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来路不正

第五百七十九章 来路不正

秦牧连忙收剑,又惊又喜的看着面前的高大老者,喜道:“屠爷爷!”
  
  他话音未落,其他狍子突然裂开,一个个身影冲天而起,拦截扑向桑葉尊神的天风姤,天风姤的剑光刺向桑葉尊神已然来不及щww{][lā}
  
  一杆长枪化作黑龙,搅散剑光,天风姤娇躯大震,这杆大枪腾挪变化,化作黑龙每一枪都点在她的剑招的中枢上,让她的法力断断续续,难以将剑法的威力发挥出来。
  
  她精修剑道,在剑法上的造诣可以说是太皇天数一数二的存在,当然秦牧打开太皇天与延康的通道之后,延康的剑法传到太皇天,她的剑法便无法称得上数一数二了。
  
  延康国中,有着太多剑术超越她的高手。
  
  让她感觉到恐怖的是,这杆黑龙枪竟然能够以弱破强,将她的法力打碎!
  
  天空中异星闪烁,织就大罗天星力场,就在她与黑龙枪碰撞的一瞬间,突如其来轰击在她的胸口。
  
  这是异种神通,是将诸天星斗星数化作的神通。
  
  在神通的变化上,延康的神通也要胜过太皇天许多。
  
  天风姤闷哼吐血,急速后退,突然后心一凉,背后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老者手中持刀,她自己撞在这老者的刀上,被这一刀捅入后心。
  
  这一刀的威力并不强,显然这个相貌憨厚老实的老者只善于背后捅刀子,但在招式威力上却有着不足之处。
  
  天风姤挥剑向后扫去,剑光还未来得及扫中后面的憨厚老者,又有一个背着炉子的老汉一锤砸下!
  
  那大锤老汉身后炉子火光冲天,这一击竟然无比沉重,威力大得可怕,一锤将天风姤砸得骨断筋折,连翻带滚落地,身形高高弹起随即再度落下,再度弹起!
  
  她实力高绝,还在桑葉尊神之上,依旧未死,心知自己落入埋伏,肯定不敌这么多高手,立刻带伤逃遁而去。
  
  她纵跃百里,突然回头看到一个无比高大的老者抬起手掌正在卷着天穹。
  
  天风姤心中一怔,这老者的耳朵是一双亮铮铮的铁耳,他的身体竟然显得无比伟岸高大,比真神真魔还要庞大,竟然将她所在的空间折叠起来!
  
  “他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法力……”
  
  她刚刚想到这里,立刻发现那铁耳老者并非是将空间折叠,而是自己刚在被打铁老汉重创后,落在了一幅画中。
  
  此刻,她正在画中奔逃。
  
  天风姤立刻催动神剑,将空间撕裂,这幅画顿时裂开,一道剑光直奔铁耳老者的面门而去。
  
  铁耳老者看似伟岸无双,实力惊天动地,但其实实力不济,见到这一道剑光奔来,便知道自己绝对接不下,连忙转身便走。
  
  突然黑龙枪刺来,打散天风姤神剑的招式。
  
  天风姤从画中跳出,迎面便见一个浑身穿貂的壮汉骑着一头青牛冲来,刀法绝艳,招法繁复,是一种自己前所未见的刀法,内藏法术神通,威力奇大!
  
  她低估了这一刀的威能,顿时吃亏,刀光闪过,自己持剑的右手被生生斩断,鲜血飞洒。
  
  天风姤闷哼,左手抄剑,正要一剑刺杀那个骑牛壮汉,却见一个绝美女子掌心内扣,空间溃缩,她顿时身不由己向那个女子的掌心飞去。
  
  轰!
  
  打铁老汉斜刺里冲来,一锤砸在她的脑门上,天风姤浑浑噩噩,另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黑龙枪攻破她的神剑招法,诡异的在空中连环折向,刺入她的胸口。
  
  嘭!
  
  她的脸撞在那绝美女子的手掌上,大罗天星掌力爆发,整张脸顿时血肉模糊。
  
  那女子双手翻飞,围绕她飞速游走,十指连连点出,封印她的元神精魄。
  
  天风姤嘭的一声坠落在地,元神也无法逃遁出去,被封在破破烂烂的肉身之中。
  
  她还没有咽气,目光昏沉,却见一个青铜面具男子飞速来到跟前,一口口银针插入她的身体,那青铜面具男子传入她耳中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笑道:“有我在,她死不了。你们放心,只管拘魂出来拷问。”
  
  桑葉尊神呆呆的站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他还未曾来得及与天风姤交手,天风姤便被这些怪人解决。
  
  不过,天风姤的确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存在,她的实力尽管不如真神,但也相去不远,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桑葉已经准备好随时舍身取义,只是可惜秦牧只怕会与自己陪葬,也幸好这些怪人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一通乱打,将天风姤重创封印。
  
  否则,自己与秦牧肯定一命呜呼。
  
  而另一边,秦牧小心翼翼的伸手推开架在脖子上的大刀,屠夫哼了一声,大刀又架在他的脖子上。
  
  秦牧再推一下,屠夫还是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显然还在生气。
  
  秦牧小心翼翼道:“屠爷爷,你披着狍子皮,婆婆的法术如此精湛,我看不破,不知道是你。倘若我知道是你,是断然不会把剑架在你的脖子上的……”
  
  “我不管!”
  
  屠夫冷冷道:“老子含辛茹苦栽培你,将你养大,你却因为我打了你的屁股便要杀我,我的心凉了!”
  
  他身后,火荼罗的手掌五指突然平平分开,一根根指头脱落下来,坠在地上,像是一根根肉柱子。
  
  “咯……”
  
  火荼罗喉咙中传来异响,缓缓的挪回双手,颤巍巍的向自己的脖子摸去,他竭力的维持身体平衡,动作不敢太快,每挪动一丝都小心翼翼。
  
  不过,他还未曾来得及摸到自己的脖子,脖子上的脑袋便已经失去了平衡,慢慢的向一旁滑去。
  
  火荼罗双手加快速度,向自己脖子上的脑袋抓去!
  
  嘭。
  
  一声巨响传来,他两只手在脖子上方碰在一起,而脑袋则正在身边坠落。鲜血从他的脖子中喷出,将他的双手染得猩红。
  
  “好快刀——”
  
  火荼罗的头颅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头颅落地,滚动两周,终于眼瞳中的火焰熄灭,缓缓闭上眼睛。
  
  秦牧羡慕非常,赞道:“屠爷爷的神刀出神入化,我便远远比不上。”
  
  “少拍马屁!”
  
  屠夫面色阴沉,握刀的手纹丝不动,大刀还是架在秦牧脖子上:“你偏心,不疼我!你疼哑巴瘸子瞎子那三个坏胚都不疼我!我只是看他们三个撞得热闹,我才撞一下,然后你便要杀我!”
  
  “师弟!”
  
  霸山从青牛背上跳下来,欣喜万分的奔过来,叫道:“师弟,你惹老师生气了吧?老师答应重新收我为徒,列入门墙,不过提了个条件就是让我嗓门小一些,说话少一些。他们说来寻你,我就说小师弟机灵古怪一定不会出问题,果然没有出问题!天刀老师,你怎么把刀放在师弟脖子上?快放下来,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是几句话不能解决……”
  
  屠夫挥刀,大刀落在霸山大祭酒的肩膀上,霸山立刻住嘴,一言不发,脸憋得通红。
  
  秦牧诧异道:“霸山师兄,屠爷爷只是装死,并没有把你踢出门户,你怎么又重新拜师?”
  
  霸山恍然大悟,把刀推开,声音突然洪亮了一两倍,怒道:“老头,你诈我!”
  
  屠夫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含怒看向秦牧。
  
  秦牧揉了揉屁股,还是火辣辣生疼。
  
  瞎子、哑巴和瘸子是下了狠手,屁股差点血肉模糊。
  
  “我早就该怀疑这些傻狍子为何只盯着我撞了,哑巴爷爷、瞎爷爷和瘸爷爷最坏了,连屠爷爷也要被他们带坏了……”
  
  瞎子背着黑龙枪走来,看了看秦牧,咧嘴露出笑容。秦牧沉着脸向司婆婆迎了上去,瞎子挠了挠头,怒道:“杀猪的,你出卖我!”
  
  屠夫也有些心虚,挠头道:“哪有?老瞎子,你莫要血口喷人。”
  
  聋子走过来,道:“我都听到了,你出卖了瞎子,哑巴和瘸子也被你出卖了。”
  
  “你一个聋子听到个屁!”屠夫气极而笑。
  
  哑巴手中的大锤化作一口口剑丸流入箱子里,提着箱子走来,大义凛然道:“阿巴,阿巴!”
  
  “说得好!”
  
  瘸子抚掌道:“屠夫嘴上就是没有个把门的!”
  
  屠夫眼珠子一转,把刀从霸山大祭酒的脖子上拿下来,和颜悦色道:“霸山,老子说不过他们,你来给为师辩解辩解!”
  
  霸山两只拳头捏得啪啪作响,大步走到众人面前,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桑葉尊神道:“几位前辈,是从天庭来的?”..
  
  “前辈?天庭?”
  
  瞎子仰头,看着这尊神祇,嘿嘿笑道:“我们来自大墟,并非是天庭。而且,敢问师兄多大了?”
  
  桑葉尊神笑道:“大墟就是原本的开皇天庭。我今年两万零八十四岁。”
  
  瞎子缩了缩脑袋,闷哼一声:“我今年五百六十二岁……”
  
  众人突然觉得自己好年轻,不由神清气爽。
  
  秦牧来到司婆婆身边,却见司婆婆以法力将天风姤立在空中,正用大育天魔经中的法门试图拘出天风姤的元神,打算拷问元神。
  
  药师在一旁炼药,用针对魂魄上的迷药来软化天风姤的抵抗力。
  
  大育天魔经中有许多极为诡异的法门,看起来像是魔道,但又可以按照正道来理解,在这方面秦牧也有着研究。
  
  不远处的桑葉尊神看向这边,见到司婆婆的法门,心中有些迟疑,心道:“这些来自天庭的道友,好像都有些来路不正,连魔道法门也如此精通……嗯,秦教主似乎也有些来路不正……”
  
  ————晚上十二点……不管了,今天啥时候写完第三章就啥时候第三更!顺带求一下月票保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