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麻衣神算子 > 第460章 坑我呢?

第460章 坑我呢?

readx();    忽然跳出一个人让我吓了一跳,不过在回西南之前青衣就告诉我们,我们这次在巴蛇一案中很可能会碰上众生殿的人,他还让我们记得打招呼,所以被吓了一下后,我们也算是恢复了镇定。
  
      因为青衣在。我觉得我们再怎样也不会有事儿。
  
      青衣看着巴蛇的方向道了一句:“你这是在威胁我了?”
  
      那金影笑道:“青衣你可说笑了,我威胁你好使吗,我是在给你谈条件,那两颗巴蛇的牙,还有你收的巴蛇残魂都归你们了,可这巴蛇的身子,我们众生殿要定了。”
  
      说着金影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他一身金色的道袍,道袍上的正中央画着一把蛇形的弓,看起来极其的诡异。
  
      青衣道:“没想到你这家伙会亲自来,我以为你会让你的大徒弟来呢。”
  
      金影道:“我大徒弟和二徒弟不是被你们青衣的人给打成重伤了吗?若不是我亲自出现,你们青衣的那个老家伙估计已经把我两个好徒弟给宰了。”
  
      金影说到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之前王俊辉在臧海一派请来的路痴大神。
  
      说着金影又看了看我这边道:“还有你小子,我的四徒弟是因为你而死的。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宰了你。”
  
      青衣看了看金影道:“你要杀他,那我治不治他的阴阳手都无差了,这巴蛇之毒对我来用也没啥用了,你这就毁掉巴蛇吧,然后咱俩痛痛快快打一场。”树如網址:ёǐ.关看嘴心章节
  
      听到青衣这么说,那金影所化之人就笑了笑。
  
      他这么一笑,我就觉得他的内心十分的阴暗。他长的尖嘴猴腮,一副小人模样,我以巫门相术断了一下他的相,就发现他今日并无灾祸,与人有口角之争。却没有拳脚上的争斗。
  
      也就是说,他和青衣打不起来。
  
      金影那边也是发现我用巫门相术给他断相,当下对我冷哼一声说:“你猜我会不会和青衣动手呢?猜对了,有奖励,猜错了,我就在这里杀了你。”
  
      这金影当着青衣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足见他的实力并不在青衣之下。
  
      所以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青衣就说了一句:“不用理会这个老疯子!”
  
      听到青衣这么称呼自己,那金影就“哈哈”一笑说:“说我疯子?青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疯子,你比我也强不了多少。”
  
      两位仙级强者剑拔弩张,那一阵阵的仙威,让我们有些喘不过气,而此时蛟蛇就扭动身子把我们圈了起来,如此一来那仙威的压迫感就轻了不少,我们也是瞬间开始大口的喘气。
  
      大概过了十几秒青衣就飞回我们的身边。手里拿着一个青色的瓷瓶道:“给你巴蛇的毒。”
  
      此时蛟蛇也是撤开自己的身体,我们往远处看去,就发现那个金影已经带着巴蛇巨大的身体冲天而去了。
  
      显然最后青衣和那个金影还是达成了协议。
  
      我接过巴蛇之毒下意识问了一句:“就那么让他把巴蛇的尸体带走了?”
  
      青衣反问我:“要不然呢?我和他拼一个两败俱伤?”
  
      我被青衣问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显然巴蛇的身体被带走,让青衣也是觉得十分郁闷。
  
      青衣继续说:“我还有几件事儿没有去做,所以我还不能受伤,这巴蛇被他带走就带走了,反正短时间内他又?捣不活,三年后我去众生殿,定当把那六邪怪的尸体全给他毁了。”
  
      我点头依旧不敢回话,因为这个时候青衣身上露出一股戾气,我害怕我那句话说错了,他一巴掌把我给拍死了。
  
      见我不说话,青衣就指着我手里的巴蛇之毒道:“现在就喝了,这地方温度低,正好一会儿让涅盘之泪给你重塑相门的时候可以减轻你的一些痛苦。”
  
      我惊讶道:“现在就开始治疗我的阴阳手?要不要请一两个巫医……”
  
      青衣打断我道:“你觉得那些三流的巫医有我青衣的本事强?你不相信我?”
  
      我赶紧摇头说:“不是。只不过这术业有专攻,您不可能样样都精通吧?”
  
      青衣瞪了我一眼道:“少废话,我心情不好,在我没有生气之前,赶紧照我说的做。”
  
      王俊辉推了一下胳膊,也示意我照做。
  
      无奈我只好打开手中的瓷瓶,然后把瓶子里的巴蛇之毒一饮而尽。
  
      那巴蛇之毒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就跟冰镇的凉水一样,透心的璼,喝下之后,我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等我喝完之后青衣瞪着大眼看着我道:“你都喝了?”
  
      我有些傻眼看着青衣道:“不是您让我喝的吗?”
  
      青衣摆摆手说:“算了,你小子可真实在,这巴蛇之毒类似兴奋剂,我估计刚才量的三四分之一就足够了,你这一下都喝了,一会儿你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我就出手保你魂魄不散吧。”
  
      青衣这么说,我一头冷汗就下来了,赶紧问青衣:“青衣老祖,你可别吓唬我,什么叫保住我的魂魄不散?我的身体会怎样?”
  
      青衣说:“你的心脏可能会心跳过快给炸了,如果你心脏炸了的话,那你这身体就等于死了,你占着这身体也没用,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体,我认识鲁班门人,他制作木人的功夫简直是一绝……”
  
      我心里有些想骂人了,这青衣老祖不是在坑我吗?你对你徒弟王俊辉那么好,照顾的那么仔细,到我这里咋还要把**换成木头的呢?我才不要做什么木头人。
  
      想到这里,我就把手伸进喉咙里,想要把刚才喝进去的巴蛇之毒吐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的心跳猛增,心口一阵巨疼,接着我手脚失控,脑子眩晕,再接着我一股脑就栽倒了下去。
  
      我感觉我的手脚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了。
  
      王俊辉想着上来扶我,却是被青衣拉住道:“不要动他,要靠他自己撑过来。”
  
      兔子魑看着我痛苦的模样,对着青衣就“呼呼”了几声说:“你要杀了笨初一,我就吃了你,呼呼!”
  
      青衣看了看兔子魑道:“到时候咱俩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嘭嘭嘭……”
  
      我心脏每秒钟跳多少下,我已经数不清了,我感觉我的心脏就要炸掉了。
  
      因为我心脏跳动速度过快,我身上的血液循环自然也是加快了数倍,在血液的带动下,我体内相气的运转速度也是加快,再接着灵台位置涅盘之泪也是一点一点的开始兴奋起来。
  
      兴奋起来的涅盘之泪不断开始和我灵台上的精灵之气相互融合,而且开始渐渐地分散开来。
  
      然后和我体内的相气一起向着我周身各个位置游走。
  
      这次涅盘之泪不再是只分散一部分的力量,而是全部的涅盘之泪都散开来和我体内的相气,精灵之气相融合。
  
      看到这一幕,青衣脸上浮现出一些微笑道:“初一啊初一,你可真是好命啊,喝了所有的巴蛇之毒你本来应该九死一生的,可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把你体内的涅盘之泪给全部激活了,上次你失去了一次涅盘的机会,这次算是上天补给你的吧。”
  
      听青衣这么说,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因祸得福了。
  
      王俊辉在旁边也是松了口气说:“师父,您刚才是吓唬初一的啊,原来这一切你早就有安排了。”
  
      青衣摇头说:“不是我的安排,我刚才是真的被众生殿的那个老家伙给气糊涂了,忘记告诉初一喝多少了,不过这或许就是命,初一的命,还是好命!”
  
      听青衣这么说,我心里暗暗叫苦,我差一点被他给害死,他竟然还说我是好命?
  
      也幸亏我体内有百灵姐留下的涅盘之泪,不然我以后恐怕就真的只能拥有一副木头的身子了……
  
      想一下我都觉得后怕,换句话说,百灵姐又一次救了我,我心中对百灵姐的感激也是越来越深了。
  
      随着涅盘之泪遍布我的全身,顿时我的手脚暂时恢复了一些控制,所以我就挣扎着盘腿坐起来,开始运气,想着通过调息的法子去控制我那狂跳的心脏。
  
      见状青衣就对我说:“初一,你就用你平时调理相气的法子先调理周身的气,不要直接去控制你的心跳。等着你的调息节奏跟着你的心跳节奏了,你就直接开阴阳手试试,再等你的阴阳手能够重新开启了,你双手上的相门也就彻底恢复了。”
  
      我赶紧照青衣说的话去做,只不过我手脚抖的厉害,捏了好几个指诀都没捏好,气的直接在自己的脸上“甩”了一个嘴巴子道:“给我冷静点!”
  
      只可惜我这一嘴巴子抽的结实,可却没什么效果,我的手脚该抖还是抖,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
  
      青衣看着我就道了一句:“初一啊,你可真下的去手啊!”
  
      我在手抖脚抖的情况下,捏了七八遍指诀才捏好,捏好了指诀我又试了几遍才勉强让身体内的各种气进入我调息的节奏。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身体里面的所有涅盘之泪在兴奋状态下忽然“轰”一声,把我体内的相气给引燃了!
  
      顿时我身体的温度一下子升高,我身子下的雪直接开始“哧哧”的溶化,然后又被我的屁股烫的冒起了热气。
  
      我感觉我屁股的温度都能够熨衣服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难不成说我要变身成熨斗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