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豺狼挡道,痞女休逃 > 第三十八章 渐行渐远

第三十八章 渐行渐远


  “水青?!”官云璃打开门刚走到院子门口,大惊,见水青正怔愣地站在门口,“水青,你怎么来了?”
  水青回过神来:“哦…哦…,我只是…只是给老板送些吃的来。小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恰好路过而已,就顺便谈点事情了。早知道水青要过来我就不往这边走了。”官云璃坏笑着眨眨眼。其实,心里她一点也不轻松,为什么要撒谎呢,什么时候开始她在水青面前已经变得有些畏缩了。她其实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哦,是这样的吗?”水青眼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意,反而凉凉地说。貌似无意,实则有心。
  “水青……”官云璃心里一怔。原来水青知道她在撒谎,所以才会摆出一副了然又大度的姿态来。
  白钰听到了院子里的谈话声,起身出来看看。水青的暗芒,官云璃的慌张,一清二楚。他倚在房门口,见官云璃背对着他,他倒想看看官云璃是怎样进退的。
  “小云……”水青正对着白钰的房门,眼角里出现了他的身影。
  “嗯?什么?”
  水青试探性地问:“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对老板是什么样的感觉么?相比从前有什么变化么?小云也喜欢上了老板对不对?”她不信,就算一个女人再迟钝也不可能察觉不到白钰对她的特殊。
  官云璃心里有些难受,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我对他还能有什么感觉,没感觉就是最大的感觉。水青你不要多想好不好,我不会喜欢他的,我不会跟你抢的。”她不想水青再用这种试探又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真的吗?”水青看着官云璃的神色,多了一分得意。准确地说,她是看向官云璃身后的白钰。
  “假的……”官云璃瞧了一眼水青瞬间阴淡下去的脸色,“才怪。”
  水青娇嗔:“小云!你就知道捉弄我……”
  “是是是……我又错了……”官云璃双手放在脑后,变得无所谓,“水青看上他哪点了,以前我一直没多问,但或许他根本就不值得你这么为他,因为你不知道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连她都不知道白钰心里怎么想的。
  可水青却急了:“小云,我不许你这么说他。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看到我为他所做的,他会发现我的好的。难道小云不希望这样吗?”
  官云璃仰望星空:“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那些话都不会变的。我…只是怕你受伤害而已。若爱情里只有一个人的心意,那该多寂寞。”
  “我一直记得小云的话呢,所以我才能坚持到最后,因为有小云的帮助和鼓励。小云放心,最后我的爱情里绝对不会只有我一个人的心意。”
  官云璃对水青温柔地一笑,说:“你快进去他那里吧,机会难得。”说完她便走了,她没有理由再呆在这里,哪怕是一时半刻水青也会觉得她多余吧。
  可是水青却叫住了她:“等等......”
  “怎么了水青?还有事?”
  水青声音大了些:“老板在你心里一直就只有这样的地位吗?”
  “嗯?”
  “小云一直都不喜欢老板,终究也不会喜欢老板是不是?”
  “嗯,不喜欢。”
  水青明显地察觉到她眼梢里那抹孤寂的身影重重地颤了颤,她更加得意地问:“要是…他是喜欢你的呢,你会怎么办,会接受他吗?”
  官云璃无奈地叹气:“水青,你怎么了?”
  “我……我只是怕……”
  “放心吧,我不会背叛你的。”
  水青微微抬起头,感激地笑:“谢谢你,小云!”随后她像宣示胜利一样地像官云璃身后瞟了一眼。
  白钰面无表情地进屋,屋里他清冷而干脆的声音响起:“水青又带了什么好吃的来了?快进来吧吗,我可是垂涎三尺了呢。”他凭什么对自己这么有自信呢,现在满意了吧,亲眼看到官云璃将自己的心意凌迟,淋漓尽致。
  官云璃的身体猛地一震,白钰?!他都听到了么?……真的,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不必要去担心白钰心里怎么想。于是她对水青笑了笑,说:“快去吧,记得要好好表现。”
  水青用力点头:“嗯!”
  官云璃漫无目的地走,现在在她脑子里不断放映地只有一件事:白钰到底听到了多少?他应该会生气的吧?
  呵……傻呀,他怎么会生气……说什么喜欢,都是玩笑话而已……他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玩笑而已……可是......为什么心里有些苦涩......
  不知道水青进去白钰房里后会发生什么呢?青估计今晚会彻底告白的吧,她都说得那么明显了……白钰会接受的吧?
  “官云?”
  啊…怎么这么纠结,怎么越想越乱啊!
  “哎……果然有些在意啊……”官云璃心里琢磨着,“不行,我只是回去再看一眼而已,对,我只是想去看看水青有没有被白钰为难。”
  “官云?”
  说着官云璃就想掉头回去。
  “官云!”萧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用一沓厚厚的账本猛敲了一下她的头。
  “痛痛痛……”官云璃一阵头昏眼花,“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打我!”
  萧然不吭声。
  等官云璃回过神来了,指着萧然的鼻子说:“萧然,你又干嘛!”
  “我倒想问问你干嘛,叫了几声都没反应,我还以为你傻了,所以就拍你试试;你看一拍就正常了。”萧然手又轻拍了下官云璃的头,然后抱着账本走了。明明萧然拍她头的动作看起来那么重,可结果却只是温柔地揉揉官云璃的头。
  “萧然你给我回来。”
  萧然挑眉,站住了。
  官云璃说:“我问你,你干嘛去?”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送账本去了,还是说你太笨了?”
  “送给白钰?”
  “你还能想到第二个人吗?”
  果然跟这个书呆子说话很费力!官云璃忿忿地想。可是她却趁萧然不备,忽然一手就夺过了萧然的账本,紧紧地抱在怀里,笑得跟只狐狸似的:“……萧然辛苦了。今儿就让我帮你送去吧,你快回去休息,快点。”
  官云璃心里的算盘啪啪响,这样她就有借口再回去一趟了。
  她刚走了几步,萧然就叫住了她:“官云璃,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官云璃回头,眼睛灿若星辰,她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绝对没问题!”
  萧然转身边低头走边低声呢喃:“笨蛋,明明我问的不是这个。”
  屋里,白钰手里拿着一根竹签一边挑着灯芯,一边对妩媚地走进来正布置点心的水青说:“婉夭,你以为只是一点小手段就能逼着她远离我么?”
  “当然,我不这么认为。”水青娇笑,她夹起一块酥饼递上白钰的嘴边,“来,尝尝吧。”
  白钰拂开了她:“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
  水青的笑有些僵硬:“为什么?”
  “因为一个将自己的愚蠢和龌龊体现得淋漓尽致的人是不值得别人青睐的。你知道官云璃比你强在哪儿吗?”
  水青的手掐着筷子,紧得发青。
  白钰又说:“没有人是不丑陋的,但总会有人隐藏自己的丑陋,显然你不属于这类。官云璃不比你傻,她的眼睛比谁都要光亮,她的演技也比谁都要好。能俯视世界的人是她,可你呢,注定只能仰视。”
  水青怒极反笑:“你不要忘了,她也只是一个凡人,纵使她再优秀,我也可以让她一瞬间坍塌,只要动动手指头。”
  “你敢!”白钰单手一震,屋里的一个大大屏风顿时断成两截。
  水青隐约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她神色一愣,忽然掩嘴轻笑:“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时间告诉你呢。前几天晚上我不是说官云璃服了我的胆汁吗?呵呵……我是骗你的……当时只是权宜之计。”
  白钰一听,神经忽然松了些。只要官云璃没事就好,他可以忍受水青对他的糊弄和欺骗。
  可水青又说:“可是……第二天我就给她送了醒酒汤,那汤里就真的放了胆汁。”
  白钰一听,顿时一股血气直冲脑门,他身形一动,瞬间手轻易地就捏住了水青那纤细的脖子:“你太放肆了!”他将她的身体提了起来,高高的抵在墙上。只要手一用力,便可断送了她。
  恰好,就在这时,门“轰”地一声被官云璃踢开了!她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白钰?你在干什么?”官云璃强忍住心里愤怒的冲动,问。
  白钰放下了水青,他没看到,水青眼里得意的神色。
  “我问你,你在干什么?!”
  白钰淡淡地说:“你都看到了,还要问我吗?”
  官云璃抱着账本走上前去,忽然她甩手就扔掉了那些厚重又无聊的东西,然后捏紧了拳头,一拳打在了白钰的脸上!
  白钰侧着脸,头发散了下来,遮住了他的表情。他轻声问:“官云璃,你确定你是认真的么?”
  官云璃拉过水青的手对白钰说:“你再动她试试!”她说过,水青由她来保护,无关事情的真相,她不会让水青受到一丁点儿伤害。
  “若她要伤你呢?”
  “那也与你无关。”
  官云璃拉着水青走到门口时,白钰忽然轻声笑了,有些哀凉。他说:“官云璃你不是想我和水青在一起吗?”
  水青心里怦然而动。呵,一点小手段么?
  官云璃喉里涩然,她忍着心里酸痛的感觉:“只要她还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