怨重呢?
  如果能够逮到机会收拾洁芸,她当然是极乐意的,可惜刚才他没把洁芸的那张脸抓花,这让她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呵呵……哈哈……嗯嗯……”
  陈少南奇怪的笑声在病房里回荡,一个人笑得特别的开心,但是那笑声未免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笑着笑着还拿出了一根特大号的香烟刁在了嘴里。
  肖凤琼连忙拿出打火机帮他点了火,陈少南狠狠了吸了几口,又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浓茶。
  “嗯,这才是生活,香烟!好茶!美女!”
  伸出大手在肖凤琼的下巴上狠狠地捏了一下,疼得肖凤琼直呲牙。
  “瞧你这个样子。捏下就喊疼,根本比不上贾榕那个婆娘……”
  靠在病床的后靠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往天空中吐去。望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脸上都是陶醉。
  “这种骨子里都是倔强的女人,逗起来就像猫逗老鼠一样!呵呵!这个游戏我喜欢!”
  脸上那令人厌恶的表情跟刚才的和蔼可亲完全不同。
  被算计了洁芸,不由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可怜她正四处寻找清清,想向她夸耀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呢!
  哪里会想到她可能又落入了另外一个圈套里面,而这个圈套可能更加肮.脏无耻!
  “恭喜你呀!少南哥哥,又钓到了一只有趣的老鼠!”
  说出来的话声音是那么的甜美,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多么的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