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七一章 太帝无首

第一二七一章 太帝无首

秦牧走出太虚之地,没走多远,便来到太虚的入口。
  
  他回头看去,只见太虚之地就在脚下。
  
  崩坏虚空被打坏,太虚之地直接暴露在天庭的面前,守是守不住的,只能靠虚空桥这道天堑来拖延时间,只是不知道能拖延多久。
  
  从太虚入口到天庭,以他的脚力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太虚地理特殊,无法利用灵能对迁桥来传输物资,因此天庭的军队开赴到这里需要半年到一年多的时间。
  
  不过对于天尊来说,仅仅需要几天时间全力赶路,便可以直扑太虚之地!
  
  这就凶险了!
  
  从前开皇还可以利用天庭的安危来威胁其他天尊,那是因为天庭到太虚之地太远,天尊们来回奔波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而现在,路程大大缩短,太虚之地随时可能面临覆灭的危险!
  
  “守住虚空桥,还是需要月天尊。毕竟虚空桥对面的三间房,便是她制造的。”
  
  秦牧皱眉,月天尊的伤势未愈,她断了双腿,让她去面对这样的凶险秦牧也于心不忍。
  
  “太始或许可以治愈月天尊的道伤。不过太始的条件,肯定无比苛刻,而且太始现在没有出世……”
  
  他大皱眉头,太始古神被天帝太初囚禁在昭阳殿这么多年,变得无比谨慎,同时也极为世俗,肯定以此为要挟,开出让秦牧无法接受的条件来。
  
  想劝动他出世,为月天尊疗伤,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我还是去一趟祖庭,看看药师爷爷而今的医术,是否能够对付道伤。”
  
  秦牧打定主意,取出月天尊的灯笼向天庭的方向走去,用这灯笼走路便不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只需要短短几天,他便可以来到天庭。
  
  他走在前往天庭的途中,突然心中微动:“不知道太帝怎么样了……”
  
  太帝与昊天尊两败俱伤,他的伤势绝不会比昊天尊轻,甚至会更重!
  
  嫱天妃也是同样遭受重创,伤势之中不逊于太帝本体!
  
  “太虚之地中没有终极虚空,外界才有,到了外界之后,太帝在终极虚空中的神识大罗天烙印便可以下来,神识修为应该很快恢复,但是身上的道伤只怕短时间内那么容易痊愈……等一下!”
  
  秦牧突然警觉:“我为何突然想到太帝?事出有因,想法念头也是如此!我的神识而今已经是天底下少有的强者,之所以突然间冒出这个念头,只怕是……”
  
  他眼角一跳,立刻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偏离了前往天庭的道路,能够在无形之中影响到他的判断,让他偏离前往天庭道路而不曾发觉的,只能是神识远在他之上的存在!
  
  秦牧当机立断,催动月天尊的灯笼,灯笼中的威能爆发,化作一根长短数十里的光弦!
  
  他没有修炼过月天尊的空间之道,也没有得到月天尊或者白玉琼的传授,只是靠自己的摸索,因此光弦无论长度还是威能,都远达不到白玉琼催动时那么壮观!
  
  灯笼被激发之后,秦牧眉心一闪,咚咚两声,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的两口棺椁飞出,嘭嘭两响,两口棺椁打开。
  
  他的神识迸发,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古神女子齐齐迈开脚步,跨出各自的棺椁,衣袂飘扬,神光流转!
  
  他同时以神识控制两大归墟神女,警觉地盯着四周。
  
  两大归墟神女战力虽然达不到天帝太初那等层次,也不如天公土伯和地母,但她们的实力却在古神四帝之上!
  
  秦牧以神识激发控制帝后姊妹的肉身之后,眉心竖眼开启,太始之卵从竖眼中飞出。
  
  他右手一抬,单手托起这枚巨卵。
  
  从他醒悟过来,到完成这一切,只在一瞬之间,端的是干脆利索!
  
  “太帝,出来谈判吧!”秦牧神识四下扫去,沉声道。
  
  太空中一片寂静。
  
  这里远离天庭,远离太虚,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无论是距离天庭还是距离太虚,都是差不多远近。
  
  这个距离,恰恰是太帝伏杀昊天尊时选择的中心点的距离。
  
  太帝让昊天尊不可能逃出太虚,也不可能逃出太虚之地。
  
  而现在,秦牧所处的距离,也是恰恰让他无法逃回太虚,也无法逃回天庭!
  
  秦牧声音一出,久久不闻人语。
  
  秦牧冷笑,正要在帝后娘娘姊妹的护航下前往天庭,突然只听黑暗的太空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还有哀乐传来。
  
  “太帝,你直接出来见我便是,何必装神弄鬼?”
  
  秦牧哂笑,只见黑暗的太空中有一抹亮光传来,那亮光越来越近,却是些穿着花花绿绿衣裳的诡异男女抬着一口棺材在天空中迈步飞行。
  
  那些男女脸上擦着脂粉,脸蛋被擦得雪白,但在两腮上又涂抹了黑色的园斑,张着死鱼眼,眼睛里没有瞳孔,都是白色。
  
  还有着绿衣裳的男女吹着喇叭唢呐,声乐凄凄惨惨戚戚,令人听闻了便忍不住潸然落泪。
  
  这是一支送葬队伍。
  
  只是这漫漫太空,连颗星辰也没有,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支送葬队伍,装束如此怪异,不免令人发毛。
  
  “牧天尊,你看那口棺材上写着你的名号。”卵中太始的声音传来。
  
  秦牧冷笑,朗声道:“太帝,你奈何不得我,便弄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未免也太令人耻笑了!你要棺材的话,我这里有两口,都是上好的极品棺木!”
  
  那支送葬队伍停下,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男女纷纷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看着他,异口同声道:“你那两口棺材葬着帝后姊妹,已经有主,而我们这口棺材,准备埋葬牧天尊!”
  
  秦牧哈哈大笑:“太帝,别装神弄鬼了!快快现身!”
  
  “牧天尊,我早已经现身了,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
  
  一个宏大的声音响起,这时秦牧才看到前方的黑暗太空中坐着一个无比庞大的黑影,因为太空中没有星光,没能将那黑影照亮。
  
  那尊庞大无匹的黑影端坐在那里,项上没有头颅!
  
  突然,秦牧脚下抖动,他低头看去,只见脚下也有一片黑影,连绵起伏的指纹掌纹如同山脉,延伸到远方。
  
  这是一只手掌,太帝的唯一一只手掌。
  
  不知何时,他已经被引诱到太帝的面前,走在太帝的掌心中!
  
  “牧天尊,你想谈判?谈什么?”太帝的无头身躯中传来宏大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