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牧神记 > 第一二九九章 秦牧入道

第一二九九章 秦牧入道

    秦牧的灵胎神藏的祖庭中,太始之卵安安稳稳的扎在太始矿脉里。
  
      这条矿脉,竟真的有一座祭坛,与真正的太始矿脉中的那座祭坛几乎一般无二,也是如水做的一般。
  
      太始之卵就是矗在这个祭坛上,圆滚滚的,旁边放着较小一些也同样是圆滚滚的太始原石。
  
      “虽然小了点儿,而且还是假的,但总好过没有!”卵中太始兴奋道。
  
      他开始调动矿脉中的力量,尝试着炼化太始原石。
  
      秦牧则有些失落:“倘若再能多来几次,说不定真的能够炼假成真。而且仅仅只炼成太始矿脉是不行的,太素矿脉、太初矿脉和太极矿脉若是也能这么轰几次……”
  
      突然,秦牧只觉自己的神藏祖庭中一股莫名的震动传来,那是太始之卵在调动矿脉,炼化太始原石!
  
      顿时,秦牧只觉各种大道妙理纷沓而来,让他不由沉醉其中,不知不觉间便陷入悟道的状态。
  
      他的脚步依旧未曾停下,但身上却有一种奇妙的道韵散发开来!
  
      太始之卵炼化原石,连带着他也仿佛炼化原石一般!
  
      不过,秦牧并没有得到原石中的大道能量,他只是得到太始之道的道和理。即便如此,也胜过他独自参研领悟不知凡几!
  
      一只六条腿的山嘘巨兽发现了他,向他冲来,然而这头巨兽冲到秦牧身边,张开血盆大口,却没有咬中秦牧。
  
      它仿佛触碰不到秦牧,秦牧像是没有实体,竟然从它的口腔中穿过。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秦牧像是没有觉察到它一般,又径自从它的体内走了过去。
  
      山嘘大惊,不明所以,仓皇逃窜。
  
      秦牧走入山林中。
  
      自从地母元君来到了祖庭,祖庭便多了许多山林,草木葱翠,这里有许许多多食草的巨兽夔骐,夔骐以树林为食,垂下头来,便可以将一株参天树木连根拔起,整株吃掉。
  
      秦牧走在林地中,便见一个个小山般的头颅从树林上空探了下来,夔骐咬住一株株大树,有的夔骐则连他一起咬住,有的夔骐的大脚落下,从他身上踩过。
  
      然而,无论这些巨兽是何等强大,也始终无法触碰到他分毫。
  
      他一直向大黑木的方向走去,入道的境界太奇妙了,他沉寂在太始之道的汪洋大海中,感知着太始之道的一切。
  
      这时,卵中太始也感觉到了一丝奇特之处,他炼化太始原石的速度,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加快,而且速度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这种炼化速度,甚至远远超越了他在太始矿脉中的炼化速度!
  
      “是了,牧天尊也在借我炼化原石时参悟太始之道!他参悟出太始之道,又反哺他灵胎中的太始矿脉,让矿脉越来越完整!”
  
      卵中太始心道:“这就相当于我与他一起炼化原石!不,甚至比两人联手的效果还要好!这样的话,我出世的时间便可以大大提前了!”
  
      秦牧虽然处在悟道之中,无知无觉,但是速度却不慢,以他现在的速度,走上三五天,便可以跨过祖庭的千山万水来到大黑木。
  
      就在此时,突然天地抖动,天空变得无比明亮,一口口异宝悬在天空中,纲、印、渊、*、索、策、宫、门、井等各种天道之宝,威能滔天,不断向下轰去!
  
      地底震动,地母元君浮现出来,催动元木之芯疯狂抵挡。
  
      与此同时,祖神王身躯万丈,遍体神光氤氲,撑着天伞徐徐迈步走来,面色阴沉。
  
      天空也顿时为之阴沉下来。
  
      他所过之处,天道之宝如影随形,紧紧伴随他左右,在祖庭中形成另一个玄都世界!
  
      这个玄都世界要比真正的玄都小了不知多少,然而却高度凝练,将方圆万里笼罩!
  
      这万里祖庭,天威浩荡,天道之宝高悬,不断轰击地母元君,让地母元君无路可逃!
  
      “地母,你杀我子弟,今日该是送你上路了。”
  
      祖神王语气淡然,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仿佛只是处死一只惹怒自己的蝼蚁。
  
      “小辈!”
  
      地母元君勃然大怒,厉声叫道:“你才多少年岁?我成名之时,耸立在祖庭之中,华盖遮天,是祖庭中最大的树!即便是造物主也敬畏我,祭祀我,膜拜我,围绕我搭建一座座祭坛!我历经十次大灾劫,小灾小劫不计其数,你杀不了我!”
  
      她拼命抵挡,突然厉啸一声,无数巨兽奔腾而来,撞击祖神王的玄都世界,将这座玄都撞得流光溢彩,岌岌可危。
  
      太古巨兽的实力太强了!
  
      地母元君作为大地之母,操控着这些巨兽,同时攻打玄都世界,即便是祖神王也有些吃力!
  
      “地母,你的确有手段,但是在我面前你的手段统统无用。”
  
      祖神王撑着天伞,天伞仿佛就是一个完整的天地,伞骨越来越长,越来越宽,化作撑起玄都世界的四十九条大道,让玄都世界牢不可破。
  
      地母元君见状,心生绝望,突然仰天高叫:“天公,你还管不管你的儿子?”
  
      祖神王冷笑:“我父神即便降临到祖庭,也无法降临太多的力量,他必须留下本体守护玄都。他分身降临的话,能耐我何?父神,你敢吗?”
  
      他仰天咆哮。
  
      突然,玄都世界裂开,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落地化作白袍白眉白发白目的天公,叹道:“孽子,收手吧。你真的要让老父对付你不成?”
  
      祖神王哈哈大笑,突然封闭玄都世界,全力爆发,厉声道:“父神,孩儿今日送你分身上路,改日送你真身上路!”
  
      他一展披风,一步跨出,猩红的披风抖开之际,从披风下浮现出一座座天宫,天宫飘摇,组成一片天庭!
  
      祖神王法力暴涨,真身出动,同时向天公和地母攻去!
  
      天公和地母奋力抵抗,但很快双双负创,地母怒道:“天公,没用的老东西,你就这点分量不成?”
  
      天公分身脸色羞愧,道:“我还有帮手。祖庭破封,土伯也来到了祖庭!道友,道友,还不上来相助?”
  
      他的话音刚落,大地震动,涌出滚滚岩浆,幽都魔气喷涌,化作一片黑暗世界,一尊熔岩土伯旋转着从岩浆和魔气中冉冉升起。
  
      轰——
  
      祖神王一拳砸在熔岩土伯的脸上,熔岩土伯翻滚着从岩浆中升起,被砸飞出去。
  
      “你们三个老东西一起上!”祖神王哈哈大笑。
  
      熔岩土伯也不禁动怒,手持长鞭唰的一声扫来!
  
      四位强大的存在手段尽出,在祖神王的玄都世界厮杀不停,土伯、天公和地母的脚步极快,攻击撼天动地,然而却打不破祖神王的玄都世界,无法逃出!
  
      “父神,伯父,姑姑,我的玄都世界比你们想象得坚硬吧?”
  
      祖神王哈哈大笑:“这便是我这些年的领悟,我早已经从天道中跳脱出去,我学会了更好的!你们谁也逃不出去,只有被我炼化吞噬的命!”
  
      “你这逆子!”天公气得胡须发抖。
  
      就在此时,秦牧走入玄都世界中,从四人之间穿过。
  
      四位神祇肉身广打大,神通威力无边,而秦牧从这些神通之中走过去,却仿佛什么也没有碰到。
  
      四人停手,呆呆的看着这个渺小的人类。
  
      祖神王脑中轰然,不知所措,他牢不可破的玄都世界竟然被秦牧走了进来,仿佛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
  
      那是他引以为傲的成就,是他敢于与天公撕破脸的成就,然而就这样被秦牧走了进来!
  
      秦牧恍若无觉,对四尊伟岸的神祇也视而不见,不紧不慢的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