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药师的天宫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药师的天宫

叔钧也是呆若木鸡。
  
  在造物主的历史中,虚空兽一直是造物主中的勇士梦寐以求的坐骑,拥有一头虚空兽,在部落中的身份地位直线提升。
  
  当然,叔钧是没有虚空兽的,并非是他的实力不够强,相反,他前世是那个时代最为强大的造物主,被尊为神王!
  
  虚空兽虽然很强,但虚空母兽掌握在太帝手中,叔钧所以没有降服虚空兽,而是降服另一种极为强大的巨兽,叫做泰菩。
  
  泰菩的战力更高,几乎与虚空母兽不相上下,只是没有虚空兽神出鬼没遁入虚空的那种能力。
  
  后来祖庭剧变,这里的太古巨兽绝迹,叔钧的泰菩巨兽也跟随着他一起战死在血锈地带。
  
  “有了虚空母兽,那么便可以控制虚空兽攻击骚扰其他天尊的领地,他们若是觊觎我们的领地,那便攻其必救!”
  
  秦牧大笑道:“丕,你做得非常好!”
  
  龙麒麟很是得意。
  
  秦牧心思活络开来,盘算道:“我们还可以先发制人。初祖,二祖,我带你们去各大天尊的领地堵门!”
  
  初祖人皇笑道:“牧儿,你都这么大了,而且还是牧天尊,去堵门这种事情,便不需要我们跟着了。”
  
  秦牧摇头道:“是我带着你们堵门。堵门,需要有强者坐镇,我带着你们前去,堵各大天尊的矿区,看看天庭的强者的神通。”
  
  历代人皇紧紧握住拳头,面色不善。
  
  意山人皇冷笑道:“若非打不过你,我能打得你连苏幕遮都认不出你来!”
  
  其他人皇纷纷点头,初祖也连连点头。
  
  秦牧哈哈大笑,道:“此事便这么定了。我先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然后便带着你们前去会一会他们。”
  
  他带着药师来到大黑峰的植被茂密之处,试探道:“药师爷爷,这里的植物是否是灵药?”
  
  药师弯下腰,仔细检查一株花草,面色越来越古怪,过了良久,才直起腰身,取出银针小心翼翼的在嫩绿的枝叶上戳了一下。
  
  那株花草突然唰的一声没入地下,逃遁而去。
  
  药师皱眉想了想,取出一粒灵丹,小心翼翼的放在那株神草逃走留下的小洞前,过了片刻,只见那株神草又小心翼翼的探出一片枝叶,试探了一番,发现没有危险这才又生长出来,用根须卷起那粒灵丹拖入地下。
  
  “这里的灵药都是珍稀品种,我在外面没有见到过。”
  
  药师看向四周,沉声道:“至于他们的药力药效,我还需要详细检查一番……咦,古怪……”
  
  他来到另一株灵药前,那株灵药竟然强到几乎化作实质的地步,药力竟然化作道的纹理,形成一种种符文的异象。
  
  药师心头大震,细细查看每一段药力的构造,过了良久,这才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我的道,要成了……”
  
  他不禁潸然落泪,秦牧却欣喜若狂,仰头看天,喃喃道:“我的道,也要成了……”
  
  药师一脚将他踹飞出去,怒道:“天天就知道啃老,你自己多下些功夫,早就成了!”
  
  秦牧揉了揉屁股,理直气壮道:“我天天忙的事情更多,跑来跑去,还要参悟各种神通道法,哪里有时间弄医道?当然是啃老!”
  
  药师见他还敢顶嘴,恨不得一把毒药塞到他喉咙里。
  
  秦牧连忙离去,却见龙麒麟烟儿在安顿延康来人,等到他们安顿好,秦牧这才唤来他们,细细询问那位没有固定面貌固定性别的老者。
  
  过了良久,秦牧目光闪动,道:“他像是知道一切?居然还知道我传授给你三垣上识大罗无上神识,还知道虚空母兽出生……在此之前,祖庭一直都被封印,直到我们来到这里这才解封,但也没有完全解封。那么这个神秘的老者,只能是从那个神秘莫测的混沌矿脉中诞生的神圣了。”
  
  烟儿道:“他这些日子都是拎着水桶,修补被震裂的神山,这些神山好不恐怖!”
  
  “这是物质置换之道。”
  
  秦牧面色平静道:“宇宙的总物质总能量永恒不变,宇宙毁灭的过程,是将物质化作能量的过程,宇宙诞生的过程,是将能量化作物质的过程。虽说那些可怕的生物是来自过去已经被毁灭的宇宙,但也需要遵循这个原则。有了这株黑木,那么过去和未来便有了一个连接的通道。”
  
  他踱步来去,思索道:“他们借助虚空兽,从咱们这个宇宙窃取一部分物质,填充到过去的宇宙,然后我们这里物质少了,他们那里物质多了,他们便可以趁机置换过来,来到我们的世界。”
  
  “也就是说,他们在前一个宇宙,也就是在这株大黑木的根须旁边,举行了一场逆向召唤,窃取我们这里的物质。所以你们才会看到虚空兽堆积如山的尸体很快便没有了鲜血,没有了肌肉,甚至连骨骼也在几天的时间便消失了。”
  
  秦牧抬头看向远处,重重握拳,道:“那位古神处理的很是不妙。他封住了这大黑木的群山,但是我们这个宇宙还是缺少了一部分物质,那个过去的宇宙还是多了一部分物质。他们迟早还会再来!”
  
  “封印大黑山,只是治标不治本!”
  
  “说得好!”
  
  秦牧话音刚落,只听一个声音传来,赞道:“牧天尊说的真好,不愧是牧天尊啊。”
  
  秦牧循声看去,却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后,手持折扇,风姿飘逸,容貌俊美,只是有些阴柔。
  
  秦牧看向龙麒麟和烟儿,两人急忙摇头,低声道:“他每次来,男女不确定,面目不确定,种族也不确定。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秦牧见礼,道:“敢问道兄如何称呼?”
  
  那书生折扇拍了下手,还礼道:“后世人称我为太易。牧天尊还拿着我出生时的那块蛋壳呢!”
  
  秦牧脸色微红,道:“看到宝物,因此难免动心。道兄是否打算讨回去?”
  
  那书生太易摇头道:“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秦牧舒了口气,他原本也没打算还给太易。
  
  书生太易道:“牧天尊,咱们其实是见过的。”
  
  秦牧惊讶万分,道:“敢问在何处见过?”
  
  “百万年前,我化作大鲲,载着牧天尊秦天尊等人遨游龙汉天庭。”
  
  书生太易打开折扇,笑道:“六十万年前,天庭分家,大日星君放出哮天犬搜寻宫天尊,我是其中一条哮天犬,从你身边跑了过去。天河坠落时,我是牧天尊脚下的一个仓皇逃命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