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江白圭折服烟云兮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江白圭折服烟云兮

    烟儿飞行数千里,终于在一座大山的大字型山洞中寻到秦牧,秦牧被嵌在崖壁内,双腿分开,双臂展平,伤势很重,动弹不得。
  
      烟儿来到这里时,镇守此地的山神是只山魈,正探头探脑的往洞里张望。
  
      烟儿赶走山魈山神,连忙把秦牧从洞里扣出来。
  
      秦牧连连咳血,却突然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咳血,很快像是喷泉一样滋滋往外喷血。
  
      烟儿慌忙道:“公子,快别笑了,再笑血就喷光了!”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稳住伤势,勉强坐起身来,笑道:“我没有大碍,只是丢了半条命而已,又死不了。我已经解开第一个符文了!”
  
      烟儿吓了一跳:“公子,两年时间,你才解开第一个符文?那么你完全解开凌天尊的神通需要多久?”
  
      “两年了?”
  
      秦牧怔了怔,他认为最多过去了一年时间,没想到竟然过去了两年之久。
  
      这就是他不喜欢像其他神通者或者神祇一样喜欢闭关的原因。
  
      闭关,听起来很厉害,但是往往是脱离现实世界,一闭关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会错过很多人很多事,错过了道法神通发展,一出关便是落伍。
  
      这次闭关两年时间,是他不能忍受的事情,好在把凌天尊的神通参悟透彻,并且借太始之卵的反击,他终于参悟出第一个太始大道符文!
  
      烟儿又暗暗开心起来,心道:“公子两年时间才参悟出凌天尊神通的第一个符文,岂不是说他还要在这里呆很久?这样我便可以与丕郎长相厮守……”
  
      秦牧起身,舒展一下筋骨,道:“烟儿,我们回去,该是离开南天了。”
  
      烟儿有些失望,道:“公子为何不继续留在这里参悟神通?”
  
      “凌天尊的神通我已经参悟出来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益处。”
  
      他们赶回龙麒麟那边,秦牧收起太始之卵,道:“该是离开了。天庭攻打太虚,我很想知道怎么样了,而且距离我破解鬼船神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他的伤势还未痊愈,只能坐在龙麒麟背上赶往南天的灵能对迁桥,到了灵能对迁桥旁,秦牧回头看了看这片广袤的天地。
  
      南天一片祥和,没有战争,没有纷乱。
  
      “这里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其实可以有另一种选择,但是他们已经被教育得奴性深重,不懂得反抗了。”
  
      秦牧拍了拍龙麒麟,龙麒麟带着他和烟儿走入灵能对迁桥中,秦牧面沉如水,心中默默道:“他们只是半神养的家畜,最多在吃你的时候彬彬有礼的询问一句。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为子孙后代争取一个更好的未来。或许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还会嘲笑延康,笑我们不自量力,就像火天尊嘲讽我一般……”
  
      他失声大笑。
  
      太虚之地。
  
      一尊尊神器四帝镇压崩坏虚空,天庭的大军浩浩荡荡,长驱直入,奔袭太虚之地。
  
      造物主们则在虚空中神出鬼没,试图偷袭,他们驾驭江白圭和延丰帝夺来的神器四帝,试图制造混乱,打断天庭大军的行进。
  
      然而这次率领大军的是天庭的四大天师,以及南天北天东天西天的四帝。四大天师,智慧高绝,黑帝、白帝、青帝、赤帝,武力强横,造物主虽然有所斩获,但是也死伤颇多,只得退走。
  
      阆涴神王带来虚空巨兽,亲自出征,让天庭大军伤亡惨重,然而很快火天尊、鸿天尊降临,重创阆涴,迫使虚空兽大军不得不退走。
  
      造物主一族彻底没了主意,只得守在太虚之地,等待大战的到来。
  
      然而谁都知道,太虚之地这一战,必将无比惨烈,血腥,太虚造物主本来人数便不多,能够活下来的不知能有多少。
  
      “延康的第一天师,你觉得该如何阻挡天庭大军,削弱天庭兵力?”烟云兮笑问道。
  
      江白圭道:“简单。踞险而守。崩坏虚空就是最大的险地。”
  
      烟云兮目光闪动,道:“阆涴神王率领虚空兽大军,前去奔袭,结果也是重创而归,造物主一族中的强者,也是无可奈何。延康国的天师,你怎么踞险而守?”
  
      江白圭诧异道:“你考我?你自己知道该如何踞险而守,你想试探我的智慧?”
  
      烟云兮唰的一声打开折扇,笑道:“你是延康第一天师,前来助阵,你说出你的办法,我想看你值多少兵力。”
  
      江白圭淡淡道:“我值多少兵力?当年延康劫爆发时,我一个兵力也不值。”
  
      烟云兮脸上的笑容僵住。
  
      延康劫爆发,开皇一声令下,酆都收缩,延康的神人们并没有帮助延康救人。此刻江白圭提起这事,让她有些理亏心虚。
  
      “不过我不是你们,所以我来相助。”
  
      江白圭道:“我若是你,我会挑选三千废物,送到崩坏虚空。这些废物须得道心败坏,心中充满恐惧。他们的心魔会源源不断的诞生,形成一支无比恐怖的心魔大军,阻挡住天庭大军的去路。”
  
      烟云兮眼睛一亮,笑道:“於我心有戚戚焉。”
  
      “那么子兮天师以为,我值多少兵力?”江白圭问道。
  
      “天河水师,雄兵百万,也不及你。”
  
      烟云兮猛地一拍折扇,唤来太子少保房由基,吩咐道:“房老,无忧乡中有那些善于溜须拍马,花天酒地不求上进的,给我弄来三千人,送到崩坏虚空中去阻挡天庭大军的去路。”
  
      房由基便是那个盘棺材盘得油光铮亮的老神,闻言不由大喜,笑道:“三千哪里够?老子给天师准备三万如何?”
  
      烟云兮笑骂一声,道:“多多益善,但也不要太多,免得他们的家人闹将起来。”
  
      房由基匆匆离去。
  
      烟云兮瞥了江白圭一眼,又道:“那么江天师以为能挡住天庭大军吗?”
  
      江白圭摇头:“挡不住。尽管这个计策可以让天庭折兵损将,但也无法挡住天庭。天庭会再派来几尊天尊,镇压虚空。那时,天庭大军长驱直入,双方血战,敌方有十天尊,我们不是对手。”
  
      烟云兮道:“如何破解?”
  
      “请开皇、阆涴,从虚空桥奇袭天庭!”
  
      江白圭道:“天庭受扰,天尊必然不敢全部来攻太虚之地,这样便可以陷入僵局。”
  
      烟云兮心神大震,躬身道:“云兮服了。先生稍待片刻。”
  
      她匆匆离去。
  
      延丰帝来到江白圭身边,悄声道:“这女子对你有意,被你折服了。我听闻这位子兮天师有个誓言,遇到心仪之人,便会换上女装,非他不嫁。国师,朕……我觉得她是去换女装了。她自称云兮,并非子兮,是女子的名字。”
  
      江白圭瞥他一眼,摇头道:“陛下又胡言乱语了,我对贱内忠贞不二,誓死不渝。”
  
      正说着,却见烟云兮竟然果真换了一身女装走了出来,风华绝代,楚楚翩翩,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她来到江白圭身前,正要说话,江白圭躬身道:“烟师叔。”
  
      烟云兮的脸蛋唰的一声变得无比苍白。
  
      “国师果然有够狠!”延丰帝暗暗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