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三零章 能力越大,作恶越大

第一二三零章 能力越大,作恶越大


  
      火天尊不知何时来到这座神城,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显然将他们刚才的对话听在耳中!
  
      更让秦牧震惊的是,火天尊很早之前便知道白玉琼便是南帝朱雀的转世身!
  
      火天尊抬了抬手,示意白玉琼起身,却没有看她,而是目光落在秦牧身上,神态颇为淡漠。
  
      秦牧神色转冷。
  
      “白玉琼天师是南帝的神魂转世身,我知道,但是因为她是人族,所以我并不计较。”
  
      火天尊漠然道:“南帝是我杀的,她的魂魄也被镇压在披香殿内,牧天尊,你的作为愈发令我不齿了。我可以因为南帝的神魂而杀掉白玉琼,但我并没有,而你却因为一尊作恶多端的古神便要害我人族一位帝座强者的性命!”
  
      秦牧迈步离去,淡漠道:“我不是云天尊,也不是月天尊,凌天尊,他们信你,所以他们死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火天尊冷冷道:“站住!”
  
      秦牧充耳不闻,继续离去。
  
      火天尊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冷笑道:“你知道我多少次曾经劝过云天尊吗?我劝过他不下百次!我劝他不要逆天而行,不要违抗大势,不要因为自己的野心而置人族性命于不顾!”
  
      “而他呢?”
  
      “他一意孤行!他一定要反抗,一定要让人族成为万族之尊!但他也认同我!”
  
      “我去杀他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理解我的所作所为!”
  
      秦牧停下脚步,侧过头来,似笑非笑:“那么赤皇明皇呢?那么月天尊、凌天尊呢?杀云天尊的时候,你冲在最前面,杀赤皇明皇杀月天尊凌天尊的时候,你也冲在最前面。”
  
      火天尊冷哼一声:“赤皇我没有杀他,明皇是自己不自量力!经过云天尊之乱,元界中的人族已经大伤元气,好不容易修养生息,明皇竟然还要造反,罪该万死!是我看出他的破绽,让阴天子杀了他!至于月天尊和凌天尊……”
  
      他脸色黯然,摇头道:“她们虽是我的道友,但她们也犯了与云天尊一样的错误,竟想翻天,罪该万死!不过我还是留下了月天尊的性命。凌天尊之死,则是一场意外,我并没有想杀她。”
  
      秦牧哈哈大笑,笑声如泣:“好一个留下月天尊的性命,真是道貌岸然,慈悲心肠!你去寻月天尊,商议对付地母元君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你与晓天尊的计策是出自昊天尊授意的吧?除掉地母元君时,便同时出手,除掉月天尊与凌天尊!”
  
      他面色寒若冰霜,冷冰冰道:“月天尊和凌天尊能够活下来,是我用无数次梦中入道模拟,这才选择出的唯一生路!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成自己的功劳!”
  
      他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涩然道:“你已经不是从前的火天尊了。”
  
      火天尊面无表情,木然道:“你不理解我,月天尊,凌天尊,她们也不理解我。嘿嘿,只有云天尊理解我,知道我是为了人族……”
  
      “云天尊倘若看到你的南天世界,人族的景象,会被你气活过来。”
  
      秦牧抬头,神态萧索:“你说错了,他不理解你。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出来,你所谓的为了人族,其实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地位你自己的性命。”
  
      火天尊脑后火焰轮晃动,心神有些乱,突然笑道:“云天尊不理解我也没有关系,我也无需他的理解。这世上理解我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御天尊。”
  
      秦牧冷漠的瞥他一眼,转身离去。
  
      “只有御天尊会理解我!”
  
      火天尊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只有他这等人族的大英豪,人族最杰出的存在,才理解我!他倘若不死的话,最支持我的人便是他!我不需要你们这些自私自利之徒的理解,只要有他理解我,那就足够了!”
  
      秦牧嗤笑一声,迈步走远。
  
      火天尊目送他远去,冷笑道:“只有御天尊才是我的道友……白玉琼,你大可以放心,有我在,牧天尊不敢乱来。”
  
      他背负双手,沉声道:“他尽管肆意妄为,但做事还算有分寸。他不动你最好,他若是敢动你,我必诛杀他!”
  
      白玉琼微微蹙眉,轻声道:“火天尊,为了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诛杀人族天尊,值得么?”
  
      “自然值得。”
  
      火天尊转头看向她,正色道:“牧天尊的确有才有能,但是越是这样的人,作恶起来危害越大。而你不一样,你虽然有神魂是南帝,但你却一心做人,而且又是天庭的天庭,你比他更让人放心。”
  
      白玉琼恬静一笑:“是因为我不会变法,也不会谋反作乱吗?”
  
      火天尊点头,不紧不慢道:“牧天尊不向你下手,我便没有理由动他。不过我观他行径,此人将来必反,让我人族陷入生死存亡的大危机之中。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所以必须寻找一个理由除掉他。”
  
      白玉琼点头道:“所以,他试图唤醒我体内的南帝神魂,便是天尊出手杀他的理由。”
  
      火天尊露出笑容:“不愧是天师,一点就透。”
  
      他迈步离去。
  
      白玉琼打个冷战。
  
      火天尊看似直爽,但其实很有心机,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南帝的转世身,但一直留着自己,就是为了对付秦牧!
  
      他留着自己,目的是给秦牧“犯错”的机会,给自己一个杀秦牧的理由!
  
      “火天尊为了自己的理想理念,杀云天尊,杀明皇,杀月天尊凌天尊,这次还要杀秦天尊,难道……”
  
      她目光复杂,月天尊是她的师父,尽管她活了这么多世,但心中一直把月天尊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而火天尊为了他的理念,竟然也对月天尊下手了!
  
      “难道火天尊不知道,他们倘若联手的话,即便不能推翻天庭,也可以分庭抗礼吗?”
  
      她望着火天尊远去的背影,心中默默道:“火天尊,你守护南天,庇护那里的人族。难道你的南天竟是如此之完美,即便是这几位天尊都比不上?你真的已经寻到一条道路,解决了人族的不被欺压不断壮大之路?”
  
      她动了心思,她想去南天看一看。
  
      “待平定了太虚之乱,我便去一趟南天……不!”
  
      她心念微动,迈步腾空,而在神城中却还有一个白玉琼,留在城中掌管战事。
  
      白玉琼以空间神通藏匿身形,向外飞去:“现在便去南天看一看火天尊的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