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八三章 降临

第一二八三章 降临

烟儿手中的灯笼威能开始爆发,一道光弦向两旁分开。
  
  灯笼脱手,漂浮在空中,烟儿摇身一晃化作一头龙雀,利爪探出扣住光弦向后振翅飞去,而灯笼却留在原地。
  
  嘣!
  
  光弦向前射出,清脆的琴音同时响起,震彻山谷。
  
  在琴弦响起的一刹那间,弓弦嘣动的声响也径自传来,一道箭光从石壁中飞出,如虹如电,从灯笼中穿过。
  
  灯笼中的那轮太阳立刻炸开,熊熊火焰顷刻间将灯笼化作灰烬,月天尊的宝物中蕴藏的空间神通完全湮灭。
  
  火球向外碰撞的同时,光弦切开了火焰,来到那个枯瘦身躯的脖子下。
  
  那枯瘦身影双眼发光,两道光芒如同两支利箭,一道切在光弦的正中心,光弦一分为二,从他的脖子两旁飞逝而过,留下两道血痕,险些将他的脖子切掉。
  
  而另一道眼中神光则直追烟儿所化的龙雀而去,来到烟儿身后,龙雀振翅飞起,却根本来不及躲开。
  
  就在此时,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诸天膨胀,将龙雀纳入第一重诸天之中。
  
  龙麒麟全力催动诸天,拼了命调转各大诸天的次序,让龙雀不断位移,躲避那道可怕的箭光。
  
  咄咄咄!
  
  那箭光将一重重诸天射穿,呼啸破空,竟然连续打穿二十八重诸天,射出天外,在黑暗的夜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轨迹,消失不见。
  
  龙麒麟松了口气,额头冷汗滚滚。
  
  而在此时,初祖人皇、江云间等人已经被他调转二十个个落在各大重宝之上,众人各自绽放仅存的法力,催动一件件重宝。
  
  琉璃青天幢内,诸多重宝渐渐明亮,如同群星闪耀。
  
  琉璃青天幢作为天下第一至宝,而今虽然没有了有求必应的太素之卵,但是经过了瞎子和哑巴的重新铸炼重新设计,阵法精妙更胜从前。
  
  只是,重新设计和铸造这件至宝,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也是极为漫长,瞎子和哑巴至今还没有完成。
  
  而且大黑木中的神人并不多,众人的修为也难以将这件至宝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这是最大的弊端。
  
  秦牧也被琉璃青天幢卷起,落在一件至宝上,挽开神弓,但神弓竟然不受控制的在他手中跃动,竟欲脱手飞出,回到主人身边。
  
  秦牧心中一惊,全力镇压神弓。
  
  “终于从那个破灭的宇宙中脱身了!”
  
  那个无臂的枯瘦身影仰天,宏大无比的思维震动时空,让在场所有人都清晰无碍的明白他的想法。
  
  “新鲜的空气,新鲜的天地,新鲜的生命,没有那种衰老死亡的气息!”
  
  他瘦得可怕,像是一个完全脱水的人,干枯的皮肤下没有血液流动,只有被风干的肌肉贴着骨骼。
  
  他走动之时,身体都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肌腱在断裂。
  
  “我的时代太古老了,古老得失去了一切生机。”
  
  “构成物质的粒子在分解坍缩,构成秩序的大道在崩坏,失去活性。毁灭一切的浩劫,毁掉了一切,而这里,会成为我重新开始的地方!”
  
  ……
  
  龙麒麟没有理会他的感慨,催动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重诸天向他罩来,打算把他收入诸天之中,集合各大诸天中的宝物威能,将他炼化击杀。
  
  然而诸天从此人的身体上经过,那枯瘦身影却纹丝不动,二十八诸天根本无法将他纳入其中。
  
  龙麒麟心中一惊,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存在,完全没了主意。
  
  初祖等人催动青天幢中的一件件重宝,重宝威能爆发,一起向那个枯瘦身影轰去!
  
  那枯瘦身影没有了双手,身上也枯败不堪,气血全无,然而面对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却泰然处之。
  
  “我的血液,要开始重新流动,我的身体,要开始复苏。”
  
  “为了对抗那场破灭大劫,损耗了我太多太多的力量。我需要补充力量!”
  
  枯瘦身影张开嘴巴,嘴巴比头颅还宽,比头颅还大,迎着二十八诸天诸宝的恐怖一击用力一吸,那些攻击呼啸向他口中落去!
  
  轰轰轰
  
  他的肚子里传来一声声沉闷的声响,肚子陡然鼓起,收缩,再鼓起再收缩,连续十多次,终于平静下来。
  
  而他的脸色也恢复了一些血气。
  
  琉璃青天幢中众人心中一片冰凉,这位上个宇宙的强者在石壁中时还可以对付,但走出石壁之后,便无法与之对抗!
  
  他的强大,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连琉璃青天幢中的重宝的攻击,都可以被他吞噬化作能量补充自身!
  
  “我还需要更多的气血!”
  
  那枯瘦身影浩大的思维涌荡开来,猛然张开大口仰天长吸,山谷中,众人元神动摇,他们的元神几乎被这一吸脱体飞出!
  
  众人各自稳住元神,对抗这恐怖的吸力,然而自身的气血却不受控制向体外飞出!
  
  秦牧高声道:“用造化天魔功,封住自己百窍!”
  
  许多年轻一辈的高手立刻催动造化天魔功,手指飞速点动,封住自身的气血,然而他们的气血被封住,修为却扛不住,被那吸力拉起,不由自主的向诸天外飞去。
  
  龙麒麟急忙催动琉璃青天幢,调转各个诸天,将这些人留在诸天之中,手忙脚乱。
  
  其他老一辈高手,如瞎子药师初祖等人,则没有修炼过天圣教的造化天魔功,一身气血失控,飞速流逝,每个人头顶气血喷涌如同长虹,被那枯瘦身影吸起!
  
  秦牧面色凝重,死死抓住神弓,飞速在各个诸天游走,以造化天魔功封住初祖等人,免得他们气血继续流失。
  
  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将老一辈的高手气血封住,年轻一辈却承受不住,自身的封印纷纷炸开,气血狂涌。
  
  秦牧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丝绝望:“太易道兄不是说要来的吗?为何现在还没到?”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太始之卵被那股吸力吸得飞起,骨碌碌飞向琉璃青天幢外。
  
  这枚古神卵似乎抗衡不住那枯瘦身影的长长一吸,身不由己的向那枯瘦身影的大嘴中落去!
  
  秦牧飞速追赶,刚刚追出琉璃青天幢,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太始之卵嘟的一声落入那枯瘦身影的口中,然而这枚古神卵太大,卡在那人嗓子眼里,无法咽下。
  
  那枯瘦身影不以为意,太始之卵中一股股太始之气飞逝,被那枯瘦身影吞噬。
  
  太始之卵中的能量出乎想象的多,疯狂向他体内涌去。
  
  那枯瘦身影这时才察觉到不妙,从这枚大卵中传来的太始之气,他竟然无法炼化吸收!
  
  “牧天尊,太始之道,阴阳交合,混而为一,自一而生形,有形而无质。”
  
  太始之卵中传来晦涩道语:“取阴阳而化太极!还不出手?”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