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情爱散 > 第七十章 贺王昊鹤

第七十章 贺王昊鹤

夜凉如水,孤月高悬于空中,隐约能照亮白茫茫的雪光。
  
  当白沐莞匆忙赶回妙音殿时子时已过,今夜宫宴已然结束,众人皆依礼告退。雪夜路滑,满堂皇亲贵胄由数十位掌灯宫女分别引路出宫。帝后早已乘坐轿辇回寝宫,前来赴宴的王公女眷也陆续离去大半。
  
  见状,白沐莞直奔之前他们在廊下叙话的那条走廊,只见宇文晔果然在走廊上徘徊等她。
  
  “殿下,我回来了。”少女清脆的声音一下子撞乱他心弦。
  
  宇文晔抬起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顾不得周遭是否有闲杂人,习惯性握住她的手腕,边走边道:“咱们快些出宫,再晚点宫门下钥就该费事儿了。”
  
  白沐莞心知宫内眼线遍布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故而压下满腹心事,顺从地跟随他先行出宫再讲。东宫储君专用的朱顶紫色华盖马车停靠在宫门口,小贵子领着一众侍从在此等候。
  
  眼见门口只停了一辆马车,宇文晔便知晓叶诗莹已经先行离去。如此甚好,他和白沐莞同乘一辆马车也方便叙话。
  
  储君出行声势浩大,尽管从皇宫到东宫距离颇近,随行带刀锦衣卫还是不下三十人。更不提十数位手执宫灯的引路侍女,还有跟随在马车后面摆仪仗的内侍。白沐莞漠然瞧着这般霸气外露的声势,不禁稍带几分苦涩的抿嘴,皇室子弟贵不可言,一出生就享尽令天下人艳羡的富贵荣华,其中凶险杀机几人看透?身在勾心斗角的宫闱中,每日都要担忧防备各种阴谋诡计,失去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温馨……
  
  宇文晔见她在原地发怔,不禁先一步上车,接着轻声催促:“莞莞夜里风冷,快上马车。”
  
  少女这才回过神,轻轻一跃纵身进了车厢内,映入眼帘就是他这张俊美非凡的面容,极具魅惑力。
  
  马车陈设十分华丽,车内美人榻上铺着紫貂皮,红木小桌几雕刻蟒状花纹,一应茶具皆是翡翠宫制品。厚重的紫色锦缎车帘放下,将外面寒风冷气尽数抵挡,烧着银丝炭的车内暖融融。
  
  两人相视沉默片刻,还是宇文晔先张口:“今日宴会领舞的歌姬名叫郑媛,来历不明,我已经向父皇禀明将她讨回东宫当艺姬,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方便洞悉。”
  
  他不疾不徐地陈述着,右手拿起翡翠壶斟茶,茶水倾泻的瞬间热气腾腾。左手自然垂放在红木桌上,根骨分明的指节有节奏地叩击桌面。
  
  末了等他说罢,白沐莞终于抬起头,娇美明艳的脸孔毫无往常的笑意,只淡淡问一句:“你知道贺王么?”
  
  宇文晔眸光动了动,似是疑惑又似乎吃惊,许久才回答:“知道。”
  
  贺王此人,他未曾谋面过。但是这个名字,他从儿时就听过数遍。
  
  今夜她偷听到三十年前的宫闱旧事太过惊诧,千言万语一时哽在喉咙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问起。翕动唇瓣半天才说了句:“他是被冤死的,始作俑者应该是太后和衡国公。”
  
  “你说什么?”压低富有磁性的嗓音,宇文晔脸上闪过震惊的神色,但很快又恢复平静,眸底只空余愤恨和惋惜。
  
  白沐莞轻声说:“今夜我跟踪太后,见到北苑阁里先帝的容妃。她早被折磨得如同鬼魅,苟延残喘却拼命想撑着活下去。她说太后嫁祸贺王通敌叛国,毁掉她的容貌,还让先帝误以为她疯了……”
  
  “贺王通敌叛乱,三十年来父皇一直不肯相信。”不忍看失魂落魄的少女,宇文晔微微眯起眼眸,徐徐诉说,“御书房里有两把剑被父皇束之高阁,一把剑柄上刻着‘鹤’字,另一把刻着‘天’字。听闻如果那两把剑合二为一天下无敌,先帝将其分别赐给父皇和贺王,剑柄各刻下他们的名讳。父皇比贺王年幼六岁,他精湛的骑射和武艺是贺王所授。我小时候听父皇偶尔谈起,他说贺王的剑法天下无双,但他心怀慈悲仁民爱物,从来不会伤及无辜,苦练一身功夫只为自保而已。”
  
  白沐莞手里捧着温热的翡翠茶盏,此时她逐渐安定心绪,听得入神。
  
  不经意间宇文晔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抱紧她微凉的身体,继续往下讲:“我出生时贺王已被绞杀,我遗憾今生无缘亲眼所见他的仁德宽厚。传闻他常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对民间疾苦感同身受。父皇说贺王提倡仁政,假如他为皇帝一定是难能可贵的仁义明君。”
  
  此时的宇文晔天之骄子年轻气盛,尚未君临天下独挑天玺朝万里河山,他心中对贺王宇文昊鹤的仁慈敦厚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敬仰。同时他又替贺王感到不值和惋惜,如此良善之人竟然遭遇残忍算计,连死都身败名裂,被皇家族谱除名。
  
  他这番话戳中她心底的柔软,她见过一朝功成万骨枯的狼烟战场,期盼她的晔哥日后能成一代仁君。广施仁政以待天下百姓,胸怀敦厚,少些帝王固有的多疑猜忌。
  
  想到这儿白沐莞美眸流转盯着他的眼睛,忽然又问:“陛下登基多年,难道从没想过为贺王平冤吗?”
  
  宇文晔靠在她耳畔淡淡呼气,语气有点感慨:“父皇登基时自顾不暇,萧家百年根基势大成患,天玺朝边境狼烟四起,整整十年他才算平定内忧外患,积攒起一批忠于他的贤臣两佐。再者贺王叛国一案是先帝生前的禁忌,同时也是父皇心中伤痛。毕竟他们手足情深不分彼此,父皇如果冒然下旨重新审理此案,一则没有实际证据为贺王平反,二则子翻父案恐会污于史笔。”
  
  少女微微点头,转而又问:“所以陛下并非没有怀疑过萧家?”
  
  “父皇受制于萧氏许多年,他心中的苦怨不忿我能体谅。至于贺王,父皇已有好几年只字未提,看似他已经遗忘曾经最亲厚的兄长,但我相信永远不会。还有叶太傅,应该也不会忘记贺王。”言及此,宇文晔忍不住唏嘘。
  
  思绪恍然飘到十年前的那个午后,他在御花园意外撞见宇文昊天和太傅叶弘单独叙话,身旁并无宫人伺候。他们言谈中提及贺王宇文豪鹤,君臣无不泪眼婆娑,原来贺王对叶弘有救命之恩。宇文晔偷听见叶弘讲起往事,每年宫闱秋猎时猎场流箭纷飞,总会无意中射伤射死不少文官。当年入仕不久且毫无身手可言的叶弘就险些被乱飞的流箭所伤,来不及躲避的关键时刻身旁的贺王竟然以身相护。堂堂皇子贺王殿下,竟然甘愿舍身相救一个初入仕途籍籍无名的小文官。不仅如此回宫以后贺王还上奏先帝,此后的宫闱秋猎无需再命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同往。
  
  少女温热的小手悄悄钻进宇文晔宽厚的掌心,他的体温总是令她心安,愈发依赖上他的宠爱。今夜那两道凄厉悲哀的笑声依旧回荡在她耳边,白沐莞忍不住忧虑遐想许多年后的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萧太后或者被关在北苑阁的容妃,任何其一的命运,她都怕极了。既怕自己有一日成魔成痴杀人如麻,更怕一夕棋差永无翻身之日。恍惚明白那句市井常言的宁为农家妇也不当深宫妃子。她这一生期望彼此恩爱不疑的姻缘,炽热相爱,坦诚相待。直到她回京遇见宇文晔,她与当朝太子彼此慕恋,这意味着她的生命轨迹将无限延伸,谁也看不清她的未来暗藏多少血光杀机。
  
  “莞莞?”
  
  宇文晔察觉怀中温软的身躯一动不动有些僵硬,他低头时下颚触碰她的头顶。
  
  她扯了扯他的衣袖,手指摩挲上面的蟒状图腾,想着迟早有一日他会身披龙袍。她不敢想象当那天到来时,他能否初心依旧?
  
  “晔哥,我好像有点害怕。”
  
  “不怕。”
  
  这时候马车稳稳停止,小贵子那内侍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启禀殿下,回东宫了。”
  
  “我们下车吧。”说罢,宇文晔冲她展露笑颜,他棱角分明生来英俊的脸孔难得线条柔和。
  
  他们十指相扣下车,他眼底对她的温柔惊艳周围侍从连连垂头。当他们并肩踏入东宫朱色大门的瞬间,天际上方烟花齐绽,闪耀苍穹。
  
  白沐莞连忙停顿脚步,扬眉淡看漫天璀璨飞舞的烟花盛发。今夜她心中留下的阴霾不觉随烟花消散,侧目和他炽热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油然而生满心欢喜。
  
  “你怎知我喜欢看烟花?”夜空下白沐莞粲然笑起来,耀如北极星的光芒笼罩在她面庞。
  
  宇文晔含笑回道:“你从未说过,我自然不知。不过我偏爱烟花夺目,所以命人放烟花庆祝。”
  
  又是一阵流星似的烟火闪耀黑夜,亮透半边天际。
  
  身畔佳人笑靥如花,宇文晔感到前所未有的知足,心底肆意溅起柔情万丈。
  
  “自古圣贤明君以仁治国,以武安邦。晔哥,我期盼你将来成为恩威并施的一代贤君。”白沐莞凝望着他,杏眸无限希冀。
  
  这番话她总算讲出口,当然还有几句她藏在心底没说,那就是她希望他能少些帝王的猜疑冷漠,多保留几分初衷。
  
  宇文晔双手捧起她的脸,井底无波的眸子潋滟出光彩,他眸光坚定,口气不容置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成为贤明治世的君主。莞卿你也要一直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好,不离不弃。”白沐莞眸光清亮,眸底含着少女独有的温柔。
  
  明知前路腥风血雨,她更会不离不弃,绝不再让他孤身一人面对那些不可预料的未来。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