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特种兵在异界 > 第二卷 东成西就_第七十二章 路上

第二卷 东成西就_第七十二章 路上

    “王风老大,我要抗议!”
  
      小禽火枪队内部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内斗’,除了伦多面露奸笑得意洋洋的站在场中外,其他人全都作一副气喘吁吁浑身无力状躺在地上哼唧着。更新最快去眼快
  
      “抗议什么?”王风也躺在地上笑问着伍德。
  
      王风所想的让团员们通过互相偷袭的方式来锻炼反应能力和搏斗能力的方法,这几天不仅得到了顺利的实施,而且收效异常显著。大胡子一开始所担心的会挑拨队友之间关系的事情压根就没生。甚至于大家之间相处的比以前更为融洽了。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预期之外的收获,不管是觉得这个游戏好玩,还是为了最后对获胜者的奖励。王风将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就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广泛支持。
  
      这些人平常也没什么战斗经验,更何况是身边朝夕相处的队友之间的突然偷袭,所以在开始的时候只要战斗一打响,立即稀里哗啦的就倒下去一大片。,你想偷偷扑向前一个人的时候,殊不知身边却也有人早已瞄准了你,在你还没来得及出动作之前就将你给放倒了。如此一来,第一个被打倒的人肯定是极度郁闷,退到一边的同时也在思索着,呆会再上场的时候可千万不能这么快就被放倒了。等到第二个被放倒的人下场时,这两个‘失败’者便很快聊到一起,时而一同牢骚,时而对场上的形式指指点点做出评估,时而还互相交流心得,甚至串通一气商量着呆会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某个人。聊到兴起时,还站起身来互相比划比划。待到下场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交流的队伍也越来越壮大……等到战斗结束只剩下胜利者在欢呼庆贺时,其他人反倒不郁闷更是一脸不屑之色,因为他们已经商量好,呆会再开打时,就联合起来第一个将那个胜利者放倒……
  
      如此反复,风水轮流转,在众人一直保持极大的热情同时,格斗水平也有了极大的提高。而看到这种情况,王风也适时的将自己所会的那些讲究命中一招制敌的格斗技巧和擒拿手法毫无保留的教给大家。于是,在这种**燃烧火上浇油的情况下,佣兵团很快便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的轨道,大家在休息的时候认真学习王风所教的格斗技巧,仔细领会、演练,纷纷在心中期待着在即将开打的搏斗中将所领悟的招数尽情施展出来,每个人都不甘落后,谁也不愿服输,大有奋浴沙场,一搏群雄的感觉。
  
      事情展到如此地步,即便没有任何奖励,恐怕大家也照样会玩的不亦乐乎。他们现在追求的是一种自我证明和团体承认。不过话虽如此,我们也相信他们在搏斗的时候确实没有去想那什么混蛋奖励,但等到傍晚时分的射击训练时间时,多五颗子弹可以射击那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有奖励跟没奖励的区别立马就体现出来了。于是在这种利益的驱动之下,不和谐的一幕很快便出现了。
  
      能制造这不和谐一幕的自然是身手敏捷头脑灵活的人类美男伦多了,论气力其他人并不比伦多差多少,但论技巧跟敏捷,身为盗贼职业他比其他人却要强上很多。加上这小子在吃过两次亏后,立马就琢磨出坐山观虎斗,看鹤蚌相争收渔翁之利的便宜法门来。仗着自己身手敏捷,在搏斗开始后便立即前扑后突明哲保身,只等到其他人都打的差不多场上只留下几个人还站着时,然后再突然出手,以不武手段获胜。玩一两次尚可不必介怀,但总是这么玩,必然会遭到大家严重抗议。
  
      “王风,你给伦多找点其他事做做吧。他要再这么玩我们可就不玩了。”大胡子也提议道。
  
      其实伦多的做法王风也早就觉得有些不妥,本来想这小子玩两把也就算了,可没料到这小子尝到甜头后居然不撒手了,总不能让他把大家的积极性给磨没了吧。略一沉吟,王风招呼伦多过来:“伦多,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陪着大家一起玩了。我有另外的事需要你做。大家这段时间训练的比较辛苦,我们需要一个守护者和打探消息的人。这个你来做最合适不过了。你负责帮我们到前方打探消息,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训练。记住了,一有什么消息立即回来向我汇报,我给你一杆火枪和二十子弹,遇到危险,能解决就自己解决,不能解决的万不可逞能,回来汇合队伍一起解决。火枪是用来防身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尽量不要用。你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所以对你来说,用习惯了没什么好处,明白了吗?”
  
      本来对王风让自己去做团队的专职斥候,伦多是不大乐意的,但一听竟然还给配枪而且还有二十子弹。这么好的事情,伦多想也不想立即就点头答应了。要知道平常除了射击训练时间外,火枪都在王风那收着的,想碰都碰不到。
  
      “哈哈,王风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的,保证把方圆几十里之内哪里有只兔子都给大家摸清了。”
  
      王风也不多说,当即就拿出一杆火枪和二十子弹递给伦多,并吩咐他现在就前去打探,把大家晚上落脚的地方给选好。伦多接过家伙后欢天喜地的就跑出去了。
  
      其他人一见伦多被王风打走,连忙一阵庆祝,少了这个投机倒把分子,呆会的搏斗可都是凭实力说话了,纷纷磨拳蹭掌准备立即开打一局。
  
      他们在一起打的不亦乐乎,王风在一旁也没闲着,真实之冥想的法门这段时间王风已经将它练到了极至,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听无声,视无物,触无肢,坐忘形,返有知。
  
      不是指物理意义上的听不到声音,看不到物体……相反,当冥想术散开的时候,王风能很清晰的听清周围一切物体出的各种细微声音,甚至还能看到背后眼睛看不到地方的情况,不必伸手似乎就能触摸到实质的东西,而当这一切生的时候,王风根本就没有动,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奇怪的感觉却能将所有触及的事物无比清晰准确的反馈到脑海神识中。就像是自己真的亲身经历过一样。现在的王风已经不需要刻意的集中精神才能散冥想术,冥想术已经如影随形般融入了他所有的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似乎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和气流跟随着。
  
      到了这种地步,王风开始遇到了瓶颈。再怎么努力练习也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提升。试过几天之后,王风也没再刻意的强求进步。仍旧每天像吃饭睡觉一样,一有时间就沉浸在这奇妙境界中。真实之冥想是一种非常伟大而奇妙的法术,王风并不知道自己练到现在已经达到了什么境界,就算是它的明者,那位可敬的术士,也没有到达过这种境界,因为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死了。他的死因诸位已经知道,光明之塔的教皇也推断了出来,真实之冥想只能是从没练习过魔法的人才可以练习。至于是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楚,就像大部分人都知道魔法跟斗气是相冲突的一样。真实之冥想在某些方面或许跟战士的斗气有些相类似。
  
      王风也是很偶然间才现这一点的,那天他像往常一样,边走边沉浸着冥想的空旷境界里,悉心感受着身后的一举一动,团员们在聚精会神的相互搏斗着,大胡子趁一个牛头人不注意,狠狠的抬起一脚就将他蹬飞了出去,正好朝王风的方向飞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王风的后背,‘看到’这一幕,王风下意识的想要躲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动身,就惊讶的现那牛头人的身躯在接近自己身体一米范围之内就突然间像是撞在一团宛如实质般的气墙上一样,身形立即停住开始下坠,而此时王风又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托他一把,以免他被摔伤,然而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牛头人的身体也立即像被一团空气包裹托住一样,缓慢的降落到地上站立好。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王风从头到尾压根就没动过。牛头人落地后也惊讶的现自己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而且还是站着的,按照游戏规则,只要还是站立着的,就可以继续参加搏斗,于是他根本就没想太多,大吼一声又加入了战局。
  
      王风‘亲眼’看到了这一切的生,他一下子楞住了。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身体周围已经被一股看不见摸不着却宛如实质的无形力量团团包裹住了。而这股力量不仅能够自动抵御外来袭击,甚至还能随着自己的意识做一些变动。想到这里王风突然想到了高级战士才能出的斗气,高级战士在爆出斗气时也是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形成一股强大的无形力量,这股力量同样能防御,也能随着战士的精神意志做一些变动凝聚,比如流动到胸口抵御住强大的攻击,比如凝聚到武器和拳头上增强爆力。实力再强悍一点的战士,甚至还能引气外,将斗气凝聚汇流在剑刃上,从而出强大无匹的剑气风暴。
  
      真实之冥想练到一定的境界,似乎还能增强人的记忆力和回忆力,那些往日生的埋藏在记忆深处的记忆碎片也能很轻易的从中找到并在脑海里像是梦幻一般历历在目的重新目睹。此时王风想起了他曾在佣兵酒馆看到过的一幕,那是一名战神级战士和另一伙人产生了矛盾,那一伙人当中有一个是高级魔法师,还有一个大战士。由于当时佣兵酒馆里人比较多,也不乏其他高手存在,在大家的劝戒下矛盾没有闹大,但也生了一些小冲突,在双方言语激将下,那名高级魔法师突然难,一挥魔法杖就是一道风刃向战士横斩过去,那名战士也没躲闪,而是陡然爆出金色斗气生生硬接了这一击,然后也猛地一个空手直切……在‘回忆’过程中,王风清晰的注意到那名战士在挥手的瞬间,他身上的斗气突然出亮光,尤其是手掌部分,那一刻他的手掌就像是个金煌煌的刀刃一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顿时随着这一手空切散了出去,那名魔法师及时的被身边的战士拉到了一旁,咔嚓!魔法师刚闪过身,他身后的桌子就立即轰然碎裂变成了一堆烂木头……
  
      ‘看’到这里,一个念头浮出王风的脑海。那自己身周的这股力量能不能也像战士控制斗气那样,外成刃成为一种攻击的手段呢?思索的同时王风已经沉入到冥想当中,仔细的感受着那股无形的力量,这股力量并没有寄托和实质,所以控制起来做一些刻意的动作也颇有些难度。像刚才那样托住牛头人的身形,那完全是无心插柳之举。等想到了真正再做一遍,又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王风尝试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意念之力去混合感受这股无形力量,慢慢将这两股力量融合浑为一体成为一股力量,当经过漫长的时间去尝试触碰,终于将这两股力量完全融合成为一股力量之后,这股混合力量也终于能为王风所控制,随精神和意念自由变幻。
  
      当然,一开始的这种控制并不容易,也不完全。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练习和领会。随着练习时间的增长,这种熟练度也越来越高。不动时,它便四散在身体的周围,如同一个天然的无形铠甲。运功时,它又能随意的在身体任何部位集结,集中到头部,那脑袋就有了‘铁头功’,集中到拳头又成了‘金刚拳’……
  
      练习到这一步,王风开始尝试着控制以气驭力,将这股力量外于身体之外。这是个很难掌握的技巧,那股力量像是有了灵性一样,紧紧的伏贴在王风的身体四周,要么怎么也脱离不了身体,要么脱离了身体也便消融遗尽。不过在王风不懈的努力和领会下,这股无形力量倒也能在不脱离身体的情况下越触越远。
  
      王风将这股无形力量集中到右手紧紧包裹住,一路上不时的或以拳击,或以掌切……所幸他这神神叨叨的模样众人已经完全习惯了,前段时间他在全心冥想时,整个人就像丢失魂魄一般,脸上毫无表情,谁也不答理,就这么闷头前进着。众人停下休息时,甚至在吃烤肉时,他也如同视若无物一般,仍旧前行,有一次走到一个悬崖边上,众人一个不注意,现王风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眼见着就要一脚踩空失足跌落下去,众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正想声惊叫时,孰料这家伙那只悬空的脚就像众人悬在喉颈的心脏一样,提了半天楞是没落下来……
  
      打此之后,王风再有什么匪夷所思的举动时,众人也都习惯了,视之以冥,不予理睬。这不,王风现在又‘犯病’了,边走边胡乱挥着拳头,其他人都看见了,但是谁也没理他,一个个都全身心的投入到相当有前途的‘内斗’当中……
  
      一番‘砍砸’完毕,王风的嘴角慢慢的拉起了一个弯月,眼神紧紧锁定着不远处的一大簇野植,右掌暗暗蓄力……良久,感觉力量已经蓄的差不多了,慢慢的提掌,猛地一个凌空横切。
  
      没有任何响动,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远处的那簇野植却是残叶断枝一阵翻飞,刚刚还枝叶茂盛的植物眨眼功夫就只剩下了半截。唷!王风眯眼细细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那簇植物虽只剩下了半截,但怎么说呢,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刀切成的,而像是被一个调皮的大孩子用一根粗棍将上半截的枝叶横扫掉的。王风的本意是想出一记手刀或者气刃,却没曾想出的是一根又粗有圆的大棍子。毫无准度和精度可言。不过不管怎么说,御气外总算成功了。王风高兴的想着,接下来就只剩下好好练习的问题了。
  
      砰!
  
      正当王风喜滋滋的想着时,远处突然响起一声火枪的膛响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