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六零章 昊兄,请赴死

第一二六零章 昊兄,请赴死

    席天君抡起的降魔杵来到昊天尊的头顶,当的一声巨响砸在他的脑门上,降魔杵突然爆炸,席天君虎口爆裂,身不由己向后跌去,口中吐血。
  
      昊天尊张口,一声大吼,席天君的肉身像是白雪遇到了骄阳,血肉融化,很快见到白骨,狂飞向后跌去。
  
      烟云兮在冲来之时布下杀阵,杀阵一起,顿时勾动无比恐怖的天地之威,将天地大道借来,绞杀昊天尊!
  
      她曾经以阵法暗算地母元君与新地母元君,将两大恐怖存在重创,现在她的阵法威力只比那时强不比那时弱!
  
      她的阵法刚刚启动,突然,一只大手突破她的杀阵,被割得鲜血淋漓,血手一掌拍在她的身上。
  
      烟云兮骨断筋折,几乎变成一滩烂泥,那只手掌屈指,正将要她击杀,突然只剩下一臂的武斗天师赶至,另一只手握拳迎上,这条手臂也径自炸开。
  
      修重一拳轰在昊天尊后心,但下一刻昊天尊以手为刀,平平斩在他的脖子上,修重的肉身无比强横,甚至超越其他帝座强者,但是被这一手刀斩过,顿时身首异处,头颅飞在天空中。
  
      对于造物主来说,还不致死,他头颅飞起的一瞬间,无头肉身立刻双手一抱,将昊天尊紧紧抱住,头颅在半空中厉声道:“蚕女——”
  
      蚕女已经飞至,手中的七魂草飞出,唰的一声钻入昊天尊的体内,破坏昊天尊的魂魄。
  
      七魂草飞入昊天尊的体内,立刻钻入神识大罗天中,扎入昊天尊的元神。
  
      蚕女唳啸,手持尖锥,刺向昊天尊的大脑!
  
      就在此时,修重的无头肉身轰然爆开,昊天尊一掌印在蚕女的面门上,蚕女头颅炸开,无头身躯转身便跑。
  
      “可恶的造物主!”
  
      昊天尊双眼目射神光,两道神光交错一剪,便要将蚕女的无头身躯剪断,将她的神识彻底摧毁!
  
      就在此时,修重的头颅飞来,落在蚕女的脖子上,二人神识汇聚成流,同时爆发!
  
      轰——
  
      两人一头一身飞起,向外跌去。
  
      樵夫圣人怒不可遏,提着斧头向昊天尊冲去,要与昊天尊拼命,怒道:“让你们等片刻……”
  
      突然黑虎神飞来,叫道:“老爷快走!”
  
      樵夫圣人越过他,正要挥斧杀去,吕诤迎面赶来,一手夹着气若游丝的烟云兮,另一只手探来,将他夹在腋下,狂奔而去,叫道:“大天师,你的本事也就只能打打鸡婆龙,上前不是送死?”
  
      樵夫圣人被他夹得喘不过气来,动弹不得。
  
      另一边牛三多扛起武斗天师也疯狂向外冲去,赤帝齐暇瑜,席慕红席天君,他们没有坐骑,只能自己硬撑着伤势逃命。
  
      众人仓皇逃命,昊天尊四周瞬息间便空了下来,只剩下几具尸体。
  
      昊天尊起步欲追,突然肉身中传来嘭嘭嘭的巨响,他的身躯不断炸开,一身气血肆意奔流,从肉身中逃逸而去!
  
      “哇——”
  
      昊天尊低头吐血,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一片片空间镜面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他的四周,空间镜面中无数空间符文亮起,形成一座空间杀阵。
  
      “又是月天尊的弟子?”
  
      昊天尊冷笑,强行压制住伤势,他靠吞噬炼化心魔牧天尊千辛万苦积攒起来的力量刚才已经用去了不少,不过剩下的力量也足以支撑他击杀这个对手。
  
      他高声怒喝,同一时间空间杀阵的威力爆发,昊天尊身上鲜血淋漓,而空间杀阵在吼声中轰然爆碎!
  
      就在一面面空间镜面爆碎的一瞬间,昊天尊瞳孔骤缩,只见在他前方漂浮着一盏灯笼。
  
      那灯笼中光芒汇聚,形成一线,一线长达千百里的琴弦!
  
      一只白皙的手掌捏着这根琴弦,在向后拉去!
  
      他破开空间杀阵的同时,琴弦也已经脱手。
  
      一声琴音传来,悠扬而弥远。
  
      琴声虽远,但速度却快,空间的光弦弦很快来到他的面前!
  
      昊天尊嘶吼,抬手向前拍去,前方的空间爆碎,一只大手迎着琴弦轰然打穿黑暗峡谷的上空,手掌直追弹动琴弦的主人而去。
  
      他的手掌经过光弦时,四指齐根脱落,被那根光弦斩断,只剩下一指的手掌拍在千里之外的天空中。
  
      那片天空哗啦爆碎,隐藏在那里的白玉琼喋血跌出虚空,隐遁身形仓惶而去。
  
      光弦来到昊天尊的脖子前,一晃而过。
  
      昊天尊另一只手捂住脖子,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痕。
  
      他的后颈也出现一道血痕!
  
      “胆敢杀我……你们这些逆贼……”
  
      他盛怒未消,突然体内又传来轰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股狂暴的气血突然将他的脑袋冲到半空中。
  
      那一道琴弦乃是月天尊的宝物,还是将他的头颅斩落下来。
  
      “回来!”
  
      昊天尊头颅口中一声大喝,喷出的血浆唰的一声返回体内,头颅也自落下,落在脖颈上。
  
      “你们一个也逃不掉!”
  
      他体内的爆炸声不绝,却大步向外走去,作为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他自认为即便是天帝复生也不会比自己强多少,而现在,竟然被几个小毛贼伤到这种程度!
  
      堂堂的天尊,龙汉时代便功成名就的存在,十天尊之首,将来最有希望成为天帝的存在,这件事对他来说就是奇耻大辱,无法忍受!
  
      就在他迈步走出巢穴的那一刻,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没有追击下去。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恐惧。
  
      在他的面前,是数以千计队列整齐的心魔牧天尊!
  
      这些心魔牧天尊排得整整齐齐,队伍纹丝不乱,仿佛是在等候着将军检阅的一支虎狼之师。
  
      “牧天尊,是你吗?”
  
      昊天尊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扫视这万千心魔牧天尊,冷笑道:“我知道你在这里,只有你才能控制这么多心魔。呵呵,牧天尊,你只敢隐藏在其中吗?”
  
      “不是隐藏。”
  
      突然,秦牧的声音从心魔牧天尊的队伍中央传来,悠然道:“而是与你正面抗衡。”
  
      昊天尊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浓,正要说话,突然秦牧的声音传来:“神藏领域,开——”
  
      他的声音落下,神藏领域绽放!
  
      万千心魔牧天尊或者飞起,或者沉落,有的化作天公,有的化作土伯,有的化作四极天的四帝,有的化作万千灿烂古神!
  
      秦牧站在领域的最中心,祖庭大陆的大黑木下,望向昊天尊:“昊兄,请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