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一起来超越 > 第五百三十六话 绯闻

第五百三十六话 绯闻


  
      很快,慎,阿卡丽以及劫他们三人也是如约来到了英雄联盟基地!
  
      此时,对于雪山之中的事情,他们三个人也是已经听闻了。
  
      “今晚我们找几个人去查看一番如何?”
  
      下午的时候,王宇阳再一次将众人聚集起来开起了会议。
  
      “一起去还是?”
  
      即刻,艾希看着王宇阳问道。
  
      “一起去?我看这就不必了,我们找几个壮丁先去看看情况。”
  
      即刻,蛮王率先说话了。
  
      “算我一个。”
  
      随即,慎看着王宇阳说道。
  
      “我也去。”
  
      即刻,劫看着王宇阳说道。
  
      “你身体尚且还在恢复之中,先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随即,王宇阳还没有说话,慎便提醒了劫一句说道。
  
      “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的,师哥。”
  
      即刻,劫看着慎淡淡一笑说道。
  
      即刻,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了阿卡丽。
  
      慎看了阿卡丽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阿卡丽已经是明白了慎的意思,她明白慎这是在示意自己一起劝阻自己的二师兄。
  
      “大师兄说的对,你现在身体尚且在恢复之中,去了反倒给大家添麻烦。”
  
      随即,阿卡丽看着劫接着说道。
  
      “………………”
  
      即刻,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劫不禁感到有些尴尬……
  
      “是这样的,这一次我们只是去查看情况,不会和他们产生争斗的,所以我们去的人也不宜过多。”
  
      即刻,王宇阳看着劫也奉劝了一句说道。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多加小心!”
  
      即刻,劫看着慎关切得说道。
  
      “我们会的,你们就放心吧。”
  
      随即,蛮王看着众人笑着说道。
  
      “好,那就我们三个人吧,大家都准备一下,我们一刻钟之后出发。”
  
      即刻,王宇阳看着众人说道。
  
      “好,那就一会见!”
  
      即刻,王宇阳说完之后,便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今晚需要带的东西。
  
      “阿卡丽,你留一下,有些这边的事情我要给你说一下。”
  
      即刻,就在众人几乎全部都已经离开之后,艾希却是叫住了阿卡丽。
  
      “好,我还说找机会向你们了解了解这里的情况呢。”
  
      即刻,阿卡丽看着艾希笑着说道。
  
      “那我也留下来一起听一下吧。”
  
      即刻,蔚笑着说完之后也是再一次返回了房间。
  
      “好,那二师兄,你就先回房间休息吧。”
  
      即刻,阿卡丽看着此时尚且在门口等待着自己的劫微笑着说了一句。
  
      “好,那我就先走了。”
  
      即刻,亚索出了屋子之后便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随即,劫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却是被眼前的那个高耸的守夜台给吸引住了。
  
      即刻他沿着那个守夜台两侧的楼梯登上了那守夜台。
  
      “你说吧。”
  
      即刻,待劫离开之后,蔚便将房门关了起来。
  
      “其实这里也比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交代的。”
  
      即刻,艾希看着阿卡丽笑着说道。
  
      “其实我把你留下来是因为有些关于你们的事情需要打听一下。”
  
      即刻,艾希看了蔚一眼之后接着说道。
  
      “你问吧。”
  
      即刻,阿卡丽坐定之后看着蔚和艾希回应说道。
  
      “劫和慎之间和解了?”
  
      即刻,艾希看着阿卡丽解释试探得问道。
  
      “和解?”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和艾希疑问得说了一句。
  
      “这件事情怎么可能这般容易和解……”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和艾希淡淡得说道。
  
      “可是我们分明看到慎和劫之间看起来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情而不悦。”
  
      即刻,蔚看着阿卡丽淡淡得说道。
  
      “最苦之人便是我的大师兄慎。”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回应了一句说道。
  
      “你们有所不知,其实我二师兄劫并不知道自己误杀我师傅的事情。”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和艾希说到。
  
      “不知道这件事情?”
  
      一瞬间,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之后,艾希和蔚不禁感到大吃一惊!
  
      “是的,我师兄之前是接触了禁术被魔怪蛊了内心所以才这般凶狠惨忍的,不然他又怎么可能对我的师父痛下杀手!”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你们有所不知,在暗影岛,在均衡教派,我大师兄慎虽然是我师父的儿子,但是暗影岛的人甚至瓦罗兰大陆上的许多人都知道我师父喜欢劫胜过了慎,因为劫是一个天赋异禀的练武奇才。”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不禁讲起了劫的故事。
  
      “因此虽然平时我师傅对我们严厉苛刻,但是私底下我师傅却是把劫当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我二师兄劫也是知恩图报,对我师傅也是视他为自己的父亲一般,这一点我们均衡教派的人都看在眼中,我大师兄慎自然也是看在眼中,加之,我大师兄对于我们这些师兄妹都很好,所以我大师兄从来都没有因为自己的父亲对劫比对他自己还要好而生气过。”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解释说道。
  
      “所以,劫现在复原之后就把之前所做过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
  
      随即,蔚看着阿卡丽问了一句。
  
      “是的,全部都忘记了,记住的只有他未入魔之前的那些事情。”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接着说道。
  
      “好吧,所以你们的大师兄慎也让你一起保密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劫,是不是?”
  
      随即,艾希叹了一口气之后,看着阿卡丽接着问道。
  
      “正是如此。”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那你们是怎么将你的二师兄从附魔之中重新找回来的?”
  
      即刻,蔚看着阿卡丽好奇得问道。
  
      “这件事情其实并非是我和我师兄的功劳,其实我们最要感激的人亚索了。”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亚索帮助你们的?”
  
      随即,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蔚不禁好奇得问道。
  
      “是的其实这便是我们为何选择并答应结盟的原因了。”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笑着说道。
  
      “亚索他是怎么帮助你的,这一点我倒是很好奇!”
  
      即刻,蔚看着阿卡丽接着问道。
  
      “对呀,要说帮助也应该是皮城女警凯特琳帮助啊,她可是专业抓罪犯的。”
  
      此时,艾希早已经是猜透了蔚的心思。
  
      “说起凯特琳,我们都深感愧疚,在我们找到劫之前,劫便已经是伤了凯特琳了。”
  
      即刻,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说道。
  
      “什么?凯特琳受伤了???”
  
      随即,蔚看着阿卡丽不禁惊讶得说道。
  
      “是的,是被劫伤的,确切的说应该是被暗影之流伤的。”
  
      随即,阿卡丽看着蔚和艾希说道。
  
      “那她现在怎么样?为什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随即蔚不禁担忧得追问道。
  
      “你不要担心她,她的伤已经好了,我们给她服了我们均衡教派最厉害的秘方药,她第二天已经痊愈了!”
  
      随即,阿卡丽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这样就好。”
  
      即刻,蔚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之后她这才放下了心。
  
      “但是你说的她为什么不回来,那我可就要好好给你讲一讲原因了!”
  
      即刻,阿卡丽突然看着艾希和蔚坏笑这说道。
  
      “为什么?”
  
      随即,这两人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自然感到很是好奇。
  
      “因为凯特琳她舍不得离开亚索!”
  
      即刻,阿卡丽看着艾希和蔚说道。
  
      “哈哈哈哈……”
  
      岂料,下一刻,待阿卡丽说完这句话之后,蔚先是一愣,随之她便大声的笑了起来……
  
      在她看来,阿卡丽简直是讲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笑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看到蔚这般反应之后,阿卡丽倒是感到很是好奇。
  
      “他们两个人,一个犯人,一个警官,能有什么事情?”
  
      即刻,蔚笑着问道。
  
      “你不知道凯特琳喜欢亚索的事情?”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再一次好奇得问了一句说道。
  
      “凯特琳喜欢亚索???哈哈哈……”
  
      下一刻,蔚再一次被阿卡丽惹得大笑。
  
      “看来你们真得是不知道这件事情。”
  
      随即,阿卡丽不禁摇了摇头说道。
  
      “蔚,你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即刻,一直没有说话的艾希倒是突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凯特琳对亚索的成见实在是太深了,这个事情我倒是很早便知道了。”
  
      即刻,蔚看着艾希笑着说道。
  
      “那一天亚索和凯特琳找到我们的时候,我问了凯特琳一个问题。”
  
      即刻,艾希看着蔚微笑着说道。
  
      “什么问题?”
  
      即刻,蔚倒是很好奇艾希问了凯特琳什么问题。
  
      “因为当时我和你一样也是认为他们两个之间的身份差异这般悬殊却能组成一个团队,所以我自然是好奇得要紧。”
  
      即刻,艾希接着说道。
  
      “是的,他们两人之间的差异的确是太大了……”
  
      随即,阿卡丽也是附和了一句。
  
      “所以在第二天早晨的时候我便背着亚索问了凯特琳一个问题,我问她你觉得亚索有没有杀长者?”
  
      即刻,艾希看着蔚和阿卡丽说道。
  
      “我想这个问题便是所有人看到亚索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事情。”
  
      即刻,艾希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你知道凯特琳是怎么回答我的问题的吗?”
  
      即刻艾希看着蔚和阿卡丽问道。
  
      “凯特琳一早便已经认定亚索就是那个杀害长者的凶手。”
  
      随即,蔚看着艾希回应说道。
  
      “但是凯特琳她却是这般回应我的,她说大家之所以怀疑亚索杀死长者,那是因为这是一起无无证据的凶杀案,凶手好像除了亚索便不再可能是其他人。”
  
      即刻,艾希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但是,凯特琳接下来是这么说的,她说她问过亚索这个问题,是不是你杀死了长者,亚索的回应是长者不是他杀的。”
  
      即刻,艾希接着说道。
  
      “然后我就问凯特琳,那你怎么想?”
  
      随即,艾希接着说道。
  
      “凯特琳说她相信亚索说的话。”
  
      即刻,艾希看着她们两人接着说道。
  
      “是不是凯特琳真的找到了什么新的线索?”
  
      即刻,蔚看着她们两人说道。
  
      “我也觉得亚索不是杀长者的凶手,不然他也不至于承认自己杀了那么多人却不承认自己杀了这一个?”
  
      随即,阿卡丽看着艾希和蔚也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吧,就算是这样,那凯特琳也不至于因此爱上亚索吧,他可是个杀人犯啊……”
  
      即刻,蔚不禁无奈得说道。
  
      “你有所不知亚索对于凯特琳的照料也是细致入微,令人感动不已的。”
  
      即刻,阿卡丽看着蔚笑着说道。
  
      “亚索是这种人?”
  
      即刻,听闻阿卡丽这般一说,蔚不禁也是大吃了一惊,亚索这样一个武夫能够做到细致入微?
  
      “你不相信?”
  
      即刻,艾希看着蔚笑着问了一句。
  
      “亚索原本就是一个武夫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
  
      随即蔚看着艾希笑着说道。
  
      “那你可就不知道了,世界上就没有什么粗心大意的男子,只是他还没有遇到让他甘愿去细心照料的姑娘。”
  
      随即,艾希看着蔚笑着说道。
  
      “是吗?哦…………我知道了!你这是在说蛮王大哥!”
  
      即刻,蔚不禁猛然意识到了艾希这句话的意思!
  
      “没错,泰达米尔可是蛮族之人,他们蛮族人可是出来名的粗野之人,但是你看看他现在还不是依旧能粗能细!”
  
      即刻,艾希看着蔚笑着说道。
  
      “是谁在说我的坏话?”
  
      即刻,待艾希这句话说完之后,蛮王却是掀开门帘笑着走了进来!
  
      “哈哈哈……”
  
      即刻,蔚和阿卡丽不禁被他逗的大笑。
  
      “艾希,我们要出发了,我来向你道别。”
  
      即刻,蛮王说着便上前抱住艾希在分别在她的额头,脸蛋以及嘴唇上各吻了一遍。
  
      “路上小心!”
  
      即刻,艾希看着蛮王温柔得叮嘱了一句说道。
  
      “嗯。”
  
      即刻,蛮王点了一下头。
  
      “走了!你们慢慢聊!”
  
      即刻,蛮王笑着给他们两人告别之后便出了房间。
  
      “看到了吗?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即刻,待蛮王离开之后,阿卡丽看着蔚笑着说道。
  
      “哈哈哈…………”
  
      即刻,艾希也被阿卡丽的话给逗笑了……
  
      “这凯特琳到底是怎么想的…………”
  
      即刻,蔚不禁无奈得摇了摇头说道。
  
      “好了,我们不闲聊了,我带你去见见夏姑娘,她有身孕在身,这段时间身子弱,所以一直都在房间中很少出来过。”
  
      即刻,艾希看着阿卡丽起身说道。
  
      “走吧,我早早的便听闻过夏姑娘的事情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相见,今天刚好好好见见她。”
  
      即刻,阿卡丽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