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梵天一梦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梵天一梦

    她看到了另一个梦境,那里有着数以百计的自己,以及数以百计的秦牧,他们在观摩阴天子的神通,相互讨论,相互印证。
  
      帝译月又看向其他地方,她又看到了其他梦境,另一个她正与阴天子一起说说笑笑,研讨如何完善冥都天门,如何将四大帝座功法融入到天门之中,如何利用轮回之道将四门帝座功法统一起来。
  
      那是她记忆中的场景的重现!
  
      她还看到许多的秦牧和自己正在那里,记录他们的谈话,推导他们所说的功法神通,巨细无漏的记下来。
  
      就算是帝译月自己回忆这些事情,也不可能如此清晰!
  
      帝译月转头看向其他方向,她看到了大大小小的梦境,那些梦境记录的是她与阴天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有些是无比美好的回忆,有些则令她感觉到痛苦。
  
      有她陷入爱河的画面,也有阴天子袭击酆都的画面,还有她的友人劝说她离开阴天子的画面。
  
      每个梦境中都有一个帝译月和一个阴天子,各种她从前不曾注意到细节浮现出来。
  
      终于,帝译月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个梦境上,那是她与阴天子拜堂成亲的画面。
  
      秦牧也注意到那一幕,皱眉道:“姐姐,我以无上神识来诱导你将记忆化作梦境,没想到把这个记忆也翻了出来。姐姐,我把这个梦境熄灭掉……”
  
      “不用。”
  
      帝译月摇头,目光死死盯着那段梦境,道:“他杀我的时候,动用了他的真本事,对于破解他的轮回神通有很大用处。”
  
      秦牧怔了怔,只得由她。
  
      帝译月怔怔的看着那里,前半段记忆是她最美好的回忆,刻骨铭心,后半段则是最令她心痛的记忆,同样也刻骨铭心。
  
      “佛法我也学过,我还曾拜大梵天王佛为师。”
  
      帝译月像是从那段苦痛回忆中醒来,像是没事人一样,向秦牧笑道:“我对老佛说,我想学他的帝座真经,老佛告诉我,你太聪明了,学不会。这门功法是笨蛋才能学会的功法,越聪明越是无法学会。”
  
      秦牧脸色一黑,悻悻道:“我也没有学会,我是老佛直接塞到我脑子里的,不懂得原理,只会用。”
  
      帝译月笑道:“我央求老佛传我,老佛传了,我果然没有学会。后来就绝了这个念想,离开了佛界。再到后来我才明白,不是笨蛋才能学会,而是无量劫经需要的聪明不是我们平时说得那种聪明,但是我依旧无法参悟。”
  
      他们说说笑笑,帝译月只觉各种讯息从一个个梦境中传到她的脑海中,极为迅捷,那是千百个梦境中的无数个秦牧和帝译月一起研究的成果。
  
      秦牧的无量劫经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无量劫经,而是结合了无上神识而产生的新的奇特神通。
  
      帝译月见过老佛施展无量劫经,以梦入道,不过那是老佛在梦境中化作一个个生命,以各种不同的面貌行走在各个诸天,各个世界,经历世事,历练红尘。
  
      等到大梵天的梦醒了,各个不同的生命,不同的境遇和经历回到他的脑海中,让他的智慧更通达,更珠圆玉润。
  
      老佛不需要推演,不需要计算,他是要达到心灵上的大彻大悟。
  
      他无法做到秦牧这样。
  
      秦牧梦中入道,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推演能力,试错能力,让老佛去学,他便再也无法梦中入道,无法经历无量量劫。
  
      这是他与秦牧的不同之处。
  
      这一梦给帝译月的感觉很长,不知过了多少年,无数个她和秦牧协同彼此的智慧,终于将冥都天门中蕴藏的轮回之道解开。
  
      随着梦境的破灭,各种领悟回到他们各自的大脑中,让两人闭上眼睛,各自回味整理良久。
  
      等到帝译月张开眼睛,却见自己还是站在冥都天门下,而秦牧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这里。
  
      她看到了赤秀神人站在不远处,招了招手,赤秀神人走来,道:“天王,牧天尊让我留下来告诉你,他先走一步,已经离开了小半日时间了。”
  
      帝译月问道:“他是否留下什么话?”
  
      赤秀神人道:“他说,姐姐留在酆都,永远也无法报仇。想要报仇,便必须要走出去。”
  
      帝译月沉思片刻,展颜笑道:“我明白了。我去见帝释天王。元界的那艘彼岸方舟,只有他才能修好。”
  
      秦牧离开酆都,回到天阴界。
  
      天阴娘娘等了他很长一段时间,见到他出来,不由欣喜万分,招手笑道:“快到这里来。我把我的法术神通施展给你看,你一定开心!”
  
      秦牧走上前去,却见天阴娘娘不知何时用天阴之金混着泥巴,捏了一些你娃娃,有男有女,一个个站在地上。
  
      天阴娘娘神秘兮兮,笑道:“我原本打算用一些花花草草,点化他们。不过我这里是灵魂黑沙的归所,很难种活花花草草,所以只能捏些泥人。”
  
      她施展神通,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只见神通落下,一个个你娃娃竟然张开口打着哈欠,就此有了三魂七魄,变成了一个个生命!
  
      秦牧惊讶不已,这种本事,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他的魂魄虽然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但是他按照的方法是天生古神的方法,借在灵胎神藏中开天辟地而衍生古神,让自己诞生魂魄。
  
      这与天阴娘娘的手段不同,天阴娘娘是直接赋予没有魂魄的死物以魂魄,让他们变成生灵!
  
      “不要动!”
  
      天阴娘娘见到那些泥人想要动弹,连忙摆手道:“不要动!你们是泥捏的身体,一动身体就散了,就要死了!”
  
      秦牧抬起右手,伸出手指,轻轻一划,他施展造化之道,造化神通迸发,将那些泥人笼罩,笑道:“娘娘,你这天阴界除了你之外,还没有本土的生灵,今日你我联手成全他们吧。”
  
      但见这些泥人立刻滋生血肉,生出五脏六腑,骨骼肌肉发肤,很快变成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那些泥人又惊又喜,在一起蹦蹦跳跳,过了片刻又向天阴娘娘和秦牧叩拜,叫道:“天父!天母!”
  
      天阴娘娘也又惊又喜,笑道:“咱们的神通,竟然还可以创造出真正的生命!真是有趣儿!我再去做一些泥人!”
  
      她正要去做泥人,秦牧连忙告辞,道:“你这里是净土,然而外面不是。我不能在此久留。娘娘,你不是孤单一人了,你有了自己的子民,须得对他们负责。”
  
      天阴娘娘看着他,笑道:“你突然严肃起来,好不吓人。”
  
      秦牧哈哈一笑,挥了挥手,道:“外敌倘若打进来,杀你的子民,你如何应对?”
  
      天阴娘娘目送他远去,又低头看了看那些满地乱跑的人儿,这些人儿是天阴界第一批土生土长的生命。
  
      “我会保护好他们,一定会!”她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