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一根筋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一根筋

    魏随风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弟如此兴奋,但又突然间安静下来,便知道自己这位师弟完蛋了。
  
      “他肯定打定了什么馊主意,并且决定一意孤行,一万头夔龙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魏随风心中哀叹:“老师还说我的脾气倔,说我脑袋里没长脑子,里面是一团倔筋,行为偏激。但我哪里比得上二师弟?他何止脑子里都是倔筋,他整个人就是一根倔筋!”
  
      秦牧立刻着手实施自己的计划,不过这次改造自我,是个极为宏大的工程。
  
      他只能静下心来,慢慢的参悟太始之卵太初之卵和太素之道太极之道,把懂的不懂的各种大道符文篆录下来。
  
      至于混沌矿脉,以及太易之道,秦牧决定不理会,直接把太易的蛋壳埋到神藏中,管他会不会诞生出一条混沌矿脉。
  
      他做了详细的规划与设计,等到他做好这一切,月天尊终于返回,急着来看望他们,还未来得及说两句话,便有侍女前来道:“天尊,火天尊来访。”
  
      月天尊惊讶道:“火天尊来我这里做什么?”
  
      她深深皱眉,向秦牧道:“当年围杀云天尊的人之中便有火天尊,我也曾经恨过他很久,也是因为他,我才退隐,隐居了十几万年。不过,当年也是火天尊劝我出山的。”
  
      秦牧断然道:“火天尊不能信赖!”
  
      月天尊笑道:“你尽管放心,我自有分寸,对火天尊我也有防备之心。不过当年的人族八天尊,御天尊、云天尊死了,秦天尊、牧天尊在未来,幽天尊退隐幽都,只剩下凌天尊、火天尊和我。我们倘若不为人族做事,那么便没有人为人族做事了。”
  
      她起身离去。
  
      秦牧不由焦急起来,体内能量不稳,身体越来越明亮。
  
      突然,魏随风按住他的肩头,沉声道:“师弟,往事只可追忆,未来尚有可为。历史就是历史,可以参与,但不可改变。你现在该做的,是保持自己的内心,不急不躁,把眼下的事情做到最好,没有丝毫纰漏。”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抚平躁动紊乱的内心:“你说得对,说得对……”
  
      他再度静下心来,检查自己做出的规划设计。
  
      他必须抓住这次化作能量体的机会,把自己的灵胎神藏设计得尽善尽美。
  
      他又检查几遍,没有寻到其中的错误,这才催动太极原石,缓缓的改造自己的灵胎神藏。
  
      过了不久,月天尊回到这里,看到秦牧正在恢复肉身,不敢惊扰,正打算离去,魏随风上前,问道:“天尊,火天尊前来寻你,所为何事?”
  
      月天尊迟疑一下,道:“火天尊不让我说出去,不过告诉你们应该没有什么。他此来是为了地母元君一事。”
  
      魏随风诧异道:“地母元君?”
  
      “火天尊的意思是,地母元君在一日,那么元界的人族便不平安。北上皇残暴,就是因为有地母元君撑腰。”
  
      月天尊道:“他想与我联手,为人族做点事情,铲除地母元君。”
  
      魏随风皱眉。
  
      月天尊笑道:“火天尊这个人虽然去帮助昊天尊,但是他的为人还是不错的。他嫉恶如仇,对古神极为仇视,倘若是为了除掉古神,他一定第一个冲到最前头。”
  
      “除掉人族的强者,他也是第一个冲到最前头。”突然秦牧的声音传来。
  
      月天尊急忙向他看去,只见秦牧的身躯依旧是能量体,只有脑袋生长了出来。
  
      他首先恢复脑袋的原因是为了开辟灵胎神藏,他的灵胎正在构型之中。
  
      月天尊笑道:“牧,你现在的样子怪怪的,光芒上顶着个大脑袋,还是不要分心,加紧修炼。火天尊这件事应该还是比较稳的,因为除了火天尊之外,我人族还有一位强者。”
  
      她很是开心:“这人便是云天尊的得意弟子,晓未苏!他已经成长到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了,而且他也是第一位上皇。”
  
      秦牧深深皱眉,晓未苏,后世的晓天尊,也即是古神天帝的转世身!
  
      若说火天尊还有一丝良心为人族考虑的话,那么晓未苏便是彻彻底底的包藏祸心!
  
      “师弟!”
  
      魏随风突然脸色大变,喝道:“不要分心!”
  
      秦牧警醒,立刻察觉到自己在分心时差点神藏开辟失败,急忙收敛心神。
  
      月天尊见他还处在危险之中,连忙道:“你继续忙你的,我去找凌姐姐和其他人族高手商议一番。火天尊和晓未苏还催促着动手呢……”
  
      “且慢。”
  
      秦牧唤住她,道:“我虽然无法分心分神,但是现在好歹恢复了一些神识修为。月,我精通以梦入道……”
  
      月天尊惊讶道:“这不是大和尚的本事吗?”
  
      秦牧道:“我与他的以梦入道还是不同。他的梦中入道是现实是他的梦,他在梦中经历现实,历尽红尘,磨砺道心。而我的以梦入道则是一种推演的神通,是在梦中模拟现实,从万千个可能中寻找最优解。”
  
      月天尊正要说话,突然四周的天地渐渐变了,秦牧向她走来。
  
      她惊讶的看到秦牧的肉身竟然已经恢复了,少年英气,俊朗而充满智慧。
  
      他脑后神光如轮,身躯高大魁梧。
  
      “你眼中的我并非是真正的我。”
  
      那个秦牧开口,声音也变得充满了磁性,很有魅力:“而是你想象中的我,可能与真正的我并不一样。这里已经是你的梦中了。”
  
      月天尊脸色微红。
  
      秦牧继续道:“这里是你的梦,我虽然实力尚未恢复,但却可以助你在梦里实现推演。你看。”
  
      他轻轻挥手,月天尊远远便看到了元木,以及元木下的地母元君。
  
      不仅仅有地母元君,还有其他人,凌天尊、晓未苏、火天尊,以及另一个自己。
  
      就在此时,她看到了自己消失,进入另一个自己的体内。
  
      他们正在围攻地母元君,场面极为猛烈,各种神通、神兵,层出不穷。
  
      月天尊看向那些神通,只见每个人的神通竟也变化多端,有些神通甚至是这些人不对外展露的绝学!
  
      她甚至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她身处在梦境中,仿佛亲自参与了这一战。
  
      “不对!”
  
      月天尊笑道:“上皇也是高手,还有道祖与大和尚,更是高手!”
  
      她刚刚说到这里,上皇、道祖和大梵天等人的身影出现,然而却被北上皇天庭挡住。
  
      北上皇天庭中强者如云,多是半神,实力极为可怕。
  
      即便是这么多强者联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也未能除掉地母。
  
      这一战,以众人被重创而告终,地母元君尽管伤势极重,但毕竟是地母,她的伤很快痊愈。
  
      这一战的结果是,火天尊战死,凌天尊战死,晓天尊遁走,只有月天尊全身而退。
  
      远处,月天尊站在秦牧身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历史不可以重来,但是梦境可以。”
  
      秦牧轻声道:“现在,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那惨烈的场面变幻,月天尊又经历了这一战,她还是月天尊,与凌天尊、火天尊、晓未苏等人额联手,合力试图除掉地母元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