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至尊尸皇 > _第40章 杨天笑亲临

_第40章 杨天笑亲临

    “按照历史来看的话,我应该是宋朝末年的人。不知道爷爷听没听说过修真者”蒋臣问道。
  
      “修真者你的意思是”很显然刘新对这个词不很陌生,但是也说不上熟悉,只是稍微的知道一些。
  
      “不错,我在我的那个时代,正是一名蜀山的修真者。”蒋臣接着道。
  
      “蜀山,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蜀山剑派”刘新好奇的问道。
  
      “是的,正是蜀山剑派”蒋臣回答道。
  
      “可是,那你怎么就进入那个陵墓了,之间发生什么了事情。”刘新又问道。
  
      对于修真者,他还是有点了解的,就是一群拥有特殊能力并能够加以修炼的人,说的通俗一点那就是人们传说中的神仙。
  
      这些神仙,平时久居深山,修身养性,只有一些天灾人祸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由于出现的方式不同于常人,而且拥有排山倒海的力量。于是乎,便被人人们传的神乎其神,并冠以神仙的美称。
  
      “说到这个,就要追溯到千年以前了。”蒋臣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千年前,尸王蒋臣的封印减弱,身为蜀山弟子,除魔卫道是我辈的责任,于是,掌门便派我的师傅凌虚子带着我和几名师侄与青城,崆峒两大门派一同前去,为将臣的封印补充能量”
  
      听完了蒋臣的讲述,刘新就感觉自己在听神话故事一般,但是一个活标本在他的面前,又不容他不信:“那到底是将臣胜了,还是你胜了。”
  
      “现在看来应该是我胜了。”蒋臣并没有应有的高兴,反而越发的悲痛。
  
      听完蒋臣的故事,刘新也知道蒋臣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样劝他。
  
      如果按照真实的年龄来算的话,恐怕,十个刘新加在一起也不能和他相比。他的师傅还比他打上一百多岁,所以,他感觉到了一丁点的压力。
  
      不过,很快,压力便被浓浓的爱护所替代,轻轻的拍了拍蒋臣的肩膀,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师傅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活在悲痛之中。而且,现在你再也不是孤独的一个人,你还有我们这些亲人。”
  
      蒋臣,抬起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那激动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很高兴。
  
      “爷爷,您不怕我是僵尸吗”蒋臣高兴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一个让世人无法接受的身份。
  
      “僵尸呵呵,你是僵尸吗僵尸是没有人性的,会到处吸人血,到处谋害人命的,你会吗在和你相处的这么多日子里,我对你的脾性很了解。就算将来你真的会吸人血,甚至杀人,那我也相信对方也应该是恶贯满盈,罪有应得之人,我对你有信心。”刘新看着蒋臣的双眼,郑重地说道:“你要记住一点,你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爷爷”蒋臣彻底的被感动了。自从他知道自己是一只僵尸的时候,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师傅的仇报不了了,自己的师门也回不去了,那时候,蒋臣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好像突然间,天地间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似的。
  
      他那时也不敢回到自己的这个“家”,他害怕,自己刚刚得到的亲情会随着他记忆的回复而失去。可是现在,他的所有担心全都化为乌有,心底的最后一丝顾及也烟消云散。
  
      听完了刘新的话,就好像又感觉到了家的感觉。让他很高兴,很舒服,很轻松。
  
      “好了,孩子,我不管你以前是谁,有着什么样的身份。现在你只是我的孙子,所以,以后千万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知道吗你要永远的记住,只要爷爷在的地方,那里就是你的家。”刘新走上前,抱住了蒋臣的头。而蒋臣,感受到那熟悉的温暖,仿佛看到了凌虚子,于是,再也忍不住,趴在刘新的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别看蒋臣是活了近千年的人,但是他的心智却只有十几岁,虽然继承了蒋臣的的部分记忆,但是还没有整理融合,还不是他的东西,所以,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哭并不丢人。
  
      时间一晃,就到了傍晚时分。
  
      苏瑜此时由于没有得到蒋臣的消息,所以还在照顾郭兴。苏家的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做什么了,也没有个人影。
  
      此刻,在苏家就只有蒋臣和刘新爷孙两人。
  
      刘新此刻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虽然很幼稚,但是刘新却看的津津有味。
  
      而蒋臣此刻在他的房间里,由于没有了最后的担心,整个人看上去也轻松了许多。他盘腿坐在床上,双手平放在腿上,眼观心心观鼻,正观察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记忆,那么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就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贸然修炼很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有可能遭到反噬,那样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蒋臣此时他很想提升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师傅在自己面前被人杀害,他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再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虽然他现在的修为不低,但是距离他的要求还相差的太多。
  
      首先,他先探查了一圈自己的筋脉,对于修真者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筋脉,其次就是才是丹田。没有筋脉,你的真元,剑元就没有通道,也就无法施展,那样的话,和丹田被毁没有区别。当然,当修为达到一定的程度,筋脉是可以重塑的看到宽如江海的筋脉时。蒋臣也是惊呆了。原本他的筋脉他是知道的,虽然比较粗,但是和现在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果他的筋脉以前是一根头发丝粗细的话,那么现在的筋脉那就是手臂般粗细,相差的是在是太多了。
  
      而且,他也能够感受到筋脉的强大韧性,上面还隐隐的翻着金属光泽。
  
      顺着筋脉,来到了丹田紫府。之前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剑婴发生了变化,但是那是并没有仔细的研究。
  
      而这一次,见到剑婴的时候,蒋臣的心神差点没被震散。
  
      他感觉到在自己的剑婴之中,蕴藏着极其恐怖的毁灭性质的能量,虽然这些能量对他很是友好,但是异种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舒服。
  
      “难道这就是尸气中蕴含的能量真是恐怖。”蒋臣心中叹道。
  
      他以前修炼的是至阳,至强的蜀山剑典。修炼蜀山剑典而得来的能量,给他一种浩瀚,正大的气息。
  
      而此时,他体内的能量,虽然强大,但是那种感觉不再,给他的感觉就是毁灭,死亡。他敢确定,元婴期以下的修真者,只要一丝这股能量,就可以让其魂飞湮灭。
  
      现在他也知道,这种结果是不能逆转的,也没有太在意,只是他担心,蜀山剑典是不是还适用于这种能量。
  
      他没有去问将臣,虽然他们两个此时同居一体。但是对于蒋臣来说,他就是自己杀师的仇人,哪怕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被冲刷了千年之久,依旧无法抹去他对蒋臣的仇恨,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
  
      “试一试不就可以了。”蒋臣眼前一亮,说做就做。灵识朝四周扩散,从周围抽取了一丝灵气,然后慢慢地以蜀山剑典的运功路线,控制着这丝灵气。最后,慢慢的朝剑婴涌去。
  
      意料中的意外没又出现,这些能量很轻松的便被剑婴吸收。不过这丝灵气很少,也看不出什么,就在准备蒋臣想继续实验的时候,灵识一动。
  
      双眼猛然睁开,两道幽光射向窗外。
  
      “哼,不自量力。”声音犹如水波一样朝屋外荡去,还未落音,就听苏家大院的大门外想起了几声惨叫。
  
      然后蒋臣的身形一晃消失在床上,出现在大门外。
  
      此时大门外躺着十几个人,面无血色,身体的旁边是一滩血,可见刚刚被蒋臣的一道声波给伤的不轻。
  
      而还站着的就只有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位中年人,浓眉大眼,国字脸,棱角分明,身上的气势不怒自威,一看便知道是久居高位得人。
  
      不过,此时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眉头紧皱,好像在抵抗着什么。蒋臣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弱的能量,而且能量还很熟悉。
  
      “蜀山剑典”蒋臣心中一震,眼光不由得缓和了几分,身上的气势也渐渐地消散于无形。
  
      “呼”中年人如释重负,看向蒋臣的眼神中充满了敬佩。
  
      “你是来帮他们两人报仇的吗如果是,那么来吧,我奉陪到底。”蒋臣冷冷的说道,周围的空气仿佛也感受到了蒋臣的态度,于是也不由得降了几度。
  
      顺着蒋臣的视线看去,正是今天被蒋臣修理的王剑锋和虎子。
  
      中年人尴尬的笑了笑,拱手道:“还请前辈手下留情,我是中国龙组的组长杨天笑。我这次来,并不是来帮这两个不争气的小子报仇的,如果他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您,那么我替他们两个小子向您道歉,还请前辈看在他们年纪还轻的份上放过他们一次。”
  
      “放我已经放过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们可以离开了。”蒋臣再一次下了逐客令,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前辈,我还有事。”见到蒋臣停下来,杨笑天急道:“我这次来只是为了请前辈出山,希望前辈能够看在同为中国人的份上为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http://)《至尊尸皇》仅代表作者葫芦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