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动机是你 > Chapter 02
“是吗?”
  
  冷心眼尾上挑,打量着面前这个被称为顾总的男人,隐隐觉得他身上有些熟悉的味道,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被炒了。”
  
  顾夜清的声音淡得像水,听不出任何波澜起伏。
  
  冷心点点头,她本来就打算走。
  
  “恩?”男人轻哼,头微微调转到另一个方向,声音扬了扬:“我是说你。”
  
  倪玥看到顾夜清突然看向她,慌着站起来,不敢相信的问:“我?”
  
  “马上滚。”
  
  简单几个字,却是不容拒绝、不容置疑的决断。
  
  冷心虽然有些诧异,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她悄悄看了眼顾夜清,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深邃如井的瞳孔,在晦暗不明中琢磨不透,却又让人跃跃欲试,想要靠上去一看究竟。
  
  视线对接,顾夜清淡淡一句:“你跟我过来。”
  
  转身就回了A01。
  
  没回神的倪玥和王经理还愣在原地,冷心瞟了他们一眼,嘴角轻轻弯了弯,光怪陆离的夜生活圈子真是有意思,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坐。”
  
  顾夜清冲走进来的她扬扬下巴示意。
  
  冷心也没客气,直接走到正对着他的位置坐下来。
  
  她并不想欠人什么,尤其是在这种到处都充斥着欲望的夜场里,没有什么交易是免费的。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男人无缘无故帮她踢走了死对头,必然有交换条件。
  
  所以一坐下她就直截了当,开门见山:“说吧,为什么要帮我?”
  
  顾夜清看着她的机车皮衣,脑子里一闪而过晚上撞到的那一抹黑色,只是分神了几秒就咽口酒摇头笑道:“你想多了。”
  
  他目光看向舞台,“Venus请dancer的目的是要引起轰动带来消费,不是来打架闹事的,刚刚那个女人坏了规矩就得走,当然了——”
  
  他故意把话停住,看着冷心,微微倾身。
  
  “你如果不能告诉我你的价值在哪,跟她一样——”顾夜清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嘴角淡笑:“马上走人。”
  
  这一丝笑融在场子的声色光影里,看似彬彬有礼,却又带了一种生人勿近的疏冷。
  
  冷心的手指规律的弹着沙发边角,仔细琢磨了这番话后,平静的抬起眼看他:“今晚是我开场,效果怎么样你难道看不到?”
  
  “可并没有吸引到我。”
  
  气氛突然在喧嚣的音乐中冷沉下来。
  
  也就几十秒的时间后,冷心唇角浅浅勾了个弧度,从沙发上站起来,随手脱下自己的机车皮衣,往顾夜清坐着的方向甩过去,却没有碰到他,稳当的落在他身侧位置。
  
  空气里若有似无的飘过一丝女人体香。
  
  温温的钻进鼻尖。
  
  “跟你赌一把怎么样?”冷心问。
  
  顾夜清没说话,淡然的神情默认了接受。
  
  冷心走到他身边,靠在耳畔说了句话,随后眼底划过一丝笑,也不等顾夜清回答,就离开了卡座。
  
  转头的瞬间,脸上露出微妙的自信。
  
  DJ刚好放出来第二支热舞电音,冷心穿过场内男女,旁若无人的径直往舞台上走,客人们疯狂喊叫着,她在跳上台之前,突然脱掉了身上那件白色T恤,随性的丢进舞池。
  
  再次面朝顾夜清的时候,已经是眩目的黑色皮质文胸。
  
  还是机车款。
  
  引人遐想的禁忌诱惑。
  
  客人们瞬间疯了,尽相强夺那件被潇洒甩进舞池的T恤,好几个男人争得差点打起来。
  
  冷心胸前的曲线晃眼勾人,黑色皮质文胸衬着雪白肌肤,黑白冷色调中一双红唇点缀如烈焰,明艳性感,整个人充满了极致的危险味道。
  
  她放下一头长发,随着节奏,肆意挥舞着自己的身体,水蛇般的纤腰娇媚扭动,美而不妖,修长的双腿灵巧转换着舞步,整个人爆发着让人迷恋的魅惑。
  
  唯有那双眼睛,在热潮中却异常冷淡的漠视着台下所有为她痴迷的人。
  
  像一朵有毒的花,美,却不敢品尝。
  
  所有追光都集中打向了她。
  
  音乐还没有结束,在一段SOLO中,冷心从台上跳下来,客人们纷纷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她边走边跳,姿势撩人,临场发挥的动作和步伐衔接堪称完美。
  
  像妖艳的火苗,一路燃到顾夜清的卡座。
  
  最后一个舞步卡在音乐结束的鼓点上,她长长的腿踢高,身轻如燕,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后直接横坐在顾夜清腿间。
  
  两人的身体某处微妙贴在一起。
  
  单手架在他肩上,四目对望,两人虽然谁都没有说话,空气里却流动着不露声色的较量。
  
  几秒后。
  
  冷心的眼神有些狡黠,附到顾夜清耳旁,身上带着舞池里的暧昧,撩拨着面前的男人。
  
  她轻轻发出一声笑。
  
  “顾总,你输了。”
  
  从他腿间抽起身子,收回刚才的惹火,冷心好像换了个人,套上自己的皮衣,离开卡座前留下一句:“合作愉快。”
  
  ……
  
  人走了,顾夜清往酒里倒了些冰块,连灌了整一杯,有些燥热的身体才慢慢降温。
  
  “信不信我能跳到你下面有反应?”
  
  冷心的话言犹在耳,可当时的他只觉得自己听了个不自量力的笑话,根本没往心里去。
  
  成年以来顾夜清没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明显的性.冲动,曾经以为自己的性取向有偏差,甚至早期还悄悄看过医生,可种种结果到最后都表示。
  
  他身体及生理都非常健康,且爱好女人。
  
  本以为自己体质特殊,这辈子无缘床第之欢了,可现在,他居然对一个见了一面的女人——
  
  硬了???
  
  WTF???
  
  顾夜清松了松略感束缚的衬衫衣领,手指轻揉太阳穴,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匆匆又起身离开场内,往停车场走过去。
  
  刚出电梯,他就看到冷心一身显眼的暗黑套装,她正边走边套着头盔,脚下一步步靠近那辆哈雷。
  
  直到人最后跨上了摩托,跟一股风似的开出停车场,顾夜清才真的确定,原来晚上刮蹭到的哈雷女,就是自己场子里新来的领舞dancer。
  
  他扯扯嘴角笑,靠在电梯外墙边,掏出烟,点燃,灰白色的烟雾慢慢飘浮在空气中,远远看过去,他整个人都似乎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朦胧和迷离。
  
  Venus的副总路子明估计是才上班,姗姗来迟,停完车后看到靠在电梯间抽烟的顾夜清,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物种似的跑上来。
  
  “操,真的是你?你舍得回来了?人家旅游五六天,你旅游五六个月,再不回来我都准备给你报人口失踪了。”
  
  “滚。”顾夜清吐了口眼圈,不耐烦的睨他一眼。
  
  “嘿——”路子明习惯了他这臭脾气,瞪了他一眼,摆出张我不跟你计较的脸,转身按电梯,电梯门开,人刚迈进去一只脚,又给顾夜清拎出来。
  
  “喂喂喂!你松开!”路子明炸毛般拍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顺了顺自己那件价值不菲的范思哲。
  
  “新来的那个叫冷心的,什么来头?”
  
  “就一跳舞的,什么来头,能有什么来头,有来头还能来跳舞?”路子明心疼自己刚买的衣服就给拧皱巴了,不客气的冲他。
  
  顾夜清抬起头,冷冷的眼神犀利扫他一眼。
  
  “诶别别——你他妈这是什么眼神。”
  
  知道惹不起这位哥,路子明悻悻的老实靠在他旁边,顺便也点了根烟,努力回忆起来。
  
  “冷心啊……好像21岁,身高165cm,Dcup,没男朋友……”
  
  顾夜清掐灭烟头,转头看他。
  
  “没男朋友?”
  
  其实他的意思是连人家有没有男朋友这样的事你都知道?
  
  可这四个字一说出口,路子明显然误会了,他眯着眼斜顾夜清,一副终于恍然大悟的神情,不怀好意的哼哼笑:
  
  “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原来看上那个妞了?”
  
  “得,兄弟我奉劝你,别动那心思。”
  
  顾夜清微微皱了下眉,但是没开口,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的潜意识让他莫名其妙想继续听下去。
  
  深夜的停车场很安静,甚至能听到风呼呼吹进来的声音。
  
  路子明吸了口烟,侧头看他:
  
  “场子里的人都知道,那个妞是弯的,喜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