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一起来超越 > 第五百六十六话 界限

第五百六十六话 界限

,最快更新英雄一起来超越最新章节!
  
  “师父难得遇到像你这般善良的孩子,自然是舍不得你。”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接着说道。
  
  “师父,你不要再说我是小孩子了,我都已经长大了嘛……”
  
  随即,听闻亚索这般一说之后,塔利亚不禁看着亚索嘟着嘴很不开心得说道。
  
  “塔利亚,不管你的个子长多高,年龄增长到多少岁,你在师父的眼中永远都是可爱的孩子。”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笑着在塔利亚的鼻子上轻轻得点了一下说道。
  
  亚索的这句话说得着实巧妙,第一他率直得表达了自己长期以来对于塔利亚的爱只是关爱而已情爱,第二,他也是想早早得结束塔利亚自己的心目中对于自己一直以来的那种爱意。
  
  “师父都会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吗?”
  
  即刻,听闻亚索这般一说之后,王塔利亚不禁看着亚索认真得问道。
  
  果然,聪明的塔利亚从亚索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了一些东西。
  
  “嗯,不管你长到多大,哪怕是以后你变成了老人,只要那个时候师父还在,那师父还是会把你当做小孩子一般关爱。”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认真得说道。
  
  “可是……师父……”
  
  即刻,听闻亚索这般一说之后,塔利亚不禁感到一阵焦急……
  
  “怎么了?塔利亚?”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欲言又止,亚索便看着她认真得问了一句。
  
  “没事,师父。”
  
  即刻,待亚索这般询问她原因的时候,塔利亚却又不打算再说了。
  
  塔利亚无疑是很聪明的孩子,尽管她刚才已经听出了亚索所说的那句话透漏着的意思,但是她的内心里却还是不愿意或者说是不甘心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她向正式得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但是当她再一次看向亚索的眼神的时候,她却选择了沉默不语。
  
  “谢谢你,塔利亚,师父很感激你对我的好。”
  
  即刻,亚索看到塔利亚低下头之后不禁轻轻得摸了摸塔利亚的脑袋。
  
  “可是师父…………”
  
  即刻,塔利亚再一次抬头看向了亚索,此时她的双目之中尽是委屈和不舍…………
  
  “师父都懂,我也能够感受到,但是这一生,师父只想做好你的师父。”
  
  下一刻,亚索伸出双手轻轻得搂住塔利亚的双肩,看着她认真而坦诚得说道。
  
  “唰!”
  
  下一刻,塔利亚再一次哭泣着将头埋进了亚索的怀抱之中。
  
  “呜呜呜呜呜………………”
  
  下一刻,塔利亚不禁伤心得哭了起来。
  
  亚索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轻得抚摸起了她的长发。
  
  此时,哭泣对于塔利亚而言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每一个少女的心中都会有第一个白马王子,但是第一个白马王子往往都只是一个虚幻的泡影,一触即破………………
  
  终于,塔利亚哭泣了许久之后,她终于停下了哭泣。
  
  随即,她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亚索。
  
  “那下辈子呢?师父可以不止做我的师父吗?”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认真得问道。
  
  “呵……”
  
  即刻,亚索不禁被塔利亚的话逗笑了。
  
  随即,亚索没有说什么,而是伸手去为塔利亚擦拭脸上的泪水。
  
  “师父,我要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即刻,塔利亚见亚索没有回应自己便一伸手握住亚索的双手看着他焦急得说道。
  
  “好,我答应你,下辈子不做你的师父了。”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笑着回应说道。
  
  “那师父下辈子要做我的什么人?”
  
  即刻,听闻亚索这般一回应之后,塔利亚先是一阵开心,即刻她歪着头看着亚索满目期待得问道。
  
  “塔利亚想让师父做你的什么呢?”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笑着问道。
  
  “嗯…………”
  
  即刻,听闻亚索这般一问,塔利亚不禁羞红了脸。
  
  看到塔利亚这般反应之后,亚索也是不禁开怀得笑了一下。
  
  “这塔利亚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即刻,亚索不禁在心里笑着感慨说道。
  
  “师父…………”
  
  即刻,塔利亚沉默了片刻之后再一次挽着亚索的胳膊看向了他的双目说道。
  
  “嗯?”
  
  亚索也是真诚得看向了塔利亚的双目。
  
  “下辈子师父可不可以对我就像师父对凯特琳姐姐那样?”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这般说了一句。
  
  “唰……”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感到一阵惊讶,此时他不禁疑惑这塔利亚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和凯特琳之间的关系的呢?
  
  “师父是不是现在很疑惑我是怎么知道你和凯特琳姐姐之间的关系的呢?”
  
  即刻,看到亚索的双目之中尽是疑惑的时候,塔利亚不禁看着亚索得意一笑问道。
  
  “为什么?”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淡淡一笑好奇得问道。
  
  “因为你的眼神。”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回应说道。
  
  “我的眼神?”
  
  塔利亚的话让亚索感到有些疑惑不解。
  
  “我的眼神怎么了?”
  
  即刻,亚索再一次好奇得问道。
  
  “你看我的时候和看凯特琳姐姐的时候的眼神大不相同。”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回应说道。
  
  “是吗?”
  
  被塔利亚这么一说,亚索不禁看着塔利亚疑惑得问道。
  
  “你自己当然不知道了,但是我要说的是人的眼睛都是心灵的窗户,不管你是刻意隐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眼睛深处透漏出来的东西都是没办法骗人的。”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认真得说道。
  
  “说的有道理,没想到塔利亚小小年纪却是道出了师父这般年纪都没有想明白的道理。”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看着她赞叹说道。
  
  “师父过奖了,其实这个东西不是塔利亚自己总结出来的,而是我的父亲在我临行出门之前告诉于我的。”
  
  即刻,塔利亚摇了摇头看着亚索说道。
  
  “塔利亚的父亲能总结出这样有意义的经验和道理,那看来她的父亲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在心里这般想道。
  
  “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时候就发现了师父眼中的那两件纯粹的东西。”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是吗?两件什么东西?”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好奇得问道。
  
  “第一件东西就是善意,我爸爸曾经告诉我说善意这个东西对于人而言是最为重要的东西。”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解释说道。
  
  “那第二件东西是什么呢?”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接着问道。
  
  “委屈……”
  
  随即,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委屈?为什么这么说?”
  
  听闻塔利亚用了这么一个词语之后,亚索倒是觉得有些好奇和意外。
  
  “我起初还不知道师父的双目之中为何会有这般委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我对师父的逐渐了解,当然这些了解并不只是局限于我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从师父身上看到的发生过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事情都是我从外人嘴里或者是看到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当然都是关于师父你的。”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回应说道。
  
  “所以呢?”
  
  即刻,亚索平静得看着塔利亚回应了一句问道。
  
  “所以我逐渐发现了师傅身上所背负着的痛苦是什么?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会在别人的心目这种留下那般不好的影响了?”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解释说道。
  
  亚索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仔细认真得亲听着塔利亚往下继续说。
  
  “最终,我也明白了师父的双目之中为什么会包含委屈了。”
  
  即刻,塔利亚说着不禁再一次伸手握住了亚索的双手。
  
  “师父是被别人冤枉的,师父并不是杀死长者的凶手,但是杀死长者的那个凶手却除了师父之外似乎不会再是别的人了……”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没错,师父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师父这一辈子最为重要的使命便是去寻找到那位嫁祸于我的凶手!”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坚定得说道。
  
  “其实,师父,这一段时间之中,我除了在找寻师父之外,我还在帮师父留意了不少有关那凶手的事情。”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认真得说道。
  
  “是吗?那你可有什么发现?”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看着她好奇得问道。
  
  “师父还记不记得上一次艾克帮助你看到的那些情景?”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问道。
  
  “当然记得,那是一个身着红衣的人,拿着和我一样的剑,使着和我一样的招数,杀死了长者…………”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淡淡得说道。
  
  此刻亚索的脸上尽是痛苦,对于往事他现在似乎不愿意再去回首了。
  
  “其实那个人可能并不是什么凶手!”
  
  随即,塔利亚看着亚索却是这般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亚索不禁看着塔利亚疑惑得问道。
  
  “因为人在最迷茫的时候大脑之中往往会出现幻觉,就像是沙漠之中的绿洲,海市蜃楼一般!”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仔细解释说道。
  
  “幻觉?可是我看的真真切切!”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认真得说道。
  
  “当一个人每日都在集中起来思索一个问题的时候,并且他长时间没有找到答案的时候,他便有可能自己幻想出一个答复来。”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解释说道。
  
  “哦?”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么一说,亚索不禁感到好奇至极。
  
  “如果他长时间没有找到合适的答案或者说没有一丝的头绪的时候,别人得的说法或者见解便会开始影响自己的判断能力。”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回应说道。
  
  亚索没有打断塔利亚而是认真得看着她静静得等待着她讲这个说法继续说完。
  
  “所以当你毫无头绪的时候最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所以才会想象出那个和你一般模样的人出来。”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接着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所看到的那个猩红色的和我一般模样的凶手其实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接着说道。
  
  “是的,我是这般猜测的,所以还请师父无论如何都不要怀疑那杀死长者的凶手和自己有什么湖关系!”
  
  即刻,塔利亚说完之后不禁看着亚索认真得说道。
  
  “好,你放心吧,师父答应你以后无论如何以也不会自疑自己会是那个杀死长者的凶手。”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保证说道。
  
  “嗯,那就好,其实我最担心师父的便是这一点了!”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坦诚得说道。
  
  即刻听闻塔利亚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的内心再一次感到一阵感动,这塔利亚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心思却是如此的细腻,这一点让亚索着实感到不少的温暖。
  
  “嗯,只要师父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怀疑自己,那塔利亚就算是以后再也出不来那也安心了。”
  
  随即,塔利亚不禁闭上双眼在自己的心里说道。
  
  “那我们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即刻,塔利亚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看着亚索笑着说道。
  
  “走吧。”
  
  随即,亚索淡淡一笑应了塔利亚一声之后,便伸手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即刻,塔利亚幸福得挽住了亚索的胳膊之后两人便再次折返朝着营地的方向返利回去。
  
  “塔利亚?”
  
  就在两人即将行至营门口的时候,亚索驻足看向了塔利亚。
  
  “嗯?师父怎么了?”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甜甜一笑问道。
  
  “以后吃完饭我们都像今天晚上一样出来走走怎么样?”
  
  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笑着问道。
  
  “嗯,可以,只要师父想要散步,塔利亚就随时陪着师父。”
  
  即刻,塔利亚看着亚索说道。
  
  “好,那我们明天晚上不见不散了。”
  
  即刻,亚索轻轻得摸了摸塔利亚的脑袋看着她笑着说道。
  
  “好!”
  
  即刻,塔利亚也是开心答应。
  
  “好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去找王公子再斟酌一下明天的事情。即刻,亚索看着塔利亚淡淡一笑说完之后便就此和她分开朝着守夜台上登了上去。
  
  “嗯,师父再见。”
  
  即刻,塔利亚告别师父之后便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了。
  
  “还没有休息?”
  
  即刻,亚索登上守夜台之后,看着此时一人独望星空的王宇阳说道。
  
  “嗯,现在还早。”
  
  即刻,王宇阳转过身来看着亚索淡淡一笑回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