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九二章 义子与义父

第一二九二章 义子与义父

    祭坛上,地母元君恨得咬牙切齿,然而任由她如何催动祭坛召唤龙虓,也始终无法将这头巨兽召唤出来!
  
      龙虓的实力比而今的她强大太多,即便是当年,龙虓的实力也在她之上。
  
      只因她是大地之母,也能掌控巨兽,所以太初让她去对付龙虓。
  
      她选择不杀龙虓,而是将龙虓和一些强大的巨兽藏在祖庭的阴暗面,也是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地母元君有着自己的勃勃野心,天公和土伯可以超然,她作为祖庭造物主祭祀而成长壮大的元木,早已沾染上造物主的世俗之气,想与太初争夺未来的宇宙统治权。
  
      然而太初后来被诸神共举,成立龙汉天庭,建立了龙汉时代,地母元君知道事不可为,于是这才打消这个念头。
  
      后来上皇之战,她被月天尊、凌天尊、火天尊、晓天尊等人围攻,来不及召唤龙虓便被干掉。
  
      直到今日,祖庭解封,她才有召唤龙虓的机会,然而龙虓却对她不屑一顾!
  
      “既然你无情,那边休怪我无义!”
  
      地母元君冷笑道:“我召唤不来你,却可以召唤你的子子孙孙,将祖庭阴暗面的巨兽统统召唤回到祖庭,为我驱使,为我战斗!用你无数后代的血,铺就寡人登基之路!”
  
      她继续召唤祖庭背面的巨兽,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巨兽源源不断的从天空中浮现出来,一个个落地,庞大无比。
  
      虚空中,秦牧看得眼睛发直,这么多巨兽,如此庞大的体魄,即便是面对虚空兽也不遑多让。
  
      当然,虚空兽集合了大部分巨兽的优点,攻击手段更多,更加神秘莫测,还是比这些巨兽强大一些,否则也不可能让这里只剩下虚空兽。
  
      “当年的祖庭,造物主生活在这样险峻的世界里,倘若没有掌握太初神石的力量,真的很难在这个世界中生存下去。”
  
      秦牧不禁感慨,造物主得到神石是偶然,但是却拉开了文明的序幕。
  
      从那时起,造物主越来越强大,渐渐地操控了巨兽,与天地自然抗衡,最终成为统治者。
  
      对于后世的种族来说,造物主就是一批最古老的神。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心有所觉,急忙带着太始之卵向虚空的深处遁去。
  
      唰——
  
      一条无比粗大的根触从他的面前穿过,锋利的根须突然膨胀,像是一个大刺猬,无数根须四面八方的疯长,根须穿透一层层虚空,直追秦牧而去!
  
      “牧天尊,你还想躲藏?”
  
      一条根触突然生长,化作血肉,很快在秦牧的不远处长出一个地母元君形态的女子,那女子发出尖锐的声音,冷笑道:“龙虓的龙鳞,早已将你的身影照得纤毫毕现,你居然还以为自己躲得巧妙!”
  
      秦牧带着太始之卵从第二重虚空逃入第三重虚空,第四重虚空,然而漫天的根触飞舞,在他四周穿插交错,向他疯狂攻击。
  
      根触上,突然生长出一个又一个地母元君,有的是长在根触上,有的是倒挂在根触下,从各个方向攻击秦牧。
  
      秦牧身姿翩然,从容不迫的避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攻击,被地母元君一路追击,深入一重重虚空。
  
      他以肉身进入虚空,整个人仿佛与虚空相融,没有遭到虚空的半点排斥。
  
      而地母元君却没有他的本事,只是以强大无匹的法力强行对抗虚空的排斥,因此秦牧有十足的把握让地母元君知难而退。
  
      “地母,你大抵是不知道,妍天妃已经到了祖庭。”
  
      秦牧笑道:“看来龙虓说得没错,你的确因为血煞缠身,而影响到你的智慧。你召唤龙虓和这么多的巨兽,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很难瞒得过妍天妃。你现在还不走,是等待送命在妍天妃的手中吗?”
  
      地母元君心中一惊,穿入虚空中的所有根须迅速收缩,她的本体也立刻向祭坛下沉去!
  
      突然,一道归墟大渊出现在祭坛上空,将虚空中正在收缩的无数根触吸住,拉入大渊之中!
  
      这是妍天妃的归墟神通,扯住地母的根触,竟然将地底的地母元君定住,强行向地表拉去!
  
      地母元君因为对秦牧的恨意太深,导致她这次是以根须全力追杀秦牧,现在根须被吞入归墟大渊,连她也难以逃脱。
  
      眼看地母元君便要被拉出地表,突然一条条根触崩崩断去,却是地母元君深知自己不是妍天妃的对手,断根逃生。
  
      归墟大渊将那些断掉的根触吞噬磨灭,妍天妃的身影浮现,震动衣袖,背在身后,低头看向地底,观察地母元君逃遁的方向。
  
      她气势磅礴,如同统治寰宇的女帝,掌握天下大权,掌握生死大权。
  
      突然,地母元君召唤出来的那些巨兽咆哮,纷纷向妍天妃杀去,狰狞凶恶。
  
      妍天妃冷哼一声,收回目光,美眸向那些太古巨兽扫去。
  
      她的目光所及之处,一个个归墟大渊出现,将那些太古巨兽相继拉入大渊之中。
  
      大渊中,血浆喷涌如泉,那些看似无比强大的巨兽根本难逃她的目光,一个个相继被磨灭成灰。
  
      她突然抬头,向虚空深处看去,秦牧心中一惊,以为她要对自己下手,立刻收了太始之卵,却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一个大头少年出现在第十六重虚空,正在观察祖庭的动静。
  
      那大头少年没有料到妍天妃的目光如此可怕,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一道归墟大渊便已经出现在第十六重虚空中,将他吸起,向大渊中坠落!
  
      他原本以为藏身第十六重虚空已经很是安全,然而妍天妃的目光却可以穿透重重虚空,直达他的身边!
  
      “天尊,果然出乎意料的可怕!”
  
      这大头少年正是叔钧,不由得脸色惨淡,他此来是为了龙虓,却没想到龙虓根本没有被地母元君召唤出来,却遇到了妍天妃这个狠辣女子。
  
      他的神识强大,但他的神识都用在强化肉身上,倘若没有用在强化肉身,他便可以躲藏在更深的虚空中,不惧妍天妃的目光。
  
      而现在,他即便想逃入更深层次的虚空也不可能了。
  
      眼看他便要被吸入归墟大渊中,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他的身前,正是秦牧。
  
      秦牧也难以抵挡妍天妃的神通,被呼的一声拉入归墟大渊中,大渊内部传来如同雷鸣般的巨响,仿佛有巨兽在张开大口用力撕咬,咔嚓咔嚓,一顿乱嚼。
  
      过了片刻,秦牧似乎已经被归墟大渊被嚼得粉碎,大渊中喷出一团血雾。
  
      “牧天尊……”叔钧不由心神大乱,颤声道。
  
      血雾涌动,又化作秦牧的身影,向他摆了摆手,笑道:“无需担心。妍天妃的神通在这里的威力并不算太强。”
  
      叔钧骇然。
  
      突然,虚空震荡,妍天妃的身形出现在两人前方,冷清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
  
      秦牧挡在叔钧身前,笑道:“天妃娘娘,咱们是盟友,刚刚分别没多久,何至于一见面便痛下杀手?”
  
      “牧天尊,你我并非盟友。”
  
      妍天妃似乎想要看穿他的身躯,看清他背后的大头少年,轻声道:“这个少年是?神识修为倒是不错。”
  
      “这是我义子。”
  
      秦牧转过身来,牵着大头少年的手,笑道:“他精修神识神通,在天妃娘娘面前献丑了。”
  
      叔钧心中一万个不乐意,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干爹,这位娘娘是……”
  
      “不得无礼!”
  
      秦牧佯怒,喝道:“这是十天尊中的妍天尊,天妃娘娘!还不见礼?”
  
      叔钧慌忙行晚辈礼节,心中更加不爽:“老子的辈分,似乎越来越低了……”
  
      ————今天要面基上海的书友,还是只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