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罗帝试劈古神卵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罗帝试劈古神卵

    秦牧来到朱雀天宫,然而南帝朱雀却不在这里,看守宫门的神人道:“大乱后,南帝出门,说是去拜访北帝东帝等人去了。”
  
      秦牧大皱眉头,向那神人讨来笔墨纸砚,书信一封,交给看守宫门的神人,道:“南帝回来之后,你将此信交给她,便说她的弟弟来过这里,要她按信上的话行事。”
  
      那神人将书信收好。
  
      没多久,昭阳殿失窃一事爆发,天帝震怒,命大日星君率领周天星斗正神封锁天庭,盘查所有人等,即便是四帝的天宫也不放过。
  
      土伯、天公、地母、天阴、帝后姊妹,在天庭中也有天宫,但也被天帝下令盘查。
  
      天庭的天罗地网张开,天空中到处都漂浮着一道道密集的光线,那是大道法则形成的光链,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可能从天庭离开。
  
      “不知道能否把过去的物质带到未来?”
  
      秦牧沉吟,根据物质不易的规则,的确可以把过去的物质带到未来,不过他有些不太肯定。
  
      这时,天兵天将即将搜查到这里,秦牧当机立断,灭掉灯笼。
  
      天庭的风波平息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南帝拜访过其他古神三帝,回到朱雀天宫。
  
      看守宫门的神人将信件送上,笑道:“陛下,浓眉大眼的少年提着灯笼前来,还说是你弟弟,说来也怪,他留了一封书信给你,然而他没有笔墨,还是向咱们朱雀宫讨要的。”
  
      “弟弟?提着灯笼?”
  
      南帝纳闷,接过书信走入宫中,心道:“北帝那两个老滑头说的没错,天帝原本命令二十八宿接替我们的位子,统治了四极天,而今二十八宿死在土伯之手,现在四极天没有了神祇坐镇,早晚必会生乱。到那时,便是我们四帝返回四极天的机会!”
  
      她坐在朱雀宫的鸟巢中,红色霓裳把鸟巢铺满,到处都绚丽的朱红,像是火焰一样跃动,把她显得很是白皙。
  
      南帝把书信放在一边,心道:“天帝为我们古神四帝打造天宫,看似为我们好,实则把我们的权力悉数剥夺,把我们当成囚犯困在天庭中!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有一场大变故,比阿丑土伯杀向天庭更大的变故!”
  
      “天高皇帝远。只要回到了四极天,我便自由自在了,不必再被限制在天庭。”
  
      她愁容满面,这场比阿丑土伯大闹天宫更大的变故,从何而来?
  
      过了片刻,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捡起秦牧的书信,却见信上有封印,封印是一个朱雀形态的印记。
  
      南帝朱雀惊讶,这个印记栩栩如生,上面的符文竟然用的都是朱雀纹,即便是对她极为了解的人物也无法精通这么多的朱雀大道符文!
  
      而留下封印的那人却信手拈来,随手便布下一个极为完整的朱雀封印。
  
      这个封印,只有她才能解开,换做其他人稍稍触碰,书信便会立刻自燃,烧成灰烬!
  
      “留下书信的那人说是我弟弟?难道是?”
  
      她解开封印,打开书信,信纸上的文字突然跃起,在空中缓缓燃烧。
  
      文字化作火焰,火焰在不断排列组合。
  
      南帝朱雀看了良久,将书信的内容看完,手中的信纸也早已化作灰烬。
  
      “果然是牧青弟弟。”
  
      南帝狭长的眼眸眨动,低声道:“他信中的意思是说,将来我有杀身之祸,让我提前做好准备。他给我出了两个计策,一个是与人族的月天尊联络,把一根翎羽交给月天尊保管。一个是分出一魂,早早转世谋划。”
  
      南帝斜躺在鸟巢中,纤细的脚掌从大红色霓裳下滑出,思索道:“不过,东帝却要我对牧天尊等人族天尊有所防备,因为牧天尊杀了许多古神,是对古神的莫大威胁。东帝说的也对,五曜星君便是死在牧青弟弟的手中……”
  
      她有些犯难,又坐起身来,走来走去,猛然下定决心:“先去见一见人族月天尊!倘若人品不好,果然是算计我,那就离她远远的,倘若人品上佳,那就不妨结交!我倒是认得凌天尊那个小丫头,是了,凌丫头还与牧弟他们组成了天盟……”
  
      同一年,云天尊前往太虚,把太初原石交给那里的造物主,道:“罗霄留下一块宝石,说是让你们打造虚空桥和彼岸世界。”
  
      造物主们很是惊讶,却没有多问。
  
      云天尊看着这些毫无心机的造物主,不禁摇了摇头。
  
      造物主们想要应战即将到来的太帝入侵,只怕极为困难。
  
      他又见到了阆涴,这位造物主少女出落得愈发美丽动人,每次接触都会让他生出异样的心思。
  
      他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却不忍心让这个少女去犯险。
  
      他回到霄汉天庭,看到了凌天尊正在推演造化之道,又制造出许许多多奇怪的物种,不由心中微动,道:“凌,你可以造化出一个真正的人吗?”
  
      凌天尊从无数经卷中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一个完美的少女。”
  
      云天尊目光闪动,道:“我带你去见她。”
  
      不久后,凌天尊见到了阆涴,也不禁醉心于这个少女的美丽,赞道:“雪面淡眉天上女,凤箫鸾翅欲飞去。玉山翘翠步无尘,楚腰如柳不胜春。这样的女孩,当叫绝无尘!”
  
      阆涴闻言,不胜娇羞。
  
      云天尊问道:“你可以用造化之道,造出一个绝无尘吗?”
  
      凌天尊思索片刻,道:“可以一试,不过我的造化之道还不完美,需要等一段时间。等我完善造化之道,创造出一种造化神器,便可以把绝无尘造化出来。”
  
      “需要多长时间?”
  
      “不知道,你等着便是。”
  
      云天尊只得由她,又想起了罗霄,心道:“那个罗霄,真的是罗霄吗?还是说,罗霄并非是罗霄,而是那个人……”
  
      他的眼前不由浮现出牧青的影子,晃了晃头,低声道:“不可能是他,凌说,他就是一个未来的影子。不过,我很希望能够看到这个未来的影子,我有许多抱负想与他分享……”
  
      他怔怔的看着太虚无忧无虑的造物主们,心中默默道:“我觉得他与我是同一类人,为何他却是未来的影子?这个时代,没有我的道友啊,唯一的道友为何竟在未来……”
  
      他有一种错觉,他与未来的那个道友,隔着无穷的岁月相互扶持,相互前进,然而彼此却又距离那么远。
  
      几百年后,太子岐率领天庭十卫造反作乱,天庭中一片混乱,又有许多古神也跟着造反作乱。
  
      这次祸起后宫,太子岐这位最为强大的半神拥有着帝后和天帝的血脉,又已经成年,他是半神中最为可怕的存在。
  
      他的战力深不可测,甚至远在琅轩神皇和祖神王之上。
  
      他造成的混乱也是非同小可,因为这场叛乱不仅仅有半神和追随他的古神,同样也有帝后在他的背后。
  
      当太子岐施展出归墟神通,吞噬天庭时,即便是古神也为之战栗。
  
      然而太子岐还是败了,在古神天帝面前没有走过一招便被镇压,天地将他打入幽都玉锁关的最深处。
  
      一个高远的声音直达幽都,语气冰冷:“从今日起,剥夺你的姓,只留下罪恶,从今日起,你将永远沉沦,在业火中煎熬!从今日起,你是……”
  
      “邪无岐——”
  
      这场战乱,天庭死伤惨重,绝对还在阿丑之乱之上,甚至连帝后娘娘也被因此打入冷宫。
  
      天庭十卫几乎全部被押上新筑的斩神台,斩神台连砍百日,砍掉不知多少脑袋。
  
      砍得这口新筑的神刀凶恶无比,两道煞气被炼得无坚不摧,斩元神灭肉身,如同切瓜砍菜。
  
      天帝选拔新的各族强者,填充天庭十卫,各族精锐几乎被选拔一空。
  
      从前的天庭十卫都是强大的半神,而现在的天庭十卫则都是各族修炼到玉京境界的神祇。
  
      天庭的势力,便这样不知不觉转化。
  
      经历了阿丑土伯之乱和邪无岐之乱,天庭旧的势力已经衰退到冰点,新的时代,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到来。
  
      神藏天宫体系就此替代了血统体系,成为诸天中所有种族的主流。
  
      在此之前,血统决定地位,决定力量。
  
      而在此之后,修为决定地位,决定力量。
  
      古神能够统治世间,靠的是他们的血统,而这两件大事之后,神藏天宫体系全面崛起!
  
      这是龙汉时代的革命,在古神天帝指尖若有若无的拨动之下,悄然完成。
  
      掣肘古神天帝的力量正是其他古神,现在,天帝借助后天种族和半神的力量,将这些有功之臣及其后代打压下来。
  
      古神被削弱,而他没有。
  
      他的统治,变得无比稳固。
  
      鬼船上,秦牧取出从昭阳殿内盗出的那枚圆卵,与魏随风一起研究这枚圆卵。
  
      魏随风敲了敲圆卵,里面传出的声音却是道音,似乎有人在里面说话,然而语言晦涩,让人难以听懂。
  
      魏随风研究片刻,以各种神眼神通向蛋内看去,却看不出圆卵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猜测道:“倘若是古神,按理来说,古神已经悉数出生,不可能再有新的古神,除非是龙脉或者山精所化的自然之神。难道蛋中的是半神?”
  
      他趴在圆卵上听了听,里面传来的道音很是奇异,那种心跳声也非常奇特,听起来极为遥远。
  
      “能否敲开?”魏随风问道。
  
      秦牧思索道:“我用这个圆卵挡下了云天尊和昊天尊的攻击,蛋并未裂开。云天尊的境界已经是帝座,昊天尊虽然是凌霄,但血脉之力很强,快要成年了。”
  
      “你去的那个时代,云天尊和昊天尊的实力还不够强,不如现在的我!”
  
      魏随风叱咤一声,头顶无数星光璀璨,疯狂旋转,如同一片天穹!
  
      秦牧心中微动,自己这位大师兄的战力,比樵夫圣人要高明了不知凡几!
  
      天穹旋转,有天河环绕天穹运转,形成了天河从天斗中悬挂下来的异象!
  
      大天河天斗!
  
      这是后世无法看到的异象,只在龙汉年间以及更为古老的年代,才可以看到真正的玄都全貌。
  
      显然,魏随风当年穿越到龙汉时代成为羽林军的首脑,看到了真正的玄都,参悟出自己的功法和神通!
  
      魏随风抬起右手,但见大天河天斗的力量融入到他的手掌中,魏随风以手为刀,用力斩下,劈在圆卵上。
  
      他的战力,的确要比那个时代的云天尊昊天尊强了许多!
  
      魏随风这一刀劈下,圆卵光芒大放,猛然间鬼船上无论秦牧魏随风,还是那些羽林军将士,耳畔都传来洪钟大吕的巨响,像是宇宙开辟时迸发出的声音!
  
      无数绚丽的大道纹理从圆卵中飞出,让鬼船如同浸泡在浓郁的道纹光芒之中!
  
      在这一瞬间,秦牧和魏随风竟然感觉到鬼船摆脱了不易物质的状态,陷入一种阴阳合一,有形无质,混混蒙蒙的状态之中。
  
      与此同时,各种复杂的道音响起,洪亮震耳,仿佛万千古神同时念诵道语,又像是众生在呼唤这同一个名字,诡异而神圣!
  
      很快,那些宏大的道音消失,大道纹理飞速收入圆卵中,鬼船又再度进入不易物质的状态中。
  
      魏随风眼角抖了抖,右手垂了下来,手掌颤抖不已。
  
      “碎了?”秦牧目光落在这圆卵四周渐渐消散的道纹上,面色凝重,头也不回的问道。
  
      “嗯。”
  
      魏随风额头疼出了冷汗,道:“指头断了三根,小指的指骨碎了。这颗蛋,太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