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九百八十一章 剑二十

第九百八十一章 剑二十


      开皇向后靠在椅背上,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叉开,笑道:“我想打你这个数!”
  
      秦牧哈哈大笑,翘起二郎腿,一条手臂搭在叔钧神王脑袋后面的椅背上,悠然道:“又学我。秦天尊何不打十个?”
  
      叔钧神王很不自在,不过自己只剩下大脑袋,也不能拨开他的手。
  
      “腿放下!”
  
      秦汉珍终于忍不住,额头青筋绽起,低声喝道:“腿毛都露出来了!成何体统?里面还什么都没穿!”
  
      秦牧连忙放下腿,正襟危坐。
  
      阆涴神王低笑一声,帮秦牧提起红袍子遮住腿。
  
      两边,无忧乡与造物主大军杀气腾腾,随时准备开战的姿态,而这个平台上却不再那么紧张。
  
      秦牧笑道:“看在我爹的份上,给你留点颜面,今日不打你。过些日子我再回家看看,你让我哥尽快打造彼岸幽都,我可以让造物主去帮你们。”
  
      秦汉珍皱眉道:“别回家!不许你回去!”说罢,瞥了瞥开皇的脸色。
  
      烟云兮笑道:“珍王,别这样。适才是谈论两族的大事,现在谈谈家事也无妨。牧天尊自出生之后便在外漂泊,而今到了无忧乡却不能回家看看,未免与情与理都不合。”
  
      秦牧笑道:“子兮天师说得在理。我这次来,为的便是寻到无忧乡,回家看看父母和哥哥,看看开皇。岂能到了家门而不入?”
  
      “回去挨揍吗?”秦汉珍气道,又瞥了瞥开皇。
  
      秦牧不以为意,道:“当年我没输,现在更不可能输。开皇,对不对?”
  
      开皇起身,温和笑道:“回家看看也好。今日定下两族和平之约,我也需要回去准备几日,让凤青开辟彼岸幽都,确立彼岸世界的生死轮回。那么,牧天尊何时来无忧乡探亲?”
  
      秦牧客客气气道:“两个月后吧。打造彼岸幽都,也需要些时日,毕竟是个大工程,我与神王调动造物主各族的力量,帮助哥哥创造幽都。”
  
      开皇也客客气气道:“那么我便在两个月后恭候大驾了。天师,汉珍,我们回去。”
  
      秦牧与阆涴神王相送,开皇连忙道:“留步。无忧乡很近,转身便到。”
  
      秦牧目送他们走出这片平台,秦汉珍回头悄声道:“不要回去!”说罢,与开皇烟云兮一起返回无忧乡。
  
      “姐姐,与无忧乡定下和平之约,是否会激起造物主内部的不满?”秦牧侧头询问身边的女子。
  
      阆涴神王摇头,道:“你是圣婴,你的决定便是所有造物主的决定,也是先灵们的决定,他们不会反对你。我们造物主一族说起来其实是失败者,躲在这里而已,并无多大的野心,也都是些求平安求生存的人。”
  
      她顿了顿,道:“我以神识来告诉他们和平之约的前景,他们看到确定彼岸幽都之后的景象,便会理解你的作为。而且,太虚之地中那些变成魔怪的先灵们,也可以得到安宁,这会让他们更加尊重你。”
  
      秦牧称谢。
  
      阆涴神王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无忧乡三十三重天上,知道他思乡情切,道:“你真的要等到两个月后再进入无忧乡?”
  
      秦牧笑道:“当然不会。我肯定是偷偷的潜进去,看看这两万年来无忧乡都有哪些作为。”
  
      阆涴神王眨眨明媚的眼睛,对秦牧的想法大感好奇。
  
      “开皇变法,自上而下,上层的神魔变法之后,将变法成果传授给子民。”
  
      秦牧目光闪烁,道:“那么无忧乡里的学宫学院中教授的,便是开皇天庭的绝学,竭尽一切所能,教导凡人,让他们得以成为神通者,成为神祇。所以这两个月时间,我打算从无忧乡的太皇天开始游历,观察无忧乡的神通道法比当年是有进步还是退步。”
  
      阆涴神王笑道:“你还是要与秦业打一场?”
  
      秦牧没有否认,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他是秦天尊,我是牧天尊,百万年前我们便相互看不顺眼,只是那时候没有分出胜负。现在见面,虽然还有亲情在,但还是相互看不顺眼。既然如此,还是打一场比较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他眼中闪烁着狡狯的光芒:“他这些日子精力都用在开辟彼岸幽都上,也需要安抚无忧乡的百姓和神魔,让他们放下仇恨。他无暇关注我,也无暇研究我的道法神通,而我却可以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探寻他的三十三重天剑道的奥妙。”
  
      阆涴神王迟疑道:“我需要安抚造物主,又需要调度造物主帮助大头怪……帮助你哥创造彼岸幽都,只怕无暇陪你前去。”
  
      秦牧心中有些惋惜。
  
      他很喜欢阆涴神王在身边的感觉。
  
      这个女子聪慧无比,倘若是敌人,她有着惊人的手段对付敌人,倘若是朋友,她又会竭尽所能帮助朋友。
  
      阆涴神王又是绝美的女子,然而却又不会像云初袖那样带给他压力,有这位女神王在身边秦牧觉得自己的脑瓜子都比寻常时候灵便许多。
  
      不过,阆涴神王必须要离开处理正事,他不能强留。
  
      三人返回造物主的大营之中,秦牧目送她离去,一旁的叔钧道:“这位神王是个奇女子,修为也强横,比我当年强横多了。”
  
      秦牧有些惋惜道:“可惜她是观想出来的,世间没有这么完美的人儿……”
  
      “观想出来的?”
  
      叔钧失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秦牧怔了怔。
  
      叔钧摇头道:“观想出来的神圣,是无法动用神识神通的,也无法像你这样开辟神藏开辟天宫。她的神识神通比我还强,神藏天宫都有,怎么可能是观想出来的神圣?”
  
      秦牧脑中轰然,失声道:“你是说,世上真有这么漂亮这么完美的女子?”
  
      他只觉难以置信。
  
      不过叔钧的话的确也点醒了他,阆涴神王太美丽太完美,导致他先入为主,认定阆涴神王是造物主一族观想出来的神圣,却忽视了许多细节。
  
      观想出来的神圣与古神很相似,受限于造物主观想构造他们的神识思维,火便是火,水便是水,无法改变自身的属性,只能沿着自身属性而不断修炼提升自己。
  
      从古神来看,古神便无法开辟神藏,开辟天宫,而且没有哪位古神是以神识来作为战斗手段,更无法观想出其他生命。
  
      然而,阆涴神王却是例外!
  
      她可以观想,也开辟了神藏,开辟了天宫,从无忧乡的道法神通参悟出神识神通,变革造物主一族的神通道法。
  
      这么一看,她的确不是造物主观想出来的神圣,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秦牧露出笑容,搓了搓手,笑道:“我还以为她是观想出来的……”
  
      叔钧无暇去猜测他的想法,催促道:“咱们怎么进入无忧乡?”
  
      秦牧惊讶道:“你也要去?”
  
      叔钧冷笑道:“这是自然!我复生之后,便要修行神藏天宫,最佳的办法当然是跟着你,进入无忧乡走一遭,看看他们是怎么修炼的!”
  
      秦牧为难道:“你现在的模样……”
  
      “稍等片刻!”
  
      叔钧取出一块太初神石,观想片刻,大脑袋缩小,身下长出瘦弱的身体,没过多久变成一个顶着大脑袋的瘦弱少年,道:“这样总可以了吧?我这具身体不堪用,只是用来走路的,像个人样。将来等我的神识恢复一些,我再重铸肉身。”
  
      秦牧看着他满脸的胡茬子,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道:“就是有点儿显老,你还装嫩,以至于看起来有些古怪。”
  
      叔钧黑着脸,愈发丑了。
  
      秦牧连忙道:“造物主会挪开环绕无忧乡的死星地带,无忧乡的神魔也会帮忙,那时比较混乱,我们趁着他们移开群星时,潜入无忧乡便可。我先换身衣裳,这大红袍子和红肚兜太招眼。”
  
      果然如他所料,阆涴神王和开皇宣布了两族的和平之约后,没多久造物主一族便开始挪开环绕无忧乡的死星地带。
  
      无忧乡中的神魔也各自飞出,有的催动楼船大舰,有的则直接以莫**力来推动群星,让星辰远离无忧乡。
  
      秦牧与叔钧也趁机混入无忧乡三十三天的最底层,无忧乡太皇天。
  
      而在此时,开皇的命令传达下来,天庭的各个部门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准备协助秦凤青开辟彼岸幽都,确立生死轮回。
  
      无忧乡相比彼岸造物主最大的优势便在于开皇时代的国家各部都保留下来,开皇只需要把握大方向,传达自己的命令,便会有各个国家机器启动,完成他定下的目标。
  
      这是四大天师中的樵夫圣人为开皇制定的国家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每个人都才尽其用,各司其职,每尊神魔都可以参与到家国的建设之中,然而每个人都不必很忙,留有着充足的时间修炼,提升自我。
  
      樵夫闻天阁作为四大天师之首,在开皇时代有着其不可磨灭的功绩。
  
      “子兮,你与牧天尊交过手,他的剑法如何?”开皇召来烟云兮,问道。
  
      烟云兮目光闪动,笑道:“陛下真的要与自己的后世较量一场?未免有失帝皇风度。”
  
      开皇摇头道:“不是与后代较量,而是作为秦天尊与牧天尊较量。我与他虽是亲人,但理念上有着差别,理念相冲突有时候比仇恨更加可怕,会将怨怼越积越深。”
  
      他轻轻抚摸着无忧剑,有些出神,过了片刻才道:“与其等到理念冲突碰撞,导致矛盾不可调和,不如先分出胜负强弱。像我与他这种脾性,道理已经不是说出来的了,而是打出来的。”
  
      他拔出无忧剑,打量这口伴随着自己成长的神剑,道:“当年就是这口剑,在他手中大放异彩,让我见识到剑法的神妙,确定了自己要以剑立道。”
  
      他挥舞无忧剑,长剑散发出冷清的剑光,萦绕满霄,悠然道:“也是这口剑,从我手中传到他的手中,让他领悟出无双的剑法。这口剑,牵连着我与他,相隔百万年,相隔四万载。我想知道,他比当年提升了多少。你是无忧乡中最近些年见过他剑法的人,你知道他的底细。所以我才会问你。”
  
      “牧天尊剑法,百万年来无双于世!”
  
      烟云兮拔剑,沉声道:“陛下的剑道,也是百万年来的巅峰!陛下,我曾经在元界遇到他,向他请教了一招提劫剑法,陛下请看!”
  
      她催动神剑,剑光跃动,模仿秦牧的提劫剑,将这招剑十九式施展出来。
  
      开皇目光闪动,当年秦牧在瑶池也施展过提劫剑,一剑破去元姆夫人的投影,震惊当世。只是那时他没有来得及细看。
  
      烟云兮将这一招面前施展出来,饶是她已经是凌霄境界大圆满的高手,也觉得有些吃力,无法完全展现出这一招的精髓,道:“这一招在他手中施展,更加精妙变化之多令我也无法挡住。”
  
      “这是一招基础剑法。”
  
      开皇舞动无忧剑,一招一式施展,道:“在这一招之前,还有四招基础剑法。”
  
      他剑光闪动,施展出剑十八式,剑十八式施展出来后便又化作剑十七式,一路推演,将延康变法所开创的四大基础剑式推演出来。
  
      开皇闭上眼睛,突然张开,目光雪亮:“剑十九之后,还有剑二十!”
  
      ————月底最后几个小时啦,月票别留了,过十二点就刷新掉了!嗯,大家这几日讨论得热烈,咱们来玩一个小游戏。平行宇宙:假如牧儿没有穿越到龙汉时代。
  
      大家可以推演一下,假如秦牧没有穿越到龙汉时代的那段经历,对历史有什么影响。宅猪会择优发布在公众微信号上,宅猪公众,直接搜索宅猪也可添加。
  
      另外,今天木有第三更了……
  
      

Ps:书友们,我是宅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