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一起来超越 > 第六百零六话 曲折

第六百零六话 曲折

“你可知道你妻子周围的这些蓝色环绕的光芒为何物?”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请前辈赐教。”
  
  每一次王宇阳想要触碰夏小美的时候,无奈都是被这蓝色的之物阻碍,此时的王宇阳又岂能不会知道这个东西是个难解之物呢。
  
  “这个东西其实也是冰霜女巫丽桑卓所布下的另外一个诅咒。”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回应说道。
  
  “此咒语名为作茧自缚!可以说是冰霜女巫丽桑卓所有诅咒之中最为毒的一个!”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最为毒的一个诅咒…………”
  
  即刻,听闻那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心中一颤。
  
  “真是奇怪,这冰霜女巫丽桑卓为什么会给你的妻子布下如此狠毒的诅咒呢,难道你和冰霜女巫丽桑卓之前有过什么过节?还是这夏姑娘和这冰霜女巫丽桑卓之间有过什么深仇大恨?”
  
  即刻,那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问道。
  
  “是这样的,前辈你可听说过当时来到瓦罗兰大陆之上的异人可不止晚辈一人,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女异人,不知前辈可曾听闻?”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接着回应说道。
  
  “女艺人?就是那个降落于弗雷尔卓德之地被冰霜女巫丽桑卓留下的那一个女异人?”
  
  即刻,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之后,那流浪法师瑞兹不禁看着王宇阳问道。
  
  “没错,这个女异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爱妻夏小美。”
  
  即刻,王宇阳看了一眼此时安静得躺在那蓝色之物之中的夏小美之后转而看着流浪法师瑞兹回应了一句说道。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的话那这个咒语我知道是为何而来了。”
  
  即刻,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之后,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点了一下头说道。
  
  “为什么?还请前辈说说其中的缘由。”
  
  即刻,王宇阳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连忙问道。
  
  “你有所不知,其实就在你们降落到瓦罗兰大陆的时候也正是冰霜女巫丽桑卓生命最为垂危的时候,那个时候冰霜女巫丽桑卓的生命已经是到了尽头。”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解释说道。
  
  “冰霜女巫丽桑卓的生命到了尽头?你是说冰霜女巫丽桑卓快要死了?可是怎么会呢,她法术那么高超?”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惊讶得问道。
  
  “没有一种魔法是可以让人永生的,你应该知道冰霜女巫丽桑卓是瓦罗兰一世时候的人吧。”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反问了一句说道。
  
  “这个我有所了解,她的丈夫屠龙者便也是瓦罗兰大陆一世时候的人。”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回应了一句说道。
  
  “没错,所以那个时候到现在可谓是已经数千年的时光了,所以说这个冰霜女巫丽桑卓也是已经活的很久了。”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的到来为什么会使得她的生命得到了延续呢?”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接着问道。
  
  “研习魔法之人有一个共性就是在自己的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后便很难在原有的基础上突破自我,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还是无法找到合适的突破机,那研习之人的生命就会开始枯竭凋谢,而冰霜女巫丽桑卓的修为已经是达到了至高境界,像她这种的境界自然是无法再有所突破,所以陨落凋谢那是自然情况,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却意外降临到了这里,异境之物对于研修魔法之人乃是突破境界的上乘之物,所以冰霜女巫丽桑卓便利用了你的妻子夏姑娘。”
  
  即刻,那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解释说道。
  
  “那敢问前辈,这冰霜女巫丽桑卓在我妻子身上所布下的这个作茧自缚之咒对于冰霜女巫丽桑卓可有什么益处?”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接着问道。
  
  “这样跟你讲吧,你的妻子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时候,便是冰霜女巫丽桑卓的生命延续体,只要她活着,那冰霜女巫丽桑卓便安然无恙,只要她的生命状态良好,那冰霜女巫丽桑卓也将是生龙活虎。”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解释说道。
  
  “所以现在冰霜女巫丽桑卓已经是来到了地球上了,那我妻子与她而言应该已经是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所以她便夺走了她的性命?”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猜测着说道。
  
  “又可能,但是也有一定的疑惑!”
  
  即刻,听闻王宇阳这般一说之后,那流浪法师瑞兹也是看着他这般回应了一句说道。
  
  “什么疑惑?前辈请指出来?”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便接着问道。
  
  “要是这夏姑娘果真是对那冰霜女巫丽桑卓已经是没有了利用的价值,那这冰霜女巫丽桑卓为何还会留她性命?”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王宇阳问道。
  
  “前辈你是说我的妻子现在还没有去世?”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兴奋得问道。
  
  “没错,在常人眼中,这算是已经死亡了,但是在我们研习魔法之人的眼中,这并不算是真正的死亡,因为只要有完整的形态,那便可以再一次复活的。”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回应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亚索大哥说的是一点都没有错。”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看来这其中自然是尚未解开的谜底啊。”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一个人独自在原地思索了片刻之后却依旧还是没有将那谜团解开来。
  
  “前辈,那我妻子身上的咒语该如何才能解除呢?”
  
  即刻,王宇阳看着瑞兹诚恳得问道。
  
  “要解开你妻子身上的咒语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们需要做一些艰难的事情。”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王宇阳回应了一句说道。
  
  “前辈,你这边需要我做什么事情你尽管开口就是了,别说是什么艰难的事情,就算是需要以生命为代价我都甘心情愿。”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果断得回复说道。
  
  “好,既然有你这一句话,那我也就更加有信心去做好这一切了。”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说了一句之后便转而再一次看向了夏小美。
  
  “让我先来看看你妻子身上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尚未被我们发现的咒语。”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说完之后便小心翼翼得接近到了夏小美的身边。
  
  “作茧自缚!”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一边绕着夏小美转了一圈,一边看着她身上此时那一团蓝色之物自语道。
  
  “偿命咒已经失效了。”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围绕着那夏小美周围环绕了几圈之后接着又说了一句话。
  
  “嗯,看来她此时身上便只剩下这作茧自缚的诅咒了,这样的话我们只要把她身上的这个咒语消除就行了。”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转了一圈之后便再一次来到了王宇阳的跟前看着他说道。
  
  “要怎么消除?需要我这边需要做什么,前辈尽管吩咐就是了。”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接着说道。
  
  “要消除一个魔法诅咒,只需用另外一种魔法将它斗败就可以了,道理很简单,但是要斗败冰霜女巫丽桑卓的这一层至毒的诅咒,对我们而言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如果我们被斗败呢?”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看着他接着担忧得问道。
  
  因为这魔法之间的斗争必然是会产生一系列的恶果的。
  
  “我们不能被斗败。”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一眼之后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他这般肯定得回应说道。
  
  “好!”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回应之后,王宇阳瞬间感到自己的心中沉重了许多。
  
  刚才这流浪法师瑞兹虽然没有说什么具体失败之后的结果,但是此时的王宇阳却已经是猜测到了这失败之后的结果将是无法估量的!
  
  “那前辈请吩咐我需要做的事情吧。”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坚定得说道。
  
  “我从现在开始便要开始应用我的魔法和这个诅咒进行斗战,这场斗战少则会持续一个月,久则持续数个月,甚至数年都有可能,所以我需要你这边给我进行魔法能量的补给。”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慎重得说道。
  
  “魔法能量补给?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疑惑得问道。
  
  “是这样的,因为我所研修的是符文魔法,所以我所需的魔法能量自然是与符文麻魔法有关的,所以你需要为我收集于符文有关的魔法。”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说着便从自己的背上卸下了那个圆形的卷轴长筒!
  
  “哗啦!”
  
  即刻,流浪法师将那卷轴长筒的盖子打了开来!
  
  “刷!刷!刷!”
  
  下一刻,一片片符文从那卷轴长筒之中飘了出来!
  
  这一片片的符文和流浪法师瑞兹身上的那些图案一般模样!
  
  “唰!…………”
  
  即刻,那些符文从卷轴之中飘出来之后,全部都被那流浪法师瑞兹身上的符文吸附了进去!
  
  “嗡……”
  
  随即,待那流浪法师瑞兹身上的符文吸收了空中飘散的符文之后不禁瞬间比刚才闪亮了许多。
  
  “你拿着这个符文圆筒,去寻找这样的符文。”
  
  即刻,那流浪法师瑞兹将空中最后一片符文重新装回了那符文圆筒之中之后将那符文圆筒递交到了王宇阳的手中。
  
  “前辈,这些东西我们地球上也有吗?我从前并没有看见过这些符文。”
  
  即刻,王宇阳接过那符文圆筒之后看着流浪法师瑞兹问道。
  
  “这个东西每个地方都是有的,只是你们这里的人尚且还不知道而已。”
  
  即刻,那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淡淡一笑回应说道。
  
  “那我要怎么才能找到这些符文呢?”
  
  即刻,那王宇阳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接着问道。
  
  “只要你懂得符文之法,你便才可以看得见。”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接着说道。
  
  “符文之法?可是前辈,我并不知道这符文之法是何物?”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忧心得说道。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这便就将符文之法的要领要领交给你。”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说道。
  
  “前辈是要教授我符文之法?”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不禁再一次问道。
  
  “嗯,我现在就将符文之法教于你,你可要好好记住口诀。”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说着便伸出双手准备放到王宇阳的肩膀之上。
  
  “前辈,这符文之法乃是你毕生绝学,今天你为了救我的妻子还要将你的绝学透秘于我这万万不可以啊!”
  
  即刻,王宇阳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把一说之后不禁后退了一大步!
  
  “你这话是不错,符文之法的确是我绝世之所学,在瓦罗兰大陆之上我自然是不会轻易交于他人,但是今天不同,我之所以要将这绝学传授于你原因有二。”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淡淡得说道。
  
  “其一呢,是因为你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所作所为着实令我佩服,赞赏,所以我甘愿将毕生所学与你分享,这其二呢便是因为要救你的妻子所以你也必须接受学习符文之法。”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看着王宇阳说道。
  
  “前辈,我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一些平常的淡举,所以你千万不要这般说。”
  
  即刻,听闻流浪法师瑞兹这般一说之后,王宇阳连忙推辞说道。
  
  “其实,有件事情你也需要考虑清楚,这符文之法具有弑体之副作用,修炼此术之人的身体容貌自然受到反弑,就像我现在的样子,我之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即刻,流浪法师瑞兹说着不禁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前辈这些反弑之副作用我都是不在乎的,我只是实在有愧就这般知晓了前辈的毕生绝学。”
  
  即刻,王宇阳看着流浪法师瑞兹诚恳得回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