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五七章 零和一

第一二五七章 零和一

众人看着这个大道结茧,尽管已经被心魔牧天尊们打通了一条道路,但依旧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适才那么多的心魔牧天尊也没有攻入大道结茧的最深处,他们此行只怕也会凶险万分。
  
  众人定了定神,突然席天君哈哈大笑:“闻鸡……闻天阁乃是忠臣义士,对天庭忠心耿耿,是不二之臣!那么便由闻兄带路,进入这大茧之中,闻兄意下如何?”
  
  樵夫淡淡道:“既然如此,我自当为诸位带路!”
  
  众人都松了口气。
  
  樵夫虽然修为境界不高,但是智慧非同小可,也只有他才能破解昊天尊的大道结茧中暗藏的杀机。
  
  樵夫当先一步,走入大道结茧的洞口,细细打量大道结茧上的道纹丝,这些丝状物,是昊天尊在昏迷时的大道溢出所化。
  
  “这些道纹丝线,应该是昊天尊受伤太重,他的肉身容纳不下这些天地大道,形成了对自身的负担,所以从他体内排出。”
  
  樵夫喃喃道:“从这些大道纹理丝线的细致结构来看,道纹丝是他的天宫所化,不同的天宫形成了不同的道茧。这里是第一层道茧。”
  
  众人跟着他,听得云里雾里。
  
  道纹丝化作茧的形态,先前已经有不少心魔牧天尊死在这里,他们从这些尸体旁走过去,为了破开道茧,心魔牧天尊也是死伤惨重。
  
  古怪的是,这些心魔牧天尊竟然也结成了一个个茧子,倒挂在通道上。
  
  众人避开这些尸体,有些心魔还未死,被茧子中的道纹丝穿过肉身,瞪着眼睛看着他们。
  
  “呵呵,牧天尊的小模样儿……”吕诤笑道。
  
  他们没走出多远,果然看到了第二重道茧。
  
  樵夫圣人继续细细审视,道茧被心魔们强行割开,打出了一条通道,直达道茧的深处。
  
  “按照昊天尊的修为境界来看,他的道茧应该分为三十五重,不过,昊天尊是天帝与元姆夫人之子,天帝的先天一炁,元姆夫人的归墟大道,他都很精通。”
  
  他看着通道中被包成茧子倒挂起来的心魔牧天尊们,面色凝重,低声道:“先天一炁是一,那么归墟大道便是零,一,零,零,一……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门道……”
  
  “闻鸡贼,你行不行啊?”
  
  席天君忍不住,喝道:“再不往前走,若是昊天尊恢复……”
  
  他不再说下去。
  
  赤帝齐暇瑜目光闪动,身上霞光溢出,如同九彩之凤,带到霞光散去,她已经换了一身衣裳,换了一副面孔。
  
  她头顶带着环冠,身上穿着短袖,黑裙,身上挂满了各色首饰,如同元界西土的村姑,浑然看不出本来面目。
  
  席天君凛然,也换了一副面目,他毕竟是天庭的天王,若是没杀死昊天尊,肯定会被昊天尊找个机会弄死!
  
  樵夫圣人依旧在打量挂在通道上的心魔牧天尊,突然取出大斧头,试图割掉一个缠绕心魔的茧子,只是这茧子十分坚韧,他用尽全力也没能割开。
  
  “我来吧!”
  
  烟云兮压制伤势上前,一剑挥出,将蚕茧斩落下来。
  
  那些蚕茧中的细细丝线竟然如同触手挥舞,向她扑来!
  
  烟云兮心中一惊,剑光闪烁,只听叮叮叮密集无比的声音传来,那些细丝无比坚韧,竟然与她的宝剑碰撞,迸出一道道火光!
  
  烟云兮将这些细丝斩断,微微蹙眉。
  
  白玉琼把她伤得太狠,她这次动剑又牵动伤势,只觉伤痛复发,不过诡异的是,她的剑与细丝碰撞,隐约感觉到自身的元气似乎流失了一些,被这些细丝夺取。
  
  “子兮是否感觉到自己的元气流失了一些?”樵夫问道。
  
  烟云兮点头,道:“这些细丝有古怪。”
  
  樵夫圣人道:“你将这个心魔牧天尊劈开,看看他的体内是否也都是细丝?我有一个不太好的猜测,需要验证一下。”
  
  “死老头!臭老头!”
  
  那心魔牧天尊依旧未死,闻言怒叫道:“等爷爷出来吃掉你!”
  
  烟云兮一剑挥出,将心魔牧天尊的肚子切开,只见他的肚皮裂开,从肚子里流出的并非是心肝脾肺肾,而是无数细丝!
  
  那些细丝像是细小无比的游蛇,纷纷仰头向烟云兮扑去。
  
  烟云兮将这些细丝斩断,眉头皱得更紧。
  
  其他人也皱紧眉头,牛三多喃喃道:“这些家伙的体内都是细丝,这代表着什么?”
  
  “果然如此。”
  
  樵夫圣人道:“这就是零和一的功效。昊天尊的归墟大道是零,归墟大道吞噬万物,让大道不存,吞噬了这些心魔牧天尊体内的能量!先天一炁是一,从零转变为一,将心魔牧天尊的能量转变为一!昊天尊,的确是昏迷了,但他是故意昏迷!”
  
  众人心中一惊。
  
  樵夫圣人继续道:“他是故意带着一块崩坏虚空坠入太虚之地,演化为太虚魔域!他是打算利用太虚魔域的古怪,让自己的心魔借用太虚魔域的古怪来化作现实,吞噬心魔的能量,使自己尽快痊愈!他在借从零到一的过程,治愈道伤,他只需要吞噬掉心魔牧天尊之后吞噬炼化这些道茧,便会恢复到巅峰状态,甚至比从前更强!”
  
  众人不由得脸色剧变,看着这条深深的通道,均有些迟疑。
  
  突然,席天君哈哈大笑,朗声道:“好你们这些逆贼,居然试图谋害昊天尊!臣席慕红忠义无双,特来护驾!”
  
  他一身正气,令人仰望,钦慕。
  
  樵夫圣人瞥他一眼,淡淡道:“昊天尊依旧昏睡不醒,是听不到你的话的。倘若他清醒着,便不会有这么多心魔牧天尊前来送死,也不会任由我们来到这里。他可以控制三十五重天道茧来攻击我们。”
  
  赤帝齐暇瑜点头道:“现在这些道茧只有受到攻击时才会反击,说明昊天尊依旧在沉睡。”
  
  席天君面不改色,道:“两位道兄说的是。而今咱们该怎么办?”
  
  他的脸皮之厚,也令人叹为观止。
  
  樵夫圣人道:“我们是敌是友,则要看是否有杀掉昊天尊的可能。既然如此,那么我何不走到道茧的中心去看一看?”
  
  他当先一步向前走去,武斗天师濯茶连忙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我来保护你。砍柴的,你觉得昊天尊恢复了几分实力?”
  
  樵夫圣人悄声道:“别说恢复几分,就算半分实力,我们一起上也都是个死字。现在唯一的好处在于,昊天尊在昏迷之中,他处在昏迷的状态,那就有杀掉他的可能!你的天河神藏炼成了吧?”
  
  武斗天师点头,笑道:“再无弱点。”
  
  樵夫圣人沉声道:“现在我们之中,你的实力最强,提防着点席天君和赤帝,他们之中难保没有昊天尊的人。”
  
  武斗天师濯茶心中凛然。
  
  众人穿过一重重道茧,突然前方一片空阔,道光氤氲,在这个宏大的空间中光芒起起伏伏,如同波澜。
  
  众人看去,但见一道道丝线从道茧内部的四面八方聚集,汇聚在中央的昊天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