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桃花深处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桃花深处

    殿内,月天尊依旧在屏风之后,并没有现身,隔着屏风道:“你怎么知道我可以监察元界各大诸天的任何动静?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心灰如死,就算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精力去监察各大诸天和元界的动静。”
  
      秦牧看着屏风上的影子,哦了一声:“真的吗?”
  
      屏风后的女子叹了口气:“自然是假的。你去天庭时,我便请南帝朱雀带去了我的桃花,表明了我的态度。南帝这次打算借死亡来脱身,也是告诉过我的,我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隐居了,不再理会世事。”
  
      秦牧道:“倘若天尊真的不再理会世事,那么你的桃林也就不会连接元界上万个诸天了。”
  
      “的确如此。我的神通是空间之术,我早在云天尊战死之前便已经布局,那时我的能力还不太强,我的空间之术还未曾达到绝顶,我的空间之术只能连接十多座诸天。”
  
      屏风后的月天尊道:“不过到了龙汉末期,我的桃林便连接了百余座诸天,到了上皇时代末期,桃林便已经将元界上万座诸天连接在一起。我虽然是个残废,但到了今日,无论是天庭还是玄都幽都,甚至四极天,都在我的神通洞察之中。我不曾突破的,是古神的诞生地形成的禁区和归墟。”
  
      秦牧道:“你不甘心。”
  
      “我自然不甘心。”
  
      月天尊声音很平静,但藏在平静的表面下的却是深深的不甘:“天盟五元老,目的是让人族可以获得生存的权力,可以让人们活得更好。然而天盟却腐朽了,成立天盟的宗旨早已不复存在,天盟变成了藏污纳垢之地,变成了半神和古神乃至造物主分割利益的场所!我自然不甘。”
  
      秦牧静静地看着屏风上的影子,月天尊继续道:“天盟成立之初,云天尊确立了天盟的第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能对坏人太好对好人太坏,然而实施起来却又如此困难。人们总是对好人太苛责,认为好人不能犯任何一丝错误,犯错了便不再是好人,便万劫不复,便要打垮他踩在脚下。人们又对坏人太好,坏人做了千百件坏事,只要做一件好事便会被人称赞,恨不得夸成圣人!牧天尊,我们没有做到,你能做到吗?”
  
      秦牧沉吟,道:“很难。不过我在尝试。曾经有一个人,作恶多端,为了抵抗延康不惜在草原上放毒,毒杀草原上九成的百姓,后来延康劫中他良心发现,为救人而死。我虽有能力复活他,或者为他召来魂魄,却没有将他复活,也是觉得复活了他,无以面对草原上死难的人们。”
  
      “那么你该怎么面对古神?”月天尊问道。
  
      秦牧心神大震。
  
      月天尊的话着实震撼他的心灵。
  
      他说的那个坏人便是大尊,大尊用巫毒毒死了草原上的绝大部分牧民,罪不可赦,哪怕因为他做一件好事,秦牧也不能就此忘记他的心狠手辣。
  
      然而古神呢?
  
      龙汉时代甚至之前的黑暗岁月,古神以后天生灵为食,以众生位祭品,现在秦牧需要他们的力量,与他们联手对抗天庭,可以说古神在做好事。
  
      古神能因此而被赦免吗?
  
      不可对好人太坏,不可对坏人太好,这句话说来简单,然而这个简单的原则竟然如此难以办到!
  
      “同情心是无比廉价的,然而苛责心也是可耻的。”
  
      月天尊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道:“我已经找到你说的那三个人了。他们在羽化天,正打算盗取天庭四大天师中的第二天师孟云归的老巢。我将他们带来。”
  
      元界羽化天。
  
      这个诸天是孟天师的祖地,他便是自羽化天起家,一路飞黄腾达,成为了天庭的第二天师,是天底下少有的帝座强者。
  
      孟天师有了权势之后便开始经营羽化天,从其他诸天搜刮财力,送到羽化天中来。这位天师没有其他爱好,惟独爱财,因此羽化天也极为富有,甚至有人说他的财富比十天尊的财富还要多。
  
      然而这位天师精通阵法,是天庭中的阵法第一大家,他的财富都有各种杀阵守护,极为森严。
  
      此时,瘸子和马爷已经潜入孟天师的宝库之中,旁边还有一个忠厚老实的少年,正是蓝御田。
  
      瘸子从前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然而自从司婆婆在江边捡到秦牧之后,他便喜欢上了带孩子这个活儿,司婆婆烦小秦牧尿床,把小秦牧送人之后,每次都是他把小秦牧偷回来。
  
      后来重出江湖,瞎子、哑巴、药师等人都有数不清的事情要做,无人与他为伴,秦牧也不时常回来,他自己跑来跑去盗墓,去其他诸天窜门,也是无趣。
  
      突然一日,瘸子想起秦牧有个弟弟蓝御田,于是便跑到幽都把蓝御田偷了出来。
  
      恰巧马爷辞去了如来,离开须弥山,瘸子便请这位曾经的神捕来指点自己的技业,美名其曰一起进步。
  
      马爷抹不开面子,又担心他与蓝御田的安危,因此只得跟着他们,帮他们善后。
  
      “这位孟天师的阵法的确了得,他的阵法不仅仅是杀阵,而且还能让潜入者留下踪迹。比如这座阵法,其中这些镜面便是用来留影的,闯入其中便会被这些镜子留影。”
  
      马爷四下张望,目光又落在阵中的书籍上,道:“那卷书类似于生死簿,与镜子是一体,只要留影之后,那卷书便会根据影像查到偷盗者的身份。书里夹着应声虫,是模仿偷盗者的声音的……还有那边的玉盒,里面并没有宝物,是个陷阱……”
  
      瘸子钦佩不已,向御天尊道:“臭小子,学着点儿,这是本事!”
  
      蓝御田连连点头,用心记下马爷的话。
  
      瘸子和蓝御田正打算下手,突然空间易转,三人吓了一跳,四下看去,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桃林,桃花盛开,古怪的是他们身边桃花盛开,显然是早春,而旁边的桃子已经熟了,却是夏天!
  
      “两位老爷,还有公子,天尊有请。”有侍女走来,柔声道。
  
      瘸子面色如土:“马爷,我事发了!被天尊捉住,多半要卸我两条腿,切成村长那样的人棍种在坛子里,让我再也跑不了!”
  
      马爷四下打量,道:“这里像是月天尊的桃林。牧儿曾经说过这里。咱们跟过去看看便是,你不要大惊小怪,我从前能够捉到你,便是因为你总是马虎,道心不坚。”
  
      他们跟着那侍女向前走去,却见龙麒麟和一个柔弱的女孩等候在宫殿外,蓝御田欢呼一声奔上前去,烟儿像是刚刚哭过,也不喂他了,静静地等在宫殿外。
  
      “龙胖,烟儿姐怎么了?”蓝御田询问道。
  
      龙麒麟叹了口气,道:“教主请你们过去,你们先进去。”
  
      蓝御田愈发诧异,跟着瘸子和马爷走入宫殿中。
  
      殿内,秦牧取出镜子,展示给马爷和瘸子看,道:“镜中的这座宫殿便是披香殿的留影,上面烙印着符箓,便是披香殿的符箓符文,各种封印。这座披香殿,是天庭用来镇压灵魂的宝物,上面的符箓封印极多,我需要有高手来破解符箓和封印,进入其中盗取被镇压在那里的魂魄。”
  
      他轻轻一拍,镜中的空间向外扩张,镜中的那座披香殿竟然投影到了这座大殿中,矗立在众人面前,这座青铜大殿四周贴着的各种符箓封印在镜中时是镜像,而到了外面,竟然恢复正常。
  
      蓝御田赞道:“哥哥的画道更加高明了!”
  
      秦牧道:“你的最后一缕残魂,也藏在这座大殿中。瘸爷爷,你们有办法进入这座大殿吗?”
  
      瘸子面色凝重,打量这些符箓,围绕青铜大殿走来走去,喃喃道:“厉害,了不起……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难最可怕的禁制……我人生中的巅峰……”
  
      秦牧看向马爷,马爷摇头道:“我不行,瘸子是行家。”
  
      蓝御田也凑上前去,一道道符箓的查看,神态与瘸子几乎一模一样。
  
      秦牧皱眉,心道:“御天尊跟着瘸爷爷太久了,几乎变成了另一个瘸子,这张白纸只怕是黑了……”
  
      一老一少细细研究披香殿的封印和符箓,嘀嘀咕咕,讨论热烈。
  
      秦牧沉吟片刻,道:“瘸爷爷,你们有的是时间研究,你们将这面镜子带到延康,交给哑巴爷爷和瞎爷爷,请他们按照这上面的符箓法阵封印和禁制,打造出一个披香殿的仿制品。然后你们慢慢破解……”
  
      他还未说完,蓝御田兴奋的奔跑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突然身形化作一连串的残影,直奔披香殿的虚影而去!
  
      秦牧急忙看去,只见蓝御田穿过一道道符箓的虚影,如入无物,然而跑着跑着他便像是进入无比粘稠的泥浆中,身形越来越慢,最终被定在封印中,一动不动。
  
      瘸子急忙向他奔去,将他从封印中拎了出来,摇头道:“这封印太强,即便是跑得足够快也无法穿过封印和符箓,须得再想办法!”
  
      秦牧轻轻一拍,将披香殿的虚影拍入镜子中,道:“此事事关重大,哑巴爷爷锻造出披香殿后,这上面的符箓封印禁制也需要原样的复原出来。你们尝试进入殿中时,一定要谨慎,切记,切记!”
  
      瘸子将镜子收起来,道:“适才我搭救蓝小子时,察觉到这封印有着数不清的空间,我们只进入第四重封印便被挡了下来。而后面的封印只怕更强,想要进去,实在太难!”
  
      “必须要进去!”
  
      秦牧断然道:“事关我们的未来,瘸爷爷,这件事便拜托你们了!”
  
      瘸子见他说得严重,笑道:“只要跑的够快,天底下便没有无敌的封印。牧儿,你不随我们一起去?”
  
      秦牧摇头,道:“我需要重返过去,见一见南帝朱雀。你们先去见哑巴爷爷,等我见过南帝之后,再去训你们再做打算。月天尊,劳烦你将他们送到延康。”
  
      马爷走来,面色严肃道:“牧儿,别勉强自己。”
  
      秦牧眼圈微红,连忙抱了抱他掩饰过去,笑道:“我怎么会勉强自己?马爷,你与瘸爷爷也需要努力修行才是,我的天宫中还有佛道天宫和盗天宫,佛亦有道,盗亦有道,我等着你们修成这两种天宫传授给我,我才可以更进一步。”
  
      马爷笑道:“佛向性中做,莫向身外求。求于外,都是虚妄。你就是佛,无需假他人之手。”
  
      秦牧道:“人力有穷尽,借外相而证自身,未尝不可。”
  
      “善哉。”
  
      “善哉。”
  
      两人分开,屏风后的月天尊轻轻展开衣袖,瘸子、马爷和蓝御田消失不见。
  
      秦牧向屏风后的女子道:“月天尊,我也须得离开了。”
  
      月天尊道:“你打算去涌江源头?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秦牧道:“我想回到过去看一看,涌江距离这里不算远,我先去寻一艘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