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医道天宫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医道天宫

    药师额头冒出冷汗,围绕秦牧连连走动,双袖飘飞,各种炼丹手法出神入化,让人眼花缭乱。
  
      炼丹手法也是神通,论这方面的造诣,药师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早在残老村的时候,村长便曾经说过,倘若药师能够把他的炼丹手法用在战斗之中,那么他的道法神通将会有长足进步。
  
      倘若再配上雄浑的修为,那么药师也可以跻身天下强者之林。
  
      然而药师对修炼却不上心,也不研究道法神通,总是养些毒虫种些药材,以至于成为残老村中修为境界垫底的存在。
  
      此刻,秦牧的情况危急,药师炼制的灵丹药力太强,他的目的是化解秦牧的修为炼成医道天宫,这便相当于经他之手助秦牧以医入道。
  
      他尽管不喜欢争强斗狠,但心中也有傲气,一心想要压过村长、哑巴等人,只是他却没有料到他非但没有压过其他完备的天宫,甚至连灵丹的药力他也无法掌控。
  
      药师脚步如飞,围绕秦牧团团转动,炼丹手法千变万化越来越快。
  
      他额头大汗淋漓,还未落下便化作白气蒸腾而起,他把秦牧当成丹炉,秦牧体内的药力当成药材,要将秦牧炼成一味灵丹!
  
      现在,他才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勤修苦练提升修为,秦牧自身太强,以秦牧为丹炉,催动这口人形丹炉,需要雄浑的法力。
  
      秦牧体内的药力太强,催动药力演化医道天宫也是倍加困难。
  
      他现在气喘吁吁,元气损耗越来越快,随时可能一口元气提不上来便会功亏一篑。
  
      他憋得脸像是刚从染缸里捞出来的红布,拼死调动自己的修为,试图将秦牧体内纯粹的真元化作医道天宫。
  
      只有医道天宫定型,这座天宫自身蕴藏的医道规则便可以救秦牧性命。
  
      只是他现在拼尽一切力量,拼尽一切修为,也难以将秦牧体内的真元化作医道天宫。
  
      噗——
  
      药师一口鲜血喷出,他感觉自己的元气消耗殆尽,然而秦牧的医道天宫却还是只搭建了一半。
  
      “我拼了性命,也不能让牧儿出事!”
  
      药师一股子牛脾气上来,突然逆转功法,燃烧气血,继续施展各种炼丹手法向秦牧拍去,助涨秦牧这口人形丹炉炼化药力。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抬手挥洒,将他的炼丹手法挡住,冷笑道:“药师爷爷,玩砸了吧?我就知道你会玩砸,你每次炼制新的丹药,不是少这便是缺那。”
  
      药师呆了呆,敏锐的觉察到秦牧的医道天宫竟然在自我的形成之中,却是秦牧的灵胎元神催动其他天宫以及阴阳太极图,将剩下的药力炼化,将真元化作医道天宫。
  
      “噗——”
  
      药师又是一口血喷出,秦牧连忙抬手连点,封住他体内逆流的气血,搀着他让他坐下,笑道:“药师爷爷,你现在知道没有修为的坏处了吧?”
  
      药师颤抖着抬起手指着他,秦牧按下他的手,语重心长道:“吃一堑长一智,倘若我不是留着几分修为以备不时之需,你岂不是要累死?”
  
      药师颤声道:“你自己明明可以炼化药力,还让我累得吐血……”
  
      “药师爷爷以前经常坑我,我也是有样学样。”
  
      秦牧飞速取出一些灵药,配备药材,炼制灵丹为他滋补元气和气血,笑道:“这次若不吓吓你,你早晚会吃亏。你现在知道错了,将来才会努力修行,争取像我一样强大。”
  
      “你不孝……”
  
      药师刚刚说到这里,便被秦牧一把灵丹塞入口中,怒道:“我不吃……”
  
      秦牧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咽喉处轻轻一划,药师不由自主的咽下灵丹。
  
      秦牧手指舞动如风,连续点在他的胸腹之处,助他炼化药力,道:“你别发小孩子脾气,这件事固然是我算计你,但是将来倘若真的遇到我必死的局面,你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化解药力救我呢?当然,我这么强肯定不会遇到那种局面,但是村长呢?他可没有我这么强。”
  
      他知道药师与村长的关系最好,循循善诱道:“倘若村长受了重伤快要死了,你有药救他,却没有足够的法力帮他催化药力,岂不是要看他死在你的面前?”
  
      药师恢复了些精神,气喘吁吁道:“你诅咒村长,你不孝顺,村长多伤心……”
  
      秦牧调动自身的修为,将体内多余的药力炼化,笑道:“我就是打个比喻,又不是咒他。你别瞎说。”
  
      “村长剑挑了你……”
  
      秦牧慌忙起身,道:“我还有事,要离开祖庭一段时间,药师爷爷你便留在这里慢慢疗伤,努力修行提升实力。我先走一步!”
  
      他连忙离去,心中欢喜万分:“又多了一座医道天宫,我距离瑶池境界越来越近了,药师爷爷也会努力修行,提升修为。嗯,残老村九老,便只剩下瘸爷爷和马爷不争气,该怎么磨砺他们……”
  
      他笑容满面,唤来龙麒麟和烟儿,嘱咐道:“我打算摘下那颗有求必应的古神卵,留下二十八诸天的重宝。你是龙山散人,天下第一天师,又是虚空母兽的主人,操控着祖庭中的虚空兽,你们留在这里,可保这块宝地的安全。”
  
      龙麒麟连忙问道:“教主此去,何时回来?”
  
      秦牧想了想,道:“快则一年,迟则三五年。”
  
      龙麒麟心中惴惴,龙山散人这个称号多少有些水分,虽说有瞎子这位阵法大师在,他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豢教主容易,豢瞎老爷难。瞎老爷贼精明……”
  
      他感觉到危机降临,自己的豢人经只怕要经受一场莫大的考验。
  
      秦牧又寻到瞎子和哑巴,将重新炼制琉璃青天幢的事情托付给他们,哑巴笑道:“北帝暴殄天物,把这件宝物炼得乱七八糟,我早就看着不顺眼,肯定要炼一炼,你只管放心。”
  
      秦牧飞身而起,将琉璃青天幢中的那颗古神卵摘下,放入秦字大陆中,心道:“太始的道语,我已经破解得七七八八,现在便可以通过太始道语来推测这颗有求必应的古神卵的道语了。这两尊卵中古神到底在商议些什么,便可以知晓了。”
  
      他向外走去,抬头看去,只见天色已晚。
  
      秦牧取出灯笼,正欲离开,突然地动山摇,十万黑山外一片宇宙崩塌毁灭的恐怖景象!
  
      十万黑山中,延康的神人们惊恐的看着外面,龙麒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大家不要惊慌,这只是上一个宇宙年破灭时的景象,祖庭并无变化!”
  
      秦牧闻言,也是松了口气,挑着灯笼走出十万黑山,离开琉璃青天幢的守护范围。
  
      就在他踏出十万黑山的那一瞬,他突然毛骨悚然,心中生出莫大的恐怖。
  
      他听到的这个宇宙的道在哀鸣,在崩断,这个世界的神在恸哭!
  
      这里绝非是幻象,而是他实实在在的踏入了上一个宇宙毁灭时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