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豺狼挡道,痞女休逃 > 第四十四章 我保护你

第四十四章 我保护你


  萧然半蹲在床头,细细清理着官云璃手腕上的伤口,那道口子触目惊心。他替官云璃涂上药之后,用纱布轻轻地包裹了起来。
  “痛吗?痛你就叫出来。”萧然看着官云璃紧蹙的双眉,一阵心疼。
  可官云璃只是自嘲地笑:“痛了就叫出来,求怜悯么?若这个世界你孤身一人,你有什么资格向别人表现出你的软弱?没人会疼你,没人会安慰你。”
  官云璃的手腕被萧然握得微紧。萧然定定地看着她:“官云璃,你究竟把萧然放在什么位置?”
  官云璃身体猛地一震:“萧然你……”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叫官云璃……明明我一直都叫官云……
  “若这世界你孤身一人的话,那我萧然到底应该在哪里?”萧然握住了官云璃的手,低声说,“官云璃你仔细看看,你仔细看看我,我不就在你身边么?为什么你会孤身一人?你怎么会孤身一人?”
  “萧然……官云璃的事情……”
  “我早就说了我喜欢的是狂妄自大又一无是处的女人。你忘了?”萧然眼神灼然。
  官云璃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萧然喃喃念出:“青空舞蝶蝶舞衬云,夏日花落落花成璃。你可还记得?”
  官云璃低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那句诗,写的是她。只看了第一眼官云璃便察觉到了,却一直装傻,一直企图逃避,以为自己是官云的身份真的就天衣无缝。
  萧然嘴角的笑意一圈圈荡漾开来。他说:“其实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不久是多久?”
  “也就是你来赌场的第二三天而已。”
  官云璃嘴角猛抽:“这就叫不久前?”
  “那时,你为了水青跟人打架呢,鼻青脸肿的;除了水青,我也知道你的倔强和高傲。”
  “原来你偷听了我和水青的谈话?”
  “我是光明正大听的。”萧然说得很认真。
  官云璃瞪了他一眼,却再也瞪不出凶神恶煞的感觉。
  萧然轻声叫她:“官云璃。”
  “说。”
  “以后,让我保护你吧。”
  官云璃心里一愣,嘴上却说:“你拿什么保护我?我看是我保护你还差不多。”
  “所以,等有一天,我能够保护你了,你就跟我走好吗?”
  “我凭什么跟你走?要走也是你跟我走。”
  萧然笑,羞煞了半边月牙:“好,一言为定了。”
  “蠢货,你永远是我的……”
  官云璃话还未说完,忽然门被人大力地撞开了。她心里一惊,却看见白钰落寞的身影一步步踉跄地走进来。
  官云璃不着痕迹地放下衣袖,对萧然说:“你快回去吧,不早了。今天的事什么都不要说。”
  萧然知道官云璃指的是什么,他看了白钰一眼,走了。最终,他还是想鼓足力气争取一把。他厌倦了默默守候,他也想在官云璃能看得见的地方为她遮风挡雨。
  官云璃若无其事地走过来,倚在桌边上,笑看白钰:“哟,这么晚了才回来?今儿可玩得开心?不用猜就知道肯定差不到哪儿去了。”
  白钰走近官云璃,身上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气。官云璃皱眉问:“你喝酒了?”
  白钰却紧紧盯着官云璃:“玩得开心?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你不想我知道什么?”
  官云璃眸光暗沉:“没什么。”
  “你和萧然做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说了没什么。”
  白钰忽然扼住了官云璃的手臂,醉昏了头,质问:“他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里?他为什么和你这么亲密?他为什么对你说那么多恶心暧昧的话?”
  手臂刚刚才消沉下去的火辣辣的痛顿时被白钰给激发了出来,官云璃能清晰地感觉到热乎乎地液体正从她的皮肉里冒出。她有些慌张地大力甩开白钰:“不关你的事,你走吧,我要睡了。”
  说着她将受伤的那只手臂像里侧,朝床头走去。
  可白钰却拉住了她:“怎么不关我的事!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在意,我有多嫉妒。”
  “我叫你走啊!”官云璃语气微凉,却透露着焦急而乞求的神色。
  她已经不需要白钰的保护了,今天她才真正醒悟过来,白钰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呆在她身边,更不可能随时都能保护她。她唯一记得的,就是萧然愿意用他的生命和自己的相交换,那个时候,估计白钰还沉浸在美人相伴的欢娱里吧。
  而且,要杀她的人,她一无所知。凭什么要把白钰也扯进来呢?
  白钰身体一震,说:“官云璃,你就这样要把我狠狠推开吗?”
  “是啊!你现在才知道么?”官云璃转身朝白钰粲然一笑,“你没看见,我和萧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们到底干了什么你还要问吗?”
  白钰举起手,最终那巴掌还是没能狠心地扇在官云璃的脸上。
  官云璃神色惨淡:“好好对待水青吧,我不想与你再有纠葛。所以你快离开,算我求你。”
  白钰闻言惨然一笑:“好,如你所愿。”
  当房门被白钰大力地关上之后,官云璃苍白无力地滑坐在地上,额上细密的汗珠浸了出来,沾湿了些许发丝。她手臂上的纱布变得鲜红,地上已经绽开了几朵血色朱华。
  门边,散落了一只木簪,官云璃艰难地挨过去拿在手里,出神地看。簪头,正绽放着三朵灿烂极致的曼珠沙华,层层叠叠,妖冶而神秘。
  官云璃淡淡地笑了,这是白钰带给她的礼物么?以为自己不在意呢,可却拼命地想将手心收紧,将它握牢。
  白钰失魂落魄地走回自己的院子里,却见水青早已在那里候着。他慢慢走近,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
  水青微微一愣。
  “婉夭,现在你开心了,现在你满意了。她那么容易地就背弃了我。”白钰的话,辨不出悲喜。
  水青头深深地埋进了白钰的胸膛,深吸一口气,说:“人类都是虚伪的,只有我不会背叛你。”水青害怕,她害怕现在只是一场幻觉,自编自演的幻觉。那么容易就得到了他,她不安心,更不甘心。为什么官云璃会没死?为什么她到现在还能惑乱白钰!
  等冲破黑暗的黎明到来之时,或许阴霾就会渐渐散了。官云璃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样想着。
  ~~~~~~~~~~~~
  “小云,快起来吃饭啦,吃饭啦。”中午,水青在外面忙得不亦乐乎,还叫官云璃起床。
  官云璃一向很嗜睡,起床的时候刚刚好吃中午饭。可是今天她推开房门,却看见外面的桌上满满一桌丰盛的菜。
  官云璃肚子顿时很配合地“咕咕”叫起来,她开心地问水青:“水青今天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丰盛啊?”
  水青凑了过来,身上的气息更加柔媚,她说:“正好今天要告诉小云呢。今天,就是我和小云的最后一顿饭了哦。”
  官云璃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为什么?水青要走?”
  水青却笑说:“也算不上是走,只是今天开始我就打算搬到钰那边去住了。”
  “钰?白钰?”
  “嗯,本来他昨天就要叫我去那边的,但我想想还是今天和你说一声比较好。”
  官云璃拉过水青,让她坐下来,说:“能听到你这么说真是太开心了。水青的心意终于能够得到他的认同了。以后啊,你也一定要过得好好的哦,别苦了自己;要是他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休整他。那我在这里就要提前恭祝你们幸福白头哦!呵呵……”
  听到官云璃那么说,水青心里竟一阵复杂的滋味。为什么她的眼神那么清澈,让人能看得清她的真心;为什么她要那么毫无保留地付出,明明她和自己在意的就是同一个人。
  水青掩下神色,柔声说:“小云别只顾着说我啊,你也该考虑考虑你自己了吧。我觉得你也需要一个人来保护,别老是一心想保护别人。”
  官云璃眼里尽是笑意,嘴上答道:“嗯,是是。”
  “我觉得萧先生就不错,他应该是心思细腻的一个人,他一定能够照顾好你的。”
  “嗯,是是。”
  水青娇嗔:“哎呀,我是说真的。”
  “既然水青说真的,那我就真的考虑一下。”
  这时白钰忽然出现在身后,他温柔地问:“水青,好了吗?我估摸着这个时候你该准备好了,所以我就过来接你。”
  水青见了白钰,开心地回答:“嗯,马上就好了。”说着她就进屋去拿几样简单的行礼。
  临走的时候,官云璃淡淡地出声:“水青。”
  水青回过头来:“嗯?”
  官云璃笑语嫣然:“你一定要幸福哦。”
  “一定。”若你远离了白钰,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成为好朋友。水青突然心里莫名其妙地这样想。
  怎么了这是?明明不是想拼了命地让官云璃死吗,不是想拼了命地得到白钰吗?现在呢,她爱白钰,但听到官云璃真心的祝福时,可有开心?
  “白钰。”官云璃叫住了他。
  白钰的身影顿了顿。
  “你要是欺负水青,我不会饶你的。要对她一辈子都好。”
  “一定。”
  院子里落寞了,落寞得只剩下她一个。原来寂寞也是一瞬间的事。泛黄的日光从树叶的缝隙里钻了进来,结果风一吹,就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