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道门法则 > 第三十一章 混元顶上

第三十一章 混元顶上

    余致川一边说着松藩授箓大比的事,女秘书一边记录,等余致川说完,抬头等待下文。
  
      “按照我刚才说的意思,草拟一篇公告拿来给我看。”
  
      “是。”
  
      “小梅,你这半年的的表现我是很认可的,你现在是黄冠境吧?这样的年岁、这样的修为,在散修中都是罕见的了。若是你也有意的话,可以参加这次大比。”
  
      “余总,我当然想参加,可就怕考不上给咱们编辑部丢人……我回去后就苦读大纲,复习试题,若是有了疑惑,能不能麻烦余总指点我?”
  
      余致川失笑:“行啊,小梅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敷衍就是了。”
  
      小梅娇滴滴谢了余总编,问:“定审会何时召开?”
  
      余致川想了想道:“这一期的定审会晚一些,明日辰时吧,跟编辑们说,都辛苦一些,这个月编辑部发奖励。好了,请九姑娘进来吧。”
  
      九姑娘在总编室外等了两柱香,才得到百忙中的余致川接待,余致川的态度是极为热情的,但业务上却丝毫没有退让。
  
      对于九姑娘要求“撤稿”、“延迟发稿”、“修改稿件”等种种无理要求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不仅有力的维护了编辑部自主运营的权威,而且还指着墙壁上山间客亲笔题写的办刊宗旨,狠狠的教育了九姑娘一番,向她描述了不遵循“理性、公信、真实、公正”八字方针的严重后果,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修士们思想上出现的混乱。
  
      面对余致川的油盐不进,九姑娘银牙咬碎也没有丝毫用处,最终只得退了出来。
  
      王梧森陪着她出来,道:“余总就是这样的人,九姑娘不必生气,其实反过来想一想,这不是一件坏事。也正是需要这样的人做总编,咱们龙虎山和各家股东才能放心,你说是不是。”
  
      九姑娘笑了笑,道:“我何尝不知,也不是要怪他,我就是着急这件事怎么解决。你说如果我去找赵致然……”
  
      王梧森道:“那九姑娘准备好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么?”
  
      九姑娘点了点头,无奈道:“我就是怕他狮子大开口,否则早就找他出头了。不过今天见了余致川,我倒是也有些疑问了,赵致然出头的话,他能不能说服余致川?”
  
      王梧森道:“放心吧,赵致然答应的事,余总编都从来没否决过,或者说,无论任何事,赵致然总能找到说服余总编的理由。”
  
      九姑娘叹了口气,还是只能飞符赵然,告诉他自己有急事要求会面。过了片刻,赵然回复,让九姑娘到青城山相见,他正在玉皇阁。
  
      九姑娘脸色变了:“果然在玉皇阁!王师弟,我刚才听那个什么秘书说,终审定稿会是明早辰时,你尽量拖延时间,务必等我消息。”
  
      王梧森答应道:“我理会得,就是担心势单力孤……”
  
      九姑娘道:“裴中泞也是编辑部的编辑吧?”
  
      “诗词版的。”
  
      “我跟她关系极好的,回头飞符她一声,你去找她,让她帮咱们这个忙。”
  
      九姑娘交代完后不再多言,取出山河鼎,掉头向青城山玉皇阁赶去。
  
      从大君山到青城山并不是很远,九姑娘全力操控山河鼎,赶在天黑前抵达。
  
      赵然正在和东方敬分析还有哪些炼虚高修有望真师堂的位置,两个人按照《君山笔记》编辑部上的排位一个一个讨论,在这方面,东方敬显然家学渊源,比赵然的了解更多,让赵然好生补了一课。
  
      “这里面我知道已经闭关,或正准备闭关的,主要是这么几个,奉行真人张阳鸣,其实若非他闭关,这个位置应该是他的了,修为高深,精通事务,白马山大战的前几年就是奉行真人主持,将战线稳定了下来……”
  
      “敬师兄,若是奉行真人合道成功,他算大真人还是大天师?”
  
      “哈哈,这个问题有趣,还当真没想过……”
  
      “开个玩笑,师兄接着说。”
  
      “第二个有望合道的是鹤林阁的蕊珠夫人,金丹南宗虽说由许真人执掌,但坐镇山门的还是这位高修。”
  
      “真是仰慕啊,一直无缘相见,等她老人家合道时,定要去拜见一番。”
  
      “蕊珠夫人很好说话的,和焦元君两个性子……剩下的里面,茅山九霄万福宫的潘天师有点希望,听说这位差点成了你的岳祖父,致然可惜不可惜?”
  
      赵然撇了撇嘴:“一般般吧。下面这些人里,鲁天师和萧天师、葛天师怎么样?对张元吉构成威胁么?”
  
      “若是别的位置,这些人都是很有力的争竞者,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监院张阳明辞道是给张元吉腾位子,很少有人会去硬抢,这等若和龙虎山翻脸了,除非实力足够,不怕得罪龙虎山。”
  
      “葛天师也怕龙虎山吗?”
  
      “葛家道已经式微多年了,他们也仰龙虎山鼻息而存。”
  
      “龙虎山可真牛啊......”
  
      “这是自然,否则以他们几位的修为,这次怕是要上去争一争了。”
  
      “如此说来,他们也是东方师伯的潜在对手了?”
  
      “我父亲毕竟资历稍浅……”
  
      “但咱们川省不输云南和贵州,人家都有,咱们为何不能有一个位置……”
  
      东方敬摇了摇头:“又能如何?为今之计,看看如何交换吧,希望龙虎山能给出这个承诺。”
  
      赵然道:“还是有些不甘心。”
  
      东方敬笑着宽慰道:“知足吧,两篇文章而已,什么都没发动,就将龙虎山逼到这份上,致然足感自豪了。”
  
      正谈论间,赵然接到飞符,向东方敬笑道:“人来了,九姑娘。”
  
      东方敬起身,带着赵然上了混元顶,向东方天师禀告:“父亲,龙虎山九姑娘拜山。”
  
      东方天师点了点头,招呼赵然入座,赵然恭敬的应了,东方天师在上首翻阅道经,他则在下首闭目修行水石丹经,一老一小相对而坐,不发一言。
  
      东方敬出来将九姑娘迎入云水堂,对坐于崖畔小亭中,含笑解释:“致然正在我父亲那里,等他们谈完事就过来。”
  
      九姑娘本就有些心急火燎,听闻此言顿时有些不淡定了,道:“不知他们谈论何事?恕我冒昧,我确是有急事。”
  
      东方敬道:“九姑娘是什么急事?若果然很急,不妨先说给我听,我和致然的交情绝非泛泛,或许能帮上九姑娘也未可知。”
  
      九姑娘略一沉吟,暗想既然正主在此,我何必再去拐弯抹角?跟他谈就是了,直接打消东方家的念头,还找赵致然做什么?
  
      于是道:“敬师兄也是爽快人,那我就直说了,东方师叔有没有出任下观方丈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