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豆腐心

第三百五十二章 豆腐心

    秦牧想要挣扎起来,突然双腿传来咔嚓的声音,两条腿骨被摔得布满裂痕,现在一用力顿时折了。X23US.COM更新最快
  
      他疼得全身痉挛抽搐,接着双臂也顿时折断。秦牧一动也不敢动,抽搐也不敢抽,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他现在任何力量也不敢用,生怕稍微喘一口粗气肋骨会全部碎掉。
  
      他的法力也耗光了,无法取出饕餮袋里的龙涎疗伤。
  
      疼痛将他淹没,汗珠不断涌出。
  
      他全身上下的剑伤统统炸裂,鲜血流出,秦牧感觉到自己身体发热,好像岩浆一般滚烫,但他明白这其实是假相,是自己失血太多,身体开始渐渐变凉,给大脑造成的错觉。
  
      他跟随药师学过这方面的知识。
  
      他的血再流的话,必死无疑。
  
      旁边的大坑里传来嘣嘣的声响,秦牧心中颓然:“难道我才是伪霸体……不对,我只是不够努力,没能发挥出霸体全部的实力……”
  
      他差点拼个同归于尽,这才险胜半招,但自己也彻底丧失战斗力。
  
      突然,旁边的大坑里三道气流分出,如同三道长虹落入秦牧这边,钻入他的体内。
  
      秦牧顿时只觉自己体内的骨骼在移动,断骨重连,骨骼上的裂纹也不断自我恢复,他身上的伤口也在飞速自我愈合!
  
      刚才他被打掉了几颗牙,现在竟然也在生长出来!
  
      秦牧怔了怔,随即听到潮水般的声音,那是从他体内传来的声音,是他的元气在澎湃发出的声响。他的修为竟然在飞速恢复之中!
  
      他的力量也在恢复,肌肉中的伤痕也在自我修复,很快秦牧便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那三道长虹中传来奇异的力量,让他的灵胎神藏发生剧烈变化。秦牧立刻看到自己的元气似乎液化,拥着灵胎,在灵胎四周旋转,自己的灵胎似乎浸泡在温暖的海洋中,无比舒服。
  
      “上次这种舒服的感觉,是我三岁左右,我在婆婆的床上睡着之后,梦里找茅厕,好不容易才找到,结果尿了一床。然后我便被婆婆拎着腿扔到雪窟里了。”
  
      秦牧眨眨眼睛,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三元,天元、地元和水元。
  
      三元力涌来,灵胎神藏还在发生剧变,他的灵胎在飞速成长,脚下的灵台也在不断变大,像是一座小小的陆地。
  
      而从灵胎的口鼻中呼出的元气则升腾而起,滚滚的元气聚在一起,红彤彤的,悬在半空中。
  
      那不像是太阳。
  
      而液化的元气聚在一起像是个水球,也不像是月亮。他的灵胎神藏还是不能与神的神藏媲美。
  
      秦牧试着催动一下霸体三丹功,只觉功法运行还是有所涩滞,应该还是有些隐伤未消。
  
      “恭喜人皇三元突破。”
  
      突然间群山消失,天空中的太阳、月亮也顿时消失无踪,秦牧躺在一座大殿之中,身下是冷冰冰的石板。
  
      秦牧挣扎起身,看到了五位老者,分别坐在五个方位上,高高在上,与三元老人几乎一样古老。
  
      他四下看去,这里并非是他进入的三元殿,像是另一座大殿,这五位老者的模样也与三元老人不同。
  
      秦牧定了定神,全身肌肉酸疼,双腿和双手还在颤抖之中。
  
      “刚才那三位老仙人何在?”秦牧声音有些颤抖,问道。
  
      “三元老人不在这里。”
  
      其中一位老散人个头虽然矮小,但声音却极为洪亮,中气十足,道:“我们是五曜散人,这里是五气殿。我们在五气殿看到人皇做到三元突破,心中着实钦佩有加。人皇突破之后,便被送到五气殿,即将迎来五气考验。”
  
      “我做到三元突破了?”
  
      秦牧又惊又喜,只是双腿还在不听话的抖动,停都停不下来。
  
      “他果然是伪霸体,我才是真正的霸体!”少年得意。
  
      五曜散人听到这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露出不解之色,不知道什么霸体伪霸体。
  
      秦牧努力站稳,但还是双股战战,两条手臂也不听话的抖动不已。
  
      一位老散人微微皱眉,道:“人皇是第二个通过三元突破的人,是否打算挑战五气突破?”
  
      秦牧还是干脆坐在地上,免得自己站不稳跌倒出丑,问道:“五气突破比三元突破如何?”
  
      “稍微困难一些。”
  
      一位老妪和颜悦色道:“人皇能够做到三元突破,足以让自己的根基更加雄浑,五气突破应该也不算太困难。”
  
      “还要困难一些?”
  
      秦牧悚然,摇头道:“五位前辈,是否可以通融一下,容我改日再来挑战?”
  
      他现在着实无力去挑战五气突破。
  
      虽说他胜过了少年神得到三元,伤势也基本上痊愈,但是肉身的酸疼却还不曾消散,而且最后一击从高达数千丈的山上跃下,带给他心灵的冲击实在太大,他不仅仅是肉身颤抖,现在灵魂也在抖来抖去,魂不守舍。
  
      这五位散人看出他的状态不佳,对视一眼,其中一位老者道:“我们小玉京从前没有这个规矩。倘若通过了三元殿的考验,便可以进入我们五气殿,败了之后便离开。中途停止的事情,从未有过。”
  
      另一位老妪道:“不过三元突破着实难得。上一个做出三元突破的人还是七千年前的事情,人皇既然能够走到这一步,倘若不许他改日挑战,委实过分了。”
  
      五位老者商议一番,为首的一位老者道:“人皇既然开口,我们小玉京也不是不知变通。那么便等人皇修养好了之后,再来挑战五气殿。”
  
      “多谢!”秦牧挣扎起身,向五位老者见礼。
  
      待到他直起腰身时,眼前的景色又是为之一变,他已经出现在三元殿外,天元真人、地元真人和水元真人正在与清幽山人说话,清幽山人一脸震惊之色,村长则是露出谦逊的得意之色。
  
      “人皇。”
  
      三元老人齐齐见礼,天元真人诧异道:“人皇为何没有经历五气突破便出来了?”
  
      秦牧的腿还有颤抖,道:“五曜散人知道我状态不佳,许我今后可以再入五气殿,再挑战一场。清幽仙,这五气殿的考验,是否可以通融几日?”
  
      清幽山人面色舒缓,正色道:“人皇而今的状态,的确不适合继续再战。五气殿之后还有**殿,老道主和老如来两位道友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熟悉**殿,也罢,人皇可以再过一段时间来我小玉京,将五气殿和**殿一起突破了罢。”
  
      秦牧试探道:“那么请小玉京的高人下山之事……”
  
      清幽山人笑道:“我原本只是想你战胜了我小玉京的三个弟子,便随你下山,而今你三元突破,已经打破我的期待。我既然答应你了,自然不能反悔。”
  
      秦牧惊讶,清幽山人自从他上山以来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冷嘲热讽,怎么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清幽山人向三元老人道:“三位师兄,我随人皇下山,处理一些世俗之事,这些日子不在山上,还请三位师兄多操劳一些。”
  
      水元真人道:“红尘多滋扰,难定仙人心。师弟下山,当心扰乱了这颗心的清净。”
  
      清幽山人笑道:“我已经在红尘俗世中历练了一遭,世俗之心早已死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回来。”
  
      他又唤来王沐然、慕青黛和龙瑜,道:“我要随人皇下山一趟,你们也随我下山,不必一辈子枯守小玉京,陪着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也没有什么乐趣。”
  
      三人又惊又喜,他们早想下山,怎奈小玉京的规矩大,清幽山人平日里根本不许他们下山历练。
  
      清幽山人又向老道主和老如来请辞,两位老人笑道:“我们才刚刚摆脱世俗之事,求个清净才来到小玉京,你又要跳进红尘。清幽仙,我怕你染上红尘便跳不出来了!”
  
      清幽山人肃然道:“你们多虑了。我只是按照诺言下山,完成诺言之后便会回来。世俗之事,绊不住我。”
  
      “但愿如此。”
  
      清幽山人又请来两位老仙人,道:“游云,幽河,两位师兄精通术数,随我下山走一遭罢?”
  
      两位老仙人笑道:“下山走走也好。”
  
      王沐然骑来一头雄鹿,这头雄鹿是甄散人的坐骑,甄散人死在延康国师手中,他的坐骑也就由王沐然养着。
  
      这头大鹿不比龙麒麟逊色,因为龙麒麟肥胖,雄鹿反而显得雄壮几分,睥睨了龙麒麟一眼,对这只肥猫般的家伙很是不屑。
  
      龙麒麟早已经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熊琪儿悄声道:“龙胖,大鹿在鄙视你。”
  
      “唾面自干。”
  
      龙麒麟俨然早已得道:“他横任他横,清风拂山岗。”
  
      众人离开小玉京,清幽山人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有所感慨,向村长道:“许多年前我跟随你离开此地时,胸怀壮志,满心想着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回来时意志消沉,雄心壮志早已被磨灭干净。我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离开,没想到却被你的弟子请出了小玉京。真是造化弄人。”
  
      “不是牧儿请你,实则是你心动。”
  
      村长意味深长道:“风动还是幡动?仁者心动而已。”
  
      清幽山人哈哈笑道:“你错了,我世俗之心已死,不会活过来的!”
  
      村长摇头笑道:“刀子嘴豆腐心。牧儿,你别看这老家伙总是凶巴巴的凶你,其实他最是脆弱,你若是让他伤心了,他的豆腐心能碎一地,糊都糊不起来!”
  
      清幽山人冷笑道:“我的心摔碎糊不起来?你刚才还趴在地上哭了!”
  
      村长大怒:“当年雪琪仙子离开你的时候,是谁趴在地上哭得像泪人一样?”
  
      “你刚才哭惨了,还要人皇抱。”
  
      “你死皮赖脸哭求复合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今日用来嘲讽你?”
  
      “你还在人皇胸前蹭鼻涕!”
  
      ……
  
      秦牧瞪大眼睛,这两个老人的年岁加在一起只怕有一千六百岁了,还吵个不停,相互揭对方的短儿,将对方的丑事挖出来。
  
      “他们越活年纪越小了,都是老小孩儿。”
  
      秦牧摇了摇头,心道:“瘸爷爷到哪里去了?如果道门高人没有赶上他,只怕他早已进入小玉京了。我在小玉京中耽搁了两三日,这两三日时间,只怕能让瘸爷爷将小玉京翻好几遍了。还有,不知道草原上的战事如何,国师是否到楼兰黄金宫了?”
  
      大雪山,楼兰黄金宫外,一片肃杀。
  
      延康国师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目光落在那金碧辉煌的巍峨宫殿之上。在他身后数以万计的延康国大军队列整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即便是军中的异兽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国师,挛镝可汗来降!”一位将军上前,躬身道。
  
      第三更!今天三更一万一千字爆发完毕,求月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