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六五章 弱弱联合

第一二六五章 弱弱联合

    那女子的声音传来,悠悠道:“跪我,拜我,说出你的所想。”
  
      昊天尊努力挣扎,匍匐在那女子的双脚前,叩拜下来。
  
      他刚刚说出自己的心中所想,便感觉到身上的伤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复原!
  
      他流逝的神血在回流,回到他的体内。
  
      他的身躯很快变得轻便起来。
  
      他的脖子与头颅之间血肉滋生,很快长到一起,再也不用担心气血太盛会把脑袋冲掉。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道的清鸣,他感觉到自己的天宫在他体内重组,他身上的道伤也一一消退,不复存在!
  
      这太奇妙了。
  
      这不是医术,也不是法术,更不是造化之术,也不是造物之术,更像是一种奇妙的道在按照他的心意治疗他!
  
      “太素?”
  
      秦牧的声音传到昊天尊的耳中,让正在叩拜的昊天尊心中微动:“太素?我父叫太初,这女子叫太素,难道她是……她是祖庭矿脉中诞生的先天神圣?”
  
      他心中有些慌乱,借用太素的力量复生,显然是存在着极大的隐患!
  
      太素说不定会借此机会控制自己!
  
      不过他忍耐下来,借太素的力量恢复自己或许会很糟糕,但不借太素的力量,只会更糟糕,甚至说不定会死!
  
      “牧天尊。”那女子的声音传来,悦耳动听,有如最为玄妙的神曲。
  
      秦牧停下脚步,望向那个站在昊天尊身后的女子。
  
      神女无暇,站在那里,周围像是梦境一般流动着各色的道光,道光在轻轻的蔓延,笼罩范围越来越广。
  
      秦牧飘然而退,笑道:“太素,太素道兄别忘了,没有我,你始终无法出生。咱们之间并非有仇,实际上还算我有恩于你,若非我将你从琉璃青天幢中解脱出来,你至今还是青天幢里的一件宝物,要被人操控!”
  
      道光突然向秦牧罩去,唰的一声合拢,秦牧眼睛一跳,在道光合拢之前从太虚幽都逃脱,来到太虚之地,笑道:“太素道兄,今日给你一个面子,便饶过昊天尊一命。昊兄,你的命,我留给你了,改日再来取!”
  
      他出现在太虚之地,随即惊骇的发现道光依旧在自己的四周!
  
      秦牧毛骨悚然,道光是太素的大道所化,奇妙无比,就在他惊骇的瞬间已经显化为一件神物,倒扣在他的头顶!
  
      那是一口大钟,秦牧当初试探太素神卵时,意识潜入卵中,只能看到鸿蒙苍茫,鸿蒙之气化作了一口大钟,与眼前这口大钟一模一样!
  
      这口钟壁上有鸟兽虫鱼,日月星辰,星河星斗,天地万象,蕴藏着近乎是开天辟地的威能!
  
      秦牧汗毛倒竖,不由分说将太始之卵取出,口中传来晦涩难懂的太始道语:“太始道兄,我不管你与太素有什么勾当,但只要你助我一臂之力逃过此劫,我便全心全意搜寻太始神石太始原石,夺回太始矿脉,助你出世!”
  
      “你不早说?”
  
      太始之卵中传来一声长笑,秦牧头顶那口太素神钟威能爆发,毁天灭地的威能冲击而来,钟声所过之处空间不存,一切化作齑粉!
  
      太始之卵上无数大道符文浮现出来,似乎有无数古神与众生齐声念诵同一个名字,宏大的光芒迎上钟声,将钟声托住,让钟声无法落下。
  
      秦牧脑海中立刻传来太始之卵内部的那尊古神的声音:“她已经出生,我还未出生,不是她的对手,我挡不了她多久,咱们快走!”
  
      秦牧脸色一黑,他原本以为太始之卵能够挡得住太素的攻击,所以才许下诺言,要寻回太始矿脉助他出世。
  
      没想到这个太始却是个银枪蜡笔头,中看不中用!
  
      他双手高举,托起太始之卵狂飙而去。
  
      那口太素神钟震碎太始之卵的道光,随即化作一口大鼎,鼎下有厚重地气,氤氲起伏,大鼎旋转,正在奔逃的秦牧顿时只觉天地都在为之旋转、扭曲!
  
      他尽管在疯狂奔逃,然而却在不断向鼎中落去!
  
      “太始!”
  
      秦牧大叫一声,那枚太始之卵表面浮现出更为复杂的道纹,逆向转动,卵中传来晦涩玄妙的道语:“阴阳交合,混而为一,自一生形,有形无质!”
  
      那口太素神鼎扭曲天地时空,被太始之卵中溢出的大道冲击,突然天地时空的扭曲停止。
  
      秦牧立刻趁机逃脱出去。
  
      “太始道兄!”
  
      太素的声音远远传来:“你我曾经约定要共谋大事,你难道要出尔反尔不成!”
  
      秦牧高举着太始之卵狂奔,太始之卵中一个晦涩的声音传来,呵呵笑道:“太素道兄,你比我先出世,你不完美,我知你心意,你为了限制我,势必也会敲碎我的卵,让我提前出世。从前的联盟是我们为了对抗太初,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我要与他联手!”
  
      “你与他联手,便是与我为敌!”太素怒不可遏。
  
      两人不再说话。
  
      太素自知太始之手,难以拿下秦牧,于是不再追杀。
  
      秦牧举着太始之卵连连遁逃,一遁数万里,却见无忧乡和造物主的神魔大军杀入天庭大营,双方神魔厮杀恶战,到处都不安全。
  
      秦牧一路奔逃,这战场实在辽阔,到处都是神魔征战杀伐,让他无暇停下。
  
      过了良久,秦牧终于停步,将太始之卵放下,手掌搭在这颗神卵上,呼呼喘气。这四周的神魔较少,只有一些战场逃兵逃到这里,遇到敌人中的逃兵,便又再度出手厮杀。
  
      “手放下!你压着我的头了!”卵中传来一个声音。
  
      秦牧连忙收回手掌,继续喘气。
  
      卵中太始道:“牧天尊,与你联手,我是吃亏的,我为了你得罪了太素,现在他出生了,我不是她的对手,你不是昊天尊的对手,咱们两个都很弱。我吃了这个亏,你须得补偿我!”
  
      秦牧怔了怔,失声笑道:“卵生古神,都是这么世俗吗?”
  
      卵中太始道:“真正能够超脱的,仅仅是太易而已。其他古神,哪个是正常出世的?被红尘滋扰,便有了世俗之心,所以我也无法免俗。”
  
      秦牧有些心虚,试探道:“我把昊天尊重伤成那样,就算是太素,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他治愈吧?”
  
      在他看来,昊天尊伤得这么重,没有几万年几十万年都休想恢复!
  
      要知道,月天尊的伤到现在也没有治愈,而昊天尊的伤只比月天尊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