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唯战而已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唯战而已


  
      山脚下,龙麒麟和烟儿抬头遥望山中的矿区,那里各色霞光喷涌,大道神通爆发,传来一声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又有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动,撼动上方的天穹。
  
      不远处,小小土伯也在翘首望着那里,怎奈身材太矮小,看不分明,只好努力的往虚空兽的身上爬。
  
      虚空兽也在观望矿区中的战斗,但是察觉到这小东西往自己身上爬,不由得眼帘微微掀起,龇牙咧嘴,露出威胁之色。
  
      不过,等到小小土伯爬到它的头顶,它也没有动弹。
  
      小小土伯刚刚爬到最高处,便见一个人影从矿区中飞出,轰隆一声砸在黑沙中,面朝地滑行了十多里远。
  
      “不用扶我!”
  
      秦牧大怒,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一边催动霸体三丹功疗伤,冷笑道:“我不信区区一条矿脉,还能弄死我!我乃是堂堂的牧天尊,天庭十天尊名义上都是我的师弟师妹,他们都有领地,我岂能没有?”
  
      龙麒麟和烟儿面面相觑,看着他治好伤,杀气腾腾的上山。
  
      “教主其实可以换一个地方的,没必要死磕这里。”龙麒麟低声道。
  
      过了几日,秦牧再度从山中飞出,这次并非是落在黑沙这边,而是砸到山对面的白沙大漠之中。
  
      龙麒麟遥望片刻,目光无法穿过这道山脉,只得挥手道:“散了,都散了,别看了。”
  
      另一侧,秦牧再度入山,这座太极矿脉,他当成了一场修炼,看看自己是否还有提升的可能。
  
      倘若换做其他人,早就知难而退,而他反倒越战越勇。
  
      这场历练,就算他不能参悟出太极矿脉中蕴藏的阴阳之道,也可以借着与矿脉诡异交锋的机会对天道和幽都大道有着更深的理解。
  
      一次又一次的进入矿脉,一次又一次被打飞出去,却又卷土重来,斗志昂扬,在矿脉中坚持的时间越来越久。
  
      终于,这一日秦牧在矿脉中彻底站稳根脚,孤身一人独挡来自矿脉两旁山壁中的天公和土伯的攻击,任由他们施展任何天道神通幽都神通,也不能让他后退半步。
  
      甚至,他步步进逼,从矿区入口,杀入矿脉十多里。
  
      突然,两旁山壁中的天公和土伯停止进攻,纷纷隐去。
  
      秦牧站在矿脉中,左右看去,只见山壁上的太极神石依旧在轻轻转动,山壁上的阴阳二气依旧在徐徐流转。
  
      他抬脚正要迈步走入矿区深处,抬起的脚步又放了回去。
  
      只听他的身后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秦牧猛然转身,只见矿区中一尊石化的造物主身上石质蜕去,渐渐恢复血肉之躯。那尊造物主迈开腿脚,扛起斧镐迈步向他这边走来,敞着胸膛,显得极为勇猛。
  
      “想要占据这条矿脉,还真是困难。”
  
      秦牧振奋精神,看着走来的造物主。
  
      那尊造物主筋躯尽显雄壮,举手投足间道韵天成。
  
      两旁,太极矿脉的山壁上,阴阳二气流转,一道道黑气白气相互缠绕,钻入那个造物主体内。
  
      他身上的道韵也自越来越强,他长有三只眼眸,只有眉心的眼眸中依旧是太初神石,一枚太极神石飞来,啪的一声贴在他眉心的太初神石上,将太初神石挤入脑中。
  
      而这造物主的双眼则变得很是诡异,眼瞳一分为二,变成了阴阳鱼在眼眶中徐徐转动。
  
      双瞳!
  
      秦牧眼角抖了抖,这太极矿脉的诡异之处,比其他矿脉还要恐怖。
  
      这尊造物主显然已非原来的造物主,而是成为被这片矿区控制的可怕生物!
  
      “而且,太极神石替代了太初神石,说明矿区控制这尊造物主将要施展出太初矿脉中蕴藏的道法神通。”
  
      秦牧聚精会神,盯着那尊造物主的身影,他来到这里,已经无路可退!
  
      无论如何,太极矿脉他都势在必得,他的灵胎神藏便是以太极来分,这矿区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突然,那尊造物主抡起斧镐,双腿发力,霎时间便来到他的跟前,斧镐狠狠落下!
  
      秦牧断剑挥起,化作长刀,一出手便是自己的入道神通!
  
      他以刀入道,参悟出第一招刀道大神通。
  
      叩关南天门!
  
      刀光亮起,带着后天大道独有的道韵,迎上斧镐!
  
      刀之道,披荆斩棘,遇难而上,无所畏惧!
  
      任由天之险,地之坚,一刀劈开!
  
      没有路,劈出一条路,不求多变多化,只管一横一竖!
  
      当——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秦牧倒飞而去,随即双腿在山壁上重重一蹬以更快的速度冲来。
  
      那尊造物主双手被打得高高扬起,向后退去,秦牧已然来到他的跟前,手起刀落,一颗巨大的头颅飞起。
  
      秦牧落地,大地剧烈颤抖。
  
      他的双手虎口爆裂,鲜血淋漓,但是能一招间便将这个对手斩杀,这点伤便不算得什么。
  
      突然,那尊无头的造物主再次抡起斧镐,秦牧心中一惊,急忙后退,避开劈落的斧镐。
  
      那造物主一击落空,拔出斧镐,只见他的胸膛竟然生出两只太极眼,以乳为眼,很是可怖。
  
      咚,这无头造物主将斧镐放下,拄着镐柄立在那里。
  
      与此同时,咔嚓咔嚓的声响传来,矿脉中一尊尊造物主石像纷纷蜕去石质,恢复血肉之躯,两旁山壁阴阳二气如龙矫腾游动,钻入这些造物主体内。
  
      他们迈开脚步,向秦牧走来。
  
      咚咚咚。
  
      一杆杆斧镐落地,闪烁寒光,数十尊巨人如同大雁飞行时布成的人形阵,向两旁排开。
  
      秦牧紧紧握住刀柄,伤势飞速痊愈,哈哈笑道:“长刀何所向?唯战而已!来吧——”
  
      一尊尊造物主或者腾空,或者脚踩两侧山壁,或者从地面奔来,他们手中的斧镐划过的流光像是太极图中的那道阴阳线,轨迹极为玄妙,从各个方向杀至!
  
      轰——
  
      太极矿脉中一道光柱拔地而起,化作黑色光芒,又是一道光柱腾空,化作白色光芒,半空中,两道光柱旋转,冲撞天顶,远远看去,如同阴阳太极鱼在围绕着彼此相互流转!
  
      山脚下,龙麒麟和烟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矿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光芒徐徐散去,一尊尊身躯伟岸的造物主手拄斧镐,站成一个大圆,而在中央则是一滩烂肉。
  
      秦牧被他们生生打成肉泥。
  
      这些造物主面无表情,抬起斧镐准备离去,矿区中的物质在飞速变化,一尊尊造物主在飞速退去,手中的斧镐也沿着他们神通的轨迹向后退去!
  
      他们有的向后腾空,有的脚踩两侧山壁向后奔走,有的从地面向后退去。
  
      而那摊肉泥也在飞速变化,又变成秦牧的样子,一切仿佛回到了起点。
  
      “唯战而已!来吧——”秦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