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豺狼挡道,痞女休逃 > 第五章 出山遇赌

第五章 出山遇赌


  官云璃顺着路一直往前走,她的腿都快断了,连一处人家都没看见。正午的太阳开始毒辣起来了,她的火气也跟着蹿得老高。
  “丫的不会这里连个小城镇之类的都没有吧?”官云璃一屁股瘫坐在一棵树荫下,扯过一旁的一片大树叶作扇子,一边擦着汗珠,一边叫苦。
  眼看这天也热死了,就这样走路还没找到人家都已经晒成人干儿了。索性官云璃躺在树脚下,用树叶挡着眼睛,嘴里衔着根儿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晃啊晃的。等天儿没那么热了她再走,要是实在走不了今晚儿就在这儿睡了。
  可是才眯眼休息了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搅了她的清静。
  “喂…喂!我说你,你快给我起来!”有人对着她吼。
  官云璃被人吵醒了,心情乱糟糟的。她揭开罩眼睛的树叶,只见四个大汉正立在她的周围,其中一个正拿着一把长刀抵着她的脖子!
  “嗯?”官云璃细微地察觉到那个拿刀的人手在微微发抖。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只见身后的人拧了那说话的大汉一把,那大汉又急忙说:“不…不对!此此树是我栽,此..此路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官云璃好笑地看见那大汉说完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她说:“我又不过路,凭什么给你买路钱?”
  “那…那此树是我栽,留下买树钱!”
  “我马上又不乘凉了,凭什么给你买树钱?”
  那大汉急了,握刀的手一横,说:“那…那反正你要给我们钱!”
  “啧啧…”官云璃用手拨开对方的刀,说:“小心点,这刀可和你一样没长眼咧…哥们儿,你们第一次呢?”
  对方一听,疑惑地问:“你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官云璃笑嘻嘻地站了起来,说:“我也是第一次咧!”
  “啊?你怎么第一次?”
  “嘿嘿…马上不就知道了嘛!”说着官云璃居然空手挥起拳头来!只见她动作灵敏,速度也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大汉给打趴了!
  对于从小学跆拳道的官云璃来说,她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
  地上的几个大汉在地上嗷嗷乱叫,还不停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呐!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官云璃依次在每个人身上胡乱地摸了几把,掏出几个钱袋,说教一般地教导他们:“我说你们,几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做什么不好,偏偏出来抢钱;抢钱也就算了,连抢钱也干不好,你说你们还有什么用?还不如趁着年轻,去抢几个女人回家生生孩子,种种庄稼。”
  那几个男人可怜地看着自己的钱袋被她拿走,嘴里符合道:“是是是,下次再也不敢了!下次我们不抢钱了,我们去抢女人…”
  官云璃怒眼瞪着他们:“嗯?抢女人?”
  “我我…不是你..你说抢女…”
  “我是说‘娶’!是‘娶’!清楚了吗?真是的,都不知道说得好听一点儿!”官云璃把钱袋塞进怀里,说:“下次注意点儿!别抢看起来很善良的人知道了吗?要抢那种一看就很有钱又爱显摆,还长得肥头大耳的!有钱人嘛,通常胆子小!”
  “那…那你干..干嘛抢我们…”几个人又害怕又忍不住问她。
  “我…我那是收的教育费!教育你们我白搭不收钱啊?”说着她就走了。身后的几个人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
  官云璃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差点儿把他们又吓得瘫软在地,她问:“这里离城里还有多远?”
  其中一人颤颤地回答说:“不..不远了,再走几里路就到了。”
  官云璃拍拍他的肩,说:“谢谢啊,哥们儿!以后说话不能这样喊喊颤颤的,要掷地有声!不然见你这样儿的会受欺负的!”
  “哦,知..知道了!”
  他们看着官云璃远去的背影,心里感叹,想不到第一次干就遇上对手了!以后他们就专抢有钱人!
  大街上,车水马龙的,两边摆摊的小贩不停地吆喝招揽生意,简直热闹极了。果然是古大街啊,跟官云璃想象得差不多!
  “呼…终于找到了!”官云璃精疲力竭地趴在路边露天面馆的一张桌子上,招着软软的手说:“老板,给我一碗面。”
  “好咧!”
  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小面已经摆上了官云璃的桌子。顿时她像恶鬼投胎一样扑向那碗面,她差点儿就想直接用手抓了!好久都没吃上这种食物了,一闻到这味道她就忍不住鼻子酸了,她终于吃到了这辈子最好吃的面条!
  小面老板被她吓了一跳,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像是同情乞丐一样地看着她。
  官云璃吃饱了,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嗝。恢复力气了,她把钱放桌子上,喊道:“老板,收钱咯!”然后一溜烟儿跑了。
  一路上,新奇好玩儿的小玩意儿不断。官云璃一手拿着两个肉包,一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走着。她思量着,等天要黑的时候,她就去找一家客栈住着。
  可是,等天要黑的时候,官云璃却发现她抢来的钱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她花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几个可怜的铜板儿。怎么办?要住客栈这点儿钱哪会够?她脑子转了起来,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她得赶紧找一个生钱的法子才是,不然晚上真要露宿街头,成为真正的乞丐了。
  官云璃游荡到一家热闹辉煌的店门口,那里两边分别站着两个干练的人。她仔细瞧了瞧,只见门口旁边立着一块镀金的大匾:赌。
  赌场?官云璃眼睛发亮,手习惯性地在衣服上搓搓,就要走进去。看见“赌”她就手痒痒了,那可是她的拿手好戏。她还记得初中时,在历史课堂上,拉着坐一排的同学一起小赌,后来被老师狠狠修理了番呢。
  官云璃得意地走进去,可却在门口被那两个守门的拦住了。他们盯着官云璃凶神恶煞地说:“小子,有钱么?没钱就一边玩儿去,少来这里瞎摻和,妨碍我们做生意!”
  “钱?”官云璃费劲力气摸遍全身上下,终于掏出两个黑旧的铜板儿,她手沾了口水在上面擦擦,笑呵呵儿地说:“瞧这不是钱嘛!”
  那两个人见官云璃这般动作,都嫌恶地看着她说:“就这点儿钱,还想进赌场?”
  “哟,两位爷,这也是钱不是?可不能小瞧了这两个铜板啊,钱生钱的道理懂不懂?”官云璃眼睛发亮无比认真地说,仿佛摊在她手上的已经不是一两个破旧的铜板,而是一捧白花花的银子。
  值守的两人实在受不了她一副财眯眯的样子,但确实两个铜板也是钱,于是他们给她让了路,说:“一会儿连仅有的铜板都输了,看你哪儿哭去!”
  官云璃拍拍他们的肩膀,笑着说:“谢了啊,一会儿我赢了请你们吃肉包子!”
  值守的两人嗤之以鼻,看官云璃开心得快要蹦起来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一进赌场,官云璃算是大开眼界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赌场啊,简直是热闹非凡;看来好赌的人在哪个时代都大大的存在啊,不过貌似全是男的。每一张赌桌上都围满了层层叠叠的人,官云璃站在大堂上,连挤都挤不进去,倒差点被别人挤出门口来。她一脚套在了门槛上,要不是被刚刚值守的人扶住了,她还真摔了一跤呢。
  官云璃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前面,只见桌子中央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坐庄,那是赌场里专门负责给赌客们摇骰子的,这类人技术精湛,可以为赌场赚很多的钱。
  这时下一轮开始了,庄家开始用一只黑色骰盅掷骰子。官云璃动动耳朵,细细地听;那人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一只骰盅定定地摆在桌上,大家都不敢出声。
  庄家环视了四周一眼,有些得意地喊道:“压大压小,买定离手啊!”
  这时周围的人顿时哄闹起来,都将自己的钱往桌上扔,有的买大,有的买小,但有的还在两者之前徘徊,犹豫不决。最后,买大的人要多一些,官云璃不置可否,她手里握着两个铜板,并没有放上去。
  她清楚地听到庄家掷骰后将盅立于桌上后,里面的骰子轻微地动了一下,而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到。她先观察一下再说,但她肯定这次结果一定是小。
  等大伙儿都买定以后,庄家自信满满地解开盅,只见三个骰子分别是一点、两点和三点。
  “六点,小!”庄家笑呵呵地把钱收进一边。
  第二轮开始了,庄家开始掷骰。停下后众人又开始买点,这次官云璃把自己的两个铜板儿放上小的这一边,神色自然。
  可她的两个铜板儿却惹得大伙一阵诧异的眼光。庄家鄙视地看着官云璃说:“我说小兄弟,没钱就别往这儿拱啊,这地方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要你管,你只管开盅就行!”官云璃淡定地说。
  庄家揭开盅一看,四点,小!
  官云璃所在的这一桌所下的注是所投钱的两番,第一轮官云璃就赢了。
  “哈!我赢了!”
  “哈哈…又赢了!”官云璃留着口水将钱刨到自己这边。
  ……
  接下来,官云璃一直猛赢,她旁边的钱由开始的铜板换成了白银,还越积越多。她的脸就像花儿一样,快笑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