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削地母元君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削地母元君

    地母的声音从青藤的叶子中传来:“从前,你能得到古神的青睐,是大家都认为你有复活古神的能力,而现在,火天尊让你失去了这种能力。没有这种能力,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人族!”
  
      那青藤的枝条轻轻缠绕在秦牧的脖子上,藤蔓上都是尖刺。
  
      秦牧弹指,藤蔓燃烧,化作灰烬。
  
      地母的声音远去,从一株大树的树冠里传来:“牧天尊,你巧舌如簧,满嘴谎言,只是为了自己的苟延残喘。你东跳西窜,为的只是让自己苟活性命。你之所以迟到,因为你知道你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的鼠辈!今日,本宫便让你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变成这里的植物的养分。”
  
      她冷笑道:“谁也不知道,你死在这里,死在本宫这个已死的古神手中!孩儿,给我出手杀了他!”
  
      那上皇帝尸一声嘶吼,径自扑来,还未来到秦牧身边,便见琉璃青天幢轰然插在秦牧面前。
  
      秦牧躬身一拜。
  
      琉璃青天幢嗡的一声震动,万道霞光落下,压在上皇帝尸的身上,将这尊曾经的上皇天帝镇压!
  
      那帝尸嘶吼连连,却动弹不得。
  
      秦牧不禁惊叹,天下第一至宝,名不虚传!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点在上皇帝尸的眉心。
  
      “死的,还是归土伯罢。”
  
      那帝尸表情突然呆滞,身后一座天地玄门出现,猛然张开,上皇帝尸发出凄厉的惨叫,魂魄突然从背后飞出,落入门中。
  
      天地玄门猛然闭合,沉入地底,消失不见。
  
      秦牧轻轻抚摸琉璃青天幢,青天幢的一层层华盖合拢,悠然道:“我乃是掌控着生死的大法师,地母,你用帝尸对付我,也太不拿我这个名头当回事了。你的孩子,我帮你送到幽都了,请土伯帮你管教一番。”
  
      “至宝琉璃青天幢?”
  
      地母元君的惊叫声传来,突然大地剧烈震荡,一根无比粗大的元木根须钻出地面,飞速结出一朵大花,花儿绽放,花中传来地母元君的声音:“这件至宝失窃,消失了六十万年之久,怎么在你手中?”
  
      秦牧敲了敲琉璃青天幢,青天幢的华盖再度绽放,随时可以绽放二十八诸天,以备地母偷袭。
  
      “与你无关。”
  
      秦牧笑道:“地母元君,我信守承诺,可以复活你。不过,你现在没有肉身,我复活你也没有多大用处。你若是不急的话,可以再等几年……”
  
      “我等不了!”
  
      地母粗大的根须围绕着琉璃青天幢旋转,如同毒龙,似乎是在寻找这件至宝的漏洞,以便夺取此宝:“今日你便将我的魂魄召来,我要今日便复生!”
  
      秦牧摇头道:“你没有肉身,只有魂魄的话,对你的战力并无多大提升。你怎么复仇?难道你要去晓天尊那里夺取元木不成?”
  
      他哂笑道:“元木落在晓天尊手中,又有神器御天尊镇压,你凭着元木之根和三魂去夺元木,我怕你又要死一遭!”
  
      “肉身的事情,我自有办法,无需你来操心。”
  
      地母依旧在琉璃青天幢外试探,搜寻此宝的破绽,冷冷道:“你只需要为我复活三魂即可!”
  
      秦牧心中微动,左眼眼角轻轻跳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株小元木公孙嬿。
  
      他顿知地母急于复活的打算。
  
      秦牧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好!我为你召来三魂,不过,我需要准备十多天的时间!”
  
      “好,就给你十天!”
  
      地母元君的根须飞速抽走,消失在大地深处。她刚刚消失,但见四周茂密无比的森林悉数枯萎,在刹那间化作枯木,变得漆黑,哪怕是落叶也很快枯化,四周一片凋敝。
  
      “教主……”
  
      龙麒麟正要开口询问,秦牧抬手,龙麒麟连忙闭嘴,警觉地看向前方。
  
      他们面前,那尊古老的上皇帝尸一动不动。
  
      烟儿和那六条天龙原本打算询问,见状也纷纷盯着上皇帝尸。
  
      他们也醒悟过来,哪怕是上皇帝尸中的帝魂被秦牧打入幽都,但这毕竟是地母之子,地母在土伯面前还是有几分颜面,肯定能将帝尸的魂魄讨来。
  
      地母元君却将帝尸和石棺都丢在这里,说明地母元君对琉璃青天幢这件异宝还是没有死心!
  
      突然,地底钻出一条细小根须,卷起上皇帝尸送入石棺中。
  
      根须缠绕石棺,石棺慢慢沉入地底。
  
      秦牧抓起琉璃青天幢,笑道:“看来地母元君是走了……”
  
      龙麒麟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就在此时,突然地底无数根须涌动,大地像是沸腾了一般,一道道粗大的根须唰唰唰缠向琉璃青天幢!
  
      龙麒麟烟儿等人立脚不稳,身形被涌起的大地掀飞出去,就在地母出手的同一瞬间,秦牧躬身一拜,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重诸天张开,只听嘣嘣嘣的断裂声传来,一条条粗大的根须被被连续变换的诸天切断!
  
      地母元君的根须之坚硬,帝座强者才能斩断,然而秦牧亲自操控琉璃青天幢,让二十八重诸天前后迭代,次序不断转换,斩落地母根须简直是砍瓜切菜!
  
      地底传来一声沉闷嘶吼,断掉的根须像是大蛇一般在二十八重诸天中不断蠕动,跳跃,试图脱离琉璃青天幢的掌控,回归本体。
  
      只是秦牧哪里容她收回这些根须?
  
      一条条根须相继被送到琉璃青天幢的深处,让地母元君无法收走。
  
      “牧天尊!”
  
      大地再度剧烈震动,地底一个漆黑的庞然大物即将浮出地表!
  
      那是元木的根须,庞大无匹,无数根须蜷缩在一起,形成的一颗无比庞大的根球!
  
      秦牧当年帮助地母对抗昊天尊时,曾经见过这个根球!
  
      秦牧抬手握住琉璃青天幢,将这件宝物重重的插在地上,冷笑道:“地母元君,你未免见识太浅了!你果真要为了此宝而激怒我,丧失复生的机会?”
  
      大地深处传来的震动停歇,一条条触手般的根须缓缓缩入地底。
  
      秦牧拔起琉璃青天幢,冷冷道:“见小利而忘大义,地母,你让我失望,你的败亡并非是偶然!我再劝你一句,你若是想死的话,就尽管对公孙嬿下手!你别忘记了,我可以让你万劫不灭,也可以让你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