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书生太易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书生太易

    秦牧瞪大眼睛,笑道:“没想到道兄对我如此关注。”
  
      书生太易摇头道:“我并非只关注你,其实很多人我都关注,检查凌天尊书稿的小竹马其中一个是我,我还是月天尊桃林中的一颗桃子,也是开皇秦业钓起来却又脱钩的鱼儿,土伯身边的一个鬼魂。或者是天公眼帘飘过的一颗星辰,或者是昊天尊的一根白发,被他拔下来丢掉。”
  
      他笑道:“我去过太多地方,见过太多人,在苍茫的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人物,我都去见过他们。我还见到你放弃了自己的道路,重归天宫天庭这条道路,因此而叹息。那时,我是你滴落的一滴眼泪。”
  
      秦牧身躯微震,想起自己请教叔钧之后,断然舍弃原来的道路,而选择修炼天宫天庭,那时他禁不住落泪,耳边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他定了定神,好奇道:“道兄神通广大,你却回到这里,是何缘故?”
  
      书生太易笑道:“我一直都在这里,谈不上回来不回来。”
  
      秦牧心知太易的境界,自己无法琢磨,无法理解,或许当年不放弃那条路,自己还能修炼到他的境界,但现在已经不成了。
  
      书生太易环视四周,道:“这株树,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贯穿了一个个宇宙时代,那些宇宙时代的强者都想从过去爬到这里来,避免死亡。你选择这里为你的领地,咱们可算是有缘。”
  
      秦牧笑道:“多亏太极矿脉中的那两位古神指点,否则我也不能得到这祖庭第一宝地。”
  
      书生太易面色古怪,却没有多说什么,道:“这里原本是我的地方,不过你既然把这里当成你的领地,那么你也须得为守护祖庭做些什么。”
  
      秦牧正色道:“道兄尽管吩咐。”
  
      书生太易道:“如你所言,我封住大黑山只能拖延一段时间,无法永绝后患。将来,大黑山还是要崩裂,那些过去时代还是会试着入侵。你要帮我的,便是这件事。”
  
      “义不容辞!”
  
      秦牧爽快答应,笑道:“倘若我这里有外敌入侵,那也仰仗道友了!”
  
      书生太易没有料到他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想了想,笑道:“依你便是。”
  
      秦牧长长舒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势力都无法与十天尊媲美,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现在得到了“祖庭第一宝地”,他总担心自己守不住。
  
      不过有太易这句话,即便十天尊亲自出马,只怕也夺不走这座“祖庭第一宝地”!
  
      殊不知,十天尊也根本不曾看上这块“祖庭第一宝地”。
  
      “有太易在这里,我便可以放心的带着初祖他们去堵门了!”
  
      秦牧擦拳磨掌,兴奋莫名:“从前道祖带着林轩,如来带着佛子,都去堵过太学院,霸山祭酒也带着我去堵楼兰黄金宫,不过那都是长辈勉励晚辈。长辈们往那儿一坐,好不威风煞气!对方只能乖乖地按照规矩来办事,否则长辈便要发飙!这一次,我这个晚辈要带着长辈去堵十天尊的领地,谁敢不按规矩办事,我便发飙!”
  
      “反正捅出天大的篓子,只消往大黑山这里一躲,天塌下来都有太易扛着!”
  
      祖庭,太初矿脉。
  
      天庭不可无天尊镇守,晓派来了他最得意的弟子高怀同镇守这条矿脉,晓天尊作为人族天尊,但对所有种族都一视同仁,只是仇恨古神。
  
      高怀同并非是人族,而是一尊半神,天资卓越,修成帝座境界。
  
      高怀同刚刚安顿下来,命令麾下神人进入矿脉开采神石,便有神人来报,道:“牧天尊带着二十多个奇形怪状的人寻来,说是前来拜访,要依规矩堵门,挑战晓天尊门下弟子。”
  
      “堵门的规矩?”
  
      高怀同纳闷:“我天庭何曾有过这种古怪规矩?”
  
      他请来燕泣翎,询问道:“小师妹,你在下界待过,这牧天尊前来堵门,你可知下界的规矩?”
  
      燕泣翎道:“下界是有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长辈带着晚辈去堵门挑战,须得相同境界交锋,挑战双方都不能坏了这个规矩,否则便是丢了颜面。不过,这个规矩其实有一个准则,那就是那位长辈,须得有震慑对方的实力。”
  
      高怀同笑道:“下界的人都是流氓,不学无术,居然弄出这种古怪规矩来。天庭中便没有堵门这种事情。不过话说回来牧天尊虽然本事不济,但是名头却响,倒不能怠慢了。小师妹,你本事高绝,同境界之中罕逢敌手,你去打发了他。”
  
      燕泣翎摇头道:“我与他争锋数度,都不曾赢他。”
  
      高怀同脸色微变,踟蹰道:“你不能胜他,我也很难胜他……”
  
      报讯的神人道:“这次是牧天尊坐镇,说是让其他人挑战。”
  
      高怀同失笑道:“倘若是牧天尊自己来挑战,我倒还惧他三分,没想到他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让其他人挑战。也罢,我们这些师兄弟便与他带来的人较量较量,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他率领晓天尊的十多位弟子迎了出去,只见秦牧乘着那艘小小的快船来到矿区外,船上果然是些奇形怪状的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只有两三个人还算能看。
  
      这些人之间矛盾似乎很深,彼此之间看谁都不顺眼,挤在一艘船上便险些火并。
  
      最让他们仇视的还是秦牧,船上所有人看他都是不爽的样子。
  
      高怀同向秦牧见礼,笑道:“牧天尊来访,我疏于迎迓,恕罪。天尊率领这些道友堵门挑战,我晓天尊一脉自然不能丢了师尊的名头,便应下了。”
  
      秦牧客客气气道:“师侄放心,我的人自有分寸。说起来,他们都是我的长辈,我也是担心他们疏于修炼,懈怠了,要借师侄们的手来磨练磨练他们。”
  
      齐康人皇、意山人皇等人吹胡子瞪眼。
  
      两人客套一番,高怀同将秦牧请到上座,秦牧语重心长道:“师祖,祖师们,场子我镇下了,你们可不能给我丢脸。”
  
      齐康人皇跳了出来,怒道:“姓秦的,欺师灭祖,咱们先来打一场!”
  
      高怀同含笑看着秦牧,秦牧歉然道:“贤侄,这位是我师祖,脾气有点暴躁,但也有几分本事。贤侄挑选一个好手,给我往死里打!”
  
      齐康人皇气得七窍喷烟,身躯一震,身后霞光大放,一片光明,三座天宫伴随着一声钟响,从霞光中跃出,道:“这些年我随着初祖修炼,各种帝座功法也见识了不少,这一世更是精勇猛进!姓秦的,不管别人,咱们按照人皇殿的规矩先来比划比划!”
  
      高怀同笑看秦牧,道:“天尊,你看……”
  
      秦牧满脸歉意:“我家长辈桀骜难驯,贤侄稍后,我先教训他们一番。”
  
      他站起身来,齐康人皇全神贯注,严防死守,等待他出击。
  
      秦牧一步跨出,只听震天价一声巨响,在场所有人都被震得气血翻腾,再看齐康人皇,已经被他一掌拍入祖庭的大地中。
  
      秦牧回到座位,笑道:“他老实了,可以开始了。”
  
      齐康人皇从土里爬出来,灰头土脸,但却意气风发,对自己的失败浑然没有放在心上,哈哈大笑道:“谁来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