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一起来超越 > 第六百零八话 备战

第六百零八话 备战

“也罢,我倒是很期待他们接下来和我们之间的对战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即刻,屠龙者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回应之后淡淡一笑说道。
  
  “对了,你在他们那边除了看到这些英雄之外还看到了其他的英雄了吗?”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接着问道。
  
  “除了在场上战斗的那十个人之外我这边还看到了疾风剑豪亚索,寒冰射手艾希,扭曲树精茂凯,堕落天使莫甘娜,皮城执法官蔚,还有九尾妖狐阿狸还有那个异人的妹妹和两个女儿。”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屠龙者接着回应了一句说道。
  
  “他的妹妹?”
  
  即刻,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不禁再一次疑惑得看向了冰霜女巫丽桑卓。
  
  “他是有一个妹妹,但是这个妹妹并不是他的亲生妹妹。”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解释了一句说道。
  
  “不是亲妹妹,那这个妹妹是个什么来历呢?”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问了一句说道。
  
  “这个便有一点复杂了。”
  
  即刻,听闻屠龙者这般问了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便接着回应了一句说道。
  
  “你且慢慢解释说来,我觉得这个异人是所有事情的关键,所以关于这个异人的所有事情,我们都得搞清楚,弄明白才行。”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说道。
  
  “那你先来解释她的前世的事情吧。”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听闻屠龙者这般一问之后便看向了那阴鼠怪。
  
  “是这样的,这个女孩子之前是叫真儿的,她是精灵族的后裔,当时她的情况也和你们这些外来者的情况有些相似,到了这个地方之后便被地球安全保密部门率先发现了,当时发现她的是尚山监狱那边,尚山监狱也是隶属于地球安保部中的一部分。”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屠龙者解释了一句说道。
  
  “那她为什么会被放出来,而且还可以在尚山监狱之外随意走动,而不被尚山监狱的人管辖?”
  
  即刻,屠龙者看着那阴鼠怪和冰霜女巫丽桑卓疑惑得问道。
  
  “那是因为这真儿姑娘从那尚山监狱之中出来的时间和你们毁灭尚山研究所的时间是吻合的。”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那屠龙者和冰霜女巫丽桑卓说道。
  
  “原来是因为我们毁灭了尚山研究所所以他们才不予追击的。”
  
  即刻,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会应之后,那屠龙者不禁苦笑了一声。
  
  “可是我们当时毁掉尚山监狱的时候,那可是一个都没有放过的呀,要么全部都抓到这里关起来,要么全部都杀掉,并没有逃离一个出去,这个叫真儿的精灵族姑娘又是怎么跑掉的呢?”
  
  即刻,听闻阴鼠怪这般一回应之后,屠龙者不禁看向了冰霜女巫丽桑卓。
  
  “是这个样子的,那真儿可是在我们尚且还没有破坏尚山监狱之前便已经是被预测到了这样的后果的一个女巫师放出来的。”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他回应说道。
  
  “女巫师?尚山监狱之中间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
  
  即刻,听闻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回应之后,那屠龙者不禁是对此事感到疑惑不已。
  
  “这姑娘叫心灵,她出生在一个魔法世家之中,所以自幼精通魔法之术。”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接着回应说道。
  
  “那她人呢?最后我们清点那尚山监狱之中的那些俘虏的时候,这女孩子可在其中?”
  
  即刻,屠龙者看着那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问道。
  
  “自然是在其中了,而且就和那尚山监狱之中一起被我们俘虏的人关在一起呢。”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淡淡一笑接着回应说道。
  
  “你现在要不要见一下她?”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接着又问了一句说道。
  
  “既然已经是在我们的牢狱之中了,那便不要紧,这个心灵姑娘就暂且先不见了,你们继续把这个真儿姑娘的事情说完。”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说道。
  
  “好,那个真儿姑娘出来之后便是奔着那男异人王宇阳去了,因为她是整件事情的知情人,所以我便自然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她处理掉,这阴鼠怪便是我雇来的杀手!再一次绝好的机会之下,那阴鼠怪的师弟也是将那真儿杀死了。”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接着解释说道。
  
  “怎么杀死的?这姑娘不是在那异人的身边吗?”
  
  即刻,听闻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不禁再一次疑问道。
  
  “其实原本还真不好下手得逞呢。”
  
  随即,那阴鼠怪接着那冰霜女巫丽桑卓的话茬解释说道。
  
  “对了,你刚才说下手的是他的师弟?”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好奇得问道。
  
  “没错,是我的师弟杀死了真儿姑娘。”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屠龙者接着回应说道。
  
  “那你的师弟现在人在哪里?”
  
  即刻,屠龙者看着那阴鼠怪好奇得问道。
  
  “我的师弟被一个魔法高超队的老人抓走了。”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屠龙者夫妇回应了一句说道。
  
  “那个魔法师和那心灵姑娘所使用的法术很是相似,我怀疑那老头子就是心灵那女巫师的父亲。”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接着说道。
  
  “哦?那那老人的行踪现在可有知道?”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问道。
  
  “那老头子的魔法很是厉害,而且对于销声匿迹之事也很是擅长,所以至今并没有那老头子的踪迹。”
  
  随即,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回应说道。
  
  “现在我们不是有了他吗,让他去找不是什么难事吧?”
  
  即刻,屠龙者示意得看了一眼那阴鼠怪之后对冰霜女巫丽桑卓说道。
  
  “可以吗?”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问了一句说道。
  
  “我可以找到他。”
  
  即刻,那阴鼠怪稍加犹豫之后回应说道。
  
  “很好,那我们继续讲述故事。”
  
  即刻,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不禁看着那阴鼠怪淡淡一笑回应说道。
  
  “那真儿原本是不会被我师弟那般容易下手成功的,因为那男异人一直都在陪伴在他的身旁,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师弟则是利用那男异人外出办事情的机会得了逞。”
  
  即刻,那阴鼠怪接着说道。
  
  “其实,当时事情并非全部由他所言的那些,当时那真儿的确是我们所要猎扑的目标,但是我分配给这阴鼠怪的时候的目标一开始并非是这真儿姑娘,而是那位女异人。”
  
  即刻,待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补充了一句说道。
  
  “女异人?就是那王宇阳的妻子?”
  
  即刻,听闻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不禁看着她好奇得问道。
  
  “没错,就是她,不过现在她已经是没了生命了。”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说道。
  
  “是的,当初我师弟的确是去去取那女异人的性命的,但是无奈那真儿姑娘不惜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救了那女异人。”
  
  即刻,阴鼠怪也是改口说道。
  
  “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精灵族的人就是这么的傻。”
  
  即刻,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那屠龙者不禁淡淡一笑说道。
  
  “你接着说吧。”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接着问道。
  
  “然后我师弟杀了那真儿姑娘之后却是留着她的灵魂之所。”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那屠龙者和冰霜女巫丽桑卓接着回应说道。
  
  “灵魂之所?你这师弟还真是够贪婪的。”
  
  随即,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那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淡淡一笑说道。
  
  “也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它自己也是为此付出了性命!”
  
  即刻,那阴鼠怪也不禁是叹息了一声说道。
  
  “所以现在的这个叫幽儿的小姑娘是和那真儿的灵魂之所有关联?”
  
  即刻,屠龙者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问道。
  
  “没错,有很大的关系,现在的这个幽儿的身上散发着的精气神有至少一半是来自那真儿的灵魂之所的。”
  
  即刻,那冰霜女巫丽桑卓回应了一句说道。
  
  “原来如此,那有什么关系你们查清楚了没有?”
  
  即刻,听闻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接着问道。
  
  “差不多都已经清楚了。”
  
  即刻,待那屠龙者这般一说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他点头回应了一句说道。
  
  “是个什么来历呢?”
  
  随即,屠龙者示意冰霜女巫丽桑卓快快说出来。
  
  “什么来历?这个讲起来可就是长故事了。”
  
  随即,听闻那屠龙者这般一说之后,那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笑了笑说道。
  
  “那随后再单独说吧。”
  
  即刻,听闻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说,屠龙者也是感觉到了这其中必有什么隐情不方便在这里讲。
  
  “你刚才说到了那个九尾妖狐阿狸?”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接着问道。
  
  “嗯,没错,就是那个九尾妖狐阿狸!”
  
  即刻,那阴鼠怪无比坚定得回应说道。
  
  “那可就真是奇了怪了。”
  
  即刻,看到那阴鼠怪脸上的神色这般肯定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显出了一阵不小的惊异。
  
  “为何这么奇怪?”
  
  即刻,屠龙者看到冰霜女巫丽桑卓此番生色之后不禁好奇得问道。
  
  “你有所不知,当时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的时候,那阿狸可是诺德联盟之中的,在他们组成联盟来讨伐弗雷尔卓德的时候,被暗寒大军全部击败了,当时除了抓到弗雷尔卓德之外的那些英雄之后,其他得便都是已经战死了,而这阿狸则是战死的行列中的其中的一员,当时那暗寒大军汇报的是说她中了寒狮之毒而死的。”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屠龙者接着解释说道。
  
  “你从未见过九尾妖狐阿狸吧?”
  
  即刻,待冰霜女巫丽桑卓这般一说之后,屠龙者则是转而看向了那阴鼠怪。
  
  “我虽然从未见过那九尾妖狐阿狸的真人,但是我曾经却是在替那男异人办事寻人的时候看到过那阿狸的容貌。”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屠龙者淡淡得说道。
  
  “看到过她的容貌?”
  
  听闻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那屠龙者也是对此表示疑惑不已。
  
  “当时,那男异人是将所有瓦罗兰大陆之上的英雄全部都画在了一个画卷之上,虽然这九尾妖狐阿狸不是我要寻找的人,但那九尾妖狐阿狸的容貌却是也在那画卷其中的。”
  
  即刻,阴鼠怪看着那冰霜女巫丽桑卓和屠龙者回应问了一句说道。
  
  “原来如此。”
  
  即刻,那屠龙者听闻阴鼠怪这般一解释之后不禁点头说道。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今天我看到的那九尾妖狐阿狸的容貌却是和之前那画卷上所画的阿狸的肤色倒是有一些区别。”
  
  即刻,那阴鼠怪不禁想到了什么。
  
  “哦?有何区别?”
  
  听闻这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那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连忙问道。
  
  “我今日看到的那和九尾妖狐阿狸的肤色有些火红的样子,但当日我在画卷上看到的那阿狸的样子似乎是白皙的皮肤。”
  
  即刻,那阴鼠怪接着说道。
  
  “哦?这种区别?”
  
  即刻,待那阴鼠怪这般一解释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和屠龙者不禁互看了对方一眼。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可是已经活生生得站在我们眼前了,那我们就必须查清楚其中的原因。”
  
  即刻,屠龙者思索了片刻之后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说道。
  
  “好,随后这件事情也交由你来彻查清楚。”
  
  即刻,那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说道。
  
  “好,我一会便交代下去查清楚这些事情。”
  
  那阴鼠怪也是爽快得答应了这冰霜女巫丽桑卓的委托。
  
  “那另外一个姑娘是什么来历?”
  
  即刻,冰霜女巫丽桑卓看着那阴鼠怪接着问道。
  
  “那另外一个姑娘叫思宇,原本是和皮城女警凯特和皮城执法官蔚早早地便生活在同一片森林之中的,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那男异人和疾风剑豪亚索遇到了她们两人结盟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思宇姑娘也就一起过来了。”
  
  即刻,那阴鼠怪看着冰霜女巫丽桑卓和屠龙者说道。
  
  “既然这么早便生活在你们这个地方了,那你对这思宇姑娘可有了解过?”
  
  即刻,听闻那阴鼠怪这般一说之后,冰霜女巫丽桑卓不禁看着他接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