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麻衣神算子 > 第466章 隐瞒的资料

第466章 隐瞒的资料

听岑思娴的意思,这个案子的正主还不能确定,我心里难免会觉得有些麻烦。

    岑思娴那边则是接着说:“虽然正主不能确定,不过一般顶丧这种事儿在阴阳学里还是有据可依的。”

    我问她是什么,知道多少就一起说出来,别卖关子。

    岑思娴对我笑了一下说:“是这样的。顶丧在阴阳学上,其实算是一个风水问题,坏了某个地方的风水局,当地气运会大改,从而呈现一定规律的死人现象,要救那些人首先要做的就是打破那个规律!”

    我问是不是修补好当地的风水就好了。

    岑思娴说:“原本我们也是这么认为,可我们局里的风水行家过去了,无论他采用什么办法都修补不好那一个地方的风水。”

    “因为他修了一个漏洞,另一个地方就会很快多出一个新的漏洞来,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私下故意跟他做对似的。”

    “当然那个东西是什么,我们暂时查不出来,不过我们猜测,那东西多半就是顶丧的罪魁祸首。就算不是,它和这次顶丧的案子也脱不了干系。”

    我点头表示同意岑思娴的说法。

    此时徐若卉也是问了岑思娴一句:“这件事儿当地人知道吗?”ёǐ.сОМ

    岑思娴点头说:“知道。”

    “那他们不跑?”徐若卉反问。

    岑思娴苦笑说:“当然跑,不过最先跑的两户也都没命了,一家人是莫名其妙的被车给撞了,还有一家人更倒霉,开着拖拉机直接蹿到了一口当地灌溉田地的池塘里,也没有活着的。”

    也就是说。那个村子里的人没有人能走掉?

    我心里忽然明白灵异分局为什么会出这么多钱来平息此事了,因为任由这件事儿的事态发展下去,下柳峪成荒村不说,这里诡异的事情也会外泄,那对灵异分局一贯秉承的“灵异脱离现实”的方针就大不相符了。

    那样附近的居民全都会变得人心惶惶。不利于社会的稳定。

    接下来岑思娴又给我们讲了一些案件细节上的问题,对我们了解案情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等我们到了北方,从县城那边下了高速,就直接由省道转县道,再转乡道去了下柳峪。

    这里因为泥石流被掩埋的路已经全部被挖开,我们的车子很顺利的就进了村子。

    村子的街道上没有人,让人感觉死气沉沉的。

    而这大白天的,村子里的阴气竟然比其他地方的晚上还重,岑思娴说,这村子另一边的一段路还是封着的,所以不会有车子通过这个村子,换句话说,这个村子现在成了一个半封闭的状态。

    半封闭这个村子我也能够理解,谁让这里出了顶丧这种怪事儿呢。

    我们把车子停好,就直接往王先宇的家那边走去。我们首先要去村子的老街区,这边的房子一多半都是老旧的石头房子,家家户户房门禁闭。

    而在这些人家的门口都会挂着一个红绸子布料,类似香囊的东西,而这些类似香囊的布包外面绣着奇怪的金色符印。

    这要是一家挂着就罢了,家家户户都挂着,让人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小兔子被徐若卉抱怀里,手里捧着霸王叉东张西望的,好像也是觉得很新奇。

    而我这边相门的反应也是很正常,也就是说这村子基本上很干净,没有任何的脏东西。

    到了王先宇家的那个街道口,有一个碾盘,我们过去的时候,一个老头正靠在碾盘上瞅着烟袋锅子,远远地我们就看到了他,确定他是一个人。我们安心地走过去。

    等着离的稍微近一些了,我就感觉到这个老头不简单,好像是行里人。

    我问岑思娴,那个老头是不是他们分局的人。

    岑思娴说:“应该是吧,被派到这个村子里的人,我也都不认识,不过上头说会有人在这边接我们,兴许就是他。”

    到了碾盘旁边,老头的身体离开碾盘打量了一下我们几个人就说:“你们谁是岑思娴?”

    岑思娴往前走了几步道:“我是,不知前辈是?”

    那老头磕了几下烟袋锅子,然后继续说:“我姓曹,你们叫我老曹就好了,这个案子有关风水上面的事儿,我负责。”

    岑思娴连忙点头,然后把我们这边的人都介绍了一下。

    老曹那边点点头说:“知道了!”

    说着老曹看了看我这边,然后刻意对我点了下头,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他对我点头,我也不好失礼,赶紧笑着回礼。

    接着老曹就领着我们向那条老街走去,这条街不长,只有一百多米不到两百米的样子,不过街道却是很窄,一辆拖拉机都过不去。

    老曹介绍说:“这在解放前,是一户地主家的院落群,这街道原本是地主家的院子里的一个过道而已,后来这一片房子分给了几户穷苦人家,改了几次,才成了今天的样貌,看起来像是一个街道了。”

    由此看来这些老房子有些年头了。

    继续往里走,我们就发现这里住的人,大门上也都挂着那个红绸子布袋,所以我就好奇问老曹,那些红布袋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曹看了一眼那些红布袋说:“那个啊,都是我弄的,小玩意,里面装的朱砂和甘草,外面符印的是正风水印,这东西是居家风水的福包,驱邪避灾,用来平衡阴气过重的家宅最合适不过了。”

    这应该都是风水行家的手段,我听不太懂,不过肯定是好东西无疑,而这个老曹一下弄出这么多个,让我不由也是有些佩服他了。

    很快我们就走过了这个街道到了最西头的那个砖房子处,不用说这就是王先宇的家了。

    到这边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长的很水灵,?肩发,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运动衣服。

    远远的她就给我们打招呼。

    老曹介绍说:“这是我的孙女,曹小水,是我们一家子中唯一对我平生所学感兴趣的人,虽然资质一般,不过总算是可以继承我的衣钵,不至于我的所有本事都失传。”

    老曹说这些话的时候,曹小水就走过来,挽住老曹的胳膊,然后从老曹的手里躲过烟袋锅子说:“爷爷,你是不是又偷着去抽烟了,都说一天一袋烟,你早起不是刚抽了吗,怎么又偷着去抽了啊?”

    老曹笑了笑没说话。

    相互介绍了一下,我们就进了王先宇的家,这一家也是唯一门口没有挂着红绸布包的人家。

    进到院子里后,我忽然感觉身上一轻,仔细一感觉才发现这院子里的阴阳之气竟然是平衡,在这院子里待着,要比在外面的时候轻松不少。

    曹小水那边也是笑着说:“怎样,我这手艺不错吧,简单的基础风水印,就改了这房子的风水,我是不是很厉害呢?”

    我点头说厉害。

    曹小水就拉着老曹的胳膊说:“爷爷,你听见没,有人夸我了,说我厉害呢。”

    看着曹小水的兴奋样,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丫头不会脑子不够数吧?

    老曹那边则是对着我道了一句:“小子,你别胡思乱想,我家小水性子直,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全写在脸上,而且她跟我学风水以来,从来没有受过我表扬,你夸她,她自然开心了。”

    我们又简单说了几句话,曹小水就把我们请到一个房间,然后把她准备好的饭菜给我们端了上来,很丰盛,不过都是素菜。

    我好奇问老曹:“曹前辈,你们风水一行也吃斋的吗?”

    老曹没说话,曹小水就道:“不是,我爷爷血压和血脂都高,吃不得肉,如果你们要吃肉,我下顿给你们另准备。”

    我摇头说不用了,小和尚在旁边也是“阿弥陀佛”了一声。

    吃饭的时候我们简单说了一下这边案子的情况,老曹就说:“这个案子很奇怪,绝对不是简单的风水局的问题,以我老曹的本事,这区区聚阴之地的风水局还难不住我,我的法子失败,肯定有什么东西在捣鬼,只可惜我本事有限,暂时查不太出来。”

    岑思娴点头说:“组织上既然派曹前辈来,那对曹前辈的本事自然是信得过的,这样,吃过饭您就带着我们去聚阴地看看,我的本事就是专门找那些东西,或许会有所发现。”

    老曹也是点头。

    曹小水看着岑思娴问:“岑姐姐,你吃饭也带着墨镜,不怕黑吗?”

    岑思娴毫不避讳,直接摘下墨镜让曹小水看了看自己的眼睛,然后又戴上,曹小水也是赶紧说了一句“对不起”。

    吃了饭,徐若卉帮着曹小水收拾了碗筷,我们就往王先宇夫妇和王虎埋葬的那个聚阴地去了。

    而在去那边的路上,我就问老曹,那三个人的尸体是不是还在那里埋着呢。

    老曹摇头说:“没了,不过那三具尸体去了什么地方,我却也不知道,因为我们到这边挖开那坟的时候,三具尸体就已经不翼而飞了。”

    听老曹这么说,岑思娴惊讶道:“为什么我手里的资料上没有这些?”

    老曹说:“组织上不让写,具体用意我现在也没弄明白!”

    我们这边同时陷入了沉思,灵异分局有意隐瞒事实,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