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囚笼怪人

第八百八十七章 囚笼怪人


      “嗐,老对头!”
  
      涌江源头,一群俊男靓女的鬼魂们飘飘荡荡,带领着数以万计大墟的子民来到江边,正逢另一批男男女女也带着迁徙的人们来到这里。
  
      这些俊男靓女的鬼魂中还有几个是老头老太婆,见到对面的高矮胖瘦美丑各不相同的年轻人,鬼魂们不由眉开眼笑,纷纷打趣,笑道:“人皇殿的死老鬼,而今人模狗样出来了!”
  
      那些长相奇特的年轻人正是人皇殿的历代人皇,齐康、意山、二祖、三祖等人,在“御天尊”和天庭的诸神降临时便深入大墟,寻找大墟中的子民将他们从涌江送往延康。
  
      他们来到这里,恰逢历代天魔教主的鬼魂,这些鬼魂也是护送大墟子民前往延康避难。
  
      意山短小矮胖,双手叉腰,冷笑道:“我们是死老鬼?我们现在活的好好的,你们天魔教才是死老鬼!你们一个个连肉身也没有,出来浪荡什么?把这些人交给我们,你们赶快回酆都保命!”
  
      齐康冷笑道:“没有肉身,当心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天魔教主们笑了起来:“人皇殿的愣头青,我们死人有大肚量,不与你们一般计较,闻到你们这些活人的酸臭味便令人作呕。”
  
      人皇殿和天魔教相互唾弃,你一口痰我一口痰,喷来喷去。
  
      他们原本在酆都便是酆都的霸王,经常斗来斗去,而活着的时候也是相互看不顺眼,只有人皇取出人皇印,才会让天魔教主安分。
  
      而没有取出人皇印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打来打去吵来吵去。
  
      少年祖师连忙道:“大家都是为了大墟子民,少吵两句。现在元界到处都是战乱,护送这些凡人要紧。”
  
      五祖冷笑道:“文元,你们都是死鬼,有什么能耐可以搬运这么多人?”
  
      天魔教主们的鬼魂齐齐笑了起来,各施法术,异口同声道:“我们有五鬼搬运术,有传送阵法,还有地行术、水遁术、搬山术,历代教主联手,别说搬运几万人,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也搬得走!你们人皇殿的人傻大粗黑,人皇殿的功法也是傻大粗黑,能有什么本事?”
  
      诸多人皇纷纷笑了,各施神通,有的取出一片叶子,吹了口气,化作长达几百丈的绿舟,有的身躯一摇,身体化作长龙,有的足下生云,让人们站在云上,各种神通道法让人眼花缭乱。
  
      天魔教主们面面相觑。
  
      “这些傻大粗黑们又活了一世,神通竟然也变得精妙了。”
  
      他们搬运大墟子民,沿江而下,两边还是向对方喷口水,呸来呸去。
  
      少年祖师无奈,只得由他们去。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天庭的神魔,人皇和天魔教主们没有继续争吵,倘若对方人少,便一股脑涌上去,人皇们正面抗衡,天魔教主们使阴招。倘若对方人多便施展传送神通,搬运民众逃离。
  
      这一路走来倒也算是平安,只是天魔教主们的元神越来越是暗淡。
  
      “你们离开酆都太久了。”
  
      齐康人皇道:“文元祖师,你们都回去吧,继续耗下去你们会魂飞魄散。”
  
      少年祖师摇头,还未来得及说话,祖阳、裕连、司嫄薇等天魔教主便七嘴八舌的训斥他,吵得齐康人皇头晕脑胀。
  
      突然江面上漂浮着一头头神龙和神魔的尸体,江底的龙宫被打碎,显然有天庭的大军征讨涌江的龙宫,那些神魔应该是天庭战死的天兵天将。
  
      江面上还有神火在燃烧,江水也无法扑灭。
  
      岸边有破损的楼船,天庭的天兵天将应该是在这里遭遇了龙族的强者,也是死伤惨重。
  
      天魔教主们钻入那些天兵天将的尸身中,手舞足蹈,奇形怪状,接着围绕一艘巨大的天庭楼船叮叮当当的做起了木工。
  
      这些天魔教主手脚麻利,竟然很快将天庭楼船修复,看得人皇们直了眼。
  
      天魔教主们站在船头上施法,将民众搬运到船上。
  
      “你们有福了!”
  
      他们眉开眼笑道:“我们是天庭的大军,你们是我们的犯人,押解你们赶路!”
  
      楼船飞起,天庭军队的旗号被打出来,他们一路向东方而去,路上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天庭战舰从一场场血肉献祭的迸发的血光中从钻出虚空,心情更加沉重。
  
      他们遇到了一支正在迁徙的队伍,护送这些凡人的是来自天圣学宫的神通者。
  
      天圣学宫的士子告诉他们:“有一个叫绫璟的鬼魂帮助我们,我们才能活着走到这里。”
  
      “绫璟道人呢?”
  
      士子们没有说话。
  
      他们载着这些逃难者继续前行,他们又遇到了一个年轻道士带着从大墟里走出来的人们艰难前行,那年轻道人是林轩道主。
  
      “臭道士,牛鼻子,比傻大黑粗的人皇还要令人作呕!”
  
      天魔教主们对道门的道主嗤之以鼻,但还是让林轩道人带着那些逃难的人们登船。
  
      “可以把这些人护送到我道门学宫的桃林。”
  
      林轩道主把道冠摘下来,道冠里都是血,道:“桃林中是月天尊,虽然不干涉世事,但桃林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危。也可以送他们去青云天,青云天是天庭道门的分支,那里还算安全。我已经命令道门的弟子前往青云天,让他们将涌江附近的人们送到青云天躲避战祸。青云天有二十四神国,可保他们安全。”
  
      “牛鼻子还不算太坏。”
  
      司嫄薇教主对他很是欣赏,笑道:“你身为道主,能够舍命出来可见良心不坏,你一个人出来的?”
  
      “两个人。”
  
      林轩道主道:“还有猹道人。”
  
      “他人呢?”
  
      林轩道主抿了抿嘴唇:“他留下断路,他说等我们走远他就会追上来,倘若一个时辰后他没有赶上来就不用等他。”
  
      “什么时候的事情?”
  
      “六天前。”
  
      林轩道主把道冠戴起,木然道:“他大概是走了另一条道路,与我错过了,我没有继续等他。或许,他已经到桃林了,他跑得很快。”
  
      众人不再询问。
  
      他们继续前进,天庭楼船中的人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快塞满了,尽管天庭的楼船很大,但也不可能装下所有逃难的人们。
  
      突然,楼船渐渐放慢速度,齐康人皇走上船头:“怎么了?”
  
      燕冀教主手掌有些颤抖,指向前方,那里,十多艘长达数十里的楼船停在空中,船上数以千计的天庭神人正在休整。
  
      一尊神人向他们飞来,远远高声喝道:“你们是谁的部下?”
  
      船上所有人头脑顿时懵了,不知所措。
  
      那尊神人飞得更近,高声喝问道:“你们的主将是谁?”
  
      “怎么办?”
  
      意山人皇声音沙哑,嘶声道:“要不拼了吧?”
  
      正在此时,突然那一艘艘天庭楼船上传来嘹亮的号角声,只听一尊金甲天神高声喝道:“发现幽都神子的踪迹!白帝征召我们,前去降服!随我走!”
  
      那尊逼近他们的神人迟疑一下,立刻飞身赶回,登上一艘船,一艘艘楼船大舰破空而去。
  
      船上众人一身冷汗。
  
      “幽都神子是谁?这么大的排面,竟然要天庭的白帝征召天庭大军前去围剿?”二祖喃喃道。
  
      “是秦教主。”
  
      林轩道主道:“我在太皇天时,曾经听人称呼他为幽都神子。”
  
      众多天魔教主纷纷笑道:“不愧是我圣教的当代教主,名头就是响亮!”
  
      历代人皇也纷纷笑道:“关你们天魔教什么事?分明是我们人皇殿的当代人皇!”
  
      他们又争吵起来,林轩道主催促道:“桃林就在前方了,咱们快点赶过去。”
  
      他喃喃道:“说不定猹道人已经到了桃林,在那里等我。”
  
      众人有些纳闷,这位道门道主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
  
      少年祖师上前,伸出手摘下林轩道主的道冠,只见林轩的发髻间插着一口断剑,断剑深入他的大脑之中。
  
      道冠里又有鲜血流下。
  
      少年祖师止住其他魔教主,将道冠给林轩戴好,道:“别拔下来,拔了就死了。不拔下来,寻到医术高明之人便还有救。”
  
      楼船驶向桃林,万里桃林很是显眼,他们来到已经人去楼空的道门学宫,林轩去寻找猹道人,没有找到。
  
      众人让大墟子民走下楼船,进入桃林。
  
      现在天空黯淡无光,突然桃林中有灯光传来,逃难的人们跟着灯光前行,消失在桃林深处。
  
      “延康的玉面毒王精通医术,我带他前去寻找玉面毒王!”
  
      齐康人皇将林轩背起来,道:“诸君,保重!”
  
      众人躬身:“保重!”
  
      齐康人皇疾驰如飞,一路狂奔而去,过了六七日这才来到涌江,从涌江踏波而下,天空中有一艘艘巨大的楼船飞过,突然几艘楼船停下。
  
      齐康人皇急忙躲在暗处,只见那些楼船悬下一条条锁链,接着一口巨型的牢笼从那些楼船之间垂了下来,锁链咯吱咯吱作响。
  
      “我叫魏随风,我叫魏随风!”
  
      囚笼中,一尊伟岸的神人被锁住身体,锁链穿透他的肉身,穿透他的元神,乃至各个神藏,甚至天宫!
  
      “闭嘴!”
  
      天上的楼船中传来厚重的帝威,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冷冷道:“魏随风,你曾经与凌天尊接触,甚至拥有她的发簪,你与发簪接触这么久,研究凌天尊的神通,你的身体和元神也发生变化了吧?用你来换出鬼船,这个交易不亏吧?”
  
      齐康人皇躲在暗处,只见笼中的那个身影厉声叫道:“我叫魏随风!”
  
      齐康人皇怔了怔:“这个叫魏随风的人,似乎是在对我喊他叫魏随风。这是什么道理?”
  
      就在此时,他看到涌江的江面下,一艘巨大的楼船从他脚下徐徐驶过。
  
      “我叫魏随风——”囚笼中的疯子向他厉声道。
  
      

Ps:书友们,我是宅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