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明之崇祯帝 > 第十二章 落汤鸡

第十二章 落汤鸡


  据说这魏忠贤自从受了宫刑,失去男人的能力却不死心,反而因此心性极为变态,仍然强迫一众宫女伺候!说是如皇帝般后宫佳丽三千也有所不及,因不能人伦更是用尽各种手段折磨身边的女子,并以此为乐,残忍至极!
  宫中的太监当然深得其道,勾结宫女结为对食的现象比比皆是,哪位宫女身后没个太监罩着都不好意思出门,可见这皇宫所受太监之害有多深!要说这魏忠贤是祸首,那客氏便是祸害老二。
  听冬梅还说到这对自己不错的张皇后也是深受客氏的迫害,虽贵为“皇后”,却处处受限制,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轻易不能出宫半步。
  朱由检是越听越心惊肉跳,一个入宫的奶妈竟如此得势,可见其本人的心性谋略绝不一般,日后定要小心行事!
  从冬梅口中朱由检还得到一个令自己十分震惊的消息,在前世所了解的历史中均无半点记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
  这客氏在民间还有个下落不明的儿子,也就是魏忠贤的儿子,嘻宗体弱多病并无子嗣,这俩人又权倾天下,若是嘻宗突然驾崩,那他们窃取大明江山岂不是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朱由检终于是明白了这魏忠贤为何总是设计谋害自己,除了朱由校,皇室后人就剩他这一根儿独苗,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路障,当然是除之而后快。
  怪不得张皇后如此袒护自己,原来是早就看透这其中阴谋,可惜彼朱由检未能发现,这才丧了命,要不是朱由检穿越过来,险些就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现在自己活了过来,当然就成了眼中钉,看来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扫清障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胜利者才能活下来。
  朱由检心中是满满的惆怅,“魏忠贤的阉党根深蒂固,客式有皇上护着,那一个都不是现在的我能动摇的,当真是十分棘手啊。。。!”
  冬梅见朱由检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以为是自己口无遮拦,唐突了朱由检,怯生生的跪下道:“宁王殿下恕罪!是奴婢乱说了,这就掌嘴!”说完抬手便要自己掌嘴。
  朱由检连忙止住,冬梅不仅没说错,还说得很对!说出了自己一直十分疑惑的问题,应该重重有赏才对,哪还有什么罪。
  “别别别.....!冬梅你说得很对!起来吧!本王没有责怪的意思!本王这就赏你一百两白银!”朱由检十分激动的道。
  有功劳就要赏,这点朱由检打心里不吝啬,有赏办事才能更积极!
  随后朱由检又问了她们是否会武功,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还给朱由检分别演示了一番。
  手里的功夫虽然比不上玉环,但要论配合起来四人合击玉环是绝对拿不下的,前晚只是措不及防之下被玉环偷袭,这才成了阶下囚。像朱由检这种弱鸡打一百个都没问题!朱由检当然是十分惊喜,日后身边的防护力量又是大大的增强。
  朱由检心里又十分不爽,貌似身边之人都比自己强,还都是女人,这就尴尬了,靠女人吃软饭,朱由检觉得这实在是男人最大的耻辱。
  看来自己要抓紧练两手,总不能一辈子躲在女人背后,这事关尊严还有......泡妞大局!朱由检做梦都想做个武侠,白衣飘飘,仗剑救美,留下千古佳话,岂不是美美哒?
  朱由检晃了晃头脑,甩掉乱七八糟的杂念,吩咐冬梅几人先下去休息,养足精神晚上好好给魏忠贤演场戏。
  天色也还只是下午,眼下也没啥事,还是继续找玉环师傅练武去,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抓紧多练,争取早日站在女人面前。
  随便从桌子抓几个糕点吧唧几口,朱由检就匆匆的出门,找玉环去了。
  玉环这丫头不是生的什么鸟气,一溜烟就没影了,也不说去哪里,千呼万唤也不见吭声儿,让朱由检一顿苦找。
  围着坤宁宫跑了几圈,累趴的朱由检才在湖边的柳树下见着玉环的倩影。
  此刻的玉环正百般无聊的坐在石凳上,纤手顶着腮帮断断续续的往湖里丢小石头,嘴里还嘀嘀咕咕的骂个不停,丝毫不觉一个猥琐的身影悄悄摸到不远处。
  “哼!死妖精!臭妖精!要让本姑娘抓着把柄,非得把她们的眼珠子抠出来,还要在她们脸上划几刀!哼哼!真不要脸!”说着手里还狠狠的比划几下,手中的小石仍出的力道更大几分,溅出一片水花!
  “哦!我当是谁惹了这祖宗,原来是跑这来打醋坛子啊!嘿嘿,看来本王还是挺有魅力的!哼,看我怎么哄得你乖乖的!”躲在花从后面的朱由检心中一片窃喜,玉环的话当然逃不过朱由检的耳朵。
  朱由检捡起一石子握在手中,与玉环同时扔到一处,朱由检当然使的是自己的绝活,只见这小石子在水面上连续跳了十几下,颇为神奇。
  玉环眼露疑惑,看了看手中的石子,又警惕的看了看身后,当然没有看到躲起来的朱由检,倒也不放在心上,继续撒着她的怨气。
  “哼!死王爷,臭王爷,居然也不来找玉环!看看那德性,估计现在魂都没了,真是太可恶了!哼哼!”玉环将矛头指向朱由检,一通臭骂。
  “我这不是来了嘛,哼,居然敢骂风流倜傥的本王,看来我要赏你个大的!不治治那还了得!”朱由检自然不生气,装了满肚子的坏水!
  想完从一边找到了一个几十斤的大石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力气悄悄的抱起,慢慢的摸到玉环身后几步之遥,趁着玉环扔出手中石子,朱由检用尽洪荒之力将大石头抛入玉环身前的水中,哗一声!溅起起一大片水花。
  措不及防之下,溅出的水花淋了玉环一身,玉环当然是吓了一大跳,刚转身便看到扮作鬼脸的朱由检,一声刺耳的尖叫中,朱由检十分飘逸的化作一道抛物线,四仰八叉的劈入水中。
  朱由检脑袋一片空白,本只是想恶搞一下玉环,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玉环闪身就是一脚,朱由检这菜鸡怎么可能躲得过,此刻正在水中挣扎。
  入冬的湖水虽然没有结冰,但却是冰凉刺骨,朱由检裹了一身的棉衣,入了水里犹如万斤沉重,怎么都划不动,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口中惊慌的大喊救命。。。
  回过神来的玉环当然知道闹大了,自己又不会游泳,惊慌失措的在湖边找了一根棍子,赶紧将朱由检从水中拉上来。
  上了岸的朱由检,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坐在岸边哭笑不得,这结果明明就是自找的。
  一阵寒风吹过,朱由检连打了好几个响亮亮的喷嚏,心中真是万只某动物奔腾而过!
  玉环差点就吓哭了,方才的怨气早就不知抛到哪里,在一边一阵哀求朱由检责罚,一时的失误将王爷整成这副德行,真是罪该万死。
  朱由检哪里有责罚玉环的念头,见自己奸计得逞,玉环没了怨气,虽然代价有点大,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傻呵呵的笑着。
  玉环也是被朱由检弄湿了半身,眼下还是赶紧回去换身衣服,不小心弄成病来就不好了,明代可没有什么好医院。
  玉环扶着湿漉漉的朱由检一路回到坤宁宫中,路上的太监一脸的疑惑,这是要闹哪样?大冬天的闲出神经病?
  “玉环,你别怕,本王这不是没事嘛,况且是本王有错在先,你不生气就好,本王真的对冬梅她们没别的想法,你别往心里去!啊切!”坐在火炉边冻得瑟瑟发抖的朱由检轻声说道,劝慰一边还在后怕的玉环。
  “王爷......王爷是不是听到玉环说什么了......您可别当真!都是玉环瞎说的......!”玉环脸红到脖子根,羞涩的辩解道,显然知道自己心里的小秘密被发现了,低着头死活都不肯看朱由检,一时竟然尴尬的陷入了短暂沉默。
  朱由检摸了摸肚皮上的红脚印,身下某部位透过一阵恶寒,这要是玉环再往下点,那就事儿就大了,心中暗暗庆幸,日后就算对女子也要小心为上啊。
  “玉环,这天色还早,等会儿教教我武功呗,我的美人师傅......”朱由检笑咪咪的转移话题,缓解一下俩人的尴尬。
  “哼!玉环才不要!王爷还是去找您刚收的冬梅师傅吧,她可是比玉环厉害多了!”玉环心里还在介意,小脸一别,转到一边酸溜溜的说道。
  以朱由检脸皮的厚度,当然不会在意,女人生气多哄哄就行了,男人就应该大度点,又开始软磨硬泡。
  “玉环啊,明日这不是要去看看新王府嘛,你教我武功,明天我带你去逛街!买买买怎么样?嗯哼?”朱由检不要脸的说道,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银子,哪有女人不喜欢逛街的。
  说到可以逛街,当然凑效,玉环自然是心花怒放,十分欣喜的拉着朱由检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