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麻衣神算子 > 第890章 迷境

第890章 迷境

    枭靖自然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在东扯西扯,便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道:“你不是要做这个案子的决策者吗,你拿主意啊!?”
  
      枭靖笑笑:“现在是你了,我只要静等机缘就好了,这决策者的活还是你来。”
  
      事关重大,我也没有再对枭靖什么,怎么。这次的枭靖怪怪的,是闭关把自己给闭出毛病来了吗?
  
      先前他是自大的要命,处处针对我。
  
      现在又一副贱不拉几的找骂的模样,这真是我认识的枭靖吗?
  
      正当我怀疑这些的时候,神君和师父同时在意识里对我道了一句:“初一,枭靖和你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他们两个同时完,我也是反应过来了,枭靖之所以脾气不对头是因为他的“心境”也出了问题。
  
      心境不稳的时候,有时候自己会什么自己都不知道,那种感觉就是不过大脑,自己的情绪会很大程度受到周围环境的干扰,甚至是支配。
  
      修行速度快会遇到一系列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心境问题。
  
      枭靖停止闭关来出这个案子,难不成他是想从那个怪坑里得到心境上的提升吗?
  
      天道之力、混沌火、最强阴阳手,这次不会出个最强心境之类的。
  
      如果真有这东西,那我肯定当仁不让要收下的。
  
      想到这儿,我就看了看枭靖,他皱皱眉头道:“你现在是决策者。”
  
      我深吸一口气:“不管怎样,先进村,不过在进去之前我要提醒你们,进入这样的地方,你们的身体会被鬼化,实力不济的人最好不要进去,因为身体被鬼化后,你们一身的神通道术可能就用不出来了。”
  
      到这儿岑思娴抽了一下墨镜道:“我和方均浦留在这里。”
  
      枭靖也没有反对。
  
      贠婺的本事我见过,鬼化对他来是一作用都不起的,所以他是要跟着我们的。
  
      我和徐若卉都能在身体↗↗↗↗,m.◆.c︾om被鬼化的情况下用神通,所以也不忌讳那些。
  
      唐思言在进去之前,给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符箓,又给了枭靖一张,这两张是银阶的辟邪符,而且那符箓上的灵力让我觉得很熟悉。
  
      所以我就下意识问唐思言:“你的符箓是徐铉给你的吗?”
  
      唐思言摇头:“不是,是我们家的大长老给我的,不过他的符箓是从哪里来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徐铉画符需要的材料一直来自一条特殊的渠道,这个渠道会和唐思言的家族有关联吗?
  
      唐家的符箓是徐铉换取材料的时候留下的吗?
  
      唐思言见我看着她发呆,脸颊微微一红道:“圣君,你这样看着朋友的女朋友似乎有些不对吧?”
  
      我被唐思言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回过了头。
  
      徐若卉则是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通过竹谣的香气问我:“她比我漂亮吗?”
  
      我:“差你好远呢!”
  
      徐若卉又用力掐了一下:“那你还看的那么入迷。”
  
      事情到现在。我觉得我渐渐明白枭靖来这里的目的了,他现在要渡劫最欠缺的就是心境,所以他这次出这个案子肯定是冲着心境来的。
  
      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确定这个怪坑的机缘会是心境,又或许他只是来碰碰运气的。
  
      至于徐铉和唐家有没有联系。我已经暗中捏起唐思言的命气用卜卦的方式算了一下,答案是肯定的。
  
      徐铉获得画符材料一直和唐思言背后的家族有关。
  
      我们一行人已经进了村,师父就在我意识里提醒我:“初一,心该收一收了。”
  
      思绪收回。我就往前看了看,这村里的路上已经有村民出来活动了,只不过他们的身体看起来都轻飘飘的,踮着脚尖走路,眼睛空洞。
  
      他们的身体明显都已经鬼化了。
  
      因为他们的身体鬼话了,所以身上的命气也是越来越接近鬼物的命气,如果他们之中混杂着一个鬼物的话,我都不一定能第一时间发现。
  
      看到那些鬼化的人,枭靖就想着通过驱邪的方式救他们,我赶紧制止道:“你现在给他们驱邪会伤了他们的魂,他们现在是假鬼,本身就是假鬼之体。你驱邪,驱的是他们的本体。”
  
      枭靖周周眉头问:“要不要把他们送出这个村子范围试试?”
  
      我再次摇头:“现在他们身体已经变成了假鬼,外面的环境的不一定适合他们,突然把他们放出去,阳气肯定会伤到他们的,他们算是新鬼,对阳气的感知可是很敏感的。”
  
      枭靖道:“可是外面的阴气和午夜十二都差不多,适合鬼物出没啊。”
  
      我道:“那是适合经常游荡在人间的鬼物,不是这些新鬼,别想了,如果你硬要把他们送出村子,就等着明天的伤亡人数剧增吧。”
  
      枭靖摇摇头道:“听你的,可是我们就在这个村子这么转下去吗?”
  
      我想了一下:“我之前接触过一次百鬼夜行,还接触两次类似这样的阴阳两界重合,这些案子都有一个共同,那就是产生这样的情况都有一个关键的‘鬼物’做支撑。那鬼物是支撑百鬼夜行或者两界交错的根源,只要找到它,并将其打败,那这个村子就会恢复安宁。”
  
      听我道完,枭靖对着我露出一丝钦佩的目光道:“初一,你办案的经历和经验,是我枭靖远远不能相比的,每次和你一起出案子,我都能从你这里学到很多的东西。”
  
      我:“我身上需要你学的东西还多呢。”
  
      我们继续往村子里面走,石头铺满的街道上行走的鬼化村民越来越多,一群人在我们面前踮着脚尖走路,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我发现,他们的行走几乎都是漫无目的的,而且他们多数人都是直着走路不怎么拐弯。
  
      除非走到这村子的边缘,或者撞到墙,要么是遇到深坑的时候。
  
      其他的时候。只要有路,他们都是一直往前走,漫无目的!
  
      这情景若是被一个普通人看到了肯定会觉得头皮发麻。
  
      看着这些人,我认真的寻找。并没有找到和这个阴阳交汇处相关的鬼物存在。
  
      难道我的经验有误,这次的阴阳交汇的存在是其他原因引起的吗?
  
      不对,我的直觉和经验绝对不会出错。
  
      为了确认我的直觉和经验的正确性,我又用那些村民的鬼化之后的命气进行了一次占卜。
  
      这次虽然没有全部进行占卜,可凡是被我占卜的村民他们都和一股奇怪的命气有关,而那股命气不是假鬼,是真鬼。
  
      虽然我能感觉到那股奇怪的命气,可是当我要抓取或者模拟的时候都失败了。
  
      所以我便无法通过卜算的方式确定其方向和位置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几乎所有村民都已经鬼化,他们全部自己出来开始在村里的碎石路上活动。
  
      在这莹莹蓝光之下,我忽然觉得心里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果我完不成这个案子,这村子里的人都死了怎么办?
  
      我回头看了看徐若卉,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心中好像也在想什么事情。
  
      再去看枭靖和唐思言,两个似乎也是这样的现象。
  
      只有贠婺一个人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动容。
  
      至于那几个家伙,它们也是变得异常安静,特别是安安和康康,按理。这里这么中的阴气,它们应该很开心才对,可是它们却丝毫开心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它们的心境也受到影响了。
  
      不光如此,我现在才意识到一件事儿。
  
      本来我们几个,除了枭靖和唐思言,我们彼此之间的想法都是暂时通过竹谣的香气想通的,可现在竹谣的好像停止释放香气了。它也受到了什么影响。
  
      觉察到这些,我赶紧捏了一个,把相气分别打在大家的印堂上。
  
      等着大家稍微清醒之后,我才对竹谣:“继续使用香气。另外大家注意保持自己的心境,这一片阴阳交汇处除了会让我们的身体鬼化外,还会不停侵蚀我们的心境。”
  
      听我这么,所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枭靖不停开始念静心咒,唐思言更是取出静心符一人发了一张。
  
      我的那些东西们,贴不了符箓,不过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静心法门,我也不需要太担心。
  
      竹谣的香气重新释放,我们彼此之间的联系也是建立,同时那香气也有一定稳定心神的作用,我们的心境也是逐渐稳固了下来。
  
      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这周围环境中有一种感觉不到的力不停侵蚀我们的身体,这种力我曾经感觉到过一次。
  
      那就是上次教授我修炼心法口诀的那个昆仑老道,他是昆仑隐宗的人,也是师父的朋友。
  
      想到这里,我基本可以确定,我和枭靖无论是谁在这次案子中受益,都必将和心境有关。
  
      我也在意识里问师父和神君,他们能不能感觉到那侵蚀我们心境的力量源头在哪里。
  
      神君道:“初一,这是你的机缘,我们插嘴的话,反而是适得其反,所以你还是安心自己想办法吧。”
  
      我师父也是:“对手不简单,如果我和神君任何一个出手,都等于给你加大难度,别忘了,那怪坑可是会影射力量的。”