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薅龙鳞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薅龙鳞

太始之道,是有形无质,因此秦牧等人变成发光的能量体,而太极之道就是阴阳之道,能量化作万物,阴阳之道演化世间万道!
  
  “解决我们目前困局的唯一办法,便是太极神石和太极原石!”
  
  秦牧想到这里,立刻取出几块太极神石和太极Щщш..lā
  
  太极原石他只有一块,神石却有百块之多。
  
  对于太极之道阴阳衍变之道,他从前觉得自己很了解,他的灵胎神藏便是阴阳交割,但是接触到真正的太极矿脉,见识到太极矿脉中的诡异事件之后,他便不再那么肯定了。
  
  阴阳衍变,让物质和大道变化多端,甚至变化物种,变化大道规则,端的是神乎其神,不可言喻。
  
  不过那次太极矿脉之旅,他也得到了很大的好处,因为他吸收了一部分太极神石和太极矿脉的力量!
  
  他对太极衍生阴阳衍变的理解,比从前深厚了许多!
  
  那时,他处在矿脉中,太极矿脉控制造物主矿工将他屡次击杀,而他却借物质不易神通一次又一次回到原点,藉此领悟破解阴阳衍变的道理。
  
  在最后一击时,太极矿脉控制阴阳二气疯狂钻入他的体内,试图将秦牧同化。
  
  然而秦牧还是凭借道法神通玄妙无比,借机吞噬了侵入体内的阴阳二气,因此他也获得了一部分矿脉的力量。
  
  “太极神卵中的那两位古神赠我这块太极原石,可以说救我性命了。”
  
  秦牧首先尝试调动太极神石的力量,对于太极之道他尽管了解得很深,然而他毕竟不是矿脉中的古神,他首先要尝试一下如何掌握这股力量。
  
  太极神石在他掌心中缓缓漂浮起来,秦牧只觉自己体内的能量融入其中,缓缓的化作阴阳二气,这种情况很是奇妙,令人啧啧称奇。
  
  从能量转变为阴阳二气,阴阳二气也是物质,能量转变为物质,一切都水到渠成。
  
  “然而纯粹的阴阳二气,并不能让我恢复肉身。”
  
  秦牧沉吟,他得到太极矿脉中的阴阳二气,蕴藏着很多复杂的阴阳衍变的道理,他想要入梦推演推导,整理一番。
  
  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入梦是借助强大的思维能力,化身万千,调动的思维极为庞大,极有可能会让自己体内的能量失控!
  
  他只得暂且放弃这个念头,慢慢整理阴阳衍变之道,琢磨太极神石的能力。
  
  从太极神石到太极原石,由浅入深,只能慢慢来。
  
  不知不觉间十多日时间过去,月天尊还是没有回来,秦牧也慢慢的掌握了太极神石的能力,对太极矿脉中蕴藏的道理理解的越来越多。
  
  这里无人打搅,很是清净。
  
  羽林军令行禁止,是一支完全听从令主命令的军队,魏随风就是令主,一声令下,羽林军端坐不动,心中没有其他任何想法,纪律之严明,令人望而生畏。
  
  鸡婆龙林枭则被魏随风收拾得服服帖帖,不敢有所异动。
  
  至于龙伯王、凤秋云等人则有些坐不住,随着时间推移而越来越焦躁不安,好在他们每次在将要爆炸时总会醒悟过来。
  
  “龙伯王!”
  
  秦牧终于起身,唤来龙伯王,笑眯眯道“我需要一些龙伯的能量体,试一试我这几日的收获是否能破解我们目前的状态。”
  
  龙伯王脸色微变,冷笑道“小辈,你想用我们做试验?你算什么东西……”
  
  “堂堂的天尊,到你口中居然是算什么东西?”
  
  魏随风走来,冷笑道“龙伯王,你未免太胆大包天了。”
  
  龙伯王脸上龙皮乱抖,他对魏随风心怀畏惧,正是魏随风提着羽林军灭掉了龙伯国,镇压龙伯之乱,将无数龙伯斩首献祭给龙汉天庭!
  
  甚至连他自己,都是被魏随风所擒。
  
  “牧天尊,乃是龙汉九天尊,有传法天下众生之恩,从古至今百万年,任何人遇到了他,哪怕是天庭的十天尊也要称一声道兄!”
  
  魏随风淡淡道“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你非但不报恩反而出言不逊,不当礽子。”
  
  龙伯王面色稍缓,道“我乃是龙伯国的主宰,从祖庭龙脉中诞生的神圣,身份尊贵胜过所谓的天尊百倍!当年天庭盛会,天帝邀请我赴宴,至于龙汉九天尊只不过是瑶池中玩闹的小人物,我着实没放在眼里。不过羽林军令主发话,我便卖你一个面子。”
  
  他沉吟一下,唤来一位龙伯,道“拔下你一块龙鳞,给这位牧天尊试验。”
  
  那龙伯自觉屈辱,龙伯王冷哼一声,伸手从他身上拔下一块龙鳞来。
  
  那龙伯脸皮乱抖,委屈的站在一旁。
  
  秦牧接过龙鳞,立刻催动太极神石试验自己的新成果,对于龙伯王言语中的讽刺他倒是不放在心上。
  
  魏随风和龙伯王紧张的看着那片龙鳞,心中激动莫名,急忙压了压情绪。
  
  只见随着秦牧的催动,太极神石像是没有了固定的形态,化作一黑一白两道阴阳二气,围绕着龙鳞旋转,奇妙的力量从神石中迸发,改变龙鳞的物理结构。
  
  这片龙鳞只是一片龙鳞状的能量体,并没有物质,然而在阴阳二气的作用下,龙鳞竟然渐渐形成了物质!
  
  众人难以压制心头兴奋,但却不得不压制,着实辛苦。
  
  眼看龙鳞已经转变了大半,突然,龙鳞从能量转变为物质的过程迅速逆转,从物质转变为能量!
  
  龙鳞迅速发光,光芒越来越明亮!
  
  魏随风脸色大变,急忙衣袖一卷一抖,将那片龙鳞卷起,送到高空中。
  
  轰——
  
  物质湮灭,能量爆发,天空中如同多了一轮太阳,恐怖无比,久久不散。
  
  “再来一片。”秦牧微微皱眉,道。
  
  龙伯王向那位龙伯勾了勾手,那龙伯面色愁苦,不情愿走上前来,又被他拔掉一片龙鳞。
  
  过了片刻,魏随风衣袖一卷一抖,天空中又多出一轮太阳,而前面那轮太阳还未完全消散。
  
  “再来一片。”秦牧头也不抬道。
  
  龙伯王又从那位龙伯身上拔下一片,秦牧顺手接过,调整一下自己的手法力度,再度试验。
  
  “再来一片。”
  
  ……
  
  龙伯王将那位龙伯拔得秃了,挥了挥手,让那龙伯下去,换上一位新龙伯,继续拔鳞片。
  
  月余时间过去,天空中的爆炸一浪接着一浪,秦牧失败了不知多少次,竟然没有一次成功!
  
  龙伯王脸上青气乱窜,几次三番险些当场爆炸,但好在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还是忍耐下来。
  
  “再来一片。”秦牧道。
  
  这声音如同催龙伯王爆炸的魔咒,他怒不可遏,身体越来越明亮,再难克制。
  
  魏随风咳嗽一声,道“龙伯王,当心爆炸。”
  
  龙伯王醒悟过来,压制自己道心的波动,咬牙从自己身上拔下一片龙鳞,切齿道“牧天尊,你不能只逮着我们龙伯一起薅!那边凤族的领袖也有不少羽毛!”
  
  秦牧歉然道“快成功了,快成功了。薅光了你,便去薅秋云姐。”
  
  远处,凤秋云脸色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