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终极军刀 > 四卷 梦幻·现实_第二百四十五章 要命的职业 上

四卷 梦幻·现实_第二百四十五章 要命的职业 上

    所有的人全像猪狗一样被赶上了车,此时的熊伟才现,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人不要说走路了就连爬都爬不了,怪不得一个个脸色苍白成这样呢,所有人都上了车后,立马两扇车门被关了起来,车厢门在被关上的同时一瞬间静了下来,隐隐间车厢内还能闻到一股极度的恶臭,此时似乎所有人都不愿意说话,除了均匀的呼吸声伴随着几声如打雷一般的呼噜声之外。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似乎只有到这里了才能让他们安心睡一觉,伴随着车子的颠簸也不知道开那里去,此时的熊伟也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至于其他的就等睡醒之后在说吧。
  
      也不知开了多久,总之车子伴随着一阵刺耳至极的刹车声将整个车厢内的所有人都给吵醒了。刚坐起来的熊伟立马就看到车门被打开一阵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立马让车厢内的所有人都不由的闭上了眼睛,而熊伟则是微微眯上眼睛,看着四个全副武装的‘野战兵’(指那种手拿枪的却和游击队差不多性质的人)上了车,一个接一个提了下去。
  
      伸手摸了摸额头,却现手上粘粘的一股恶臭似乎此时才传进鼻子内,将手放到眼前一看,一驼已经压扁了的大便正像嘲笑着自己似的拈在了手上,手掌中间那快已经不见了。
  
      熊伟转头望去,现一个年轻人此时冲自己嘿嘿笑着,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刚想站起来却忍不住脚下一滑整个的栽倒在地上,头一瞬间钻进了一堆‘黄色东西’中。
  
      “md,这小子怎么拉大便都拉到头上去了,小王他娘的你看个毛啊,赶紧拉他到厕所去洗洗,md,臭死了”一旁的老屠见到熊伟被拉下来之后整个脸上都粘着那种东西立马退了几步大声说道。
  
      “算了,算了,老屠办正事要紧”一旁的那个中年男人望了眼熊伟开口道。
  
      “好吧,好吧,你们几个快把他们带到那边去,md”屠夫边说着边向另外一边走去,站在车外的众人各个裤子上都吊着一驮屎,让站在周围的十几个‘野战兵’都受不了各个都站的远远的。除了哪个中年男人之外。
  
      所有的人都一脸痴呆的眼睛直视着前方,熊伟却是抓紧时间左右看了眼地形,这是一个大概废弃已久的火车站,有些钢轨已经被拆了仍到路旁,不远处则是几栋房子,大概也已经没有住人了,后面则是一座大山,除了直接从铁轨出去之外后面应该还有条小山路或者说是公路一类的,否则这辆大货车总不可能从铁轨上开过来吧。
  
      “老屠,来了没”中年男人此时却并没有在看熊伟一眼,而是冲着站在远远的正左右张望着的老屠大声道。
  
      “来了,来了”站在很远的老屠大声叫道,还冲这边挥舞了下手,立马这边的十几个‘野战兵’就一手拖着一个拉着往货车后面躲去,中年男人则是过来拉住熊伟一只手就几乎将熊伟脱离了地,不由让熊伟心中暗暗一惊,好大的手劲。
  
      等所有人都躲好后,老屠也跑了过来。将头探出往外望去,不久,轰隆轰隆火车开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这种铁轨上还能开火车?熊伟不由有些好奇,这种已经附和运载的铁轨上还能在用,真不知道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大概在偷跑了,不过一旦出现事故那肯定得彻底玩玩。电脑看
  
      在火车开过去大概几分钟后,老屠跑了出去,随后这群人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一辆老式的拉煤的火车正一节节的开过去,从这边往后望去还看不到头,难道是偷煤?熊伟心中又是一惊,偷煤还用带枪么,熊伟心中的疑惑越来越甚。
  
      屠夫此时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不算快开过去的火车,带起的风声吹的老屠此时身上的衣服一抖一抖的。“开始”老屠突然大喝一声,冲着最近的那节火车车厢就快跑了过去,啪的一声轻响,整个人几乎就顺势贴了上去,看的在场的年轻人心神都不由一颤,屠夫似乎很轻松的就爬了上去,紧跟着身后的‘野战兵’就开始用枪顶着我们这群人跟着火车车厢开始跑了起来。
  
      “上”其中一个‘野战兵’在一个年轻人耳边大吼一声,紧跟着手用力一推,那年轻人却有些害怕的一手没抓稳啪的也响起一声轻响,整个人被瞬间卷到火车底下去压成了肉泥,此时所有年轻人的脸上的肌肉都不由抖了抖。
  
      “快”又是一个‘野战兵’大声吼道,在他身前的那个年轻人却突然转身跪了下来。“大哥我我不想死死啊此时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跪下的双腿也不自觉的起抖来.
  
      快点野战兵却是根本没有理他,轻易的将他提起就向火车车厢那边仍去,很快的这个年轻人与那个车厢撞在了一起,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一声细微却极度震撼人心的啪声,一阵鲜血飞溅,伴随着点点的白色东西,年轻人快的掉到了下面被卷入了火车车底.
  
      在场的所有年轻人紧跟着不由咬了咬牙,全部随着野战兵的大吼声向着快驶过的火车车厢蹿去,不时有人被卷入火车车底.一个接着一个就好比是一个个敢死队的战士一般,虽然明知道是死却还是义无返顾的冲上去,虽然这是被逼迫的.
  
      md,这到底是要饭偷煤还是用血洗火车啊,这么一瞬间已经看到至少有十几个年轻人被卷入了火车车底,已经去了一大半人了,很快的就轮到了熊伟,身后的野战兵还没用手推,熊伟就快的向火车攀去,这说不定是一个大好的逃跑机会.
  
      凭借着强悍无比的身体,虽然此时的身体有些虚弱,不过熊伟却还是丝毫不费力的就用手抓住了火车旁的两把扶手,不过为了防止身后的他们身出警惕心,熊伟还是有些费力的几乎有些惊险的几次差点被卷入火车车底才艰难的爬了上去.
  
      一爬到火车车厢顶部,熊伟就像一只敏捷的猴子一般快的消失在下面人的视线中,刺激,这是熊伟此时脑中闪过的两个字眼,跟随着快开动着的火车左右摆动着,熊伟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站姿,左右望了一眼,全都是装满煤的车厢.不过让熊伟感觉奇怪的是一般像是装煤的车应该底部没有这么结实吧,在次用脚踩了踩证明了此时熊伟心里的推测,这煤矿下面还藏了什么东西,并且还是金属一类的.
  
      一脚用力向煤堆铲去,一大把煤随着这一脚飘洒着飞到了外面,露在了熊伟面前的是一厢厢叠放好的军火,还是那种并没有盖上盖子的军火,这一刻熊伟不由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晕呼呼的,难道那个屠夫和所有人拼死爬上这辆火车就是为了偷这些军火吗,可是如果说这是装有武器的火车为什么没有军人的保护,如果说这些煤下面隐藏的都是军火的话,那么这到底有多少武器又是运往那里,是国家的还是私人走私的?太多的疑惑一下萦绕在熊伟的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