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鸿,大鸿,莫非是后世的鸿天尊?也就是说,他有可能是太帝?”
  
      秦牧盯着那个宽袍大袖的年轻人,顿时有一种自己的性命被人捏住的感觉。
  
      他怀疑鸿天尊就是太帝隐藏在天庭中的身份,而今这个叫做鸿的年轻男子在这里突然出现,让他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倘若他不是来自后世,不知道后世有个鸿天尊,倒真的可能会被眼前这个叫大鸿的年轻人糊弄过去。
  
      如果鸿真的是太帝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太帝的实力是天帝那个层次的存在,他的肉身被造物主尊为世间最强肉身,当然,秦牧认为天帝的肉身更强。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太帝的神识绝对是第一,前无古人,甚至今后有心无力,但是对离开元界的办法却说得头头是道,真是古怪。”
  
      鸿哈哈大笑。
  
      古晓取出一个小小的锉刀,锉着指甲,抬眼看了鸿一眼,一副好奇的样子:“鸿道友为何会被天河水师追杀?据我所知,你正是天河水师的大帅,天河水师追杀你这位大帅,未免令人不解。”
  
      秦牧心中凛然,看向大鸿。
  
      鸿叹息道:“我是因言获罪。实不相瞒,牧天尊在天河上杀五曜星君的时候,我就在天河上操练水师,看到了这一幕,不禁赞了一声好。我是被牧天尊的神通所折服,并无反意,,然而却被人告到了天帝那里。天帝震怒,命人擒拿我,要押我上斩神台。我迫不得已,这才亡命。”
  
      秦牧扼腕长叹,垂泪道:“不曾想竟然会是我连累了鸿道友!是我的罪过!”
  
      鸿目光闪烁,落在古晓身上,道:“听闻南落师门的天师极为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我在南落师门中有些朋友,对我说南落师门的天师是一个人族的神祇。我既是惊讶又是佩服,莫非那位人族天师便是晓道友?晓道友又是因何被自己麾下的大军追杀?”
  
      秦牧目光落在古晓身上,露出疑惑之色。
  
      古晓放下锉刀,长吁短叹,道:“我也是因为牧天尊在天河上杀五曜古神而获罪。不过我并非是赞叹牧天尊的道法通天,而是看到这位道友。”
  
      他看向罗霄,道:“我见这位道友肉身广大无边,甚至在古神之上,所以忍不住赞叹。后来才知这位道友竟是造物主,而古神与造物主之间有些龌蹉,我也因为不慎之言被天庭缉拿。”
  
      秦牧忍不住感慨万千,道:“两位道友都是因言获罪。你们原本高高在上,却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便落得如此下场,以至于不得不与我一起亡命。”
  
      他唏嘘不已,忍不住又要垂泪了。
  
      古晓与大鸿连忙劝解,道:“人都说牧天尊义薄云天,古道热肠,是世人之及时雨,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天尊不必为我二人的际遇烦忧,或许我二人该当有这场劫数。”
  
      秦牧止住眼泪,哽咽道:“我听到二位道友的经历,又想到自身,不觉间悲从心来,我的境遇竟然与两位如此相像,所以失态了。我与两位道友不同人但同命,今日又天公作美,让我们同在一辆车上亡命天涯,不如……”
  
      他握紧拳头,兴奋道:“不如我们结拜吧?我们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古晓与大鸿瞠目结舌,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秦牧愈发兴奋,站起身来,在车中走来走去,猛然击掌,笑道:“罗霄,你是造物主,也是流落异乡的异客,被天庭追杀,不为古神所容,与我们都是一样,我们四人一起义结金兰!”
  
      古晓和大鸿的面色愈发古怪,眉头皱成川字。
  
      秦牧兴高采烈,大声道:“我们向土伯立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大鸿额头冒出冷汗,干笑两声,道:“牧天尊,你是天尊,我们哪里能高攀得起?”
  
      古晓也呵呵笑道:“造物主是古神的敌人,倘若对土伯立誓,岂不是把罗霄兄弟送到土伯的嘴里?这结拜一事,从长计议。”
  
      秦牧似乎兴奋得把持不住,上前拉着两人的手跪拜下来,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咱们便叩头结拜,结为金兰兄弟!罗霄兄弟,来来,一起结拜!”
  
      罗霄迟疑一下,下定决心,也站上前去,跪拜下来。
  
      秦牧瞥了古晓和大鸿一眼,冷笑道:“两位道友莫非是瞧不起我和罗霄兄弟?我是牧天尊,我都已经跪下了,你们还不跪?”
  
      古晓和大鸿对视一眼,也硬着头皮跪拜下来,古晓低声道:“罗霄兄弟是造物主,咱们不能对土伯立誓,也不能对天发誓……”
  
      秦牧一手按住古晓的头,一手按住大鸿的脑袋,四人一起叩头,笑道:“那就不对土伯和天公发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