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河故人

第八百七十九章 天河故人

    “不救!”
  
      秦牧把羊皮纸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脚尖拧了拧,冷笑道:“救个屁!你能耐这么大,谁的话也不听,自己救自己去!”
  
      他转身要走,想了想,又把羊皮纸捡起来,拍去上面的灰尘,塞入饕餮袋里,悻悻道:“你让我救你,倒是说清楚自己被困在什么地方。你不说清楚,我怎么救你?”
  
      他走出黑宫,来到红花世界,龙麒麟慌忙迎上来,探头张望,道:“教主,那具女尸呢?”
  
      “她刚才尸变,被我扔去让哥哥照顾她了。”
  
      秦牧打量龙麒麟脑袋上的青雀,却见青雀像是充气般鼓了起来,原本是个很可爱的小鸟,现在有些圆嘟嘟的,但也很可爱。
  
      “公子,我是烟儿。”圆鼓鼓的青雀道。
  
      秦牧笑道:“烟儿姐,我自然认得你,你把美人蛇吃掉了?”
  
      他向红花世界看去,只见那些粗大笔直的花蕊不翼而飞,被拔得一干二净,笑道:“古神是否很难消化?”
  
      “大虫子味道极好。”
  
      圆鼓鼓的青雀声音清脆,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吃了好久才吃完。我忘记给你留一点尝尝了,龙胖也不愿意吃,于是我就吃完了。”
  
      秦牧瞪大眼睛,吃完了?
  
      美人蛇是花中世界的花蕊所化,一根根花蕊像是顶天立地的柱子,被她吃完了?
  
      龙麒麟小声道:“我一点也不胖,倒是你……”
  
      青雀啄他脑门,当当作响,龙麒麟吃痛,连忙住口。
  
      秦牧向天外看去,红花世界的天穹此刻还是封闭状态,应该是还在大渊之中,须得等到暗流喷涌,才有离开的机会。
  
      他取出自己绘制的地理图,统统铺开,这些地理图是魏随风在彼岸方舟外的峡谷中留给他的,其中有几幅地图他已经去过。
  
      比如龙村图,他从青荒老人那里得到了羽林军令牌,异星图,斩神台上他遇到赤溪神人,得到斩神玄刀。
  
      还有太明天荒城图,在地底他遇到赢照的最强神脑,以及其中的彼岸方舟图纸。
  
      归墟大渊图,他得到了凌天尊的桃木发簪。
  
      其实,是大师兄魏随风的地理图,一步步将他引到这里来。
  
      秦牧将去过的地理图放在一边,观察其他地理图,试图寻到魏随风到底被困在何处。
  
      烟儿与龙麒麟则在一旁嘀嘀咕咕,道:“公子刚才说女尸被他交给哥哥照顾了,公子还有个哥哥?我怎么没有见过?”
  
      龙麒麟瞥了瞥秦牧,抬起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压低嗓音道:“教主的哥哥,其实就是教主自己。教主总是幻想自己有个很厉害很凶残的哥哥,你不要揭破他。”
  
      烟儿抬起翅膀,翅膀尖儿在自己的小脑袋上划了划,难以置信道:“你的意思是说,公子这里……”
  
      龙麒麟点头。
  
      烟儿看向正在研究地理图的秦牧,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公子太孤单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象。”
  
      秦牧研究半晌,这些地理图对他来说都很陌生,根本看不出来魏随风到底陷落在哪里,更无从寻找。
  
      “我从前拿出地理图给樵夫老师看,他似乎认出了许多地理图,说不定可以去寻他。找回自己的大徒弟,他一定更加上心。”
  
      秦牧收起地理图,取出凌天尊的桃木发簪,打量一番。
  
      凌天尊的发簪是最简单最普通的桃木发簪,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也没有烙印着符文,秦牧探查一番,也没有发现里面藏有什么大道神通。
  
      他稍稍用力,桃木发簪便有些弯曲,似乎随时可能折断。
  
      “这发簪里面也没有凌天尊的神通,堂堂天尊之物,怎么会如此普通?”
  
      秦牧尝试着催动法力,元气涌入桃木发簪中,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然而他却感觉到发簪中暗藏一股极为强大极为奇特的力量。
  
      他心念微动,施展造化之术,只见红色的发簪回春,很快抽枝发芽,在他手中生长起来,没多久便化作一株桃树。
  
      桃树花开,结果,桃子成熟。
  
      秦牧摘下一颗桃子,去掉桃毛,尝了尝,很是甘甜。
  
      “不过并未将这股力量激发出来,或许需要用更加高深的造化功……”
  
      突然,桃树光芒闪动,桃树消失,又变成一根发簪落在他的脚边。
  
      “不易物质!”
  
      秦牧心中微动,将发簪捡起,他以造化神通改变发簪的物质结构,使其生长,而发簪中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又使发簪恢复到原始状态。
  
      这正是不易物质的特征!
  
      不仅桃树变回发簪,秦牧还看到刚才的桃核包括自己吃掉的桃子,此刻也消失不见,回归物质本身。
  
      “这根发簪,已经变成了不易物质,永恒不变,无论如何都无法损坏!”
  
      秦牧再度施展造化神通,突然,发簪中一股滔天大水涌出,浩浩荡荡,形成一挂天河,无比沉重,天河冲击之处,连花中世界也被冲击得飘摇不定!
  
      不远处的龙麒麟和烟儿立脚不住,被天河冲击,下一刻便被冲飞到花中世界的天边,轰然撞在花壁上。
  
      天河的压力太强,龙麒麟支撑不住,险些被压碎,烟儿慌忙张开翅膀,将他护在羽翼下。
  
      突然,天河猛地一收,消失不见,所有的河水统统不翼而飞,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只剩下秦牧正在好奇的打量桃木发簪,口中喃喃自语。
  
      龙麒麟和烟儿从天边的花壁上掉下来,正在惊疑不定,突然天河再现,再度将他们冲得挂在花壁上!
  
      烟儿再度护住龙麒麟,只觉压力越来越强,突然,天河再度消失,两人再度坠落在地。
  
      烟儿娇喝,摇身化作龙雀,体型庞大,胖嘟嘟的,竖起两张巨大的羽翼挡在身前,谨慎的提防四周。
  
      突然,天河再度袭来,几乎将她身上的朱雀圣火浇得熄灭,再度将他们拍在天边花壁上。
  
      “奇怪,这天河之水从何而来?”
  
      秦牧再度试验,烟儿和龙麒麟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而堕神谷上皇天庭废墟中,瞎老者易石生正在天河便打捞凌天尊的尸体,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四万多年了。
  
      忽然,这个瞎老者露出惊讶之色,喃喃道:“天河的水变浅了……天河的水一直没有减少过,怎么会突然变少?”
  
      他激动起来:“难道老师快要脱困了?快要从无尽的死亡中解脱了?”
  
      过了片刻,天河的水又恢复到原来的水位线。
  
      易石生怔了怔。
  
      又过片刻,天河的水再度减少,然后又恢复如初,接着再度减少。
  
      易石生站在天河边,这个瞎老者也是一片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而归墟大渊的花中世界,秦牧终于停止试验,挠了挠头,自言自语道:“发簪的威力是足够强大,然而这绝非是凌天尊把发簪交给我的原因,她不会无缘无故把这件宝物交给我。然而,我应该怎样才能催动发簪的真正威能?不易物质,不易物质……”
  
      他走来走去,苦苦思索,突然眼睛一亮,急促道:“倘若我以凌天尊的神通来催动发簪,会发生什么事?不易物质遇到不易神通,一定会起其他变化!”
  
      他在鬼船上推演凌天尊的神通,颇有所得,然而离复现凌天尊神通还有极为遥远的距离。
  
      而那时的凌天尊,其神通只是刚刚完成雏形,可想而知凌天尊的物质不易神通是何等的复杂。
  
      秦牧握住桃木发簪,尝试着将凌天尊神通雏形的残篇施展出来。
  
      烟儿和龙麒麟见到他再度握住发簪,不由头皮发麻,急忙躲避。
  
      却见这一次天河再度出现,然而却没有先前那般恐怖,天空中出现一段天河的河面,似乎距离他们极为遥远。
  
      天河上迷雾重重,河面上隐约有一个豹裙草鞋的女子站在雾气中。
  
      “凌天尊!”秦牧高声叫道。
  
      那豹裙草鞋女子似乎听到了他的话,转身看来,脸上的惊讶化作笑容。
  
      她张口欲言,就在此时,她身后的迷雾中突然出现一个无比庞大的阴影。
  
      秦牧脸色大变:“小心身后!”
  
      一道光芒乍现,从凌天尊的胸口穿过,将她挑起,然后重重的砸在天河之上。
  
      秦牧僵硬的站在那里,身躯一片冰凉。
  
      天河上,凌天尊的面孔依旧朝向他,穿透她身体的是一杆长枪,被那个庞大的阴影握在手中。
  
      她脸上的笑容依旧不曾褪去,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救我。”
  
      迷雾中的那个阴影接近,似乎想要突破凌天尊神通的束缚,向秦牧这边冲来,他想从无休止的轮回中解脱。
  
      “你到底是谁?”
  
      秦牧高声喝问:“让我看看你的面孔!”
  
      那个身影冲到天河的断面前,纵身一跃,向外跳来,就在此时天河动荡,将他连同凌天尊卷起,消失。
  
      秦牧怔然,再度挥起桃木发簪催动神通,天河断面再现,然而情形还是如刚才一般重复。
  
      凌天尊再度被杀,那个迷雾中的阴影再度冲向断面,却再度被凌天尊的不易神通卷入轮回,然而这一次他距离断面却更近一些,秦牧隐约可以看到他的面孔,只是看不太清。
  
      这个身影被凌天尊的神通困住,始终无法跳出天河,跳出轮回。
  
      “公子,大渊的暗流喷涌了!”
  
      烟儿的叫声传来,将秦牧唤醒:“花中世界在升起,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秦牧充耳不闻,又一次催动神通,花中世界升起,天穹裂开,并蒂双莲即将绽放。
  
      而在他面前,汹涌天河激流澎湃,那个庞大阴影在迷雾中斩杀凌天尊的情形再现,阴影笼罩天地,再度冲向断面,向秦牧冲来。
  
      花中世界完全绽放,外面便是归墟,黑暗天河悬停,静止在空中,河中双莲一红一黑,显得极为幽静。
  
      烟儿和龙麒麟焦急的看向秦牧,龙麒麟道:“教主,这次不出去,下次暗流喷发不知要等多久!”
  
      终于,天河中那个巨大的阴影冲到秦牧面前,他的面孔狠狠撞在无形的壁垒上,还是无法冲出凌天尊的不易神通。
  
      他发出怒吼,再度被天河卷去,陷入下一次轮回。
  
      秦牧怔怔的看着那幅面孔,这一次,他终于看清了面孔的主人。
  
      烟儿冲来,化作大胖鸟,抓起他和龙麒麟向即将闭合的天空飞去。
  
      终于,她在并蒂双莲闭合之前,冲出花中世界。
  
      外面,黑暗天河开始回流,流速越来越快,大渊的引力也越来越强,烟儿竭尽所能,催动元神化作龙雀衔天,对抗引力和压力,振翅向外飞去。
  
      轰——
  
      她撞在帝后的别宫中,一路撞倒不知多少宫殿长廊,总算止住。
  
      浏览阅读地址:
  
  

Ps:书友们,我是宅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