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第十八式

第四百五十一章 第十八式

龙麒麟连忙调头便跑,气急败坏道:“西土的神通者疯了!教主,他们一定是疯了!哪有唤醒一座城市,把城市当成武器的?”
  
  后方,那座筠城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夷为平地。
  
  大城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迈开腿脚疯狂追来,翻山越岭,速度极快,所过之处一切都被荡平。
  
  这座城像是一张可怕的嘴巴,吞噬一切,碾碎一切,不仅如此,城中数以千计的楼巨人挥起楼房如同大锤,筠城咬不碎的东西吞入城中,便会被这些巨人砸碎!
  
  而这座城市后面则是被绞碎的东西所化的滚滚烟尘。
  
  烟尘弥漫百十里地,浓烟中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座城市前面吞,后面吐,可想而知若是被这座大城追上会是什么后果。
  
  秦牧不断催促,龙麒麟也是卖命狂奔,就在此时,突然那座筠城中一条大河飞出,如同长长的鞭子唰的一声抽来。
  
  龙麒麟连忙躲避,那条大河灵动至极,噼里啪啦一顿乱抽,将龙麒麟打得东躲西藏,速度又慢了下来,被筠城渐渐追上。
  
  “大哥哥……”
  
  熊琪儿声音颤抖,惊恐的看向后面,大地震动,一人多高的石头都被震得浮在半空,而在他们身后,筠城张开巨大的城门,利齿满门,咔嚓咔嚓咬合。
  
  “没事,琪儿妹妹别怕。”
  
  秦牧转过身来,剑丸浮空,漂浮在他的身前,龙麒麟已经被那条大河逼得越发难以躲闪,即将要被筠城吞噬。
  
  “是谁在拦截我们?”
  
  秦牧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城墙,城门城墙不断隆起落下,一根根粗大又锋利的尖矛如同牙齿,他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为了对付我这样的六合境界的神通者,至于如此劳师动众?凭借班公措的人缘,应该还调动不了筠城这样的宝物吧?那么要除掉我的,到底是谁?”
  
  他突然想起一人,露出笑容,低声道:“必然是他。真天宫的少公子。他被我虎口夺食,将熊惜雨母女救走,与我也算是老交情了,这次是打算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吧?”
  
  就在此时,龙麒麟吼道:“教主,这绝非惊喜!这是惊吓!糟糕……”
  
  又有一条大河从筠城的嘴巴里飞出,唰的一声将龙麒麟的尾巴卷住,将他向大口中脱去。龙麒麟四只蹄子乱扒,但还是止不住,被拖向筠城大口。
  
  熊琪儿面色严肃,脆生生道:“龙胖,壮士断尾!”
  
  龙麒麟眼泪横流:“琪儿姐,断尾也逃不出去,还是让我留个全尸……不过好像不太可能会有全尸……”
  
  城楼城墙如同开合的大嘴,咔嚓咔嚓飞速咬下,而城中的那些楼宇房屋化作巨人嘭嘭乱砸,想要留个全尸,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根根尖矛闪烁寒光,每一根尖矛有碗口粗细,像是城墙中的钢条,但顶部剑尖,锋利无比,而且矛的表面还布满了奇异的花纹,显然,这里的每一根尖矛都是灵兵!
  
  倘若被咬一口,便相当于几十口灵兵贯穿肉身,身上多处几十处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再加上城门城墙一开一合爆发的巨力,多半是立刻血肉模糊。
  
  秦牧还在怔怔出神,道:“不过真天宫的少公子,应该没有唤醒筠城的灵的实力吧?他的修为境界可能比我高,但最多也就是七星境界……”
  
  “教主!”龙麒麟被拖入筠城大口中。
  
  秦牧不再出神,剑丸突然爆发,无数道剑光铮铮铮飞舞,八千口剑同时施展云剑式,场面何等壮观?
  
  宝剑如云,围绕城下一根根尖矛旋转,顿时筠城大口中数不清的利齿被切断。
  
  城门城墙还是重重咬下,仅凭这惊人的咬合力,便足以将他们压成烂泥。
  
  秦牧探手抓剑,无忧剑在手,这口神剑的神威他虽然无法催动,但是仅凭无忧剑的锋利,他便可以斩断一切!
  
  无忧剑在他手中亮起,一点穿联浩动,两仪内反复阴阳!
  
  道剑第一式在他手中威能爆发,剑光分黑白,阴阳扰动,相互旋转,形如太极,而这只是剑法造成的表象。
  
  这一招实则是剑法施展极高的术数造诣,组成太极图的每一个点每一条线都经过无比缜密的计算,每一道剑光运行,内藏的数理术数都无比复杂,是道门阐释宇宙的奥妙。
  
  筠城奋力咬牙,然后,一段城墙在黑与白相互交替变化的剑光中消失。
  
  秦牧腾空跃起,双手高举无忧剑,催动法力收剑,八千剑飞来,铮铮铮与无忧剑碰撞,子剑融入到母剑之中,八千剑合体,他顿时感觉到手中的剑无比沉重。
  
  这是剑丸的第二种形态。
  
  剑丸有两种形态,一种是丸,另一种是子母剑合并。
  
  合并之后的无忧剑如此沉重,他已经无法用法力催动这口剑的任何威能。
  
  秦牧双手高高举起这口剑,这时候他只能施展一个动作。
  
  劈!
  
  向前劈!
  
  在他的前方,龙麒麟的屁股后面,前进的筠城已经将他们拖入城中,一条大河正卷着龙麒麟,试图将他拖向街道。
  
  而在街道两旁,是早已准备好的一尊尊房巨人楼巨人塔巨人,提着一栋栋房子,准备砸下。
  
  筠城的中央,则还有一座座站起来的宏伟宫殿,宫殿并非是木质石质,而是玄金玄铁玄铜静心打造而成。
  
  西土的神通者不求强大自身,他们借力于天地自然,同样也改变自然,采集玄金玄铜炼制灵兵,当然是将这些灵兵的威力炼得越强越好。
  
  筠城中的宫殿便是强大的神通者所炼的灵兵,威力与那些木头房子石头房子不可同日而语。
  
  这些宫殿巨人也站立起来,挡在街道的尽头,杀气腾腾。
  
  这幅场面,绝对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
  
  秦牧这一剑劈下,沉重无比的无忧剑传出的震动立刻震碎了缠绕在龙麒麟尾巴上的那条大河。
  
  大河如同被斩断了尾巴的大蛇,整条河被震得颤抖扭曲,在城中扭来扭去。
  
  无忧剑的剑尖接触到街道时,那股无比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贴在街道上的一块块青石板次第翻起,飞在半空中,街道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大裂缝,裂缝咔嚓咔嚓爆响疯狂向前延伸,更多的青石板飞起,在半空中爆碎!
  
  唰唰唰
  
  无忧剑的剑尖中飞出一口口飞剑,秦牧的元气狂暴,疯狂涌入飞剑之中,这些飞剑旋转着沿着街道向前斩去,八千口飞剑一路连削带切,所过之处,一尊尊房巨人楼巨人支离破碎。
  
  先前八千剑合体,他无法催动宝剑威能,而现在所有的飞剑分开,他顿时得以催动每一口剑的力量。
  
  无数道剑光旋转如轮,在飞扬的木头和碎石中冲向街尾,几乎在一瞬间深深切入那一尊尊宫殿巨人身上,将大殿切穿!
  
  秦牧双臂颤抖,这一剑让他的肌肉几乎撕裂,骨骼几乎折断,大筋几乎崩断,法力也一下子被抽走了近半!
  
  他之所以在筠城吞噬他们时动用的是道剑第一式,而没有动用剑图第一式剑履山河,主要还是为了节省法力,剑履山河所需要耗费的法力更多。
  
  然而这一剑,一下子消耗掉近半的法力!
  
  不过,这一剑的成果也是斐然,一剑几乎夷平了整条街道,他从未想象过,自己竟然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
  
  秦牧松开无忧剑,催动剩余的元气涌入无忧剑中,无忧剑震动,其他一口口飞剑从街道的尽头飞来。
  
  这次他不敢再使用剑丸的第二种形态,而是直接将八千剑收起成一个圆滚滚的金属球。
  
  秦牧打开饕餮袋,将剑丸收入袋中,又怔怔出神:“我好像开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基础剑式,这种剑招,不在十七种基础剑招之中……”
  
  他刚才一剑劈出,无数口剑从无忧剑中旋转如轮向前呼啸而去,一瞬间带走他小半的修为。这种旋转如轮的剑式与十七种基础剑式都不相同,最为相似的是云剑式,但云剑式是宝剑以手腕或者自身为圆心,剑尖画出一个圆。
  
  而秦牧刚才无意中施展出的剑式,却是转动如轮,既有劈的力量,又有削的技巧,还有云的灵动。
  
  这是第十八种基础剑式!
  
  筠城中,一尊尊土木巨人向这边冲来,而街道尽头的那一尊尊破破烂烂的宫殿巨人也提着圆滚滚黄橙橙的宫殿“大锤”向这边奔去。
  
  城中的大河呼啸奔腾,聚在一起,化作一尊身缠水龙的巨人,提拳砸来。
  
  秦牧又在出神:“只是这一招基础剑式,好像对法力的消耗有些过分。不仅如此,而且还需要很有钱,有足够的钱去炼制更多的飞剑。更为关键的是,这种飞剑需要两头都是剑尖,这样威力才更大。”
  
  龙麒麟奋声咆哮,口喷大火,火柱将筠城的街区点燃,一尊尊土木巨人浑身火光熊熊。那条城中河所化的水巨人连忙四处扑火,被烧得滋滋作响,水巨人的体型也渐渐缩小。
  
  秦牧继续出神:“但话说回来,我有的是钱。”
  
  龙麒麟愈发得理不饶人,四处喷火,将这座城点燃,在城外,他被追得逃窜无门,而到了城中,他反而如虎添翼。
  
  突然,筠城猛地停顿下来,整座大城重重的顿了一下,一动不动。城中的那一尊尊房巨人、楼巨人、宫殿巨人也在一瞬间偃旗息鼓,落地化作一栋栋楼宇房屋和宫殿,那尊水巨人也仆倒在河中,变成奔流的河水。
  
  筠城,瞬息间安静下来,杂乱不堪的街道上只剩下秦牧、熊琪儿和龙麒麟。
  
  正在湖南卫士录制节目的宅猪非常怯场啊,这里有何炅老师,还有许许多多美丽的女影星,可是咱不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