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一起来超越 > 第四百九十七话 怀疑

第四百九十七话 怀疑


  
      “哦?”
  
      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亚索自然是感动一阵好奇。
  
      “看来这并不是我一个人觉得气奇怪了。”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如此看来,这思雨姑娘似乎有一些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
  
      很快,亚索便想到了这一点。
  
      “有事隐瞒着我们?”
  
      即刻,王宇阳不禁看着亚索好奇得问了一句。
  
      “没错,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你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还能想起一些奇怪的事情吗?”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再次问及起了之前他们初次相遇时的情形。
  
      “奇怪的地方太多了,比如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她很善于隐藏自己的行踪,初次相见的时候,我费了好久的时间才发现了她在跟踪我。”
  
      即刻,王宇阳回忆说道。
  
      “很善于隐藏自己的行踪,而且竟然能强到瞒过你这样的高手。”
  
      即刻,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赞叹了一句说道。
  
      “看来她的确是个高手。”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淡淡一笑说道。
  
      “是呀,尚且她还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听闻亚索这般一说,王宇阳也觉得甚是奇怪。
  
      “还有其他事情让你觉得奇怪的吗?”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接着问道。
  
      “你有没有留意到蔚和凯特琳在介绍这位思雨姑娘的时候是这样说的,在她们两人降临到哪深林之前,思雨姑娘已经在那里好几年了。”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是吗?”
  
      亚索倒是感到有些陌生,看来对于蔚和凯特琳的介绍,他并没有花多少精力去聆听。
  
      “是的,我当时还觉得好奇,所以我便仔细回忆着自己在瓦罗兰大陆上的见闻,甚至我还动用了烈龙王的那部分记忆来回忆却还是没有找到思雨姑娘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身份,可以这样说,她是一个原本便不存在于瓦罗兰大陆上的人。”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是一个不存在于瓦罗兰大陆之上的人?那你的意思是她原本就是你们这里的人?”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好奇得问道。
  
      “想那阴鼠怪一样?”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又补了一句说道。
  
      “也有这个可能,但是可能性却不大。”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缓缓得摇了摇头回应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
  
      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亚索好奇得问道。
  
      “因为那阴鼠怪似乎并不知道思雨姑娘的行踪。”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回应说道。
  
      “哦?此话怎讲?”
  
      即刻,亚索好奇得问道。
  
      “我第一次见到思雨姑娘的那一晚,我也见到了阴鼠怪,当时,那阴鼠怪准备去找蔚和凯特琳的,恰好我也在小屋之外。”
  
      王宇阳淡淡一笑回忆起了那一晚的情形。
  
      “原来是这样,那阴鼠那么晚了还去找蔚和凯特琳所为何事?”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接着问道。
  
      “那阴鼠怪去找蔚和凯特琳为得便是这思雨姑娘的事情,因为当时他在负责给我们寻找降临在瓦罗兰大陆上的那些豪杰,其实,思雨姑娘他也是找到了,只是一直无法确定她的行踪,所以就来询问和她住在同一片区域的蔚和凯特琳试图从她们这里打听到一些有关思雨姑娘的信息。”
  
      即刻,亚索接着说道。
  
      “听他说那他早已经注意到思雨姑娘在这一片出没了,但是一直都没有确定的居所,所以他没办法找到她,因此无法给她传达结盟的信息。”
  
      即刻,王宇阳接着说道。
  
      “那后来呢?你可有问及思雨姑娘这件事情?”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问了一句说道。
  
      “说来也巧,当晚那思雨姑娘也是正好在那个时间来寻找蔚和凯特琳,我原本并不知道她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当我和那阴鼠怪交谈的时候,她就隐藏在我们的四周,所以我和那阴鼠怪谈话的内容她也是全部都听到了。”
  
      即刻,王宇阳接着说道。
  
      “那思雨姑娘认识那阴鼠怪吗?”
  
      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亚索不禁好奇得问道。
  
      “似乎是认识的,而且思雨对那阴鼠怪的印象并不怎么好。”
  
      即刻,王宇阳如实回应说道。
  
      “所以也就是说那思雨姑娘认识那阴鼠怪,但是那阴鼠怪却并不认识这思雨姑娘?”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问了一句。
  
      “是的,思雨说那阴鼠怪经常排手下来深林里来寻找她的踪影这让她很烦心。”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淡淡一笑说道。
  
      “如此看来,那思雨姑娘便是原本就在你们这里的高手了,而且她的修为和功力并不在这阴鼠怪之下。”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说道。
  
      “只是有一点真得解释不通。”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疑惑得说道。
  
      “你说?哪一点?”
  
      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亚索不禁好奇得问道。
  
      “这思雨姑娘的年龄并不大,又怎么会有如此高的修为呢?”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疑惑得问道。
  
      “这一点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但是我有一个猜测?”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说道。
  
      “你说?什么猜测?”
  
      听闻亚索这般一说,王宇阳连忙问道。
  
      “这思雨姑娘的背后有高人指点。”
  
      随即,亚索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有高人指点?”
  
      听闻亚索这般一说,王宇阳不禁思索了起来。
  
      “这般小的年纪,能有如此高的修为自然是有高手在背后指点教授。”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再一次补充说道。
  
      “可是这背后的高手是谁呢?”
  
      王宇阳自言自语得说了一句。
  
      “这便是我们随后需要了解的重点了。”
  
      即刻,亚索淡淡一笑说道。
  
      “但是这似乎并不太容易去查。”
  
      王宇阳思索了片刻之后却是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是的,是不好查,所以我们要寻求专业人士来帮忙了。”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淡淡一笑说道。
  
      “你是说凯特琳?”
  
      即刻,王宇阳好奇得问了一句。
  
      “没错,就是她,我想对于这个事情她估计要比我们还要感兴趣。”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淡淡一笑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虽说思雨姑娘和她们两人认识的时间已经比较长了,估计凯特琳对于思雨姑娘的身世也一定是特别好奇的。”
  
      即刻,亚索接着说道。
  
      “那我们要如何开口向她询问这个事情呢。”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思索着问道。
  
      “这个你就交给我吧,我来找机会说这个事情。”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拍着胸口说道。
  
      “好,那就辛苦亚索大哥了。”
  
      即刻,王宇阳见亚索如此这般一说想必他的心中早已是有了主意,所以便也不再和他客气了。
  
      “别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当初你在是否要归还夏姑娘记忆的事情上边询问过我的意见,我当初给了你错误的提示,所以我自己心中也是有些愧疚,这就当我是将功补过做些弥补吧。”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满眼抱歉得说道。
  
      “亚索大哥这说的是哪里话,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该怪你的,你我都不知道她在瓦罗兰大陆上究竟都经历了什么,所以自然是不知道随后会发生的事情而且随后已经不是我能决定是否还给她的事情了,实不相瞒,我不得不将记忆还给她。”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说出了自己的无奈之选。
  
      “就是你昨天跟我提起的事情?”
  
      待王宇阳这般一说,亚索不禁想起了昨晚王宇阳脸上的失落神色。
  
      “没错,那个时候我已经是无路可退,唯有将她的记忆全部归还于她了。”
  
      即刻,王宇阳点头回应了一声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等她身体康复之后才将那段记忆归还于她吗?”
  
      即刻,亚索疑惑得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间便想要立即寻回她那段缺失的记忆了!”
  
      即刻,王宇阳看着远处不禁无奈的说道。
  
      “我想夏姑娘一定是自己意识到了什么,或者说是听别人说到了什么?”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分析说道。
  
      “有可能,不然她不会突然就就变得这般反常的。”
  
      听闻亚索这般一猜测,王宇阳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
  
      “你觉得会是谁?”
  
      下一刻,亚索看着王宇阳认真得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
  
      即刻,王宇阳摇了摇头茫然无措得说道。
  
      要说是谁在夏小美跟前说了什么,那需要怀疑的无非就是幽儿,凯特琳,蔚以及思雨姑娘这几个人,因为只有她们几个平时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
  
      “看来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片刻之后,亚索再一次说话了。
  
      “思雨姑娘?”
  
      待亚索刚刚说完,王宇阳便接着说出了思雨姑娘的名字。
  
      “没错,就是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认真得说道。
  
      “为什么这般肯定?那蔚和凯特琳同样有嫌疑?”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好奇得问道。
  
      “没错,她们还有嫌疑,但是今天中午我已经和她们交谈过了,对于还忆这一件事情她们是反对的。”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将他们三人今天中午谈话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而且凯特琳和蔚对于夏姑娘的了解俨然要比你和我多的多,关于她的经历,关于她在弗雷尔卓德的处境,以及关于她和冰霜女巫丽桑卓之间的关系。”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认真得说道。
  
      “看来我本应该好好跟她们了解一下夏小美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经历的……”听闻亚索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有些懊悔自己的失误。
  
      “这个现在说起来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要太在意这些了,所以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那个思雨姑娘的身上,很可能她就是夏姑娘如此反常的因素。”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接着严肃说道。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闻亚索这般一说,王宇阳不禁在心里自言自语得问了一句。
  
      “如此针对夏姑娘,那可能也会针对我们正在组建的联盟,现在想要针对联盟的人不会再有别人,唯有他们两人!”
  
      下一刻,亚索接着分析说道。
  
      “你是说思雨姑娘可能是冰霜女巫的人???”
  
      下一刻,听闻亚索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这一点的确是他没有猜到的,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可是这似乎是最能解释清楚的理由了。”
  
      即刻,亚索接着又说了一句。
  
      思雨姑娘是冰霜女巫的人……
  
      尽管王宇阳觉得亚索说的有道理,但是对于思雨是冰霜女巫丽桑卓的人这一点他还是无法接受。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即刻,亚索看着王宇阳接着问了一句。
  
      “我只能说在一切事情查清楚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做任何的评判。”
  
      即刻,王宇阳看着亚索认真得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最好还是有个提防好一些。”
  
      即刻,亚索说完之后便站起了身。
  
      “那就拜托亚索大哥把这些事情早些查清楚。”
  
      即刻,王宇阳起身看着亚索说道。
  
      “放心吧,我会尽快查清楚这件事情的。”
  
      即刻,亚索说完之后便告别王宇阳之后下了守夜台。
  
      “思雨姑娘怎么可能会是冰霜女巫的人…………”
  
      即刻,待亚索离开之后,王宇阳不禁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呼呼呼呼…………”
  
      即刻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再一次响起了昨晚那一阵熟悉的声响。
  
      即刻,王宇阳顺着那声音看去再一次看到了那片闪闪发光的区域……
  
      看来,昨天晚上的那个大家伙又来了……
  
      “呼呼呼呼…………”
  
      即刻,王宇阳看到那家伙越走越近,片刻间那巨物再一次来到了王宇阳的跟前。
  
      像昨晚一样,那巨物在他们的阵营前再一次停了下来。
  
      随即,那巨物缓缓抬头将头伸到了王宇阳的面前。
  
      即刻,王宇阳看到那巨物眨着犹如火球一般的火红眼珠盯着自己上下打量着。
  
      “呼哧呼哧……”
  
      王宇阳看到从那巨物的鼻子之中呼出的气息犹如疾风一般犀利剧烈。
  
      “咯吱…………”
  
      当那气息触及到守夜台之时,王宇阳不禁感到整个守夜台都开始有些摇晃了。
  
      “呼呼呼……”
  
      即刻,那巨物和王宇阳对视了片刻了之后再一次转头朝着来时的方向返了回去。
  
      “呼呼呼…………”
  
      随即,那巨物再次缓缓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